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35、瘋狂的信念

藍飛璃 | 2022-01-27 17:00:12 | 巴幣 22 | 人氣 78

連載中(完)二創-只想守護你(天堂2)
資料夾簡介
身為異界者,為了追捕敵人而來到這個世界,擔心這個世界會像過去一樣被摧毀,她必須小心翼翼,然而卻遇上了他,一個生於偏鄉小島上的獨特人類......

但是,要找到他們,談何容易……
「可惡……」想到現在的處境,她咬牙低咒。
怒瞪薩基爾,憤怒讓她的氣息變得冰冷,只見他因自己無法壓抑的狂怒氣息而面露恐懼,心底多年的憎恨隨著情緒湧現,伸手一揮,薩基爾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木然垂下首,似是失去生命的一動也不動。
緩緩的,一抹白色光球在他的上頭凝聚成型,她伸手收下,讓它消失在手中。
「薩基爾大人!」突然,幾名騎士拖著滿身是傷的身體來到大殿,他們見到身穿黑色斗篷的嵐月退開,困著薩基爾的石線退去,他的軀體直摔落地。
「薩基爾大人!可惡!你這傢伙!」
見到薩基爾癱軟倒下的軀體,他們強忍著身上疼痛,無預警朝她攻來,她瞥了眼,輕鬆閃過,那些騎士也不管是否襲擊成功,目標全數放在已無生氣的薩基爾身上,靠近,蹲下身不斷搖著他逐漸冰冷的身體。
「大人,薩基爾大人!」在呼喊的同時,難過的咽嗚同時傳出。
朝菲爾德等人走去的嵐月,傾聽著那群騎士內心的聲音,清楚他們對薩基爾的絕對忠誠,因為他們有些是一起長大的夥伴,更曾是昔日戰友。
他們相信且堅信薩基爾的理念,純血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即使薩基爾因權與利,和那群人有了交集,甚至成為他們專屬的殺人魁儡,這些依舊無法阻止他們共患難的情誼……
「您是異界神吧!」一名騎士突然對著嵐月大喊。
嵐月停頓,側身看向他們,只見那名騎士突然對她跪下,趴伏在地,悲憤乞求。
「拜託您,救救他,不要奪走他的生命,我願意用我的生命替換他!」
「拜託您!」其他騎士也紛紛朝她做出同樣的動作,對她下跪,懇求她放過薩基爾。
「我們知道您的身分,清楚您的力量,拜託您,不論任何代價,請您不要讓薩基爾死去!」
「那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率先攻進來的倖存者,對這群人的行徑感到困惑看著那些士兵,那瘋狂行徑讓他們覺得怪異,來回看著嵐月和他們之間,她會怎麼做……
「不計任何代價……是嗎?」凝視他們,嵐月低語,冷凜的眼神更是冷了幾分,「即使用你們所有人的生命換取也一樣?」
「是的!只要他能夠活下去!」
「拜託您!」
望著眾人,聽著他們的乞求,嵐月瞇起眼,怒瞪他們,語調飽含怒意:「即使他活過來後,一樣殺人如麻,即使他會動手再次傷害你們所認識的人?」
「他殺人是有理由的,那些污血會破壞世界的秩序!」
「我們是共同的生命體,所有死去的人都願意為他而生,薩基爾和我們是不同的……他的存在,就是為了維持世界的恆定!」
「我們不能失去他,他是唯一領導我們並給我們夢想的人,雖然知道他的所作所為是殘酷的,但那都是為了變革而必須做的,失去我們沒關係,只要他能夠活下去,我們的性命根本不算什麼,不論他做什麼,我們都相信他是對的!」
他們的字句,嵐月咬牙,怒吼:「他就是利用你們這點,把你們之後得到的幸福都奪走了,你們的妻子,孩子,甚至是朋友,全都葬送在他手裡,這樣你們還願意為他犧牲!難道那些被你們當供品犧牲的人都不重要嗎!」
對這群愚者她感到無比憤怒,這如同邪教一樣的怪異想法,完全不尊重其他生命的偏頗思維,為何他們能如此熱衷甚至是犧牲自己?他們究竟能從中得到什麼好處?
「是的!」在她的質問下,他們毫不猶豫地齊聲回應。
「既然您是神,您就應該清楚,這些是我們願意做的選擇。」
一名騎士的發言,嵐月冷瞪過去,迎上的是那堅定不動搖的神情。
內心的怒火,在那堅定的神情下燒得更旺,但她卻不再多說,一改剛才的語調,淡漠道:「既然甘願,那就成全你們,你們的靈魂將會成為交換的代價,永遠跟在他身邊,直到他死亡的那一刻,你們會看著他活過來後,如何違背對你們說的理想,愚蠢的人類!」
伸手一揮,那群騎士連聲音都來不及發出,便連同軀體一同化作光點飛向薩基爾體內,而剛才被嵐月收起的光點也跟著出現,並沒入薩基爾軀體,身上的傷同時復原,隨後薩基爾的身體便被白光包覆,消失無蹤。
