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5-18 Check(被禁止的執念)

奇箱 | 2022-01-26 22:28:21 | 巴幣 6 | 人氣 71


 
        說實話,藏鏡人和1111之間的關係糾葛,0000就算知道也對往後於電極的搜查沒有實質幫助。
 
        「…現在如果我不說清楚的話,是不是會變成失信於你的根據呢?」
 
        「我倒是沒把信任當作是挖掘隱私的工具,但萌生出嫌隙這點或多或少還是會有吧。」
 
        姑且藏鏡人早已明示要利用0000,兩人間的信用至少不能在合作期間出現一丁點瑕疵。
 
        「只是對我而言,自己的信念順位優先於恩仇之上而已。」藏鏡人口氣平穩說:「不如換個說法吧,1111是我邁向這條道路的第一個實驗品,拿仇人當作是白老鼠挺正常的吧。」
 
        「總歸還是邪惡,會讓人發瘋的知識才是你想毀滅的吧。」0000輕輕點頭:「這是個能說服我的理由啊,我就先接受了。」
 
        言下之意便是0000認為藏鏡人還留有些許私人原因,但0000已然不想追究,畢竟信任的建立不單是基於單方面咄咄逼人之上。
 
        「你要消滅掉那種知識,為此需要借助我的0000,那繞這麼一大圈,這之間又有什麼手段上的關聯?」
 
        「要是不需要你幫忙的話,我甚至也不需要和 i 逐步妥協了。」
 
        藏鏡人輕嘆一聲,同時兩人又再次停於牆壁前,這次牆壁的顏色越來越漆黑,似乎表示著藏鏡人的目標越來越近了。
 
        「靠通常方法的話,沒辦法進來這個能佇存所有知識的所在地。」
 
        「你已經算是重要幹部了才對,連你也不行?」
 
        「雖說不是沒有辦法,單純訪問就要有足夠理由,但我的目標是修改,依現有的標準除了要在工作上達到一定表現,還要對being證明自己是正確的。」藏鏡人說:「而這『證明』對我而言才是最艱難的關卡」
 
        「證明?」0000倚靠牆壁,納悶問道:「怎麼個證法?」
 
        「看情況而有所不同,有以證據為主類型,新客觀的紀錄更新,錯誤修改等…說實話這些通道都沒什麼人在用,因為這裡早已超越當代人的知識認知,想改變的人一概會被更厚實的證據打道回府。」藏鏡人看向暗黑的牆壁另一端高深的知識說道:「我的場合是『要求刪除』,然而這等於是在說這世間有『不需要的知識』,完全否定being和資料庫的存在意義,證明方法是最艱難的。」
 
        說到這裡,藏鏡人的顏面露出些許無奈與扭曲。
 
        「和代表being的現任領導者,進行方法隨機,制度公平,不需要特定知識的智能上對決。」
 
        「呃…」
 
        雖然0000差點脫口說出「就這?」,但一想到這是being的審查,必然會有複雜的機制在裡面。
 
        「通常以比試當下決定的隨機規則棋類進行,並讓挑戰者有選擇先後手和思考時間無限制的優勢,無論哪方面都是看似是很有利於我方的棋局,但是…」藏鏡人憤恨的說:「對方是being領導者的話,這就只是一面倒的棋局了。」
 
