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關於她所在的魔法之地

路奎 | 2022-01-28 13:00:02 | 巴幣 224 | 人氣 153


        「這就是全部了。」

        聽起來,好像每個故事結束時會用的結尾語。

        有時候我會想,用「全部」形容少到可憐的事物,會有種彆扭感,讓人忍不住皺眉,想著要反駁對方;但那的確是全部,不願意也必須接受:一個筆袋,幾份沒有拆封的標籤貼,一本手帳——明年的手帳,沒來得及用墨水寫上自己的名字。

        「希望妳節哀順變,雅淑她喔,哎呦,真的很為我們學生著想,妳一定要聽聽⋯⋯」

        我並不想聽。事實上我甚至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我該抱著這些東西痛哭流涕嗎?還是要強顏歡笑等著接受別人自以為是的安慰?最後我只是悲慘的開口:「我能在這裡待一下嗎?」

        要向人介紹妹妹的話,我的第一句話會是「她是圖書館的常客。」

        如果有誰問起妹妹在哪裡,十次有九次我會回答圖書館,當我往外參加球隊時,妹妹可以在兒童圖書區待一整個下午。國小,當我所在的球隊練習完,母親都會囑咐要順路去接妹妹,所以我會百般不情願的騎腳踏車,到達家附近的公立圖書館,爬上樓梯,圖書館的氛圍與身上的汗水格格不入,我好像不小心闖進怪獸領域的小小冒險者。

        妹妹坐在矮桌旁,她周圍放著童書與繪本,聚精會神的像是要把那些印刷字給吞食殆盡。有一瞬間,我覺得妹妹的確是某種怪獸,不過是比較溫和的,會一邊叫著姐姐一邊跑過來牽著我的手——可愛,無法理解在想些什麼的怪獸。當然,也可能是魔法師,兩者都同樣難以理解。

        「妳在看什麼?」

        「啊,這個是亞森羅蘋的推理漫畫!還有這個是在講植物的,這個是科學,我剛好自然課有教過,很好看喔!是在講月亮的!姐姐要不要看這本?」

        「不、不了⋯⋯」

        「好想把圖書館的書都看完啊⋯⋯」妹妹有這樣說過。

        我曾想過要踏入妹妹的世界,但書的字太多——不像漫畫有圖片;無論心理學、歷史巨作或者是有趣的科普書,這些我都無法感興趣,但妹妹也曾跟我說,她覺得每個人喜歡的領域絕對不可能一樣,她說:「雖然有點難過,但沒關係,妳做妳喜歡的事情就好了」——然而,我實在厭惡「然而」這個詞,因為後面會接上的,永遠不會是好的東西。

        妹妹離開了。

        因為天雨路滑導致自摔的車禍。

        我幾乎回憶不起,得知消息的我與家人,當下到底在做什麼,又在想些什麼,但我還記得,我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去圖書館的妹妹,也常常會因為搬了太多書而不小心摔倒,只是這一次她沒有再爬起來。

        我和父母親忙著處理她的後事,保險,通知親戚、舉行葬禮,要做的事多的喘不過氣,所以我們根本沒時間去悲傷,一直到好幾個禮拜後,母親才終於想起,妹妹任職的學校好像還有些東西還沒拿,她叫我跑一趟,把最後那部分給帶回來。

        就好像小時候我常做的那樣:接妹妹回家。

        於是我便在這裡,環視國小的圖書館,這裡太小,一半的書架只到我的肩膀,另一半則高到必須搬凳子才能拿到上面的書,木紋貼地板在角落積滿了灰塵,電線與用絕緣膠帶固定在地面,我想如果是國小的自己,肯定不會注意地面的凸起而絆倒好幾次。

        旋轉展示架放著幾本過期的雜誌,我一個人坐在窗邊的桌椅區,剛剛跟我交代的櫃檯阿姨正在講電話。我想要制止她這種在上班時間摸魚的行為,但很快意識到我沒有立場,唯一該做的就是待在這裡⋯⋯可是我也不清楚我該做什麼,我根本不清楚妹妹的工作是什麼,圖書館員不就是把書排一排而已嗎?

        我翻閱妹妹留下的手帳,上面真的什麼都沒有,新一年每個日期的空白刺痛了視線。一瞬間,我突然想起我和父母親在妹妹靈堂前,而我想要回憶起一些關於妹妹的事情,好和親戚們聊天時有個能述說的立場,但我永遠只能想起妹妹看書的樣子,一個我永遠摸不透的世界。

        ——叮叮。

        自動門的聲音突然劃開了沈默,我抬起頭,想著是小學生放學來這裡了嗎?但走進來的人影卻穿著附近國中的運動服,長得高挑,四肢纖瘦,好像森林裡的小精靈,一雙大眼睛四處環顧,這個女孩發現了我,她八成以為我是這裡的老師,所以只是點點頭,接著便消失在一個書架的後方。

        悲傷的情緒一下子遠離了,我深吸一口氣,準備離開這個地方,也或許之後再也不會踏進來。我已經撐過最難熬的一段時間,我知道未來的幾個日子我可能會半夜偷偷哭泣,但我終究會習慣沒有妹妹的生活。

        我將那些雜物裝進袋子裡,然後起身,準備跟櫃台阿姨道別,卻發現對方早就跑到圖書館外頭連接的陽台講電話了。我嘆口氣,看來是該偷偷離開。但下一秒,一聲爆炸般的巨響突然在後方的書架響起。

        「哇啊!」還有尖叫。

        我心臟猛跳,直接一個箭步衝過去,那女孩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她周圍散落著幾本厚重的奇幻冒險小說,在看見狼籍的場面後,我可以想見發生了什麼事:「妳還好嗎?」

        女孩撅起嘴邊點頭,她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把地上的書都收拾好後,國中女孩突然問:「妳是新來的老師嗎?」

        我連忙說:「不是,我只是來這邊拿東西,妳需要幫忙嗎?」

        女孩看了看書架,接著又看過來,她害羞的說:「沒、沒關係,我自己可以。」

        於是我又坐回座位上,總感覺現在走人的時機點不太對。女孩收拾東西的聲音輕輕柔柔,像是怕吵到誰。最後女孩抱著好幾本書走出來,她坐到了離我有些距離的書桌,在那裡陽光在桌面上照出彷彿枕頭的形狀,被光籠罩的區域看得見灰塵像水晶球裡的亮片起舞。而女孩不畏懼炎熱的開始翻書。

        空調機低鳴的轟隆聲鼓動著耳膜,我深吸一口氣,決定差不多該到離開的時間了。我起身,經過女孩的旁邊,可是卻聽見一聲長嘆,有點悲傷,又像是無奈。我忍不住扭頭看向女孩的側臉,脫口問出:「怎麼了嗎?」

        女孩眨了眨眼睛,她小聲說:「我在找東西,可是不管翻多少本書都找不到。」

        我問:「是什麼東西?書籤嗎?還是說是作業要用的資料?」

        「其實是我的國小老師,她跟我說有留一個禮物給我,在圖書館裡。」女孩認真的回答:「可是她沒跟我說放在哪裡,我之前想說要來問問她⋯⋯不過其他老師跟我說她因為車禍去世了⋯⋯」

