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救命呀!我是女神,不是勇者!》05 鴻門晚宴

月殼表面 | 2022-01-28 18:30:06 | 巴幣 122 | 人氣 118

連載中《救命呀!我是女神,不是勇者!》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個沒有任何技能的女神被當作勇者,最後統合人間王國,用經濟戰讓魔王國度崩潰,拯救異世界的故事。


前往 目錄

字數:4000字 預計閱讀時間:10 分鐘


  我繞到神殿的淨身浴場洗了個簡單熱水澡,回到房間,在羅莎的協助下脫去和周圍格格不入的希頓和希瑪純,穿上大叔為我準備的禮服,應該說,華麗地像禮服的衣裝。

  我看著衣櫃上全身鏡前的自己,黑色的蕾絲貼上流水剪裁,硬是把我的身材比例拉高一截。衣服服貼著我的身體曲線,我對於他們的裁縫技術感到很驚嘆。到目前為止我看見的人類不管男女都高我半個頭以上,他們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剪裁出符合我身形的衣服尺寸,真是厲害。

  羅莎拉著我到梳妝台前梳理頭髮。鏡子裡我黑褐色的髮絲、深色的眼瞳,還有半月形的眼睛上蓋著圓潤的單眼皮,一切的一切都孩子氣地令人絕望。

  我現在就像一個小孩故作成熟地裝成大人模樣。不要說女神了,別人聽到我自稱是勇者,大概都會嗤之以鼻。

  「勇者大人,您想要怎樣的髮型呢?」

  想著想著,羅莎已經梳順我的頭髮,準備做造型。我哼長聲想了一想。

  「年輕一點的,我是說,看起來不要像因為心虛所以打扮地很成熟的樣子。」

  「要求有點複雜呢,」羅莎困擾地微笑,她說:「總之用流行的樣式就可以了吧?」

  「嗯,這樣也可以。」

  羅莎將我的頭髮左右分別打成辮子,再盤起來。這個髮型比起從系統裡看到的那些不諳世事的公主要成熟一點,相較於機關算盡的皇后又顯得天真一些。少了蘊含野心的鋒芒,很適合我現在的身分。以後關於裝扮,就交給羅莎全權負責吧。

  接著我換上這裡流行的雕花木鞋,木鞋的大小剛剛好,好像為我量身打造一般。這裡的匠人們真是厲害,用目測就能知道我的腳形還有尺寸。想當初我在母艦上,想換到一雙合腳的靴子都送公文送了五、六次。

  為了打聽到他們成功的秘訣,在前往晚宴的路上,我拉拉自己的裙擺,向換回祭司服裝的大叔搭話。

  「你們的工匠很厲害呀。我衣服鞋子的尺寸都做得剛剛好。」

  「天使勇者和一般人的體格不一樣,所以我特別吩咐他們依照天使勇者的遺物重新製作了裝備和生活用品。您能滿意真是太好了,我會轉達給他們知道的。」

  「喔,這樣啊。」

  搞到最後原來是誤打誤撞,我失望地嘆氣。果然天下還是沒有一蹴可幾的魔法,回母艦之後,還是乖乖地想辦法和負責後備補給的天神打好關係吧。

  等等,照著天使勇者的遺物做的服裝很合身。

  天使勇者和我一樣都是矮子嗎?

  內心浮現一絲成為以一擋百的勇者的希望,但我趕緊揮揮手趕走不切實際的幻想。天使勇者就算真的跟我一樣矮,她可是有奇蹟的加護呀。隨便用幾個類似「力量強化」、「耐力增長」、「思考預載」等等的奇蹟就能彌補力氣、耐力還有反應速度的不足。

  現在我只能用「淨化」還有「通譯」兩種奇蹟,而且還是個拿著小刀都會刺到自己的小廢廢女神,是要怎樣跟人家打架啦?

  就在我苦著臉走近晚宴的大廳、大廳門外的侍衛準備開門的時候,大叔舉手阻止侍衛。我還來不及感到困惑,門後傳來年輕男子尖刻的抱怨聲。

  「為什麼我要加入勇者的隊伍?要歷練,我在這裡不能歷練嗎?就是因為父王大人不讓我處理內政,大家才會覺得我一無是處。讓我跟一屆匹夫在野地裡亂跑一點幫助都沒有。」

  年輕男子說完話,另外一個男人悠悠地開口,他的聲音溫吞和緩。

  「王子啊,對方是天使勇者,不是隨便哪裡冒出頭來的莽夫或農婦。你跟著她在這個世界看一看,一定會有和現在不同的想法。你想想,如果是平常我放心讓你到外面嗎?這世上沒有哪裡比天使勇者身邊更安全的地方了。」

