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第四十八回.「共赴黃泉!」

飛空動煙雪 | 2022-01-28 01:22:24 | 巴幣 1352 | 人氣 309

連載中《二手索米要與垃圾指揮官成為第一!》
資料夾簡介
「指揮官您好!」 兔耳(?)少女向我敬禮:「索米KP/-31,報到。指揮官...請讓我在您的部隊中,繼續履行使命吧!」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第四十八回.「共赴黃泉!」





「好熱、好燙,喵覺得生命又充滿了意義...!!」Mk23牙齒咬得咯咯響、伸手把同生共死的光繩一頭綁在腰間、尾端如牛仔在頭頂甩圈圈。

就像整夜都在吸毒狂歡,Mk23透支了下半輩子的快樂、生命,榨乾未來所有可能性換來的越限提升。

「消滅入侵者,上啊...快把設計圖奪回來。」HP-35用力推擠背上崩塌的混泥土,命部下展開反擊。

白色士兵群起攻之,卻見Mk23踢倒士兵、奪走其手上的雷擊步槍、射倒五、六人。

一名菁英咆哮者周身泛著雷電、氣勢驚人的從旁掠至,雷擊步槍被其硬生生打飛,Mk23隨即拔出手槍,前準星、照門、目標連成一條線。

她手指擠壓扳機,290米每秒的高速子彈呼嘯,咆哮者的紅色眼珠瞬間併裂。

「光用一把手槍打出了大口徑機槍壓制的感覺...!!」K2看得目瞪口呆,飽受時之沙回溯的她一步步被W推向消失的邊緣。

生化兵從四面八方湧上槍擊,Mk23翻了個觔斗,同生共死圈住東首一名士兵、用力拉扯繩索,帕拉蒂斯的步槍子彈全打在這名肉盾身上。

Mk23左手呼的一聲,光繩又套牢一人,咆哮者再度揮拳打來,她順勢推出肉盾,伴隨劈哩啪啦的響聲,士兵頓時被閃電拳打成肉醬,Mk23從士兵腰間搶出一把等離子切割器,像飛刀般精確無誤的射入咆哮者眼窩。

「格里芬的戰術人形存在無法判讀的戰鬥數據,Mk23異常強大。」生化士兵的電腦無法解析。

Mk23斜身避開敵軍子彈,右手開槍射飛射擊士+的腦殼、飛踢踢倒敵人,左手光繩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捕抓目標,那些被同生共死抓住的士兵掙扎著滿地亂滾,想跑也跑不掉。

「就是這種感覺、飢渴的感覺...Darling,就是妳們這些人殘害喵的Darling!!」

繩索縮緊腰間,纏在敵軍身上的光繩累計增加,拉扯的力量也跟著加倍上漲,深深刺激了Mk23內心的空白!

當學會愛與感情的仿生人放棄了心、睜大空洞的眼睛,頭髮也向上散開,唯獨縱情殺戮的執狂。

Mk23作為美軍特種部隊專用的手槍規格,有效射程為25米,急速膨脹的高壓氣體推出彈頭,肉塊與濃烈的焦糊味四溢飄散。

--她本來就是一把進攻型的手槍。

「攻勢迅猛凶狠,Mk23...居然比我還要...」

突如其來的巨大震撼,HP-35驀地想起了小時候被父親「控制」的日子,看著遍地的屍體、一時竟忘了行動。

「...白色勢力的空氣還真是骯髒。」

就在此時,盛裝打扮的聖代殿子出現戰場,銀色長髮、一身華貴服飾比起前線指揮官,更像是要趕赴浪漫之約的少女,閃電、WA2000、M1918、Super-shorty紛紛提槍上陣。

聖代殿子的部隊是菁英之師,兩軍對陣、碰撞出稍縱即逝的火花。

「無論怎麼進攻,我手中的兵力就只有這麼點...殺!指揮官親自帶領妳們衝鋒!!」

聖代殿子叫來一輛裝甲越野車將虛弱的K2裝走,更命麾下戰術人形死戰,務必要將無機原外圍的駐軍殲滅。

(戰爭就是這麼殘酷無情...沒有人性的廝殺才是正常,上吧,妳們這些為戰爭而生的人偶,為我未來的論功行賞而奮鬥。)

面對一批批倒下的屍體與血肉模糊的慘狀,聖代非但沒有同情,甚至打算用人形的鮮血與生命向軍方高層證明能力與忠心。

「偷雞摸狗的新指揮官...可惡、可恨,我要把妳們通通砸成爛糊糊的披薩醬...」

HP-35意識到再不追回死兆星的設計稿就來不及了,但偏偏--

「火力號令LV.10。」

Mk23以最高等級的技能攔住她,一手握住手槍、一手旋轉光圈,心智雲圖中的殺意顯然已燃燒至最高點,竟然絲毫不遜進化後的破曉者!