        我頓了頓。

        與其說要訝異世界這麼小這樣的事情,更讓我感覺不知所措的,可能是女孩說起「因為車換去世」這句話時,口氣中帶著不確定,就好像對於發生這樣的事,她還太小,知道自己明白天人永隔的意義;但也遲鈍的,沒辦法感受到與他們同樣的悲傷。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像在圖書館中拉開椅子般安靜的,講出妹妹已經死亡的事實。

        「我很想老師。」女孩小聲的說:「找不到老師的禮物讓我覺得⋯⋯好急,我已經來這裡好幾天了,等等還要去上補習班⋯⋯所以⋯⋯」

        「我來幫忙吧,」我說:「我也認識妳說的那個老師。」

        「咦?」

        女孩的表情突然變了,隨即露出了一個微笑,那感覺有點像終於從主機面板糾纏的電線抽出正確連接的線,找到他們之間的連結。然後,女孩說她叫做瑜,就與妹妹叫做雅淑一樣,普通的菜市場名,但唸起來讓人感到安心。

        我說不出為什麼不把我是姐姐的事情講出來,但我有點怕心瑜會開始問起我一些問題,一些我根本不了解的問題。就好像我記得妹妹喜歡吃圓仔冰,但至於是為什麼,我不清楚;妹妹喜歡的書,喜歡的作家,假日會做什麼,都是怎麼跟學生相處的,我不知道。我們就只是普通到連吵架都鮮少發生的姐妹,是家庭聯絡簿上那種溫馨小故事的模範。

        當天我帶著妹妹的物品回家,母親問我有沒有被妹妹的同事纏上,我說沒有,然後一個人回到房間,很小的時候我和妹妹就分房睡了,至今我不敢去妹妹在走廊盡頭的臥室。

        我和心瑜約在隔天,依然在國小的圖書館。我再次經過自動門時,櫃檯阿姨看到我,立刻露出那種堆出來的悲傷表情,說:「哎呦,沒關係,妳想待多久都可以!」

        「昨天的國中女生,心瑜,她很常來嗎?」我問到。

        櫃檯阿姨點點頭,說:「她之前讀這裡啊,我有問她國中不是也有圖書館怎麼不待在那,她說喜歡這裡,這裡又小又破,真是的。」

        頓時我對櫃檯阿姨有了一點好感,不過要是再繼續談話下去我可能會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回話而焦慮。在等待心瑜來的時間,我看著圖書館牆壁上的獎狀,羽球大賽的獎盃,全國國語文競賽的獎狀,當然少不了的是照片,歷任校長與班級合照。我毫不意外的看到妹妹的照片貼在佈告欄,上面用海報字體標示出妹妹是「偶爾來幫忙的圖書館員」——底下放了幾張卡片,是這裡學生的悼念。

        我突然覺得妹妹看上去好陌生,帶著粗框眼鏡,嘴巴抿起,害羞又可愛,十足的刻板館員形象。

        「姐姐妳好。」不知不覺的,心瑜站到我旁邊,她身上的國中制服有些不合身。聽到她叫我姐姐,我的胃就彷彿黑洞一樣在塌陷。

        「午安。」我說:「要開始了嗎?」

        心瑜點點頭,她和我坐在矮桌旁,她說國小畢業後,妹妹有寄電子郵件給她,跟心瑜說有空可以回來學校找她,但妹妹那時候要準備教師甄試,可能不一定在圖書館。因此就跟心瑜說,圖書館有留給她的禮物可以去找找看。心瑜在告訴我這些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很開心,我好像也能藉此窺見妹妹與其他人的關係。

        「妳和老師很要好嗎?」我問她。

        心瑜沒有肯定,但她眼神閃閃發光:「她都會推薦我有什麼好看的書。」

        以前妹妹也會推薦自己書,但我一本也沒看過,那些書的封面無趣,內文太多字,即使被述說的冒險有多壯麗,但我仍舊會選擇電影或者漫畫,而聽見我這麼說的妹妹則是會撇撇嘴,說「沒關係,但妳錯過很多好東西」。

        「然後,老師留了這個線索給我。」心瑜拿出手機,她看起來還不太會操作這個科技產品。我看著她點開電子郵件頁面,當妹妹的帳號大頭貼露出來時,我總覺得心臟好像被錘子給敲了一下,更糟的是連大腦都彷彿當機般,突然連那些字句都看不清。

        我強迫自己回過神,看著妹妹留下的訊息:「貓咪把線索藏在他們的部族裡喔。」

        我完全摸不著頭緒,我問心瑜:「這是什麼,解謎嗎?」

        對方皺著眉頭,說:「感覺是。」

        我思索一下,接著開口:「我們先來思考一下,『部族』跟『貓咪』聽起來比較具體,有沒有可能是指什麼書呢?」

        「我覺得是《貓戰士》。」心瑜立刻回答,但隨即又沉下語氣,她說:「那是國小最受同學歡迎的書,可是我也已經把圖書館裡有的貓戰士都翻遍了,什麼都沒找到⋯⋯」

        「帶我去看看好嗎?」

        我跟著心瑜來到書架前,我抬起視線,看著前方的書架,這裡放置的書看得出來已經都快被翻爛了,我隨手拿起一本,後方的借書卡已經累積到兩張,看來這所國小的人閱讀風氣很旺盛。

        「嗯⋯⋯這裡有三部曲一到六集,二部曲、還有首部曲⋯⋯第一集不在這裡嗎?」我問。

        心瑜也湊過來,她有些難過的說:「我昨天來這裡都沒看到,我想可能是被人借走了,因為第一集很受歡迎,所以老師要在書藏什麼的話,可能也不會用第一集⋯⋯」

        妹妹的個性很內向,有的時候我去圖書館接她,她都會請我去櫃檯問館員找不到的書在哪,而作為姐姐,自然得幫忙達成這些雜事。後來長大了些,我不曉得妹妹有沒有足夠的勇氣了,但她都能成為小學老師,自然什麼事都做得到,對吧。

        抱持著這樣有些莫名的念頭,我覺得我們不該放棄每一個線索,所以我和心瑜到了櫃檯,那裡的阿姨熱情的和我們打招呼,在婉拒對方要贈送過來的椪柑後,我邊瞥了眼阿姨的名牌邊問:「黃小姐⋯⋯可不可以請妳幫我們查查,艾琳・杭特的《貓戰士》第一集在哪裡?」

        黃小姐眨眨眼,她戴上桌邊的老花眼鏡,瞇起眼看向電腦螢幕,我有點擔心這老舊系統到底能不能跑動,作為自由接案的工程師,看見這樣的設備都讓人心驚膽跳。

        一分鐘後,黃小姐扯開嗓門說:「啊,在後面辦公室啦!」

        旁邊的心瑜不解的問:「辦公室?」

        「很多系列書的第一集都會有破損,有時候折書口的地方都破成什麼鬼樣子了,哎呦,記得是之前雅淑拿進去修補了,她有提醒但我們忘記重新上架,等等吼,我去拿過來。」

        看著黃小姐消失在門後,我的胃再次感覺到不舒服,對方那麼親暱的叫著妹妹的名字,就彷彿回到小時候,我看著坐在書桌那的妹妹,像在看著一個未知的世界。

        最後,那本綠色書封,上面印著一隻大大橘貓的小說來到了我們手上,心瑜立刻翻閱書頁,然後我和她都屏住呼吸,因為放置借書卡的地方藏著一張小小的紙片,上面寫著「國小自然課都會做實驗對吧?但要不要先去月球看看呢,或許那裡有寶藏喔!」