  「安全?真不敢相信,你居然信任那個戀童的變態。」

  「唉,怎麼可以這樣講天使勇者?」

  「現在全城堡裡的人都在講,還會是假的嗎?」

  原來這件事傳這麼快。聽著兩人爭辯我的性癖好,我的頭又開始痛了起來。之後兩個男人的對話沒有再出現新訊息,大叔向我投來詢問的眼神。大概是想讓我了解每個人的立場才讓我聽這一段對話。我點點頭,讓侍衛將門打開。

  眼前的景象嚇得我僵在原地。原本以為晚宴最多只有國王一家人——頂多四、五個人——參與,結果圓頂天花板垂降的燭台下,長桌兩側坐著滿滿二、三十人。所有人都轉過頭來注視著我。

  所以王子剛剛在這麼多人面前公開討論我性癖的八卦嗎?

  隱私呢?給我一點隱私好嗎!

  我的耳根紅起來,盡力忍耐不要掩面跑開。但事情只會更慘,大叔帶我到我的位置之後就躬身告辭,丟下我一人面對所有好奇的目光。我在心裡暗暗決定,如果能夠平安度過這個一個人都不認識的晚宴,我回到房間一定要好好大哭一場。

  等到所有人就定位,坐在主位的圓潤男人——我想是國王——做了簡單的開場白。當他介紹到我是王國期待已久的勇者,眾人意興闌珊,和我剛到這裡的時候,神殿裡祭司們的興奮反應形成強烈對比。

  尷尬地輕咳兩聲,國王依序為我介紹出席晚宴的人的身分。坐在他右手邊的是王后,左手邊的年輕男人是王子。接下來依序是國政大臣、將軍、某某領地的領主、領主夫人、領主先生,還有等等等等亂七八糟的頭銜,聽到最後我頭都暈了,於是一個人的名字都沒有記下來。

  國王說完話,我參考王后和各大臣的動作用餐,免得做出不合禮儀的行為。不過整個過程王子充滿敵意地瞪著我,我只能微笑著避開視線。

  真是的,一點禮貌都沒有的傢伙。

  嘛,金色的頭髮、碧藍色的眼瞳、高挺的鼻樑,還有深邃的五官,光看外表還是很好看。大概從小就受到身邊的人追捧,才會養成現在這種性格吧?

  「喂,妳這傢伙看什麼看?」王子尖刻地出聲。

  「王子殿下,在客人面前請注意你的身分。」

  坐在我身旁的王后開口了,我這才發現她也是十足的美人,表情和語氣冷冷的,有點高嶺之花的感覺。雖然派來羅莎的事情讓我惹上了麻煩,但這也不是她的本意。想到她這場合中少數關照過我的人,我對她的好感度上升不少。

  王子會和國王頂嘴,倒是很聽母親的話。他嘟起嘴巴,不情願地改口說:「妳有什麼問題嗎?」

  「失禮了,因為從來沒有見過王子這樣的人,所以忍不住多看幾眼。」

  「是、是嗎?那妳好好看看吧,我不介意。」

  王子兩手交叉在胸前,臉偏向一邊,似乎還臉紅了。

  傻子!我說的是:「從沒看過這麼無禮的人!」小鬼果然是小鬼,隨便兩句奉承就能治得服服貼貼。我擠出微笑對國王說:「有這樣大度的兒子,國王大人應該感到很欣慰吧?」

  「是、勇者大人說得是。」

  國王兩手互相搓揉,他尷尬地呵呵笑,臉頰上兩塊肉抬起來擠到眼角。明明看起來不到四十歲,卻連講話都有點喘。如果我是大臣,看到國王身體欠安,接班人卻是王子這副德行,大概會想辦法拉幫結派,尋求更為穩定的勢力吧?

