小說

【HP同人】輓歌

冰凜 | 2022-01-29 06:50:54 | 巴幣 4 | 人氣 131




雖然戲份很少,但是這一篇的丹尼爾真的好帶感-v-b

-

「都準備好了嗎?」

拉了拉手上的黑色皮革手套,卡珊德拉站在桌前,平靜的看著眼前這群「好友」。

明亮的室內,以卡珊德拉為首,總共七個人圍在桌旁,空氣中瀰漫著肅穆的氣氛。

好友們沒有說話,一雙雙堅定的目光投射在卡珊德拉身上。

「很好,那就走吧。」

走在前頭,身後跟著一對長得一模一樣的雙胞胎,紅髮的男子戴著防毒面具,背著一筒儲氣罐衝了出去,高大的黑髮女子護在金髮男子身前追上紅髮男子的背影,嬌小的銀髮女子俐落的给手上的雙槍旋上消音器,對準不遠處已經開始警戒的敵人完美的展現了彼此的實力差。

龐大的公司,光鮮亮麗,但,不管是什麼地方總會有後門。

附近沒有行人,陽光溫暖的午後,大部分的人都在辦公室內享受清涼的冷氣,將自己埋首在大量待處理的文件中,表情冷峻的雙胞胎一言不發的將攤在陽光下的屍體移到附近為了美觀而種植的草叢中,距離屍體被發現估計還需要一兩個小時,足夠了。

從細小的門縫灌入氣體,伴隨掌上型電腦發出的微小鍵盤聲與幾不可察的解鎖音,金屬門無聲的向左右滑開了,門口還躺著幾具面色發紫,表情卻異常平靜的屍體。

「不要手下留情,丹尼爾‧佩杰」

「不需要妳擔心,卡珊德拉」

仔細調整好臉上的防毒面具,丹尼爾看著那條通向大門,一路暢通無阻甚至能看見門口警衛背影的寬敞走廊,眼神陰冷,抓起掛在腰間的手榴彈扔向盡頭,幾個硬脆的彈跳後,在門口的人反應過來之前氣體便傾瀉而出,不消數秒,一個個原本安份守己的小員工都成了一具具還帶有溫度的屍體。

「監視器跟警報器都搞定了,有幾道用同樣系統的門我一起打開了,但跟計畫中一樣有幾個打不開的門,只能去現場連線入侵」

手指對著螢幕不斷滑動,期間扶了扶鼻梁上厚重的黑框眼鏡,凱文看著螢幕上顯示的建築平面圖,腦內已經有了幾條備用路線。

「走吧,去殺光那些傢伙!」

摩拳擦掌,羅賓已經迫不及待要進入電梯到各個樓層大殺四方,幸好她還沒忘記自己的職責,有凱文在,應該多少能限制她的行動。

感受到身後傳來的炙熱視線,卡珊德拉沒有猶豫。

「照計畫行事。法雷爾!把已經全開的樓層交给丹尼爾處理,你跟西斯爾思韋特去還有上鎖房間的樓層,而妳──」

轉身,艾薇站在隊伍的最後面,手上的雙槍彷彿隨時都會來上一場大屠殺,現在的安靜只是儲存殺戮能量的過程而已。

那雙紫色的眼睛竟莫名的讓卡珊德拉感到一絲驚悚。

「瓦林頓,跟我一起走」

「......好」


按照計畫,丹尼爾獨自一人進入電梯來到凱文所說的樓層,在電梯門還沒完全打開時扔出幾顆手榴彈,靜待敵人倒下,即使有漏網之魚,毒氣的效果也會讓他們失去辨別能力,連槍都拿不穩,更遑論攻擊他了。

「可惡,去死吧!」

走在滿地的屍體間,幾個人影睜著布滿血絲不斷流淚的雙眼搖搖晃晃的掄起拳頭向他攻來,卻在接近他的瞬間抓住自己的脖子,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來便應聲倒地。

