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直到殺了我最心愛的小說家為止》心得──這份感情是敬愛抑或執著?

千緒 | 2022-01-27 14:00:47 | 巴幣 2670 | 人氣 1024

輕文學心得:直到了我最心愛的小說家為止──這份感情是敬愛抑或執著?
分類:輕文學、懸疑
作者: 斜線堂有紀
個人推薦度:★★★★
※本篇分成不含劇透的心得劇透的全介紹
【簡介】amazon
人氣小說家影子寫手少女,原是彼此救贖的佳話,不斷延續之後,為何導向殘酷的悲劇?
十幾萬字的完美犯罪,一切都是源自於
深愛遙川悠真作品的少女──幕居梓,偶然被遙川拯救了性命後,兩人發展出不可思議的共生共存關係
然而,當遙川再也無法寫小說,他們的關係為之一變。為了拯救這樣的遙川,梓決定當他的影子寫手。然而…
失去才華的天才小說家,以及一心想拯救小說家的少女──她為何得對自己最心愛的人痛下殺手呢?

前言

  繼上次看了斜線堂有紀的《戀入膏肓》後,喜歡到立刻又入手了戀肓的文庫版和這本。

  但與其說這本很驚豔,我更覺得是個人偏好、適合我的緣故,故事及價值觀都貼合自己的感性。我覺得更驚豔的戀肓容易引起兩極評價,覺得這本比較不挑人看,只是相對於戀肓來說。

個人心得(無重要劇透)

扣緊天才凋落的主題

  簡言之,這是一個被才能拋棄的小說家,和受其才能吸引的少女之間的故事。
  因為很諷刺,所以特別悲傷。

  如果是喜愛閱讀小說的人,多半會有在自己心目中視為特別的小說家吧。

  對書迷而言,符合自己理想的書中世界無疑是最美的,而創造了該世界的作者儼然就是神一樣,書中少女就是這種焦躁又虛幻的憧,更別說心目中的神還拯救了自己,因此這種情感化作更為堅實的信仰。

  如果是喜愛寫小說,特別是職業小說家或是以此為目標的人,應該更能明白書中的小說家為了得到讀者愛戴,為了寫出符合期待的小說而為此焦躁,甚至痛苦不已的心情吧。

  我自己也兩種都是,所以讀來有很多共鳴,更不禁覺得書裡的小說家是不是存有作者自己的影子呢?
無數次的重寫、改了又改寫不出來,但還是得繼續寫下去害怕讓人失望,自己的努力功虧一簣,這樣焦躁、不安、痛苦的心情在書裡幾乎都要滿溢而出。

  「小說這種東西,必須獻上自己所有的人生來寫,所以基本上很划不來啊。」書中的小說家這麼說。
  所以為什麼要寫呢?

  作者在後記說: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喜歡小說
  總覺得這也是作者在無數次的掙扎中找到的答案吧。
吸引人的卷頭語

  『我認為,目睹憧憬的人墮落得一塌糊塗時,會湧現拜託你快死吧」的想法,是因為敬愛對方;會期盼「就算這樣,也請你繼續活下去」,則是基於個人執著。因此,我希望遙川悠真死去。』

  在推特上引起廣大迴響的這一段文字,也是我在這本書中最先受到吸引的地方。因為開頭的一段就受到衝擊而心潮澎拜的感受,到現在為止也就是戀入膏肓和這本。

  從戀肓就有感受到作者的思考很獨立很特別,會不斷反向或從各種角度切入,然後給讀者一個顛覆的詮釋或是提問。

  並且這段文字貫穿整個故事,戀肓在後記中的震撼提問也同樣貫穿了整個故事,這是作者的思考和賦予的故事主軸、想表達的東西特別清晰的證明。

衝突感的描寫

  描寫犯罪者視角、心情的推理小說或許很多,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湊家苗的告白。但這本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是,犯罪動機並不是一般的負面感情。為何不得不這麼做?「是因為喜歡、基於珍惜,所以希望他死」。

  光從字面上看就很衝突、難以理解的理由,以犯罪者的第一人稱細膩地寫出心情,加上作者相當擅長將某種充滿熱度、執著的情感描寫到極致,且是用極為冷靜、看似正常的文字描寫。就覺得代入感很強烈,很衝擊。