瞪著軀體消失的地方,嵐月揚唇,勾起一抹冷笑。
誓死的效忠,無條件的忠誠,薩基爾的能言善道,讓這些人被蒙蔽了雙眼,但這就是生靈,一旦信了,除非真的無法承受,否則他們絕對會堅信到底……
呵!真是可笑!
「那是……」菲爾德望著眼前的發展沒想到她竟然答應了他們。
嵐月回過身,看向他們,同時,其他還活著的起義者,身上出現了白色光芒,傷口瞬間被治癒。
「菲爾德,古魯丁的未來就交給你掌管了。」嵐月說著,同時拉下罩著自己的斗篷帽子,露出她的真實樣貌。
「妳……真的是……」沒想到當時協助他們策劃這場推翻戰爭的人竟然是她,那個現任的亞丁君主,那名少女……
外傳,她的容貌有如精靈,是一名混血,可是如今一見,她明顯的根本不是外部謠言所述,她其實並不是人……
「妳長大了……」
突如其來的突兀話語,讓菲爾德和夏德紛紛對他吼:「岱肯!」
雖然他們也有同樣的想法,畢竟傳聞中,亞丁王是名十七、八歲的少女,但眼前的女子明明是二十多歲的樣貌。
嵐月無任何表情的轉看向他,只見吼他的兩人是一臉想扁他的模樣,但這場面卻無法讓她感到有趣。
一切都將進入結尾,她的力量也將耗盡,這些終將結束的結果讓她無多餘的心情去分享他們此刻的無奈情緒。
面對岱肯,菲爾德與夏德只能無力的瞪視著他,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有興致開玩笑,雖然他們認同他的說詞,可這時候不適合說這種話吧!
「我可以隨意改變我的外表,不論是年齡或者是性別……」看向岱肯,她勾唇漾起一抹淺笑,同時幻化成與他們熟知的十八歲樣貌。
「年齡……」難怪那時候的對談,聲線較為成熟,只是他們沒有見過她的尊榮,自然不清楚她長什麼樣子。
凝視大家的錯愕神情,她沒有言語,再次拉起斗篷的帽子遮掩自己。
「我相信你們一定能夠再次讓這個城鎮繁榮起來,一切就拜託你們了。」說完她便消失在大家的眼前。
「哈……什麼啊……真是的……」她的消失讓在場的人全一臉不敢置信,但卻沒有同她剛出現時感到驚訝,反而如釋重負般的感到輕鬆自在,因為這場戰爭終於如願結束了,雖然和預想的相差十萬八千里。
一切的結束,讓岱肯大笑,看向菲爾德:「雖然女王這麼說,我們又曾是出生入死的戰友,但我可沒想過要留在古魯丁貢獻啊!」他的老家可是在狄恩耶……
「我也是呢!」夏德同樣抱歉的望向菲爾德,他們此刻的心情完全不是在那突然出現又消失的女人身上,而是她所下的命令,他們根本恕難從命。
「沒關係,有你們這次的幫助就已經足夠了。」看著四周已屍首異處的同伴,這場戰爭,他們打的不是很漂亮,因為一切完全是他們始料未及的狀況……
「總之,這樣也算告一段落了吧?」岱肯放鬆般的躺倒在地。
縱使身上的傷痕已被治癒,精神上仍感疲憊,他們倒躺在地,仰望天花板,疲憊感來襲,累得閉上雙眼,準備睡一場。
「是啊……之後將又會是忙碌的開始……」菲爾德疲憊低喃,倦意則悄悄襲來。
「大人,你們別睡啊……」其他成員看著已進入夢鄉的兩人哀怨大喊。
夏德無奈站起身,看著開始呼呼大睡的兩人,沒想到這幾乎不算勝利的戰爭結果,竟然還能讓他們安心的睡起覺來,這兩個傢伙還真是悠哉啊……
「這是……難道結束了嗎?」此時,一道疑惑聲音伴隨著群眾的腳步聲出現在大殿門口。
「哦!是援軍嗎?」望向進來的人群,夏德微笑,從他們胸前那金銀色的徽章上,清楚知道他們正是來自亞丁的援軍,只是他們已來遲了一點。
「我是哈瑞斯,亞丁騎士團的援軍,敢問……現在的情況……?」注視滿地屍體與染血的現場,眼前那衣衫雖殘破卻毫髮無傷的殘存人數,完全無法與現下的情況做連結。
如此慘烈的現場,在場活著的人身上卻沒有傷痕,這是怎麼回事?
「我知道你們的困惑,當然我們也有相同的問題,只是我們無法回答,因為一切都太過突然,就連我們也沒搞清楚,只能說,一切都算是結束了吧……」
想著現任君主的另一個身分,夏德看著眼前騎士團成員的不解神情,他只是避重就輕的回答,看樣子那女人的秘密,他們也同樣是完全不知情啊……
話中話的言詞,亞丁騎士團的人不解地對望。
「感謝各位不辭辛勞的前來支援,雖然這一切算是告一段落,但還請諸位幫忙處理眼前的情況吧。」
「這是當然的。」哈瑞斯同意。
對現場所見的一切,得不到答案的他們,只能帶著疑惑,動手協助整頓這戰後現場。




喜歡,歡迎給個GP,如果願意,歡迎留言告訴我您的感想,謝謝您的觀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