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B-36 謎題(上)

破破內褲老師 | 2022-01-28 09:26:50 | 巴幣 1220 | 人氣 157



       「突然就結束了……」

       沒想到作為結果,是看到自己自殺。

       到頭來,什麼都不知。

       未來究竟發生了什麼?

       他究竟經歷過了什麼?

       懷抱著疑問的現在,能算是明白的一件事就是,親眼看見自己死掉的話很痛苦。要不是沒吃什麼東西,恐怕馬上就會反胃嘔吐。

       「但是……能明白感受……」

       我按著胸口,不可思議的能感受到,來自未來的我的心情。

       他就是我;我就是他,彼此之間並無差別。雖然因為互不退讓而起爭執,但到頭來我們都是一樣的。

       因為彼此是同一人,所以彼此就像合二為一般的能感受到。

       嘛……不過都是男生,這樣字面敘述上倒是有點詭異就是了。

       【試煉】的空間正離我遠去,正把我帶回原本的【克諾索斯之宮】的B20層。

       「回來了……」

       然而不同的是,這不是我熟悉的B20層。

       是一樣的地方,但是……

       「亮了……」

      混在B20層的兩個黑暗褪去,自己位在B19層BOSS區,圓柱型空間的最底層。

      抬頭看向上方,看不到一點B19層的位置。

      「下降了?」

      不過在B19層時看到的,覆蓋在頂部的藍白色亮光,下降到了B20層的位置。

      此時,我將視線轉向正前方。兩面高聳平坦牆壁對立的峽谷,在那其中的黑暗仍存在著。

      「……」

      感覺變敏銳了之後,就能預測出一些原本不知道的事情。

      咚--

      從黑暗的峽谷中竄出,迅速伸出了一隻龐大的手掌,拍在我原本的位置上。

       不過在這之前,我早已向後跳躍閃避掉了。

      「……?」

       身體變得不可思議的輕盈,反射的動作也變得乾淨俐落,精神好到不像是已經許久未眠的樣子。

      「對了……因為我看得見了嗎?」

       原本在黑暗中就看不見,然後學習著憑感知去看,而現在眼睛重新上線,感知的地方也跟著變多了。

       即使是眼前從看不見的黑暗中竄出,我也能感知到。

      眼前的巨手大的不可思議,這也是之前把我抓下來的那隻巨手。其大小,甚至能把B19層的BOSS--《百眼巨人 · 阿爾戈斯》一手抓住,如此誇張的程度,近距離仔細一看,才能發現如此宏偉的景象。

       接著,巨手慢慢縮回,然而另一隻巨手也從黑暗中探出,不過這次是抓住了高聳牆壁的邊緣。

      「莫非……想爬出來嗎?」

       此刻,黑暗中出現了眼睛……不對--是形似殺意的氣息讓我有了這種錯覺。

       他正緊緊盯著我……

       「奧林匹斯的走狗……」

       「那個……」

       不等我說完,巨手便緊緊握成拳頭打了過來。

       咚--

      一擊就把迷宮的牆壁打成看不見盡頭的凹洞,其破壞力恐怖如斯。雖然迷宮的牆壁正在復原,但我可沒自信可以復原回來。

       第二擊接著打過來,但在我精妙的閃避下,勉強一一避開了。

       這時,我看見了打到地板的巨手,瘦弱的巨手徹底破爛,可見其中的骨頭,不過也正在慢慢復原。

       --能贏。

       雖然不知道這隻巨人是誰,但可以肯定他此時非常虛弱,破壞力雖然強,但防禦力還很弱。

       雖然如此,但那會慢慢復原的樣子來看,我需要的是……

      「一擊必殺的能力嗎……」

       《天牙崩日》……不行,對方體積太大,這招能斬出的範圍還遠遠不夠,我需要的是能確實造成在那程度之上的攻擊。

       絞盡腦汁,仔細思考。

      「?!」

      這時,我才發現手上握著【不滅聖劍 · 迪朗達爾】。

      然而這不是我的……應該說,這是未來的我所持有的。

      「什麼……」

       突然間,有個什麼竄進了腦中。

      「記憶……?」

       不僅僅是記憶,有什麼模糊的景色閃過後,就下意識擺出動作。

       聖劍高高舉起,擺出一直練習過的,熟悉的劍道上段架勢。

      可以做什麼;應該做什麼,腦子還沒跟上,身體就先做出了反應。

       這不是我的招式,而是……未來的我。

       "拜託了……"

       「……」

       他離開了,但也把自己的信念託付給我……真是不負責任啊。

       但是,我們都是一樣的。

       一樣會犯錯,一樣會失敗。不同的是,我們面對失敗的態度。

       既一樣,卻又不一樣。

       這不是我的招式,但是……謝謝了。

       乍看普通的一擊,在經過幾千幾萬次之上的重複練習,受到悠久時間的打磨,變得紮實且穩定。

       接著,將這普通的動作經過萃煉,昇華成獨一無二的一擊。

       凝聚一點--

       把固有技能融合在一起……

       《全力全開》*《全力一擊》*《絕對命中》……

       【獲得固有技能《超越一切》】

       *《超越一切》

       超越以往,將必中的必殺一擊輕輕揮出……

       然而正當準備揮出的那一瞬間,手上的聖劍卻碎掉了。

       劍尖顫抖著,雙手已經完全感覺不到,這一招徹底超脫了我能控制的範圍。

       但我仍舊執意揮出--

       把這份沉重的信念寄託給我,我也必須好好接受,怎麼能在這一半就失敗了呢?