相較開頭後續劇情發展較無力,些許期待落差

   總體而言相較於之前直接一次熬夜看完,且帶給我震撼的戀入膏肓,這本被我分了三天才斷斷續續看完,實話說中間有點冗長,雖然知道是鋪陳,但就是讀來沒這麼有趣,特別是覺得後面故事發展的衝擊感還沒有開頭的強烈。

劇情介紹

  我跟老師之間的關係,看在外人眼中只是一種不人道的壓榨關係。所謂的信仰,或許只有在不為他人理解的時候才是最耀眼的。
       //
  我的神沒有死去,而是一直苟延殘喘。
  
|在這世上最為悲痛的,殺人的故事。
 「妳這樣會給我添麻煩耶。」
                                //
                        「我是那本書的作者哦。」
  站在平交道前想尋死的小學生幕居梓,手裡抱著最喜愛的小說:遙川悠真的《遠方之海》,卻遇到了那位天才小說家本人──遙川悠真。

  至今為止梓的人生,在受到母親的逼迫下,有大半的時間都在狹小黑暗的壁櫥中渡過,在那些時候,支撐著自己的是遙川悠真的書。

  而阻攔了尋死的自己,對自己伸出援手的也是遙川悠真本人。遙川悠真將梓帶回家中,至此她得以待在距離自己的「」最近的地方。

  然而這樣的幸福並沒有維持太久,遙川悠真這個存在正在逐漸崩壞瓦解。
          //
  『如果有不曾目睹過的東西,就代表以後有親眼見識它的機會。對妳來說「遠方之海」便是這樣的東西遙川悠真《遠方之海》

  在那片黑暗中,是這本書拯救了我
  老師的小說,是能夠拯救他人的東西。所以,老師─請你不要殺了遙川悠真。
         //

|『我認為,目睹憧憬的人墮落得一塌糊塗時,會湧現「拜託你快死吧」的想法,是因為敬愛對方。』
  遙川悠真的第三部作品並沒有得到好評。世人對於先前被吹捧為天才小說家的遙川悠真給予了嚴苛的評價。
  才華枯竭,被貼上這樣標籤的遙川悠真,更是最無法原諒自己的人。

  「只有妳喜歡的話也沒有意義啊。」

  「不要緊的,老師一定不會有問題。因為老師是天才啊。」

  「無法回應他人期待的人只有一死。」
   //
  小說家這種存在,或許必須消耗寄宿在體內的某種美麗能源體,才能夠活下去。而遙川悠真體內的能源體,或許已經被消耗殆盡了。
    //
  在特等席上目睹遙川悠真崩壞的幕居,想到了拯救老師的辦法。

|『會期盼「就算這樣,也請你繼續活下去」,則是基於個人執著因此,我希望遙川悠真死去
          //
  我是個將遙川悠真的全盛期忠實複製下來的拷貝機。目睹這樣的生物在眼前朝自己微笑,恐怕沒人能信誓旦旦地說自己不會發狂。
         //

  「倘若才能這種東西真的存在,我希望上天可以只把它賜給喜歡小說的人。」

  懷抱著瘋狂的憧憬虛幻的執著,至今以來不停抄寫著遙川悠真作品的幕居梓,拷貝了老師的行文及寫作風格,完成了足以得到世人好評的傑作。

  陷入痛苦與絕望的遙川悠真,對幕居湧現了憎惡的情感。
  
  一度遭遇挫折的人再次振作的身影,比什麼都來得美麗。跨越漫長低潮期的天才小說家遠比一帆風順的天才更惹人憐愛。

  世人應證了這句話,實際上由幕居撰寫,卻被遙川悠真本人盜用,更冠以遙川悠真作品之名的《無題》得到廣大好評,甚至被諷刺地標籤為「遙川悠真此生最佳傑作」

 然後就在某一天,因為幕居梓大意犯下的錯誤,被文藝社的守屋學長發現了遙川悠真的小說實為幕居梓代筆的事實。

  寫出守屋學長喜歡的小說的人是幕居梓。
  他認為梓是遭到遙川悠真利用,並且希望梓以自己的名義撰寫小說。
  他對幕居梓小說熱切的信仰心,讓梓被迫做出選擇──該等待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來處刑,還是自己動手呢?

   敬愛執著,自己究竟又是屬於何者?