        我和心瑜都陷入了沉思。我們一起回到了座位,心瑜手上捧著那張紙條,像是捧著世界上最昂貴的鑽石。我問她:「妳很常來圖書館嗎?」

        「我最喜歡這裡了。」心瑜小聲的說:「因為很安靜,不會有人打擾,我國小的班都很吵,很討厭,而且同學都覺得我是書呆子⋯⋯」

        我有點不自在,因為以前我就是那個「很吵的傢伙」,風紀股長說什麼都不聽,還會在午睡時間偷偷吹口哨干擾大家,讓父母親一個頭兩個大,他們還叫我要學學妹妹,說人家有多乖巧,但乖巧又如何,那樣太無聊了。

        至少我唯一的進步是現在不這麼想了,或許是因為無聊代表著安穩,我不用思考那些事情,而妹妹也會在。

        「喜歡看書的人才不是書呆子呢。」我說:「頭腦聰明的人更有魅力喔。」

        心瑜朝著我微笑。

        「雅淑老師是妳班導嗎?」我又問。

        心瑜搖頭:「我是在圖書館認識老師的,她跟我都喜歡《波西傑克森》系列,然後老師還推薦我讀那個,安德魯・克萊門斯的系列,我最喜歡《我們叫它粉靈豆》,啊然後,有時候老師還會幫我把《科學實驗王》保留⋯⋯對了!」

        她突然喊道,我嚇了一跳說:「怎麼了?」

        「那個漫畫!《科學實驗王》有一集!我記得有講到月亮!」

        雖然我壓根不懂小學生的流行,但心瑜卻跟小時候的妹妹一樣,興奮的在講起喜歡的事物時,向我解說這是什麼,她和我說《科學實驗王》是韓國的科普漫畫,講一群小學生在科學競賽裡相互對決,而裡面的東西包羅萬象,從磁力到地殼變動,當然還有紙條上所說的「月亮」。

        或許是被這股熱情給感染到,我也有點不自覺期待起來,妹妹的葫蘆在賣什麼藥;但這麼想的當下,卻又意識到,妹妹不會親自跟自己講解謎題是怎麼設計的,我得自己猜想,而這讓我感覺有股悲傷向漩渦一般在體內翻攪。

        放置《科學實驗王》的架子在最角落的地方,而不負小學生最喜愛的盛名,大開本的漫畫書也是每一本都翻得破破爛爛。我和心瑜找到第二十三集:《月亮的週期》,一起小心的拿下,而就在放置借書卡的地方,上面也有著一張紙條:

       「貓咪與月亮相加再相減,我們的所在之處,答案離妳很近了喔!



        這下我們好像有點陷入死胡同了。

        一時之間想不出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原本心裡有種恐慌感,就好像葬禮上,親戚問我關於妹妹的問題,但我卻支支吾吾答不出來,所有的視線都盯在我身上,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像蚊子啃咬。

        不過,心瑜她補了一句,她說:「我也每次都搞不懂老師在想什麼欸。」

        她和我相視而笑,不知為何,我覺得這句話安慰到我了。

        現在有幾個學生因為下課而在閱覽區看書了,為了不打擾到他們,於是我提議要不要買點東西來吃,心瑜也說她上補習班的時間還沒到。所以我們和櫃檯的阿姨打了聲招呼,由心瑜帶著我穿越走廊,一起往大樓盡頭的合作社走去。

        我和她買了飲料,接著便坐到操場旁的座位區。喝飲料的心瑜露出滿足的表情,她問:「姐姐妳跟老師很要好嗎?」

        我點點頭:「對⋯⋯也不太對。」

        「是為什麼?」心瑜小聲詢問,她似乎是個很擅長觀察氣氛的孩子,在這樣的情況下,她那不想讓我感到難受的關心應該遠勝於想知道答案。

        「嗯⋯⋯因為我們的興趣完全不一樣,妳的老師喜歡書,而且一整天坐在同一個地方都不會覺得無聊。而且她喜歡去美術館,說的每一個藝術家我都不認識。我則是整天往外跑,有空就會去看棒球比賽,我們⋯⋯幾乎沒有交集。」

        十元紅茶的滋味在嘴巴裡融化,一股苦澀和甜膩席捲了舌根,我所說的這些話以前也講過不少次,都是回親戚家聚會時,而那時妹妹會笑出聲,她會拍拍我的背,說:「但我們還是好姐妹!」

        實際上我也明白,我是個糟糕的姐姐,就連一個小小的,簡單的謎題都解不出來,根本沒資格被稱作為妹妹的姐姐。

        「我覺得這樣沒沒有不好。」心瑜說,她的手放在桌面,不曉得那雙手翻閱過多少書:「老師之前有跟我說過,喜歡的書可以有很多種類,喜歡的朋友會跟書一樣,會有很多不一樣的人,然後就可以從朋友身上學習到不同的東西。」

        心瑜的眼神閃閃發光,我忍不住笑了出聲,她也笑了,我和她約定隔天再來一起想辦法,我們還順便交換了通訊軟體。在談話過程中,鐘聲響起,國小生在嘻笑聲中魚貫而出,我和心瑜一起待在國小的校門口,她在看到一輛車後便向我揮揮手,然後說明天見。
       

        回到家後,我在客廳沙發打開筆電,我知道要了解謎題,最好的辦法就是去理解出題者是個什麼樣的人,分析她的思路,就好像我現在做的工作,去思考這個資料庫的人是依照什麼邏輯設計,我再照著對方的思考去建置出系統。

        但自從妹妹過世後,我便再也沒有去查看她的社交軟體。而現在我坐在這裡,手卻不敢點開頁面。

        「妳在幹嘛?」下班的母親從玄關走到客廳,她看著我,悶悶的問了一句。

        「我⋯⋯我想要看看雅淑的東西。」我有點口乾舌燥的說。

        突然之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母親相處了,我們是一家人,是我、雅淑和母親以及父親,我們是四個人的共同體,少了一個就好像缺了隻手,我無所適從。

        「哦。」母親應了一聲,她邊走進廚房邊說:「記得等等來吃飯。」

        我應了聲好,而看著母親的背影,我咬住下唇,用盡全力不要讓眼淚掉下來。我知道這種時刻一定會來臨,就是悲傷像冰雹一樣砸過來,而自己毫無心理準備。可是我已經是個成熟的大人了,不會害怕走進圖書館,也不會害怕那種格格不入的氣氛。

        我深吸一口氣,點開妹妹的頁面。

        上面更新的貼文數並不多,有絕大部分是分享文,像是網路書店的特價日,還有我並不明白的獨立書店,當然還有妹妹偶爾工作時的打卡照——充滿著小朋友的微笑。我在一則不久前的貼文中發現當時六年級的心瑜,她害羞僵硬的拿著一本奇幻小說,然後身上還掛著「借閱王第一名」的紙作徽章,我笑了起來。

        妹妹的貼文不會關於她自己,總是這樣。

        書、工作、小朋友、閱讀心得以及藝文活動,都是周遭的一切,就好像從這些事物中到處抽一點,然後逐漸拼湊出雅淑這個人。每個人對雅淑的評價都是溫柔儒雅,不易容辭幫助他人的好女孩。真正的雅淑是什麼樣子呢?為什麼就連身為姐姐的我都回答不出來?