        乍看沒有問題的制度與合適的讓步,但結論卻和剛剛1111的家人末路一樣,突然一轉直下的結束了。
 
        帶有深邃的,絕望的,宛若真理般不可反抗的唯一結局,無論如何努力都只有註定的結果等待著他。
 
        「這是甚麼意思?難道…」0000也不是笨蛋,他已經知道這種熟悉的感覺:「和 i 一樣,有著能準確預測他人行為的腦袋嗎?」
 
        「豈止是準確而已!我在她眼裡,在那死老女人眼裡,根本就只是供他玩樂的猴子而已!」
 
        不時爆出的憤怒語氣,彷彿活火山間歇泉一般,對話氣氛頓時緊張了數個檔次。
 
        「我的每次挑戰背後都代表著無數生命,但是卻只能眼睜睜的讓機會一在消失,也許在外人的認知,無論是幫助 i 還是being均是罪大惡極,但是我已經累了…我累了啊。」
 
        藏鏡人也像洩氣的氣球一般,靠在書架的身體慢慢下沉,變換成坐姿。
 
        「十七年,送走7804加1024條的生命,叩關過七次,卻完全沒辦法看到終點…啊啊是啊,早在一開始就應該這樣察覺到才對,畢竟從來沒有人會與那死老太婆一再對弈,對她而言我就只是個娛樂節目而已,我努力時的一言一行都是啊。」
 
        那個暗殺者的頭領,居然說出毫無骨氣的話語。
 
        0000已經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眼前的合夥人。
 
        他能做的只有靜靜地讓眼前的男人發洩自己的情緒直至結束。
 
        「…明明說好不能再露出懦弱的表情,看樣子我還是毀約了。」
 
        喃喃低語結束後,藏鏡人再度起身,快速轉換並收斂自己的心情。
 
        「失禮了0000,一旦談論我真實目的的話,我很容易就失去冷靜。」
 
        「不,反倒是挺能取信於我的。」如此真性情的表現對0000而言反而是加分項目:「你認為走正常內部路線絕對達不到目的,才和 i 做了些許條件交換,套句那個老女人當時的話,就算你不幫助 i , i 也會用其他方式危害其他人來達到他的目的吧。」
 
        「接近自暴自棄的想法被揭發出來真有點不好意思啊。」
 
        此時,牆壁再度往後方退去。
 
        但是這次有決定性不同,牆壁僅只退後至肉眼可及的範圍,隨後出現一面真實存在的牆壁與房門,阻擋兩人的道路。
 
        「 i 設立了後門,讓0000連結being的資料庫,而現在的我透過包覆住你身姿的房間觀察那個訪問路徑與手法,在異地完全人工重現入侵,大致上來說就是這回事。」
 
        這和1111說的又有不同之處啊:「所以那黑色房間的用處是安全閥的說法又是謊話了嗎?」
 
        「還是有那種功能,這次只算是隱瞞,而且你用0000讓灰色牆壁向後退去也幫我向目標邁進。」藏鏡人邁步向前走動:「你的作用就是幫我開路,本來這是眼線先生要做的工作呢。」
 
        「而你必須要依靠我對0000的適應,才能在這裡進行活動。」需要自己指的是這層面意義啊,這樣就能推論出藏鏡人用的方法了:「也就是說…我現在在虛擬空間中的表現與狀況都被你觀察並加以利用其他方法模仿,因此我的行為會等於你在這空間中的活動上限,而你就是要拓展自己的活動範圍而讓我的0000進化是吧。」
 
        「或許會慢一秒左右,實際上沒差多少。」
 
        「但0000能作的只限於閱覽,你不是以刪除為目標嗎?」0000的功能可沒有延伸到這地步:「只單純跟在0000的後方,和你的目的相去甚遠啊。」
 
        「這就不是你該擔心的事情了。」
 
        「我想也是呢。」
 
        就算再怎麼能立即吸收知識,也無法進行刪除。然而藏鏡人必然也知道這道理,換句話說,已然有手段讓藏鏡人抵達終點,自己只是護送他到能夠開始執行那手段的位置罷了。
 
        「這扇門打開後,就是我的目的地了。」藏鏡人深深嘆了一口氣:「大多是無法公諸於世,僅是習得皮毛就足以毀滅一人認知的知識內容。但總歸來說,他確實是知識,只要是用得當,能以應有的姿態造福人群才對。0000,我不久後就要毀滅這些東西。」
 