「......」

眼神不起一絲波瀾,調整了手中噴霧器的按鈕,轉轉脖子,臉上的防毒面具似乎傳出一聲細微的嘆息,丹尼爾一言不發的繼續在走廊中移動,搜索可能遺漏的雜魚。

身為藥物天才,就算不依靠身體能力他也有十足把握殺光這棟大樓裡所有人。

淡淡的綠色霧氣圍繞在他身旁,宛如惡魔出世。


「殺了他們!」

凱文此刻正縮在電梯的角落裡,不斷操作手中的掌上型電腦,一旁的羅賓手裡握著槍,不時探出身體朝電梯外掃射,回應她的則是更加猛烈的槍林彈雨。

「還沒好嗎!?」

電梯內部的塑膠裝潢被子彈不斷擊碎,碎片彈跳著,像一個個小型刀刃在羅賓跟凱文身上流下一道道刮痕,逼的羅賓忍不住大聲詢問凱文的進度。

「快了!再给我......呃......一分鐘!」

手裡的動作沒有停,凱文在生死一線的情景中依舊沒有任何失誤,按下最後那顆確認鍵後,天花板上原本應該用來撲滅火災的灑水器噴出的卻是淡淡的紫色煙霧。

煙霧的效果非常迅速,明明應該對準電梯的槍口漸漸的偏離了,對敵人的殺意逐漸分不清對象,在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自己的手也不再像手的情況下,敵人開始自相殘殺。

「成功了!」

電梯門緩緩關上,在半掩的時候停下了,給電梯內的凱文跟羅賓騰出更多空間。

看著門外鮮血淋漓的恐怖片現場,殺紅了眼的敵人逐漸倒下,即使在電梯內觀戰的兩人本就是為了殺光對方而來,也還是忍不住對此情此景感到一絲同情。

「丹尼爾的毒真的好可怕啊」

「畢竟是天才,而且還在逃獄中,肯定有很多靈感吧」

過了幾分鐘的沉默,門外的槍聲逐漸平息,羅賓一邊活動身體一邊站了起來。

「走吧,去把房間裡剩下的傢伙處理掉!」


卡珊德拉無視了上面幾層的騷動,在凱文的技術支援下她帶著另外三人搭乘電梯順利往地下七層前進。

「妳的眼睛是神經出問題了嗎?不是的話就別一直盯著我,瓦林頓」

電梯內,卡珊德拉雙手抱胸,身後這個意料之外著實讓她有幾分擔心,嘴上卻還是忍不住開口嘲諷。

「我想知道妳是為了甚麼才這麼做,卡珊德拉」

艾薇的聲音沒有一絲起伏,卡珊德拉明白,她是在隱忍些甚麼,而現在的問題是,她該不該坦白?

「這跟妳沒有關係,我沒有必要對妳這個突然出現的可疑變數提供更多信息」

「可疑變數?真是可笑!」

語調上揚,話語裡盡是不屑與嘲諷,艾薇無視了雙胞胎的眼神警告,自顧自地繼續開口。

「當初畢業後妳們突然消失,唯一留下的線索只有『不要相信沃雷集團』,急死了我們這群朋友,之後不管用甚麼方法都得不到妳們的消息,甚至連凱文出手都找不到妳們的痕跡,而幾年後當妳再出現我們得到的就只有她的死訊,看看我們,卡珊德拉!」

「丹尼爾為了找她不惜殺了好幾個人逼問情報被捕入獄,現在還逃獄出來參與妳的計畫,羅賓跟凱文本可以在保鑣培訓學校大放異彩,卻也為了尋找她的下落使雙手沾染鮮血,洛蒂甚至在妳們失蹤後沒多久便下落不明,而我,我明明......明明是唯一一個曾經在那段時間內與她有過聯繫的人,卻只有我甚麼都不知道!」

「告訴我,卡珊德拉‧沃雷,我們不能相信沃雷集團,那我憑甚麼相信妳?」

面對艾薇尖銳的質問,卡珊德拉正準備開口就被弗雷兄弟搶去了時機。

「注意妳的語氣」

「不准對卡珊德拉無禮」

「哈!你們甚至連她的朋友都不是,只是兩個跟班就在這裡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我為甚麼要聽你們的話?」

「夠了」

搶在兩邊真的吵起來之前,卡珊德拉開口了。

只有她自己知道,這不只是說给弗雷兄弟跟艾薇聽,也是說给她自己聽。

「正如妳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妳,艾薇」

「但......我想我們都欠彼此一個道歉,妳不該因為生氣在打靶練習時試圖瞄準我,我也不該因為對妳的情緒阻止妳們聯絡......總之,這次事件結束之後我會把事情講清楚,不管妳有什麼話想說都等事情結束吧,我現在需要的是忠誠的幫手,而不是充滿猜疑的背叛者」

