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九八

黑霧 | 2022-01-28 10:02:27 | 巴幣 14 | 人氣 57


  卡米爾與大衛走到蒼彈對面坐好,看起來有點像是面試官與考生,從比較溫馨的角度來看的話或許也會是父母與孩子正在準備開家庭會議吧,能讓人產生這樣的想像也就意味著氣氛相當溫和。

  叫人沒想到的是,在這場對話裡率先開口的是寡言的蒼彈:「沒想到大衛醫生也來了。」

  雖然不太感覺得到情感的起伏,但從主動發言看來,應該是真的感到驚訝,同一時間也意味著蒼彈對這狀況有些想法。

  「嗯,雖然說昨天才做完評估,之後沒什麼異樣吧?」大衛自然地關心蒼彈的狀況。

  對此蒼彈僅是緩緩地搖了搖頭,目光仍然放在大衛身上,「卡米爾說今天是要談藍蝶的事。」她這直球是抱著不讓大衛迴避的打算了,基於藍蝶尚未甦醒,絕不可能需要心理輔導師大衛在場。

  對於少女會察覺到這件事,大衛當然不會意外,他與一眾「甲冑少女」都相處一段時日了,從他在這裡現身時就不可能隱瞞,「是的,而且需要視乎狀況判斷能跟妳說多少。」他選擇了開門見山。

  這既是宣示自己的主導權,亦是提醒蒼彈必須冷靜,多少是暗藏著想要跟她全部說明的私心,始終儘管他是判斷的人,但這對話的過程有第三者也就是卡米爾在,就算她並非這方面的專家,一些表面客觀的事還是有話語權的。

  蒼彈肯定有理解這些,只不過她沒有選擇妥協,而是以那一貫冰冷得澈骨的嗓音回應:「只有全部。」

  「好了好了。」卡米爾在這個時候插口,「總之先從基本的狀況說明吧,雖然實際上也沒有什麼好說。」她頓了一頓,確認蒼彈的注意力轉移到自己身上後才接續說:「藍蝶的狀況和之前跟妳說的一樣,今日仍未見任何好轉的徵兆。」

  「一樣,也就是說沒變壞。」蒼彈抓出了重點,確認這次約談是另有意圖。

  「以今天來說確實不算錯,但再繼續下去可就難說了。」卡米爾重複一再說過的話,「不論是持續投入抗排斥藥,還是不退的低燒,都會對身體造成不良影響……」

  「連接可以恢復?」蒼彈提出了一直以來的做法。

  卡米爾輕嘆一口氣,蒼彈指出的是事實,與「未知」連接時不論骨折甚至斷肢都能迅速修復甚至接駁,堪稱醫學奇跡,體內引致異常的化學物質亦能予以精確排除,亦是這個緣故才會導致一切止痛方法皆為無效,過往也得出不論是病毒性引致還是細菌性感染的疾病都一樣有效,某程度上「未知」在這方面確實是無敵的。

  真要說還不知道的部份,就是身體自身系統出現問題的類型是否有效吧,始終要剛好患有癌症那類疾病還要適合當「甲冑少女」,至今仍未出現過這樣的案例,甚至也有人提出像是「未知」不會選擇這樣的身體才會一直沒有出現。

  不論如何,面對蒼彈的話,卡米爾也只能誠實回應:「按照過往是可以的,但是別忘了,這次的狀況可是與『未知』連接導致,亦是這個緣故才遲遲沒嘗試與『未知』連接。」

  「嗯……那今天是為了?」

  「不只是讓妳瞭解狀況,也想聽聽妳的意見。」大衛看準時機接話,「正如剛剛聽到妳說認為可以利用『未知』來治療,除此之外妳還有沒有其他想法?」

  聽到這番話的蒼彈淺淺地皺起眉頭,同一時間流露出些許疑惑的神色,自然是不太能夠理解為何會問她,畢竟就連醫療團隊的專家都束手無策,她這麼一名「甲冑少女」到底能有什麼想法。

  站在蒼彈的角度,能夠推想的是或許大衛或者卡米爾想聽聽看有沒有「甲冑少女」才知道的事,然而要是真有的話肯定早就提出來了,所以這裡得換個方向,大衛在尋求的是別的東西。

  「一開始大衛醫生說過視乎狀況能說多少,那麼說不定他們其實已經有治療的想法,只是因為某種原因不知道該不該跟我說?」蒼彈不禁如此聯想,可是她又覺得有點不對勁,「要治療藍蝶應該不用跟我說才對吧?直接治療不就好了嗎?」

  蒼彈花了些時間思考,就像在思考大衛那番提問罷了,最終仍是得不出答案的她唯有搖搖頭。

  這樣的反應自是在大衛的預想之中,就像蒼彈的思路,要是真有什麼想法肯定早就提出來了,因此他就只是自然地接著說下去:「那麼妳覺得應該用盡一切想到的方法去嘗試嗎?不惜一切?」

  「當然。」蒼彈近乎反射般給出了回應,可是隨即感到這種說法不太尋常,「不惜一切?是指要犧牲什麼嗎?」她理所當然想到這個層面,她總算大致理解大衛的目的了。

  或許那所謂的治療方法,是蒼彈這個同伴無法接受的做法,而且還不知道成功率如何,考慮到她的感受甚至乎精神健康,即接下來還要作為「甲冑少女」戰鬥,自然會有相當的顧慮。

  蒼彈會這樣想實在無可厚非,畢竟又有誰可能想像得到這樣的事態居然是基於無法作出決定的緣故。

  「始終是十分艱難的狀況,而且在安全情況下能用的方法都試過了,接下來就得多少冒點風險。」大衛始終沒有說出實際要做什麼,只是婉轉地重複近似的意思,並仔細觀察蒼彈的反應。

  「安全情況……冒點風險……」蒼彈並未真的作聲,僅是揣測著那些人到底想對藍蝶做些什麼,只是她實在有點不解,「那為何不與『未知』連接?」

  「正如之前所說,目前的狀況是由『未知』造成的,我們團隊認為,倚賴『未知』的風險遠高於我們能自行嘗試的方法,所以在讓藍蝶恢復意識甚至康復之前與『未知』連接是最後方法。」卡米爾替大衛作出了基於治療觀點的說明。

  「原來如此。」蒼彈在心裡同意的時候也跟著點了點頭,經過短暫得彷彿沒有的時間後,她堅定地對著二人說:「告訴我到底要對藍蝶做什麼。」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