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 母獅外傳:修女的願望(完)

歷史謎團 | 2022-01-28 22:39:03 | 巴幣 5206 | 人氣 315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這是發生在卷二後,修女海倫娜加入獅群後一陣子的事情。

最近有收到好幾千的巴幣,非常感謝。我有注意到喔QQ!!!

另外我開收益了!但感覺太遲XD 我都快把手邊累積的文章都發表完了。

總之,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
母獅外傳:母獅外傳:修女的願望(完)

***


***

「來,這是您的麵包,粥湯可以去旁邊領取喔。」

「真是太感謝妳們了。」

「哪裡哪裡,如果身體上有什麼明顯的病痛也請跟我們說,我們會盡力協助您。」

每周同個時段,我都會和其他幾位修女姊妹提供食物給生活有困難的平民老百姓,其中也包括一些乞丐以及因戰亂而無家可歸之處的難民。我們在〈白城〉的教堂面前搭了一個小棚子,每個貧民或難民除了能領取規定的兩塊麵包以及一碗粥湯之外,我還會順便給有需要的人治病。

不過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天王子殿下也跟來了。

聽說這是吉莎建議他這麼做的;身為一城之主,他有必要偶爾出面展現親和力,特別是有益於獸族與人類宗教的場合。

不過為了王子殿下的人身安全著想,四周出現了平時絕對不會有的獸族衛兵。我能夠聽見他們移動時盔甲和武器碰撞造成的金屬聲音。

「海倫娜,妳的身體還好嗎?」沒來由地,站在我身旁的王子殿下開口問我問題。

「殿下怎麼會問我這個問題?」

「呃,因、因為......」王子殿下頓了一下,接著以擔憂的口吻喊道:「海倫娜前幾天獨自一人打苦鞭打太猛,連晚上睡覺時都得整晚趴著睡!太讓人擔心了啦!」

「哎呀,說起來確實有這麼一回事,我的背到現在還有點痛痛的。」我輕壓了一下肩膀後方的部位,依然感覺得到一絲刺痛。

「所以妳今天就不要發麵包了,好好休息吧。」他說:「把這事交給其他人就行了。」

「不可以。」我鄭重拒絕道:「只因苦鞭的疼痛放棄幫助人們,我絕對不允許自己這麼做。」

「哈哈,這就是姆姆從來不讓海倫娜修女獨自打苦鞭的原因,她總會打過頭而讓自己痛個半死。」

一旁,負責煮粥湯的安卡修女以開朗的語調岔話道,她是我在修道院內的好朋友。

她一知道我選擇出外去幫忙〈白城〉之後,便毅然決然做出同樣的決定,甚至還邀請其他幾位修女一起這麼做。儘管這群修女沒有因此被開除教籍,我猜想她們再也無法回到隱修院了。

我感到有些對不起她們......

「假使再發生這種事情,我以後就不准妳再打苦鞭了。」王子殿下說。

「很抱歉,我做得的確太過頭了點......」我乾咳一聲,有些不好意思道:「我總覺得打苦鞭的時候,似乎快要聯想到什麼極為重要的事物,所以一時間打得太用力了。」

「極為重要的事物?」

「更精準地說,是我嘗試尋找的希望之物。」

「打苦鞭和希望之物到底有啥關係呀?」

「我也不是很明白,但至尊陛下會在適當時機給予我答案。」

「又是這種詭異的思考模式......」

此時,我聽到更多貧民們走上前的腳步聲,因而將擺在桌上的麵包遞給他們。

「謝謝妳呀,海倫娜修女。」其中一人這麼說道:「妳真是我們的天使。」

即使看不見對方,我仍報以一抹微笑。

「話又說回來,這麵包怎麼嚐起來怪怪的。」殿下忽然說。

「殿下,您怎麼吃起用來分送的麵包呢?」我輕聲斥責他。

「因為超無聊的嘛。我站在這邊對民眾微笑笑得嘴都快裂開,雙腳也站酸痛得要命,吃一小塊麵包不為過吧?」

「這是用稻米粉摻進麵粉裡製作出的麵包,吃起來的口感與普通麵包略有不同。」

「咦,妳們幹嘛這樣做啊!」

「如此一來就不需要使用太多麵粉,也能夠做出同等量的麵包分發給民眾。殿下您其實從獸族帝國帶來不少米飯與稻米,但大多數人吃不慣這些食物。所以我們就將混合食材做出一般人比較能接受的樣式。」

「難不成這鍋奇怪的粥湯也是如此!」

「沒錯,這一大鍋粥湯是由米粉加上胡蘿蔔、南瓜等蔬菜煮成的,專門用來賑濟平民百姓的食物,營養與份量又足夠。據說這種調理方法當初是從西邊王國的教會傳過來的。」

「幹嘛不用普通的小麥或大麥做成麵包就好?難不成教會的糧食不夠嗎?」

「殿下至今才剛統治〈白城〉不久,任何一丁點糧食都該斤斤計較。我們教會也是為了讓人民度過這個戰火綿延的冬天,才決定用這種方式製作發放用食物,以減少普通糧食的開支。」