「滾開,這隻死貓...我會把妳砸得血肉橫飛。」

兩人手槍子彈交併,喉中湧出一股辛辣的熱流、欲置對方於死地,HP-35在機體性能上仍是高出一籌,只見她用力舉起腳踏車朝Mk23的頭砸了下去,但本該濺起噴泉般的鮮血,Mk23的額頭卻是輕微擦破,反而扭著腰、翹著臀,露出舒服的表情

「是同生共死的效果...這隻好色的臭貓!」

HP-35手槍瞄準同生共死的光繩,砰砰兩聲卻無法將之擊破,又伸手用力扯動繩索,只感到這條狀物體柔韌綿長,不由一愣。

「只有W的天判劍能強行摧毀同生共死,憑妳絕對無法做到...啊,你們突然把喵拉得這麼緊,刺激到這麼深的地方,啊啊啊啊啊~」

Mk23發出呻吟,空氣中佈滿少女甜美的香氣,這樣的她卻與破曉者殺成一團,後方士兵的拉扯讓Mk23渾身顫抖,彷彿毛孔都為之收縮。

「更加、更加地給喵深入,想要被用力勒緊、更加用力的抓住喵!Darling,拜託你了,再多給喵一點力量、一點點...不,更多,喵要更多!!為了你...喵一定要替你殺了HP-35!!!」

高潮來臨的雙眼泛白,記憶漸漸褪去鮮明顏色,絕頂快感加上不共載天的死仇混攪成一團分不清的爛泥,最後任由記憶碎片榨乾生命。

這個時候的Mk23已完全聽命於快樂,她激烈的扭著腰、槍槍致命,HP-35冒險施展「玩偶大師」將那些參雜在子彈勁風中的絲線纏繞在Mk23身上,不料...

「無法操控她的心智雲圖?!Mk23的意志難不成凌駕在我對爸爸的恐懼之上嗎?」

對方沒有回應,反而是那些被光繩綁住的士兵彷彿被吸乾精血般乾枯在地,精神全被破曉者支配,就算HP-35命令這些魁儡掙脫束縛也毫無用處。

「呀...啊啊...嗯,你們摩擦這麼舒服的地方,要讓喵舒服得死掉了!喵要不行了~!」Mk23藉由同生共死分擔傷害、不再畏懼「玩偶大師」的精神操控,感官像麻痺了一樣舉槍射擊。

HP-35舉起防彈斗篷擋開,腳踏車重擊Mk23一下,雖然戰術人形向後倒去、卻連肋骨也沒斷一根。

「色貓先綁了一堆替死鬼,難道是為了與我單挑而提早做下的準備?同樣是「線」的遙控者,我本來比她強得多,卻因為渣操而變成這樣...可惡,可惡極了!!她就這麼想為神代一弦報仇?」

砰砰、砰砰砰--

HP-35一次又一次、狂戰士般的狠砸猛打,照慣例任何人形的肌肉、血管、臟器都會被砸得一團糟。

可蠻力就是奈何不了Mk23,HP-35氣得要將對方四分五裂,額頭青筋像是幾條蠕動的大蚯蚓一樣。

人往往在怒氣攻心時空門大開,Mk23彎腰避開腳踏車,左手光圈套中防彈披風的衣角,掀開而露出肌膚的霎那,一槍打穿HP-35膝蓋。

「痛啊啊啊啊啊,操!!!」

不論流血的傷口、還是打中身體的子彈,甚至是HP-35摀住腿、大怒欲狂的叫罵聲,在記憶碎片如毒品迷幻的作用下,Mk23興奮得起雞皮疙瘩。

就在她步步進逼同時,破曉者的身影被「躲貓貓」隱沒,Mk23捕捉不到HP-35動向,轉向屠戮周圍的生化士兵。

時間點滴流逝,記憶碎片產生了副作用,同生共死的效果開始銳減。

「笨蛋色貓,一個人興奮個頭啊...礙事的士兵通通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HP-35等待一段時間,從盲點襲向同伴,一一將被「同生共死」綁住的士兵用腳踏車連環擊斃,那些捲在他們身上的繩圈光華也迅速黯淡下來。