       【不滅聖劍 · 迪朗達爾】,對吧?

       那被未來的我擊碎,我那碎裂的【迪朗達爾】回應了我的呼喚。

       兩把理應同一把的聖劍都碎掉了,然而它們卻交織在了一起,同時閃耀出燦爛的白色光芒。

       剎那間,整片的白金櫻花之海綻放出來,隨風起舞化為一道漩渦。

       時而迅速;時而緩慢。

       手上揮下的聖劍也被無數碎片所構築、取代。

       時而優雅;時而暴力。

       --就像彼此一樣。

      「《一櫻》」

       將所能想像得到的最強一擊綻放出來。這一瞬間,兩隻巨手被劈開了,綻放的光芒直擊了深處的巨人,同時也點亮了那四周的黑暗,使巨人現出了原型。

       【巨人勇者 · 阿爾庫涅斯】Level.604


  ......

    
       磚瓦碎片崩塌的盡頭,巨人在閃耀光芒中暴露出面貌。

       像是人的臉,然而卻瘦如皮骨。不仔細看,都可能會看成之前看多的骷髏魔物。

       「為何……不給予最後一擊……?」

       被困住的虛弱巨人,用那混雜了怒火的無神雙眼,凝視了過來。

       「我不會殺你的。」

       遭到破壞而破碎的迷宮牆壁,在神秘力量下漸漸復原。而巨人受到的傷害也慢慢消失。

       「天真。我會殺了你。」

       瘦弱的巨人改變姿勢,用爬得緩緩移動,伸出手試圖抓住。

       「即使你想殺我,我也跟你無冤無仇,所以我不會殺你。」

       伸出的巨手猶如枯枝,手心瞬間被強烈的一擊貫穿。

       「太天真了,你會為此付出代價。」

       「或許吧。不過也可能我早就付出過了。即使如此,我也不會改變想法……」

       眼神緊盯巨人的雙眼,絲毫不逃避直直直前進。

       「有些東西,人是不會退讓的。」

       巨人對此不禁愣住了。

       「你……是愚蠢……之人嗎?」

       「嗯。不過多虧未來的我,即使愚蠢,也不代表是壞事。」

       看向手上的【不滅聖劍 · 迪朗達爾】,外觀與之前一樣,但手上傳來的沉重卻多了好幾倍。

       並不是物理上的重量,而是某種想要訴出的情感,以及想要達成卻無法辦到的遺憾。

       自己無法看到未來的記憶。但是執念被深深烙印在心中。這不僅是未來的我一人……

       「也包含了341個被他殺掉的自己嗎……」

       未來的我其實明白,將另一個自己殺掉,是無法讓他們回去的。自己承擔著難以想像的壓力,在無形之中,被為了達成願望而纏身的罪孽,折磨的試圖遺忘而逃避。但現在那些無法傾訴的信念化為力量,成為了自己的助力,但未來的我卻拒絕把罪孽傳承過來,而是獨自一人背上了惡名。

       我通通都知道了……

       認清了現實;然後屈服於現實,被迫改變了自己,最終成為了自己不想成為的人。你在我這裡看到的是天真、純樸……以及初衷。

       --我們都是一樣的。

       我靠近巨人,站在他的手上。

       「我不會逃避的。不管你說我天真還是愚蠢,我都不會殺掉你,也不會被你殺掉的。」

       「你……」

       【巨人勇者】將手抬至臉前,雙眼中清晰呈現出了我的面貌。

       我對巨人這麼問道--

       「你也是勇者嗎?」

       「……」

       我微笑著,為了不讓他產生敵意,也同時為了證明我的無害,把迪朗達爾從身上移開。或許是《勇者》之力的關係,我能感覺到這家伙不是什麼壞人。

       「是嗎……你所走的路,可無法達成啊……」

       「既然無法達成,那就自己創建一條吧。」

       巨人靜了下來,仔細在我身上打量著。

       「《仁慈》嗎……莫非……你就是拉普拉斯說的【愚者】……?」

       「……?」

       面對從未聽過……等等。

       --拉普拉……斯?

       突然感到一陣頭痛,手不禁按住了額頭。記憶中一閃而過,好像有什麼人跟我講話……

       不對……不是跟我,而是跟未來的我……

       「不是這一次。」

       「這句話我聽了73次,到底是什麼意思?到底要怎樣我才能成功……?」

       「……吾並非父親,未是全知,只能看見既定的命運。而既然能看見,那就意味著不是這一次。」

       模糊的場景,眼前也是模糊的人,唯獨清晰的是……那雙金色的龍眼閃閃發光得看向這裡。

       【異龍神 · 拉普拉斯】

       《八龍神》中最神秘的存在。

       而那雙金色龍眼……穿過了記憶,穿越了時空……盯向了"自己"。

       「什……?」


  ......


  作者的話:買了DJMAX RESPECT V,是一款好玩的音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