「唔呃,我怎麼覺得自己一點貢獻都沒有呀!」

我聽見邊說邊王子殿下原地踏步的聲響,以及某種物體不斷呼嘯而過的『呼咻、呼咻』空氣聲。

聽起來簡直就像是——

「我想到了!」

殿下的高喊頓時打斷我的思緒。

「等到未來局勢穩定後,我要在〈白城〉內蓋一座公共廚房,每天提供兩餐熱食給有需要的民眾!不論是短居本城的旅人、窮人、資金缺乏的學生等等,任何臣民在我統治下都不會挨餓!」

「無論人類或野獸人嗎?」我問。

「沒錯!」殿下回答我:「對於獸族來說睦鄰與好客是高尚的道德表現,特別是分享食物給其他族群。畢竟叫動物分食給其他族群這件事情,幾乎可說是不可能的。因此當我們成為獸族後,大地之母的律法特別強調款待他族的美好。我們有一句古老諺語是這麼說的:一名成功的獸族要有容納四十張桌子的肚量。代表獸族都該有熱情好客的德行。」

「那真是太好了,我們人類教會也非常願意協助需要照顧的弱勢。」

「只不過,現在我好像幫不上什麼忙耶......」

「這樣的話,我倒有個好點子......啊,他們正好來了。」

這時候,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正好啪噠啪噠地傳來。

「海倫娜姐姐、海倫娜姐姐!」

「能給我們麵包嗎?拜託!」

「麵包!麵包!」

隨之在我身邊揚起的,是孩子們一連串的呼喊。

「海倫娜,他們是......」王子殿下問我。

「這些孩子是教會負責照料的孤兒,他們的父母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不在了。我也是在回到〈白城〉後才認識他們的,有空時常常會講故事給他們聽呢。」

「可是我又不會講故事。」

「相對的,殿下卻做得到我所無法辦到的事情。您可以和他們一同玩踢球之類的活動。」

「我堂堂一名獸族帝國的王子,幹嘛得去陪小孩子玩耍?」

「因為殿下和他們的年齡最相近呀。」

「這是在拐彎抹角說我還是個小鬼囉。」

我好似某種呼嚕呼嚕的聲響?

「殿下剛才不也是非常熱心地想要幫忙嗎?比起站在這無事可做,陪孩子們玩至少有趣多了。」

「是......是沒錯啦......好吧,我這名獸族帝國第五王子,今天就大發慈悲陪人類的幼仔玩耍!」

「謝謝您,殿下是個好孩子。」我伸手試探了一下,然後摸了摸王子殿下的頭。他頭頂部位的毛髮的髮質比較粗和結實,不過耳背後方的毛卻意外柔軟。

當我搓揉他頭頂的時候,我還聽見某種物體不斷呼嘯而過的『呼咻、呼咻』空氣聲。

聽起來簡直就像是——

「我不是小孩了啦!」

殿下的高喊頓時打斷我的思緒。

「人類幼仔,我們來玩踢球,我記得你們人類最愛玩踢球了。」

緊接著他轉身跑開,伴隨而來的還有一大群孩子們跑開的腳步聲。

接下來我繼續向民眾發放麵包,或者使用上天賜予我的『禮物』來給人們治療些皮肉傷,但殿下總會不時往我這邊喊道:「不要做太過頭啦!」

呵呵,他真的跟奧絲雅很像呢。

過沒多久,殿下似乎已經和小孩子們打成一片了。

「貓哥哥,把球踢過來!」

「貓哥哥好快啊!」

「貓哥哥——」

「到底要我講幾遍,我是獅子不是貓!再說你們這群人類幼仔要尊稱我為王子殿下啦!」

「貓哥哥,你的尾巴好長喔,能不能給我們摸一下。」

「當然不行!」

「哎~~~~~~~~~」

「別以為隨便就能摸獸族的尾巴。聽著,對於一名獸族......甚至是貓科獸族來說,尾巴都是極為重要的工具,特別是用來平衡身體——」

「「「哎~~~~~~~~~~~~~~~~~~~~~~~~」」」

「......好啦,每個人只能摸一下,而且不能拉扯。聽見沒有?」

「「「謝謝獅子殿下!」」」

「居然只在這種時候才叫正確!」

儘管嘴巴上這麼抗議著,殿下似乎仍和孩子們玩得不亦樂乎。過了 一段時間後,殿下氣喘吁吁地回到我身旁。

「吼喲,我明明說過只能摸一次的,那些小鬼卻一直猛搓我的尾巴,搓得都快燒起來似的。」他向我抱怨著,尾巴甩動的聲響也不絕於耳。

「但是在我聽來,他們都很喜歡您喔。」

「這跟那是兩回事,我的尾巴可不是玩具吶。」

突然間,尾巴劃破空氣的聲音,為我的腦袋內帶來靈光一閃。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

「海倫娜,妳怎麼一副豁然開朗的表情了?」

「我知道我心中的希望之物了!」

「咦,是什麼呢?」殿下問我。

「就是『咻咻咻』。」

「嘎?」

「有時會變成『啪啪啪』。」

「啥!」

「就是殿下的尾巴喲。」

這時候王子殿下明顯頓了一下。

「尾......尾巴......?」

「是的。」我接著說下去:「如同揮舞苦鞭時會發出『咻咻』聲,打中物體時則會發出『啪啪』聲的獅子尾巴。經過這一周的思索後,我發覺自己非常想要摸摸並觸碰殿下的獸尾。不知道這可不可行?」