   「我必須殺了老師才行。」

     //
  到頭來,我和學長都相信著「小說是能夠拯救他人的東西」這種愚蠢的可能性。我們被這樣的信仰荼毒著。
     //
   但是在最後的最後,幕居梓才發現自己一直都誤會了,她對老師懷抱的感情是執著,說不希望他死是騙人的無論發生什麼事,她都希望老師繼續活下去。

  為了守護遙川悠真這個存在,該死的是守屋學長還有自己。

  她設局動手殺害學長以後,完成了最後的作品《房間》。

  這篇《房間》除了是想以小說的方式留下遺言,也是她的賠罪

  「明明不喜歡寫小說,為什麼還要忍受這種煎熬,繼續寫下去呢?想到這裡,我湧現了『這都是為了我』的錯覺。不過直到最近才發現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妳一直都是為了妳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是妳再利用我。」

  「拯救了自己的憧憬對象,竟然一天比一天更為墮落,這些都讓妳無法容忍,所以才會做出那種事對吧?」

  遙川悠真其實也曾想試著再度靠自己的力量寫小說,完成了一篇名為《房間》的小說大綱。因此他沒有選擇幕居交給他的小說大綱,而是打算在節目中分享自己的大綱,但是──

  必須處理掉才行──。

  只有那部小說,幕居梓絕對不會容許它問世。

  因為遙川悠真想寫的那個故事,是一個單純的自毀傾向
  是只屬於他們兩人的故事,完全忠於現實,將會成為兩人欺瞞世界的證據,那是將會毀掉遙川悠真的故事。
  「因為......你是一名小說家。比任何人都更愛寫小說,每天、每天都寫了許多小說,而我最喜歡這樣的老師──」

  「我還是那種人的時期已經是多遙遠以前的事了啊?」「所謂的期待,真是及其殘酷的東西啊。我也很想回應妳的期待啊。」

     當時被糟蹋掉的遙川悠真的《房間》小說大綱最後由幕居梓使其具體成形,並且賦予了和原本大綱截然不同的結局。

     她決定一死。並將遙川悠真的身分還給老師。

  然而,遙川悠真在看完這篇《房間》及幕居梓的自殺遺言以後,並沒有遵照幕居梓交代的「刪除」、「不要殺了遙川悠真」等遺言,而是將這篇小說曝光給世間,並跳軌自殺。

  「是幕居梓的死,讓遙川悠真做出終結一切的決定。」
  「是幕居梓殺害了遙川悠真。」
  ──看過這篇房間的警官,對於遙川悠真的死因,給出了這樣的結論。

  最為諷刺的是,幕居梓與守居學長兩人皆在醫院中被救回一命。

    梓始終無法相信殺死老師的人就是自己。一直渴望神的斷頭台出現的她,不覺得是最後是自己成為了斷頭台。

  梓跨過黃色警戒線,來到了月台邊緣,等待列車進站──

  『我會一直看著妳的──』
  回想起在櫻花紛落的畢業典禮那天,遙川悠真對自己的微笑。
  該怎麼表達當時湧現出的感情呢?
  直到這一刻,她才意識到另一種可能性,既非信仰亦非執著的第三種感情。
  
  ──一直到黃色車體接近到伸手可及的距離。
  這一次,唯一能出手攔阻她的人不會出現了。

劇情感想


被一直信仰著自己的人超越的神究竟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我思考著這個問題,就像梓試圖理解遙川悠真的心情一樣。結果在後記中得到了作者的解答:
  倘若能殺死梓,這個凡人想必就能維持神紙的形象,我覺得是這樣的故事。

  嫉妒、憎恨、絕望,種種感情圍繞著「回應他人期待」這個理想。故事中除了梓一直湧現出想殺死遙川悠真的念頭外,遙川悠真肯定也無數次想殺死梓,我這麼相信。

◎當唯一能救贖自己的神已死

  梓對於遙川悠真的憧憬是趨近於信仰一般的東西,拯救了自己的是遙川悠真以及他的小說,她相信這是她唯一的真我,她所獲得的救贖更是一種「命中注定」。
  
  作品中有非常多描寫遙川悠真在梓心目中崇高形象的句子,很喜歡作者把憧憬這樣抽象的情感用直接的方式表達。

|他清麗的身影,是剛從生活的泥朝中爬出來的我完全無法想像的。

|出現在平交道對側的,是和這個地方格格不入的一種美,宛如不經意現身的異世界生物。

|看著這樣的他,我的內心湧現「真的很美呢」的坦率感想。我甚至覺得老師散發著仙氣。和老師相遇之後,已經過了一年左右的時間這是足以將宛如神祉般的存在降格成一個妙語如珠的凡人的一段時間。然而老師完全沒有變,依舊是那個美麗得駭人的存在。