        「我知道。」0000看著握住手把的藏鏡人說:「我不曉得那些知識是從哪來的,估計是不少人努力的結晶,但你這動作無疑是焚書坑儒的行為。」
 
        「那你知道這些,還站在這裡看著?」藏鏡人哼笑一聲:「看樣子和0000打不少交到的你,也沒反對我的作法是吧,某方面來說可是在根本上限縮你能用的功能喔。」
 
        「別開玩笑了,要我用這種知識的話,我還不如不要用0000。」
 
        自己在虛擬空間中的行為將成為對方的活動上限,而這道門並不像是剛才的牆壁一般會自動退去,必須要有人開門才行。
 
        只要0000不動作,藏鏡人無法複製行動的話,他就永遠無法開門。
 
        「況且我要是不支持你的話,那一瞬間就像後半人生被十七年執念纏身一樣,我可不想活在這種負擔下呢。就當作是我被窮凶極惡的犯人威脅好了。」
 
        護送就到此為止了。
 
        0000的腳一踢,大門隨即打開。
 
        然而,他在開門的瞬間,虛擬形象的背脊突然冒出惡寒。
 
        自己好像觸發到什麼機關了。
 
        「趴下!」
 
        藏鏡人說話的同時,絆倒了剛開門的0000,並將0000推離門口。
 
        同時原本0000所站立的位置,噴出了無數細小的光線與金屬聲響。隨後數聲細響在0000耳邊響起。
 
        0000待騷動停止後,定神一看周遭,竟是無數的刀具凌亂散落在周遭,短刀,短刀,子彈,甚至連縫衣針都散落在地板上。
 
        被攻擊了?在虛擬空間中被像是刀具的東西攻擊了?
 
        「藏鏡人,這是怎麼回事?」
 
        「只能說being預料到我入侵的狀況,提早設置類似防範的手段。」藏鏡人輕嘖一聲:「對 i 的作法允許,卻對我的入侵進行防衛是吧。雖然有想到這種可能,但那個死老太婆,打算到死都想針對我就是了。」
 
        是把程式之類的東西具象成武器,與將知識具象為書本類似嗎?只見散落一地的刀具沒多久便淡化掉,殘留在地上的刀痕更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樣子,我們接下來要像是走迷宮一般躲過重重機關啊。居然還要進行奇怪的地城冒險…這也是那老女人智能證明的一環嗎?」
 
        「雖然我是非法入侵,但如果死老太婆真預料到我這行為,他絕對會以玩樂心情這樣安排。」
 
        咬牙切齒。
 
        自己的努力就算到此地步,依然被當作是玩笑一般,那是對這名男人的人格與生存意義最兇惡的貶低。
 
        『哎呀…這聲音聽起來,似乎跟某個小子很像啊。』
 
        本以為這又是那老太婆所設立,如同嬉戲般的鬧劇。
 
        但是在幽暗處的這聲音一入耳,0000與藏鏡人便感受到截然不同的意圖。
 
        「…0000,以防萬一,我先把這東西給你。」
 
        「?」
 
        拋向0000的又是一本書。
 
        「還記得你是為了尋找那張紙的材質才進的來這裡的吧。」藏鏡人直接說道:「閱讀那本書後就會得到解答,同時你也會在那一瞬間回到現實世界,以後如果有機會再進來的話,就別再踏進這道門裡了。」
 
        「…但我看你也不打算收手吧。」0000自己雖然確保登出手段,卻也不想看對方十多年的努力一敗塗地:「況且那東西也不能確定會不會突然某天闖進這區域,甚至影響我的0000,你要我對0000的未爆彈置之不理嗎?」
 
        『喂喂…別在門後面竊竊私語好嗎?』
 
        「嗚哇!」
 
        一瞬間,只聽到空氣膨脹的破空之聲,下一秒鐘0000感覺到自己身體受到強烈衝擊往反方向摔去。
 
        『我就在想為甚麼是要我把守在這裡,哈!過了十多年,居然變的畏畏縮縮,掃興可該有個限度。』
 
        虛擬的牆壁被像是炸藥一類的東西摧毀,0000與藏鏡人也看到了對方的真面目。
 
        全身全副武裝,雙手持槍,緩慢且帶有威壓的逼近。
 
        『如果不拿出你當時以命搏命殺掉我的覺悟,可是打不倒我繼續前進的啊,不具名的孩子。』
 
        以教條為名的男子,作為看門人把守於藏鏡人面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