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三十章 乖乖比武

草士 | 2022-01-27 19:00:02 | 巴幣 2 | 人氣 71


第四百三十章 乖乖比武

一眾長老聞得這話,不由齊想到霍無紂此人的厲害,並不在文天義之下,均是臉上一緊,隱然替袁昊擔憂。

文天義眼看面前袁昊,就見他闔目啜茶,神態輕鬆,絲毫沒把三長老的話放在心上,目光再轉,也見都爭先一副處之泰然的模樣,他二人和一眾長老成截然不同的對比。

文天義和瀛海島二人朝夕相處了一個月,一見他倆態度如斯,心中即悟,鮮少露笑的臉上微微勾起嘴角,問道:「都少俠,這事非同小看,攸關袁師弟安危,你怎麼看?」

都爭先沒想到會被問話,微一眨眨眼,發覺眾長老目光齊射而來,心中叫苦,道:「三長老,你老不必擔心,我和姓袁的一路自撫仙和霍家周旋,對霍家的手段再清楚不過。」

袁昊跟著搗頭,道:「是啊,是啊。」

都爭先又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霍家有無數種計謀可使,只要知是霍家人在動手腳,咱們就沒什麼好怕,一切見招拆招,大不了就將事兒大肆宣揚,鬧得群英樓人盡皆知。」

袁昊愣道:「你想把群英樓所有人都拖下水?」他嘿嘿笑了一聲,忖道:「好玩,好玩,只要群豪都恨上霍家,群英樓非得動亂不可,如此就不必再去大宅比武切磋。」

哪知都爭先翻翻白眼,突然說道:「你既已上到大宅過,應該清楚所謂『切磋比武』的真相,是不是?」

袁昊一驚,道:「你怎麼知道?」隨即恍悟,嘴中「啊」了一聲,佯裝無辜模樣,接著道:「甚麼真相?」

都爭先抽抽鼻子,輕哼一聲,左手指向文天義等人,道:「袁少俠,動動你的腦子,你當這些人待在這鬼地方多少年月?你以為他們不會上宅比武?他們會不曉得,所謂比武切磋,不過是萬紅夫人利用群豪替霍家年輕子弟練功的藉口。」

袁昊又忍不住「啊」了一聲,奇問:「你怎會曉得那八婆的把戲?」他連連追問都爭先,對方卻絕口不答。袁昊皺眉想了一會兒,猛地跳到椅上,瞪著都爭先,懷疑道:「姓都的,你是不是一開始就知道有這回事?」

都爭先兀自不答,袁昊愈發惱火,道:「你要是早點和我說,我就不必聽從那八婆的話,比那甚麼武,白白讓霍家人佔盡便宜。」

都爭先又翻了白眼,沒好氣道:「姓袁的,多虧你大敗霍家三人,霍家人那般好面子,定會極力扳回一城,我猜接下來數個月的比武,霍家人都會指明讓你上宅比武。聽好了,你安心比武便是,若是敢壞好事,老子非要抽爛你屁股不可。」

當下見袁昊鼻子哼氣,頗是不服的神情,似還有話想說,都爭先忙搶先一步道:「乖乖聽著,咱們把霍家人拖到檯面上,對咱們利大於弊,有二大優勢:一來群英樓無人不識得姓袁的,霍家人絕不願引起群豪暴動,自然不敢明目張膽行兇;二來就怕敵人在暗,咱們在明,無疑落得和上一回同樣的情況。」

眾長老聽都爭先提及「上一回」三字,身軀齊時一震,各各面色不善,雖未發話,目中卻隱含怒火,忿然作色,就見他們或冷哼或拍桌或咬牙切齒,堂中氣氛為之頓沉。紅纓幫自創幫以來,和萬花幫衝突不斷,卻從未痛失如此多弟兄。眾人一想到那些親如兄弟的朋友面容,心頭悲愴之情又生,他們並未怪罪袁昊引來霍家人,霍家人為何追殺袁昊的緣由,自有小道消息傳入群英樓,因此他們只覺若非霍家人,那一回二幫激戰,根本用不著失去那些弟兄。

三長老花白眉間深鎖,不知想到甚麼,一抹苦楚流露蒼老的面孔,重重一聲嘆息,低頭不語,半晌後又是一嘆,這二聲嘆息,第一聲嘆息聽來飽含無盡怒火,蓄勢待發,第二聲嘆息乍聽下來,隱隱有種怒火無處宣洩的痛苦,只得隱忍至今。眾人聞之,不禁也戚然,三長老在那一戰失去無數部下,更是白髮人送黑髮人。

袁昊一腳踏到桌上,胸中一股惡氣難發,齜牙咧嘴道:「霍家的狗屁玩意兒,本小俠和他們沒完!只要一把火燒了那萬紅花圃,屆時人人均可攻上大宅,恢復自由之身!」他說完這話,發覺眾人目光全都凝在身上,眼眸深處透著驚訝、新奇和讚賞,旋即哄堂而笑。

文天義拍著大腿,開懷笑道:「都兄弟,你所說果真不錯,我這師弟和你幾乎是一個樣,都兄弟的盤算,倒是一口讓本座這師弟說出口。」

顧老六、劉長老等一眾人,甚至是都爭先均是神祕一笑,道:「姓袁的,你明白咱們的打算,那便乖乖比武,莫要露出馬腳。」

袁昊總算明白過來眾人笑容深意,驚道:「你……你真要放火燒了大宅?」

都爭先古怪瞟來一眼,問道:「你若想一輩子留在此處,隨你高興就是,老子有要緊事,可不奉陪。」

袁昊撇撇嘴道:「你還不是為了若虛姐姐。」

都爭先挑眉道:「閉嘴,想出去就乖乖聽話。」說著,腦袋向旁輕輕一點。

袁昊依循看去,明白過來,道:「是了,可是有霍飛在,那狗子武藝高強,才智不俗,他才是指揮一切的罪魁禍首,我若是碰上那狗子,想替聶發大哥等人報仇雪恨,恐怕會有變數。」偷偷瞟了三長老一眼。

原來自三長老回想起二幫激戰,腦中封塵許久的往事就如江水般流淌不止,觸事傷情,沉浸在失去聶發等人的痛楚,久久難以自拔。

此時聞言,滄桑老目亮出希冀的光采,看向袁昊,見袁昊一雙眼珠子也瞧著自己,禁不住呵呵笑了出聲,只聽笑聲愈發洪亮,中氣十足,彷彿煥然一變,如枯木般的微彎身子挺起胸膛,整個人氣勢翻湧,拍拍胸鋪,道:「袁少俠大可安心,只消少俠放火燒了可恨的花毒,那霍家霍飛,老夫替少俠處理就是。」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