「就這樣點小事嗎?」殿下狐疑地問我:「剛剛那些小鬼都摸過了耶。」

「沒有錯,這是我深思熟慮之後得出的答案;我真心希望的事物。」

「如果這真是海倫娜妳要的話,那當然沒問題。但我還是覺得妳可以提出更有......嗯,更有價值的要求。」

「不,」我搖搖頭道:「我現在最想要的,就是摸殿下的尾巴。」

「姆,我瞭解了。那我就給妳摸吧。」

我攤開手掌,緊接著就察覺有東西落在我的手心之中。

「原來......這就是獅子的尾巴呀......」

我一隻手捧著一段尾巴,另一隻手輕輕地撫摸著,那軟綿卻結實的觸感頓時充斥我的手掌心,完全不同於小貓或小狗。而且這根大尾巴彷彿有生命似的,不時會在我的觸摸下左右晃動。

「要輕輕摸喲,因為尾巴是我們獅子獸族最敏感的地方,還是保持平衡、表達情緒的重要部位。」

「真是個奇妙的部位呢。」

「是呀,我能將後面的尾巴操作自於,但前面的尾巴最近卻常常不聽使喚。」

「前面的尾巴?難道殿下有兩根尾巴?」

「海倫娜,妳沒有嗎?」

我搖了搖頭。

「我也可以摸前面的尾巴嗎?」我問。

王子殿下猶豫了一下,接著說:「呃,有機會下次再說吧?總覺得哪裡怪怪的......算了。妳看喲,我後面的尾巴能這樣做!」

殿下話音一落,我手中的尾巴消失無蹤。

「呀啊!」

登時,一陣毛茸茸的觸感滑過我的左臉,然後又在我的右臉輕輕掃弄幾下。

「殿、殿下!您這是在......哇啊!」

我還沒反應過來,一搓軟毛再次點上我的額頭時,讓我稍稍嚇了一跳。

「哼哼,貓科獸族的尾巴可說是非常靈活的喔。」殿下說道。

「獅子尾巴真的好有趣喔。在這裡嗎?嘿,看我抓住它!」

「妳沒抓著喔。」

「我一定可以抓住的,再來!」

「又錯過了。妳得再加油點,海倫娜。」

「呵呵、呵呵呵呵......」

我忍不住放聲笑了出來;我有多久沒像這樣開懷大笑了呢?

儘管雙眼無法看見任何事物,但這還是我第一次用如此親近的方式去感受一件事物......或者我該稱之為,陌生中帶有刺激感呢?

刺激?

這樣的感觸、這樣的形容詞,在隱修院內是絕對體會不到的,我的人生際遇......喔不,至尊陛下對我的安排真是太奇妙了。究竟是誰說看不見的人生是黑暗的呢?

至少我覺得,我的人生是十分完美而且光鮮亮麗的。

「王子殿下,請問我們也能玩尾巴嗎?」

頓時間,我感覺到周圍的修女們都靠了過來。

「只有海倫娜和殿下玩得不亦樂乎,太不公平了。」安卡修女不滿地說。

「對呀!對呀!發放救濟粥也到一個段落了,我們也想要一起玩殿下的尾巴!」

「也讓我們感受一下那根療育鞭子的觸感吧~」

這時我雙手抓住尾巴,將它拉到自己臉頰蹭呀蹭的。

「不行喲,殿下的尾巴是只屬於我的。」

「「「哎~~~~~~~~~~~~~~~~~~~~~~~~」」」

奇......奇怪了?我好像說了不太符合自己個性的話......沒關係,就只有今天、今天而已。

嗯、沒錯!

猶如從溫柔母親的懷抱之中踏出第一步,開始真正的接觸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

猶如從穩定卻一成不變的隱修院走出來,體驗這個世間的種種苦難與種種幸福。

猶如將原本空無一物的花園重新翻土耕種,期望能從中萌芽新的生命。

我的內心深處彷彿也在王子殿下——這頭獅子男孩——的影響下,逐漸開出更加多彩的未來與可能性。

至於這樣的改變究竟是好是壞,未來又會遇見什麼樣的考驗,這一切就交由至尊必下來定奪了。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感謝大家繼續閱讀。

無論如何,還是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鴞吉
要怎麼同時玩貓咪的兩條尾巴,我覺得是很重要的問題……
2022-01-29 00:41:27
歷史謎團
一隻手上下撸前面的尾巴 另一隻手撫刷後面的尾巴 這樣王子會升天RRRRRR!
2022-01-29 09:35:0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