|這個世界上的天才,只需要有遙川悠真一人便夠了。真要說的話,這個世上不需要老師以外的人寫的小說。
  我特別喜歡最後節錄的這句,明明梓寫出了超越遙川悠真的小說,但對於她而言最喜歡的,最棒的依舊是老師的小說,從頭到尾梓這樣的心意始終沒有變過,她甚至認為是認不出仿冒品的世人沒有眼光。

  雖然結局並沒有寫出梓的死,但她必然死在了鐵軌上。因為能攔住她的只有老師,正因為老師是自己的信仰,是自己的憧憬,才可以在她小學尋死時解救她。

宣傳語上形容的完美犯罪是存在的嗎?

  就像前面提過的,斜線堂有紀的故事是如果只從直面的意思下去讀,獲得的故事樂趣和對於故事的評價將可能會是完全不同的。

  比方說這本也有留個很有意思的點,關乎於宣傳語上的「完美犯罪

  乍看之下幕居是放棄殺害遙川悠真,而轉以殺害學長的計畫也以失敗告終,遙川悠真也是死於自殺,與書名的「直到殺了我最心愛的小說家為止。」有差異,那麼所謂的完美犯罪又是指什麼?還有──到頭來究竟是誰殺了誰?

  特意強調遙川悠真赴死前並未脫掉鞋子(看註解是有暗指並非自願赴死之意)。

|「因為他很害怕,而且可能也不想死吧。即便背負再沉重的罪惡感,人類都不可能那麼堅強。」

|「人類可不是輕而易舉就能死去的生物。要是遙川打算在最後一刻打退堂鼓,只要那篇文章被人看到就完了。所以那篇文章算是他在自斷退路。」
  即便幕居的自殺以成功告終,背負罪惡感的遙川原本也可能不會死成,但是幕居卻給了他足以成功終結一切的《房間》,警官依據遙川高調的表演得出了是這個《房間》使他得以自斷退路。因此看過《房間》的警官認為幕居成了神的斷頭台。
  
  回到呼應的書名:直到殺了我最心愛的小說家為止,幕居果然殺了她最心愛的小說家。

  縱觀網上評論,也有人認為殺了遙川悠真的到頭來還是他自己。神的斷頭台。讓他成為神的一切的開始是起於在平交道前拯救了幕居梓。也可以說是社會的期待逼死了遙川悠真。

◎人類可不是輕而易舉就能變得堅強

|妳是最重要的人、不管我會失去什麼都無所謂、不管我會變成怎樣都沒關係......這類蠱惑人心的字句,應該永遠都只會是一種表面話。然而遙川悠真卻能讓它們變為極真摯的話語。

  作品中的價值觀達到認同的話,這部作品理當會成為對自己而言別具意義的特別之作吧。

  我覺得故事中這句話的遙川悠真足以替換為斜線堂有紀本人,至少對我來說。這本和戀肓都給了我一種,這是只屬於書中那兩位角色的故事,看到了兩個人物間無可替代的羈絆。

  特別是戀愛類型的輕文學,比起一般的愛情小說更容易看到藉由絕症、奇怪的病、圍繞死亡和分離來凸顯人物之間那種「非你不可」的感情。

  什麼嘛,其實算起來才認識沒幾天而已。那樣深切的羈絆從何而來。
  明明沒有誰是失去誰之後活不下去的,如若嘴上說著活不下去,或者真的選擇去死,充其量都只不過是一種自以為的傲慢而已。
  命中注定?就只因為搭同一班電車?就因為這樣就能犧牲自己拯救對方嗎?