        我關上筆電,吸了吸鼻子,恰巧父親也回來了,我們相互招呼,接著一起在餐桌上吃飯,電視上播放著國際書展將在幾個禮拜後舉行,我們很有默契的大口扒飯,誰都沒有提起以往會有個聲音說她一定要帶個行李箱去,把書裝滿滿的再回來。

        我跟母親說飯很好吃,母親聳聳肩,說味道還不是跟以前一樣。

        隔天我在搞定幾行程式碼後,出發前往學校。但時間還早的緣故,我在學校附近的文具店閒晃,這裡賣的東西通常都會針對學生族群,我看著花俏的小說封面,想著在學校看這些東西不會太招搖嗎?

        我試著思考心瑜喜歡的是什麼樣的書呢?或許跟妹妹的品味會很相似。但我停留在原地,我試著思索,從記憶中探尋模糊的記憶。但最終我搖搖頭,然而,準備走出書店時,我看見有面牆上貼著「讀者推薦」,看旁邊的說明,那是與國小合作的海報,是請學生們推薦最喜歡的書,然後書店就會根據他們的喜愛多進這些作品,這樣看來是個雙贏的局面。

        但我看見了,妹妹的海報也貼在這裡,她的名字「國小圖書館員 王雅淑」工整的寫在海報上,而她推薦的作品是《什麼都行魔女商店》系列。她在上面寫著:「《什麼都行魔女商店》是在講魔女小絲與人類奈奈的故事。他們兩個非常不同,小絲擅長裁縫,喜歡喝茶,而且一個人孤僻的住在森林裡,但奈奈則不一樣,她不僅對裁縫一竅不通,其他方面也與小絲毫不相同,但他們兩人還是成為朋友了,和朋友一起做同一件事非常開心喔,請大家來看看這套書吧!」

        我站在原地很久很久,最後我吸著鼻子,把書架上這套童書有的集數全部都買下來,在老闆訝異的目光下,我邊付錢邊哽咽,然後有些狼狽的往學校的方向前進。


        ——「哇,這、這袋是什麼啊⋯⋯」

        已經在圖書館就定位的心瑜邊翻著袋子邊說:「是這個系列欸,我以前最喜歡看了,老師也是,老師明明是個大人了還喜歡看這種故事,所以我也更喜歡老師了。」

        我眨了眨眼睛,然後說:「妳覺得是為什麼,我是說你的老師會不分種類的喜歡那麼多書?」

        心瑜感覺被這個問題給難倒了,她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為⋯⋯就好像《糖果屋》!對不對,這應該是給小朋友聽的童話,可是到現在想想的話,就會覺得韓賽爾與葛雷特沿途丟麵包屑這個舉動很聰明,同樣的故事長大後會有不同的想法,我覺得,我覺得這就是書的魔力!」

        心瑜說的話感覺有點不像國中生,或許讀了很多書的孩子就是這樣。我看著她,當然這個女孩身上不會有任何妹妹的影子,只是依稀的,我好像感覺到了,有那麼一點點,我在往前邁進,往妹妹曾經的所在之處向前了一步。

        「好吧,既然這裡是書的魔法之地,」我開口:「來想想謎題是什麼意思吧?偵探小姐?」

        心瑜衝著我笑,我們一起把紙條放在圓桌中央,妹妹的筆跡顯得有些刺眼,「貓咪與月亮相加再相減」,聽起來很像某些運勢測驗會出現的語句,我記得很久以前有一個測驗是生日年月日的每個數字相加,一直加到只剩個位數,那數字就是今年的運勢。

        「但是這兩本書有什麼數字嗎?」我拿著心瑜剛剛從書架上拿過來的書本。《貓戰士》封面寫著首部曲,所以可以視為第一集,而《科學實驗王》則是第二十三集,相加再相減的話,會是一加二十三,然後變成二十四,再由二減四,答案是負二?

        「這怎麼想都有點不合理⋯⋯」我皺著眉說出我的推論:「但數字才能相加對吧?這兩本除了⋯⋯」

        「兩位進展的如何啊?」

        櫃檯的黃小姐突然冒出來,我的心臟差點停止,更糟的是黃小姐竟然還像聖誕老人一樣隨身攜帶糖果餅乾,一眨眼的時間過去,我的手上堆滿牛奶糖,而圖書館的牆壁上,很明顯貼著「禁止飲食」的童趣標誌。

        我將糖果收進衣服口袋,而心瑜開口:「黃阿姨,妳知道這個是什麼意思嗎?」

        我們等待黃小姐戴上老花眼鏡,她看了看紙條,接著沉思幾秒鐘,接著,黃小姐誇張的拍了拍桌子,我好像瞥見灰塵都飛起來了,她說:「哎呦,是索書號吧?」

        我看著黃小姐把《貓戰士》的書背位置朝向我們,她說:「要說書的數字的話,除了ISBN以外,應該就是索書號吧?」

        我定神一看,那上面寫著「874.57」,我感到一頭霧水,這輩子踏進圖書館次數屈指可數的我,只能求助於應該比我更了解這些事情的心瑜,但沒想到對方也是完全摸不著頭緒。

        「這樣吧,等等會有中年級的圖書股長過來做簡單的小培訓,我在跟他們說的時候,你們兩個也順便聽怎麼樣?」黃小姐提議到。

        「妳、妳好厲害啊⋯⋯」我忍不住發出讚嘆。

        對方神氣的哼了一聲:「別小看圖書館員。」

        根據黃小姐說,圖書股長的任務就是負責幫班上同學進行班級共讀書籍的借閱。和高中大學圖書館不一樣的是,國小圖書館會一次進一本書多達五六十本,以此來供全班閱讀。除了借書,圖書股長還需要輪班進行圖書館的清掃。

        「不是因為沒錢請清潔員。」黃小姐還義正嚴辭的解釋:「這是為了讓大家有參與感!」

        時間一到,幾十個小朋友便一起來到了小小的閱讀座位區,三五成群的找了個位置坐下來。黃小姐剛剛和我說這原本應該是妹妹的工作,我試著想像,穿著二手商店買來洋裝的妹妹,綁著馬尾,帶著粗黑框眼鏡,她那纖細的手會怎麼拿起書本,和台下的小朋友介紹呢?她會露出什麼表情呢?