「爽不到了?」Mk23無法用理智判斷,只是不解的看著失去作用的光繩。

--然而無聲的殺機,已悄悄來到身畔。

「少了替死鬼,妳不堪一擊。」

當HP-35將槍口瞄準Mk23的核心,偏偏聖代殿子剛好扔出了大量的煙霧彈掩護部下。

周圍視線頓時被黑煙給屏蔽了。

「她巧合救了臭貓幾秒鐘的命...」HP-35等待片刻,終於看清了眼前景物,卻發現Mk23有些不對勁,「哼,我的「躲貓貓」又要進入技能的冷卻時間--等等,她胸口的記憶碎片不見了?」

「很意外嗎?吃妳...」

M99握住滿手的記憶碎片,冷冷地吐了口口水,「貓爺爺子彈。」

原來好不容易趕上的M99在煙霧中強行替Mk23拔出記憶碎片,彌留的心智瞬間迴光返照,喵23認出眼前是控制徐舒羽害死薩雪蘭的罪魁禍首,是導致悲劇發生的原兇。


Mk23集中僅存的能源、專注一致,替換彈藥的她一個箭步高高跳起,眼珠子直瞪破曉者,「這是...終結妳的「火力號令」。」

「幹...妳居然是故意讓我破解同生共死!」HP-35膝蓋上的傷勢使她無法掉頭就跑。

「兔爺爺使出「捨身衝擊」...效果拔群。」M99一個飛撲,雙手拉扯HP-35身上的防彈斗篷、想盡辦法扯出一塊裸露的皮膚。

反觀Mk23在半空連續發射的特製彈藥像是一股爆發的山洪,在LV.10最高等級的BUFF下,賦予最強悍的火力加成。

「放屁!妳再過幾秒就要死了,贏的人是我!!」

HP-35用腳踏車瘋狂將兔爺爺敲得腦漿併裂,左手抄起斗篷一邊罩住上頭,雖然確實及時抵擋,卻萬萬想不到--

砰的一聲,Mk23的最強子彈順利將之貫穿,血漿噴濺的同時,M99卻察覺破曉者的傷勢並不夠嚴重。

「痛死了人啊啊啊操,但是...妳們兩個笨蛋聯手只有這樣嗎?!格里芬想出來的計策只是正義的二打一嗎?我就是不想被傷害才會加入帕拉蒂斯,從今以後就只有我欺負別人,別人休想像爸爸那樣欺負我,哈哈哈哈哈--」

劇痛刺激狂性,就在HP-35激動大笑的同時,Mk23左手的「同生共死」趁機圈住她、像顆肉粽般緊緊捆住,防彈披風也更加緊密的包裹身體。

不能給HP-35更多思考的閒暇,何況逼上極限的Mk23四肢開始僵硬,只是曇花一現的清醒,她沒有時間再找替死鬼了。

只抓住一個人,剩餘的能源還綽綽有餘。

HP-35扭動身體,嘗試擺脫束縛,「最好放開我,妳這隻又色又瘋的臭貓!妳是傷害不了被父親大人保護的我!!」

「不...還有一個辦法可以給妳直接傷害,誰叫妳自作聰明,替我把附近的替死鬼通通殺死了?」Mk23腳步落地,把光圈的另一端緊緊纏在身上,「下地獄去見Darling吧。」

Mk23拔出等離子切割器,往自己的肚子上瘋狂捅了幾刀,這麼做就宛如在HP-35的肚子上刺出同樣的窟窿。

沒有Darling的世界,喵活不下去。

只想--

追隨在你身邊。

噗哧、噗哧。

血液從切口處噴濺而上,動脈血管斷裂、腸道也被劃破,Mk23接連拔出刀刃造成的二次傷害導致兩人身體大出血,肌肉與臟器被刺穿所產生的劇烈疼痛更讓HP-35發出尖銳的慘叫!

「妳瞄準的是同歸於盡...該死,我不要...我還不想死...我不想再被欺負...」

HP-35宛如爬山攻頂的旅人般氣喘吁吁、大汗淋漓,Mk23顫抖的手卻像百歲老人一般,贏弱的將配槍對準胸口、不停開槍。

砰砰砰砰砰,急促而響亮的槍響伴隨彈殼掉落在地。

「貓崽--」M99與她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心知核心的衰竭已逼至眉睫,要搶在死神到臨前採取行動,那是Mk23忍耐龐然痛楚中的請求、更是最後的委託!