「......我不是背叛者」

是被卡珊德拉意外真誠的話語感動了嗎?艾薇什麼都沒做,收起惱怒的表情,淡淡的開口表明自己的立場便不再說話,弗雷兄弟對視了一秒便乖乖閉上嘴,選擇不再给事情節外生枝。

電梯繼續向下,明明是地下七樓,電梯卻不斷向下,按照下降的時間反推,深度似乎不只七樓。

對於這一點,卡珊德拉並不驚訝,而這漫長的下降時間剛好能讓她回憶從前的往事。

沃雷集團是非常大的企業,卡珊德拉在這個家族裡出生了,並且在年記輕輕時便意外得知了家庭的巨大黑暗面,表面上,沃雷集團白手起家,坐風雖強勢,但勢力版圖乾乾淨淨,沒有任何汙點,然而實際上,沃雷集團並不是沒有汙點,而是知道汙點的人都被秘密處理掉了,看上去乾淨、善良甚至擁有商界天使美稱的沃雷集團只不過是跟黑白兩道相互勾結,做盡骯髒之事還能全身而退的喪良田鼠罷了。

她強力的反抗招到父親的反感,她被監視、被控制,高壓的生活讓卡珊德拉毫無喘息之地,直到她終於受不了準備一了百了之時,卡珊德拉與她相遇了。

第一印象是她非常奇怪。

叼著一根沒點著的煙,蹲在地上,一頭黑色的長髮披在肩上順著背部傾瀉而下,甚至快要拖到地板,一雙琥珀色的眼睛就像在隱藏著什麼寫滿戲謔與玩笑,從頭髮到上衣下著甚至鞋子都是黑的,但她的皮膚卻非常白皙,看上去吹彈可破,就是這樣一個對比明顯到给人一種莫名其妙感的身姿,在那天只用幾個玩笑就將卡珊德拉從欄杆旁救了下來。

從那天起,她們便不曾分離,而卡珊德拉一直到最後都不曾問過她,為甚麼那天她會出現在樓頂。

時間來到大學,才剛入學她就交到了幾個朋友,藥學系的丹尼爾‧佩杰、電機工程學系的凱文‧法雷爾、體育與運動科學系的羅賓‧西斯爾思韋特、設計系的洛蒂‧特納與心理學系的艾薇‧瓦林頓。

當時的卡珊德拉在家族的要求下頂著巨大的壓力進入政治學系就讀,沒有多少時間交朋友,只有同系的弗雷兄弟以跟班的形式不斷跟在她身後,而她則以「想了解政治遊戲」這種不倫不類的理由也跟在卡珊德拉身邊一起就讀,無形中给了卡珊德拉巨大的支持,撐起了她早已傷痕累累的心。

大學生涯是順利卻充滿變數的,卡珊德拉雖然不干涉她的交友,卻還是因為家庭教育忍不住調查了她朋友們的背景,並因此得知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希望她遠離那些危險人物的卡珊德拉不斷的暗示卻徒勞無功,鬱悶的心情讓她實在無法像對待她一樣對待她的那些朋友們。

出於戒備與保持距離的心情,卡珊德拉見到那些人時總會忍不住開啟嘲諷模式,她雖然會婉言相勸,也會擋在中間當和事佬,卻從來不曾對卡珊德拉說過重話,或許這點也在不知不覺中助長了卡珊德拉的氣燄,到後來,即使她不在身旁,卡珊德拉也習慣於面對他們時使用嘲諷的話語來應對,漸漸地,他們之間的鴻溝越來越深,即使有她充當橋梁,也難以修復彼此的關係。

畢業後,她向卡珊德拉告白了,而卡珊德拉在短暫的猶豫後也答應了,乍看是一個甜蜜的新的開始,但之後發生的那些事卻讓卡珊德拉徹底明白了,她永遠無法逃離沃雷集團。

"叮"

電梯門開啟,卡珊德拉收回思緒,邁開腳步優雅的走出電梯。

「是大小姐......」

「別開槍!」

「身後的人是誰......?」

"砰、砰砰!"