  政爭這灘渾水我淌不起,得在國王殞落之前依附實力比較強的派系才是。

  「既然勇者大人對犬子的印象還不錯,那事情就好說了。其實勇者大人來到這裡之前,我們正在討論關於王子的事情。」

  不會吧?是那件事嗎?想到我在門外聽見的對話,國王說話和緩,卻讓我內心警鐘狂響。我說:「是什麼事呢?和我有關係嗎?」

  「勇者大人之後會開始籌備遠征魔王的隊伍,我希望勇者大人能讓王子參與籌備,甚至親自加入遠征隊。能多一個幫手,對勇者大人也是好處對吧?」

  國王!自己的孩子自己教!只會把爛攤子丟給我。我都自身難保了還要當這個小鬼的保姆,開什麼玩笑?我的腦袋飛速運轉,思索能委婉拒絕的藉口。

  「可是,如果要用王子出行的規格來籌備遠征隊,需要的後備物資都會大幅增加,這樣對人民的負擔也會增多吧?」

  「不用擔心,勇者大人愛護子民的心情我們都很能了解。勇者大人將他當作一般的副官便是。」

  「但光是維護王子的安全,人手……」

  「喂!不要小看我,我再怎麼樣都比妳這個侏儒強!」

  在國王提到沒有王室出巡的待遇的時候王子的臉色就很難看了,我一不小心沒有潤飾說法,王子就大聲抗議,不過他被王后優雅地制止。

  「喬瑟夫,話我不會說第二次。」王后轉過來對我說:「勇者大人,您也看到小犬缺乏管教。我們希望他能跟在傳說中的勇者身邊學習做人的道理,您總不會拒絕吧?」

  就說了,自己的孩子自己教!但是王后都說得這麼明白,實在不好拒絕。還是只能訴諸現實的理由。

  「討伐魔王攸關天下蒼生,任何一點戰力都非常珍貴。相對來說,遠征隊當中的每個人拼盡全力也難保能夠全身而退。王子殿下在遠征隊裡,萬一發生什麼意外,那麼我們……」

  「勇者大人,我們親衛隊會負責王子的人身安全。」站在王子身後的男人向前站一步,對我躬身行禮。男人有著銀白色的長髮、細長的睫毛、秀氣的臉蛋,還有修長的身形。他說:「不會對勇者大人造成困擾。」

  國王也幫腔:「是呀,厄爾文親衛隊長的部下都是王國裡的劍術好手,十名頂尖的戰士作為遠征隊的生力軍也會對遠征很大的幫助,對吧,勇者大人?」

  「嗯……是啊。」

  其實當我注意到厄爾文親衛隊長的氣質的時候,我的心思就不在遠征隊還有煩人的王子會帶來的麻煩上了。

  傲嬌王子和無口侍衛,還有比這更棒的組合嗎!

  總之我們在這個議題上達成了所有人都滿意(?)的共識,這個晚宴我表現算是不錯,回房間不用大哭了。

  之後國王避開敏感的政治問題,為我介紹各道佳餚的來歷。國王的言談之間透露出這個王國的領土相較其他兩國,農產較為豐富,雖然沒辦法大量取得鐵礦和木材,吃飽倒是沒有問題,也有餘力生產他們引以為傲的砂糖和水果酒。

  直到我吃完點心,「淨化」的奇蹟都沒有發動。這裡處理食物的衛生環境其實還挺好的,果然午餐的時候是有人下毒才會被淨化。會是誰下的毒呢?該不是別國的間諜?

  「勇者大人。」

  「是?」

  晚宴結束,王后、王子,還有大臣們接連離席。我坐著等祭司大叔接我回房間,呆呆地思考的時候,國王突然繞到我身後在我耳邊吹風,嚇我一跳。

  國王看我反應過大,趕緊作出噤聲手勢,緊張地左右查看。

  「國王大人,您怎麼了?」

  「勇者大人。小犬真的要拜託妳,他雖然那副模樣,但總歸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他能平安。」

  「那是自然,有親衛隊跟著,即使離開城堡,王子也不會有事的。」

  「不是城堡外的問題。」國王從隨侍手裡接過手帕擦了擦汗,他說:「是城堡內的問題。之後一陣子城堡裡會有點亂,我沒辦法分心保護他。所以我才會希望他能加入遠征隊、離開城堡。」

  「有人要叛變?」

  「只是一點小小的摩擦,不會影響到勇者大人。不過,小犬就拜託勇者大人照顧了。」

  「……我知道了。」

  冷汗攀上背脊。我確實有從大臣們對國王的態度感覺到國王的權威已經動搖,但沒想到權力傾頹的時間點迫在眉睫,更沒想到我會被國王強制拉到同一艘船上,跑都跑不了。

  喂,只是當個勇者,除了討伐魔王還要管政治鬥爭,不帶這樣的吧?

  這太難了啦!

前往 目錄



  如果大家覺得喜歡,還請多多給予GP和留言──!

  可琳真正的癖好在這裡表露無遺(?)她能不能如願以償地成為王子x侍衛的吃瓜群眾呢?

  下回,鋼鐵直男很難相處──大叔最討厭了!

創作回應

ChiaoCat
為女神感覺前途堪憂啊[e20]
2022-01-28 20:35:13
月殼表面
物極必反,之後會否極泰來的!
2022-01-29 11:33:5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