        然後,我注意到心瑜正看著我,她小聲問:「妳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嗎?」

        「我只是⋯⋯」我吞了口口水,說:「我有點想妳老師了。」

        「嗯。」心瑜回答,她拉著我的袖子,說:「我也是。」

        「索書號是幫助書找到回家的路的好工具,它們就像是地址,讓大家知道怎麼要才能『物歸原位』。」黃小姐扯著嗓門說,台下的小朋友讓我好訝異,他們每個人都非常認真的聽講。

        「我們拿這本,《哈利波特》,對吧?大家都喜歡哈利波特。」黃小姐邊說邊把作為示範的書遞到眾人眼前,我突然想舉手說我沒讀過哈利波特。但想想還是算了。

        873.57。」黃小姐指著書背上那個黃色標籤貼上的數字,她說:「我們首先要看的是最開頭的數字,8對吧?然後各位來看看這張表——」

        隨後出現的一張海報紙,上面就像九九乘法表一樣印著每一個百位數索代表的意義。我屏住呼吸,900代表藝術類,而800則是語文類,700是世界史地⋯⋯按照這個層級推斷,妹妹的謎語會是這樣的數字來做運算嗎?

        我的胃在躁動,有某種我無法說明的情感如鯁在喉,卡的我好不舒服。

        「現在我們知道哈利波特在800類了,這個圖書分類法會以百位數、接著十位數、再接下來是個位數這種階層式關係,然後一一細分出這本書的分類,那有誰可以靠著這張表上的東西,告訴我873——我們先去掉個位數的3——870是代表什麼書呢?」

        很快,有個綁著雙馬尾,看起來聰明伶俐的女孩舉手,她說:「是西洋文學!」

        「答對了!」黃小姐看起來很享受在這場教學,她送給女孩糖果,這下我明白對方為何總是攜帶點心了。

        「就是這樣,像那邊的書架上會寫說這裡是「東方小說」區對不對?下面都會標示這區書的索書號是多少,你知道索書號的話,以後找書也會變得很容易,有人有任何問題嗎,沒有的話——」

        ——「賈心瑜,賈心瑜同學在這裡嗎?」

        突然,氣氛被從門口走進來的一位老師給打斷,我和心瑜望向門口方向,那個老師說:「妳媽媽在等妳,她說妳已經進來太久了喔!」

        心瑜大驚失色,她看了看時鐘,已經超過她和家人約定時間許久了,她慌張的收拾好東西,邊向我說再見邊跑向門口,我望著心瑜的背影,不知為何,我想她可能也有聽過妹妹講述過類似的東西,我試著國小的心瑜坐在這的模樣,不知為何我有點想哭。

        回家路上,我在附近的商店街買了蛋糕,一手提著書,另一手則拿著食物的我搖搖晃晃的回到家,母親看見我的袋子,皺著眉頭,有些驚奇地問:「妳突然買書做什麼?」

        「我想要看書。」我嘟噥著回應。

        沒想到母親卻笑了起來,這是葬禮後,我第一次看見母親如此接近快樂的模樣,但接著,她說:「雅淑知道一定會很開心。」

        一瞬間我又想哭了,真是糟糕。要是母親知道這幾天我一直跑去國小,她大概也會說出同樣的話。我有許多無法說出口的情感,其中最大最難以忍受的,是對於妹妹的愧歉感。是沒有任何人責怪我,可是我卻無法不停止責怪我自己的抱歉。

        我應該早一點開始讀書,試著進入她的世界,即便再怎麼不討喜,也該嘗試著喜歡,和妹妹多說點什麼,什麼都好。而不是在她過世前都是普通到無法再普通的「路上小心」與「掰掰」。

        母親看著我的表情,我發現她也快要掉淚。於是我伸出手擁抱對方,不敢喘一口氣。


        隔天再次與心瑜見到面,她看起來非常沮喪。

        我們仍舊在老位置就座,謎題感覺已經解開一半了,《貓戰士》的百位數分類號8加上《科學實驗王》的分類號3,兩者相加是11,而11等於0。而恰巧,分類號000代表著「總類」,在那張謎語的下一句是「我們的所在之處」,我想那是指關於這所小學的東西,黃小姐說不知道該放在哪的東西都會分在總類。

        就在我興沖沖的把推理告訴心瑜時,她卻有點心不在焉。

        「妳怎麼了嗎?」我問。

        心瑜沒有馬上回答我,她的手放在桌面,指頭交疊在一起,好像手裡捏著什麼隱形的玩具。然後,心瑜說:「我媽媽說我花太多時間在圖書館⋯⋯跟看課外書了。」

        「拜託,」我忍不住反駁:「現在家長巴不得小孩子整天泡在書堆裡!」

        母親也常常和我說妹妹看那麼多書,我也應該多效法,她甚至還跟我說或許可以學到一點打壘球的知識,我則嚴肅的說我要用身體去感受。所以我不會跟心瑜說我其實不是這個論點的支持者。

        「媽媽說我不能一直看書,然後不管現實生活發生的事情。」心瑜低聲說道:「可是我不想要去上補習班,也不想去學鋼琴,看書很快樂,就是,有那麼多故事⋯⋯老師也說看多一點書很好。可是,媽媽說得好像也對,圖書館是我的避難所。」

        我突然啞口無言。有千百萬種想法想要從我的嘴巴飛奔而出,但我緊緊閉上唇,不讓任何話語衝出衝破這層氛圍。我伸出手,輕輕地碰了碰心瑜的肩膀,我說:「妳覺得生活很辛苦嗎?」

        問一個國中生這種問題好像不太妥當,但是當我意識到的時候,心瑜已經開口:「可能還好吧,我們班有同學要補習到晚上十點,假日只有禮拜天有空,她每天看起來都睡不飽。相較之下我還好。」

        「那就不叫逃避,而是消遣,或者樂趣對吧?」我說。

        「我不知道⋯⋯可是當我閱讀的時候,我才不會想到很多事,像是老師已經過世了的事情。」心瑜喃喃:「這是逃避嗎?」

        「不是。」我小聲的肯定:「絕對不是,這也是一種認識世界⋯⋯跟認識自己的方法。」

        為什麼聽起來像在說服我自己。

        我們終究陷入了沈默,心瑜似乎是察覺到她是始作俑者,於是她趕忙又說我們或許該行動了,去圖書館放總類的書架上找找看有什麼線索,我聽出她的聲音中帶了點哭腔,我想我也是。

        我們略顯尷尬的肩並肩站在書架前,放置總類的書架是低書櫃,我們必須要蹲下身才能翻閱圖書。我看著排列的圖書,好幾年前的畢業紀念冊,還有幾本關於圖書館學的書放在角落,感覺好幾年沒清理過了。

        我的視線放在一本寫著《六十週年校慶紀念手冊 - 圖書館的歷史》的薄冊子,我在灰塵中把書給抽出來,一旁的心瑜扶著我的肩膀湊近,我們小心翼翼的翻開脆弱的書頁,這絕對是一本不會有人借閱的書,所以我們輕易的就發現夾在開館典禮照片前方的一張小紙條。