「襲擊!是敵襲!」

很顯然,凱文完全沒有讓任何情報洩漏,以至於這最後防線的所有人員都搞不清楚現在的情況,還會顧忌於她沃雷集團繼承人的身分而不敢輕舉妄動,相當於間接给了艾薇更好的動手機會,而艾薇也沒有半點猶豫,踏出電梯的瞬間便舉起手中的雙槍對準了最遠處看起來正在守門的敵人一槍斃命。

弗雷兄弟單手放在胸前,恭敬的低下頭像是在對卡珊德拉示意,隨後便冷著臉朝敵人中央衝了出去。

意料之外的攻擊著實讓對方沒能立刻反應過來,但沒過多久,掌握了情況後敵人也重整旗鼓開始反擊,我方只有四個人,對方卻有數十人,面對逐漸被壓制的雙胞胎,艾薇的表情也漸漸吃力,卡珊德拉俐落的躲過上前準備抓捕自己的人並反手给對方一槍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從口袋掏出丹尼爾製作的小型毒氣彈朝人群中扔了出去。

氣體從彈殼中噴湧而出,身處地下樓層,換氣裝置也早已被凱文關停,不用多久那些原本生龍活虎、不斷壓制我方的彪形大漢們便一個個面露猙獰的倒下,再無生氣,幾個還有餘力反抗的也被雙胞胎反過來殺死,而其中最出人意料的,當屬現在在卡珊德拉身後,雙眼充血、摀著喉嚨,連手中的雙槍都掉落在地上,掙扎著想要呼吸的艾薇。

「看看這是誰?自以為事情都在掌握之中的艾薇!」

沒再理會嘈雜的背景音,卡珊德拉轉身拉住艾薇的領帶不讓她倒下,看著她因喉嚨緊縮無法呼吸而逐漸發紅的臉,臉上是嘲弄的笑容。

「妳肯定沒想到,只有妳的解藥被調換過了吧?」

聽見這句話,艾薇瞪大雙眼。

確實在行動出發前,丹尼爾曾拿出藥片解釋道,因為他會使用具有殺傷力的毒氣因此事先準備好了能在一定時間內維持效果的解藥讓大家一人一顆趕緊服下,當時,因為是丹尼爾拿出來的,艾薇沒有任何懷疑便乖乖吞下,哪知道他居然跟卡珊德拉聯手了。

在濃濃的背叛感前,艾薇一句話都說不出口,雙眼一翻便暈倒在卡珊德拉懷裡。

「......」

將艾薇拖到牆邊坐好,卡珊德拉拿出一支針筒刺進她的手臂,看著她的臉色又逐漸恢復正常這才放心下來。

「都處理完了」

「快走吧」

一左一右,弗雷兄弟滿身是血卻還是站的挺直,對眼前的景象完全沒有任何驚訝之情,顯然是串通好的。

「抱歉」

卡珊德拉起身走過兄弟倆,開口。

「我們會實現妳的願望」

「而妳不需要感到愧疚」

忍不住回頭,雙胞胎依舊背對著她,好像看了就會克制不住衝上來阻止她,而艾薇依然坐在那裡,短時間內不會醒來。

果然,彼此到最後還是無法坦誠相待。

嘴角的笑容帶著幾分苦楚,卡珊德拉不再開口,她獨自一人朝著那扇最後的關卡前進。

"喀"

厚重的金屬門有絕佳的隔音效果,再加上裡面的人絕對不會想被發現會議的這層原因,也沒有任何會連通到外界的東西,充其量就是天花板上的幾個換氣孔吧。

因此,卡珊德拉完全不意外裡面的人在她進場時會是一副驚訝、恐懼的表情,果然情報的傳遞非常重要。

「好久不見了」

隨手幾槍打發掉沙發對面一臉狠戾的可能是某個企業老闆或黑道老大的龍套角色,卡珊德拉無視了沙發旁一身標準OL套裝的妙齡女子,換上沉穩的表情,手中的槍口已經對準沙發上一臉嚴肅的盯著她的金髮男人的眉心。

「久別重逢,妳就是這樣對待妳的父親?」

男人開口,一個手勢,身旁的女子便掏出一把槍對準了卡珊德拉。

「想對付我,妳還太年輕了,卡珊德拉」

面對男人志得意滿的笑容,卡珊德拉不禁啞然失笑,淡淡的看著那名女子將槍口轉而對準了男人的腦門。

「那句話不是對你說的」

「......妳會後悔的」

臉色鐵青的男子還不知道自己即將迎來的下場,即使身旁跟了自己好幾年的助理居然撕掉臉上的一層面具與假髮,露出底下的巧克力皮膚與一頭深棕色短髮笑著朝卡珊德拉揮手打招呼,他也依然認為一切都還有轉圜的餘地。

「不,我不會」

可惜,卡珊德拉並沒有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的意思。

「在她離開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後悔過任何與她無關的事」

"砰!"