  或許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我這個同樣帶有些自以為是的言論,但這就是我比較會想避開戀愛類輕文學的原因,當然這本絕對算不上戀愛類型,戀入膏肓和這本都不過是包裝的人性故事罷了。

  但是若單從深刻的羈絆來看,上面這些自己因內心無法被劇情說服而產生的念頭,在她的作品中得到了強而有力的解釋。

  「人類這種生物,不會這麼容易就死掉。
  人心很軟弱,有可能會無法順利死去。」

  我想梓會覺得遙川悠真之所以能讓那些虛幻的表面話成真,正是因為他了解身為普通凡人,人性的軟弱。
  所以遙川悠真才死(成真的表面話)
  所以我才會喜歡這位作者的作品,所以我才能感受到真正深刻的那份執著,才能看到我期望看到的深刻羈絆。

  我不禁這麼想。
  對於作者來說愛到底是什麼呢?我想要自己這麼理解。

  某些真正沉重、深刻、神聖的東西,正因為不表達出來才顯得更為真摯可貴,正因為不被世間的狹隘定義,那種極致和瘋狂才有可能是存在的。
  反過來說,輕易被定義的、可以輕易說出口的東西也可以隨時棄如敝屣,或是最後才意識到其實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我認為殺死小說家與戀入膏肓正是寫了這兩個截然不同方向的極致,斜線堂有紀是相當理解人性軟弱的作者正因為如此她筆下的角色的執著是如此強大,堅不可摧、無可動搖,甚至到了瘋狂的地步,而我深受吸引。

  進一步說如果不是能執著到這樣的根本談不上是愛就算能執著到這個地步的也可能不過就是純粹的可怕執著罷了或許這樣的理解很瘋狂,但我認為是這樣的故事,而我喜歡這個解釋。


總結

  受到某種才華眷顧的人,失去了那種才華。目睹仰慕的人逐漸改變,期望能端正回原本的姿態。
無法得到拯救的絕望不願意捨棄的憧憬,兩個人之間相互憎恨、喜愛,既諷刺、悲傷又無可奈何的故事。


雜談

塞了一些自己不為人知的想法,所以有點不好意思XD

因為這本是很貼合我感性的書叭,而要說對某種東西的極端執著或憧憬我也有,套用書裡的形容或許也趨近於信仰一般,就如同書中所說的所謂的信仰,或許只有在不為他人理解的時候才是最耀眼的。
我也是這麼認為,甚至為覺得「不會有人有辦法理解」這種自以為是的情感陶醉不已,所以我才不說!(根本也沒人問#

因此──只屬於自己,只有自己能理解的執著,如果有人也找到了的話,請務必和我說說(ゝ∀・)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Celeste偽晴(復健模式)
我的執著就是,如果我不能對自己的作品滿意,我不如不寫
(謎:自己想拖更就別找藉口)
2022-01-27 18:26:41
瞇眼喵太郎
米瑟麗:『我是你的頭號書迷 ♥ 』
2022-01-28 08:51:47
瞇眼喵太郎
。。
要回南部過年了
與今年生肖同是喵科動物在此先預祝您新年快樂、迎春招福!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374834
2022-01-28 08:51:49
熟魚片
怎麼可以跟你說,那樣我就不能盡情陶醉了

話雖如此,要稱為信仰好像有點不好意思啊,在自己心裡那樣的概念或執著,感覺很容易一碰就會碎掉,而且會隨著時間逐漸遠去,有點怕這種事情發生

所以如果有人能代替你寫出來,或是在那裡面找到,就會對他產生異常的執著吧
2022-01-28 14:16:51
米色羊毛
看了千緒你的介紹後,對這本變得很有興趣了,還滿想看看兩個角色之間的複雜心境與情緒交織,而且結局感覺很壯烈(?)

感覺是一本充滿瘋狂、執著和痛苦的作品,這恰恰也是每個創作者在創作這條路上不可避免會遇見的東西
之前聽過一句話,「愛的反面是漠不關心」,雖然我還沒讀過這本,但我想「漠不關心」大概是跟本書最無關的東西之一了,瘋狂、執著和痛苦應該也是一種最濃烈的愛的體現吧

我自己雖然還寫不出小說,但也是常掙扎自己到底該寫什麼樣的東西,希望自己寫出的文字是自己也能接受的,這是我個人的堅持也是目標,寫作真的是條不容易的路啊XD

啊上面有提到你有收文庫版,想問這個作者的文筆如何?好奇讀起來是什麼樣的感覺~
2022-01-28 23:53:1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