        最後一個步驟!在百科中尋找你最喜歡的花,不要忘記花語了!切記別告訴任何人喔,這可是我們的秘密。

        心瑜握著那張紙條,表情凜然。她感覺像是即將展開最終冒險的騎士,旅途多難也不怕。

        「我感覺像⋯⋯植物大百科?」我說。

        「我也這樣覺得。」心瑜附和,她牽著我的手,我們一起站起身,然後來到櫃檯附近的查詢用電腦,櫃檯的黃小姐也和我們打招呼。

        「姐姐妳喜歡什麼花?」心瑜問。

        「鬼針草。」我說。

        「為什麼?」

        「因為很好玩。」我邊說邊做出投擲的動作:「黏到大家身上超有趣的,而且這個也很容易清理,不會像泥巴一樣容易弄髒。那妳呢?」

        心瑜說:「茉莉花。」

        「為什麼?」

        「因為我的英文名字叫茉莉。」

        我們兩個相視而笑,我喜歡這些沒來由的理由,喜歡就是喜歡,沒有為什麼,不會為了誰,或者要達成什麼偉大的目的。我吞了吞口水,我說:「心瑜,妳如果覺得看書很快樂,只要不會影響到⋯⋯譬如說唸書時間之類的就沒問題。畢竟做喜歡的事情,只要快樂就好了。」

        「之前老師也是這樣跟我說的。」心瑜說:「我覺得妳們兩個真的很像。」

        我在電腦桌前愣住了,就連我的親戚與母親都不曾這樣講過我和妹妹。可是真要這麼說的話,我告訴心瑜的每一句話,都好像是從妹妹那偷來的,她告訴我我做喜歡的事就好了,而我也的確這麼做了——可是那明明不是我的想法,只是我希望我能這麼想而已。

        事實上,我不該在這裡,追尋妹妹所殘留下的一絲絲部分,就好像小時候必須驅車前往圖書館把那個小小的,喊著姐姐邊跑過來的女孩給帶回家,我在這裡,我不要帶什麼回家,我甚至連承認自己是妹妹的姐姐都覺得好羞愧。

        「謝謝。」我小聲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道謝了。

        心瑜朝著我笑,她貼著我的手臂,然後在電腦的搜尋系統打上了「花」、「秘密」兩個關鍵詞,很快結果便出來了,我和她查看每條細項,最後篤定是一本叫做《花語的秘密》的小書,現在會看索書號的我們便一起來到相對應的架子前,然後一本一本的檢查。

        「咦⋯⋯」心瑜開口:「為什麼沒有?剛剛網頁上不是寫還在架上嗎?」

        「沒錯。」我點頭:「我們去問問現任圖書館管理員。」


        ——「是在館內沒錯喔。」

        然而黃小姐卻給了我們最糟糕的答案,她的表情看起來和我和心瑜一樣苦惱,我看著黃小姐雙手抱胸,認真的說:「哎呦喂,最可能的是我們的圖書股長根本沒有認真上我的索書號課程,所以他們在排書的時候直接塞錯地方了,你們要不要再整個地方巡一次呢?」

        這聽起來很土法煉鋼的方式好像是最後的希望了。我和心瑜點點頭,而且距離心瑜要上補習班的時間也要到了,我們必須加緊腳步。於是我和她兵分兩路,由我從總類的書架開始檢查,而心瑜則在自然科學類的書架那邊進行。

        十分鐘後,我雙手因為打開架子門去看裡頭放的字典而沾滿灰塵,我來到心瑜附近開口:「妳有進展嗎?」

        心瑜搖搖頭,她說:「姐姐呢?」

        「我也沒有。」我深吸一口氣:「我們再努力一下,明天我請妳喝飲料。」

        心瑜微笑,而我也回去繼續翻找。

        說起來,我沒想到國小圖書館的藏書有這麼豐富,除了繪本以外,從有注音的童書到排版滿滿的冒險小說,到已經有點年代的羅曼史作品。我或許一直有個錯誤的既定印象,那就是國小圖書館當然就是給國小生使用的,但在後面的架子上,我看見幾本教師用的書籍整齊排列在的架子上,大致上是如何設計給孩子的美術課程。

        圖書館的牆上貼滿了照片,大多是從以前到現在孩子們的合照,總覺得僅僅只是待在這個地方,就好像成為了他們的一份子,這片木貼地板有無數人踩踏過,包括妹妹,還有心瑜,他們在這裡讀了什麼書,做了什麼事呢?要是我可以理解這一點,我是不是能夠在葬禮的時候,抬頭挺胸的說著妹妹的事情了?

        我吸了吸鼻子,在把整個書架繞過兩圈後,我喪氣的回到桌子旁,而心瑜也灰頭土臉的和我坐在一塊。

        「明天再來試試吧?」我對她說。

        「好。」

        離心瑜去上補習班還剩下最後一點點時間,所以我和她一起在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冰淇淋吃,我看著她的側臉,陽光之下整個人閃閃發亮。

        「妳放學難道不會想跟好朋友一起玩嗎?」我忍不住問她。

        「我沒有很多朋友。」心瑜的嘴巴邊沾了冰淇淋,她說:「我們的話題也不多,她們比較喜歡看電視之類的,只有我喜歡去圖書館。」

        「這樣妳不會寂寞嗎?」我問。

        心瑜搖搖頭,她無比認真的看著我的眼睛:「不會,我一直都很開心。」

        回到家後,我時隔數個月再次來到妹妹的房間。

        這是家裡最陌生的地方,牆上貼的是一些書所附贈的海報,我站在門口,覺得整個世界就好像鏡頭突然拉遠,魚眼鏡頭將最遠的景物變得好小,而離我最近最大的是自意外發生後就再也沒動過的床鋪。上面仍放著幾件衣服,母親和父親說等他們整頓好心情就會來整理,在這之前就先維持原樣,等慢慢習慣了,再一點一點的回歸到普通的生活。

        光是站在這裡,我就覺得心臟好像碎掉了,彷彿耳邊都能聽見那碎片落下的聲響。我將門半掩,然後坐到妹妹的床鋪上。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就彷彿被書牆給包圍,這裡也是一個小小的圖書館,從歷史到奇幻小說,講心理方面、人際關係還有旅遊書、手工藝教學,什麼都有,什麼都沾上了點邊,所以我無法準確說出妹妹喜歡什麼,她就是什麼都帶了點,無法定義的,小小魔法師。

        我往後一躺,棉被有著妹妹的氣味,就連這股氣味我都無法準確說明,陽光的味道、常用的沐浴乳的味道,還有一點街角麵包店的食物味,可能是因為妹妹會在床上偷偷吃東西一邊看書。

        如果她還在這裡,一定會輕巧走過來,像貓般伸手撫過我的頭髮,喊我姐姐。我們會一直坐在這裡,直到每一天的清晨來臨,我發誓我會好好了解她,試著看她看過的每一本書,認識她的工作,認識她口中的心瑜以及櫃檯的黃小姐,或許還有書店的推薦書。

        這樣是不對的,不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好了,這樣的話,我就連可以回憶起妹妹的事物都沒有剩下了。

        所以不該是這樣啊。

        我緊緊閉上眼睛,把自己塞進妹妹的棉被中,想像著我在這裡看書的模樣,但我實在看不下任何一個字,對於字太多的頁面總是反感的我,於是蓋上棉被,想著隔天,要是連妹妹所留下的禮物都找不到的話,那該怎麽辦?