高速旋轉的子彈在男人驚愕的表情中穿過眉心留下一個燒灼漆黑的彈孔,而後在後腦勺炸出一個巨大的窟窿,帶著噴濺而出的血沫順勢粉碎了後方一個做工精緻、一看就要價不斐的花瓶,卡珊德拉看著那個癱軟倒下的屍體,一絲絲復仇的快感在心底竄湧而起。

「辛苦了」

「妳也是」

收起手中的槍,洛蒂乖巧的笑容稍稍平復了卡珊德拉的心情,她撇開視線,決心把該做的事情都做完。

「快走吧,我隨後跟上」

「......好」

洛蒂看了看卡珊德拉,張口欲言,最後還是不再多說,她將手中的槍扔到沙發上,頭也不回的走出房間,只是──

「我會讓他們直接解散的,妳不用擔心」

淡淡的,兩句話飄進卡珊德拉耳裡。

確認洛蒂已經通過電梯離開後,卡珊德拉越過走廊那堆屍骸,在電梯門口掏出一個小小的瓶子,打開瓶蓋,慢慢的、確實的,將裡面的液體從電梯口一路灑到男人的屍體上。

桌上的電腦螢幕還亮著,拿出凱文特製的隨身碟插進電腦,實時監視器的畫面便顯示在螢幕中,除去這最後一層,地下樓層已經全部陷入一片火海,地上樓層中,弗雷兄弟戴著頭套大殺特殺,丹尼爾則跟在他們身後不斷散發致命又易燃的氣體毒殺漏網之魚,羅賓跟凱文已經不需要再以身犯險,但卡珊德拉還是看見了他們跟洛蒂一起在其他樓層殺戮的畫面,螢幕中盡是逃竄的人流與四濺的血液。

以普通人為對手果然會變成這種景象啊。

按下按鈕,那些淒厲的尖叫與哭號混雜著槍響在這狹小的房間內不斷迴盪,卡珊德拉面對門口,坐上辦公桌。

這是獻給妳的輓歌,妳會喜歡嗎?

掏出一顆貨真價實的手榴彈,拉開插梢奮力一丟,卡珊德拉臉上終於出現一分釋然。

「我去找妳」

爆炸聲響,在地下七十七層,卡珊德拉的身影連同她的愧疚與想念一起被火光吞噬。

創作回應

冰凜
弗雷卡小後續:

回到計畫開始前的小屋,眾人在聽完洛蒂的解說之後紛紛陷入沉默,艾薇當然也不例外,昏倒前她還因為被背叛而感到憤怒,醒來後迎接的就是對方已經死亡的重大消息,怒意消失無蹤,甚至都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才好。

沉默中,費舍爾站了起來,朝丹尼爾的臉上狠狠揍了一拳。

「嘿!」

「你這是在做什麼,科爾比......還是費舍爾......!」

看著護在丹尼爾身旁的艾薇跟洛蒂,費舍爾跟科爾比都笑了。

「這是卡珊德拉的願望」

「至於理由,你自己想吧」

腦海中浮現幾年前,當他們還在就讀大學時,卡珊德拉意外目睹丹尼爾向她告白,因此氣憤不平的說想狠狠揍佩杰一拳的場景,兄弟倆不再理會身後傳來的叫喚聲,並肩離開小屋,之後也沒有再跟這之中的任何人有連繫。

只有他們不是為了她,而是為了她才加入的。
2022-01-29 06:55:06
馬鈴薯
寫文辛苦ㄌ!很喜歡你的文章歐 希望你可以繼續寫下去!(卡姐小迷妹+1嘻嘻嘻嘻嘻嘻)
2022-01-31 00:58:37
冰凜
卡珊德拉太有魅力了,感覺可以一直寫下去ouob
2022-02-01 09:37: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