M99哀痛的咬住唇,一發金色穿甲彈打穿了同伴的核心,更無視幾乎無敵的防彈披風、重創HP-35本體。

HP-35驚慌失措之際,被W用藥物強行刺激的大腦產生了不良反應,內心就像是小時候聽見最害怕的父親腳步聲在心底迴盪,更被Mk23這股燃燒的鬥志嚇到無法動彈

「不要打我,爸爸...」

魂飛魄散的括約肌失去控制,HP-35下體排出了一攤代謝廢物和毒素,更準確來說是散發著熱氣的黃色液體,她在精神上已經完全垮掉,就像是失去尊嚴的雄性動物般一哄而散,失去了生命體徵--

如釋重負的Mk23像是完成了重大的使命、無憾地閉上了眼睛。

恍然間,她的心智墜入無底深坑,這個地方明明伸手不見五指,眼前卻浮現出薩雪蘭的笑臉。

不再是頂替他人身份,而是克魯格一家傳承、細膩中又不失孔武有力的五官。

(哼哼,看起來還算精神,有氣力爬起來嗎?)

Mk23睜開眼,薩雪蘭手提著1850年常見的煤油燈向她走來,四周堆滿骷髏與屍骨,溫度高達華氏兩千度,還能聽見陣陣淒厲悲慘的呼救聲,就好像數不清的人們正在承受慘不忍睹的酷刑。

科學家至今依然議論紛紛,傳說的死後世界是否就存在於地殼內部?Mk23的資料庫沒有肯定的答案,但眼前的景象彷彿是打開了地獄之門。

(這是...地獄?Darling為什麼會在這裡?你不是已經做了很多好事嗎?)

(因果不是簡單的加減法。在這個地方,生前背負的罪越重、就會更難行動,甚至無法見光,但只要還能走路就有機會出去,妳...生前也殺了不少人?)

(軍方高層對付政敵的手段很殘酷,特務隨時都得做好射殺無辜的準備。)

Mk23自嘲似的說。

(妳如果願意,就與我繼續朝出口前進吧--SAT8在不遠處等著我們呢。)

薩雪蘭用油燈照亮前路,在遙不可及的另一端隱約有光源指引,卻必須爬過刀山、渡過油鍋,即便是十八重的血池獄景,卻更加堅定了他洗心革面的決心。

(喵...願意。)

贖罪,又需要多少血淚償還?

Mk23沒有多想、重拾配槍,而薩雪蘭手持半截霜之華,牽起對方的手,在火宅炎炎中踏過血池。

以蹣跚、卻同行的腳步向遙遠的白光走去......

創作回應

香蕉王
終於解決一個了 雖然是同歸於盡
2022-01-28 15:26:26
飛空動煙雪
極限一換一,最後還是剩下M99了...香蕉大新年快樂、虎年級翔
2022-02-06 23:49:11
飛空動煙雪
吉祥喔~
2022-02-06 23:49:19
聖★
慘烈但精彩的戰鬥,安息吧Mk23,謝謝妳讓我體會到色氣跟戰鬥結合的奇妙感覺(上香
2022-01-28 17:04:53
飛空動煙雪
上次茉悖兒也印象深刻,這次嘗試讓MK23喜歡被綑綁的特色寫出來
2022-02-06 23:48:42
少林寺研究僧
我回來了,劇情依舊很精彩喔
2022-01-29 10:29:34
飛空動煙雪
新年快樂!感謝支持,接下來會更新的比較勤勞,終於也快寫完了
2022-02-06 23:48:14
翔君
結束了絕命的死鬥,終於可以跟最愛之人團聚了……安息吧,MK23
2022-01-29 13:31:29
飛空動煙雪
翔君新年快樂,兩人團聚之後也能繼續努力、在贖罪的路上彼此扶持...
2022-02-06 23:47:47
deadking
兔爺爺憤怒的表示,作者大人必需為「要求被打到爆腦漿的爺爺一槍射爆兩位少女」這種整兔子的劇情道歉賠償,不然沒完!
2022-02-01 23:02:59
飛空動煙雪
deadking新年恭喜、虎年吉祥,這邊應該加入一段鬥鱗迅速癒合傷勢的描述,不然看起來確實怪怪的(摀臉)
2022-02-06 23:46:5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