        ——「雅敏,我要出門囉?」

        隔天早上,母親直接出現在妹妹房間門口,而我在床上才剛醒來,直接嚇了一跳。母親朝著我笑了笑,她又補了一句:「晚上回家我們一起去附近吃拉麵怎麼樣?」

        「嗯。」我點點頭。

        「如果有空的話,我們再一起整理雅淑的房間吧。」

        「好。」我說。

        然後母親出門,幾分鐘後,我在客廳遇見也要出發上班的父親,和對方閒聊幾句後,家裡便只剩我一人。於是依照一天的行程,我隨意吃了點早餐,然後打掃家裡,查看工作行事曆,將後天要交的應用軟體程式完成到一個進度後,我煮了泡麵,雙腳盤起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節目。

        我的生活一如往常,往後想必也會是這樣。但即便如此,那悲傷到無以復加的感情,還是佔據在心底,我有時候會覺得,那就是我所帶回來的妹妹。

        時間來到下午,我再次出發前往學校,不知為何,我的腳步變得有些沈重,昨日我們已經把整個圖書館都幾乎翻遍了,甚至連放光碟的架子都打開來盤查,但一無所獲——可我不希望看到心瑜難過的表情。

        我在飲料店買了兩杯奶茶,結果忘記圖書館不能帶飲料進去喝,只好先借放在警衛室的冰箱裡,而來了這麼多天,警衛大叔也認識我,他和我打了招呼,問:「那麼多天了,妳有找到東西了嗎?」

        以這個理由作為藉口的我深吸一口氣,我說:「應該快了。」

        警衛大叔祝福我一切順利,而我就像要征討戰場的士兵,背著彷彿武器的背包,走上小學的台階——高矮完全不平均,一個不留神可能就會跌倒,但學生會無視這些設施,總是能三步併作兩步的就前往目的地,有時候看著他們我會心想,這些孩子就像能在天空飛翔一樣。

        我來到圖書館,這次心瑜比我還早來,她正在翻看期刊架,但從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並不順利。我站到她身邊,然後說:「心瑜。」

        「怎麼了?」

        「要是⋯⋯找不到老師給妳的禮物怎麼辦?」

        心瑜沈默一會,她低聲回答:「會很難過吧,可是,就算沒有禮物,我也會一直記得老師。」

        我吸了吸鼻子,然後說:「那、那我們再來試試看吧?」

        心瑜牽著我的手,她說:「好。」

        「我想我們不能用這種慢慢找的方式,一定有什麼線索。」我和心瑜站在櫃檯,將目前的情況描述給黃小姐聽,期望對方可以突然從辦公室或者哪個地方把書變出來給我們:

      「現在我們知道有些書可能會被放在辦公室內修補,那麼也一定有別的突發狀況吧?像是被校長拿走,清潔阿姨偷偷拿去讀之類的?」我說。

        黃小姐皺起眉頭看著我,她說:「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啦,但這種機率實在微乎其⋯⋯」

        就在這時,自動門的聲音響起,一個背著書包的小女生走進來還書,我認出她是上次在索書號課程上完美答題的學生。而看見對方,黃小姐立刻誇張的拍手,一邊問:「啊,曉玫,過來,我問妳一個問題!」

        摸不著頭緒的曉玫站過來,她狐疑的看著我和心瑜這兩個看起來根本不該待在小學圖書館的人。

        「曉玫啊,我們碰到了一個難題,這兩個姐姐在找一本書,我看借閱紀錄上明明沒有借出去噢,可是她們已經把整個地方翻過了都沒找到⋯⋯妳知道為什麼嗎?」

        換成我皺眉瞪著黃小姐,這種事連身為圖書館員的黃小姐都不知道了,問一個小學生能獲得什麼答案嗎?但令人意外的,曉玫卻顯得面有難色,視線還開始飄移。

        心瑜大聲問:「妳知道會在哪裡嗎?」

        曉玫看起來非常苦惱,而黃小姐則露出得逞的邪惡笑容。幾秒後,曉玫像是受不了的說:「有可能是藏起來了。」

        「藏起來?」

        曉玫點點頭,她解釋:「有時候老師會帶我們來圖書館,可是我們身上不一定會帶借書證,所以會把書藏在某個地方⋯⋯等下次再來借。」

        「然後就會忘記。」黃小姐補充。

        「可是藏能藏去哪裡?我們昨天找的時候什麼都沒發現啊?」心瑜悲傷的開口。

        或許是被眼前這些大人的反應給逼急了,總之曉玫嘆了一口氣,她帶我們來到字典區,這是放在櫃子中的好幾本中英字典,乍看之下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在曉玫把幾本字典抽出後,一本硬殼童話書赫然出現在櫃子的最深處。

        「這個櫃子很深,而且這本書不會很厚,它的寬度不會超過字典的高度,所以藏在這裡最適合了。」曉玫有點像是炫耀般的說,真不愧是小學生。

        我和心瑜目瞪口呆,但這是一條新的出路,不是嗎?可以把它藏起來,那就代表這個小小的空間內,要把一個東西藏起來一定還有許多方法。就像同時與我想到一樣的事情一般,我和心瑜互相點點頭,接著站起身,說:「把整個圖書館都翻出來吧?」

        「等等,什麼?」黃小姐大驚失色,一旁抱著書的曉玫也是。

        「試試看吧!」心瑜說:「我想找到老師給我的禮物。」

        於是一場浩大的工程開始了。在我承諾下個禮拜會來當志工整理書後,黃小姐只好一邊說他們也很久沒大掃除過了這樣的原因,同意我們開始翻箱倒櫃。而作為倒霉的協助者,確認曉玫接下來沒有要忙的行程後,她也和我們一起把書都搬到閱覽座位區上。

        「我聽說有些人會把書藏在櫃子後面夾層,然後因為掉下去就拿不到了。」曉玫提供的情報真的非常有用,除了我們的目標物以外,已經找到丟失許久的兩本冒險小說,就在櫃子底下的地板。

        放學時間,有幾個同為圖書股長的學生也來到門外,在與他們說明來意後,整個搜索小隊又擴大了規模。

        我的手沾滿灰塵,手上的書一本接著一本,我總覺得我好像走在某條到大道上,就這樣繼續走下去,我好像就可以稍微碰觸到一點,有關於妹妹的事情,她讓我們這麼大費周章,一定得有個好的結果才行啊。

        心瑜已經滿頭大汗,她纖瘦的手臂不停把書都給搬出來,那雙熱切的眼神不停四下搜尋,我期盼著能與她一起完成目標。

        「這裡沒有⋯⋯」曉玫和其他同學會開始回報進度,在接連幾個櫃子都沒有出現我們的目標後,我的胃開始扭曲,翻攪。

        說實在妹妹過世後,我花了好久的時間,才終於讓自己完全接受對方已經離開了,不會再回來的事實。但是現在,那種悲痛,本該發生在當下,接到電話時的悲傷卻開始洶湧而來,胸口又悶又痛,而淚水積在眼角,我強忍著,然後深呼吸。

        但我身旁的心瑜卻開始哽咽,她搬書的動作變慢,到最後便縮著肩膀,看向我,小聲的說:「我、我覺得還是沒辦法,要是找不到老師給我的禮物,我可能⋯⋯我不知道,都是我在跟老師說我有多喜歡什麼,我都還不知道老師喜歡什麼啊⋯⋯早知道應該⋯⋯應該再跟老師多相處⋯⋯而不是一直看書,我⋯⋯嗚嗚⋯⋯」

        我好想安慰她,可是心瑜說出口的這些話語,也是我近幾日,說不定是我目前為止人生該濃縮而成的核心。

        但妳的老師肯定不會這麼覺得啊。我在心裡吶喊出這句話。

        我穿越地板上的髒亂與書堆,然後來到心瑜面前。我拍著她的肩膀,稍微蹲下來,有些顫抖的開口:「我有個秘密沒有說⋯⋯其實我是雅淑的姐姐,親姐姐。」

        「我知道。」但心瑜卻抬起頭,邊哭邊笑著說:「老師給我看過你們的合照。」

        我突然有點無法思考,我問:「妳、妳知道的話,為什麼我說我們是朋友的時候,妳沒有⋯⋯」

        「因為老師說妳們比起姐妹,更像是『最要好的朋友』。」心瑜吸著鼻子說:「老、老師說,妳們雖然很不一樣,可是彼此都非常關心著對方。」

        我愣了許久,直到心瑜抱著我,我才勉強伸出手,同樣擁抱住這個小小的身軀。我和心瑜小聲說了很多,大多都是以一個姐姐的身份,去告訴這個女孩,我知道妹妹絕對不會對這樣的關係有什麼怨言,說心瑜肯定是妹妹心目中最棒的學生。

        「已經剩最後一個書櫃了!」一個男生叫到。

        我和心瑜同時回過頭,那裡正是佈告欄底下的書櫃,這個地方會經過的人最多,要想藏書的話絕對不可能會選這裡,而會把書掉落在架子後方的機率說不定更是微乎其微,但是——

        我們走過去,兩個人準備一起合力把櫃子搬動,我和心瑜對看,我看得出她因為興奮和緊張而發抖,我唯一無比肯定的是,做著自己所熱愛事情的人,就是最燦爛的模樣,就像妹妹那般。

        我再次想起那個好久好久以前在圖書館的場景,我爬上樓梯,汗水浸濕我的球衣,我從大老遠就能瞧見那嬌小的身影,被書給環繞,然後妹妹會抬起頭,她會叫著姐姐,朝我跑過來,後來她不會說今天讀了什麼書,因為我沒有興趣聽這些,她只是會牽著我的手,就好像在說,這樣就足夠了。

        我屏住呼吸,和心瑜一起搬開櫃子。

        滿是灰塵的《花語的秘密》躺在地上。

        在場安靜的只剩下空調機的聲音,我和心瑜顧不得髒亂,我們雙膝跪地,砰的一聲。急切翻開書頁的動作都像是要把整本書四分五裂。在介紹「勳章菊」的頁面中,有著兩張手工製作的壓花書籤,用上了橘色緞帶以及美術紙親手完成,而在書籤背面,兩張都寫著同樣的字:

        「做妳喜歡做的事情,不要害怕。我會在這裡一直支持妳。

        心瑜的手一直在顫抖,於是我緊緊握著她的手,就像好幾年前我牽著妹妹一樣。

        我看見書上勳章菊的花語,上面寫著「我為你感到驕傲」。

        心瑜將其中一張書籤遞給我,她說:「我覺得姐姐妳也該有一張。」

        說起來,明明是送給學生的禮物,為什麼會準備兩張呢?在思考這個問題的瞬間,我突然好像可以看到某個畫面,是半夜時,妹妹在書桌上切割書籤,將壓花小心翼翼黏合的畫面——說不定她是覺得心瑜在新的學校會交到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因此才做了兩張。

        幻想中的妹妹在微笑,就像以往的每個記憶一樣。

        我接過書籤,兩隻手小心翼翼的捧著。

        我想接下來我仍會過著平凡無奇的生活,接受妹妹不在的世界,我會寫程式,自己做早餐與午餐,有空的時候會去附近的公園慢跑,然後去學校當志工,可以和心瑜見面,然後聽她講關於她的事情。然後我想,我會回家,會試著讀點書,我還是覺得妹妹是錯的。

        就算一切都很龐大,就算花費一輩子都達成不了,沒關係,畢竟圖書館也是像這樣不是嗎?我就算窮盡一生也讀不完所有的書,但仍舊會試著去理解妳——我那在魔法之地讀著書的妹妹。

        這就是全部了。



End
___
後記:
這是去年參加比賽然後落選的作品(突然自爆),但其實我不知道是真的是落選,還是說我寄過去的資料有什麼問題所以根本沒參加到,因為規定好像有說是如果資料有誤主辦單位也不會通知你。反正不管如何就放上來,但說起來這好像是第一次在巴哈放了不是把背景地設在國外的作品(不說是翻譯腔是因為我現在幾乎要把翻譯腔捨棄掉了),雖然從以前就想要寫一篇有關圖書館解謎的酷東西但我謎題實在設置的很爛總之,就這樣啦,當作賀年短篇(?)

感覺要講講故事發想之類的,但其實就只是「禮物,對結局要找到禮物!故事大綱完成!」,然後中間再像填水泥一樣把細節丟上去。而且寫的時候鄰近截稿日,沒有時間再等靈感跳出來,然後一天寫五千字然後又細修,自己把文章看了五遍以上後每多看一個字都覺得「噁噁」,當然最後成品還是不太盡人意,希望未來我能繼續進步(合掌)。說到鄰近截稿日,我先前也參加一個閱讀心得比賽,這個就有受到幸運之神眷顧得獎了,不過主辦單位還沒有把文章放出來,所以到時候再看看。但我寫這個心得比賽是到截止日當天才看完那本(超厚的)書,然後回家立刻飆寫再寄過去。截稿日好像總是能激發出人類的潛力(?)

封面圖來源:Unsplash。話說我本來有自己做一個有字的封面但實在醜到夭壽,所以決定保守點放天空大家都愛(?)
祝大家新年快樂uwu

創作回應

Reinaart 列那
路奎參加的比賽是比較偏文學獎的那種嗎? 如果是的話,我覺得這篇是文學獎喜歡的常見題材(描寫親情&死亡議題),不過刻劃的方向卻不是文學獎評審的菜,他們會比較喜歡那種著重在缺憾的姊妹關係上(?)的那種吧,而這篇作品的姊妹關係太平淡且太好了。如果是很好的姊妹的話,描繪的力道也有點過輕,因為篇幅一半都著重在圖書館解謎上了。
不過我很喜歡這篇文喔[e38] ~反而覺得文學獎類型的文章看的覺得陳腔濫調XDDD
也很喜歡路奎設置的謎題!不過最喜歡的還是結尾與開頭的首尾呼應[e35]
2022-01-29 22:22:37
路奎
謝謝列那看了這篇拙作///,的確參加的比賽是比較偏文學獎類型的,原本預想的就是既然是還不錯的姐妹那應該就不需要太花時間來描寫,現在來看真的描寫情感的比例有點失重了,沒有好好分配劇情真的是我的大弱點XD
也謝謝列那喜歡謎題的設置,我還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e34]
2022-01-30 22:41:03
艾絲翠得(艾絲 Astrid)
看著看著就哭了QAQ
2022-03-04 20:30:57
路奎
嗚嗚能帶給艾絲翠得這麼深刻的感受很榮幸QQQQ
2022-03-06 00:18:2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