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烈火的擁抱

佛萊曼 | 2022-01-26 21:38:26 | 巴幣 232 | 人氣 83


「我們活在這個世上,都需要存在一個奇蹟。」

這是在發生那件事後,深刻體悟到的。

克蘭沒有父母,從小獨自一人住在米蘭的大街上,由鄰居的老爺爺老奶奶幫忙照顧,父母留給他的遺產大約能用到高中畢業左右。
 
在這人來人往、喧鬧的大街上,孤寂是與之遙不可及的。但他卻是這繁華大城市中孤單的人。
 
幼稚園小班的年紀時,父母還健在,那場死亡車禍讓他們天人永隔,剝奪的不只是一個家,還有小男孩的依附、愛以及溫暖。
 
按理來說,一般人對於幼稚園的事情早已忘得一乾二淨,但克蘭卻對這段期間的回憶記憶猶新。
 
他認為大概是因為父母的記憶只有在那時候有,而這段珍貴的回憶被他的大腦視作重要的東西,絕對不能忘記。
 
因此牢牢地記住,深深鎖在腦海中深處的角落,放進上鎖的寶箱裡,小心翼翼的保護好,但也不能隨便拿出來,因為這會讓他回想起那時候的感覺,不由得的悲從中來。
 
克蘭當時哭的呼天搶地,他不明白為何自己非得面臨這種境地,他做錯了甚麼?為何父母要離他而去?
 
「你沒做錯甚麼!」
 
「可憐的孩子。」
 
「你的爸爸媽媽去了很遙遠的地方,今後都不會再回來了。」
 
「人生總有生死離別的,總有一天,我們都會離開父母的懷抱。」
 
身邊的人的話語他都聽不進去,他也不懂那些人生大道理,因為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父母永遠不會回家,他也不會再見到他們了。
 
葬禮那天,他站在大雨中,靜靜的看著黑色的棺木送進潮濕的土壤內。
 
任憑冰冷的雨滴沖刷身體。
 
一種難以言喻的無力襲上心頭。
 
生活還是要過,在天上的父母親肯定不希望看到他繼續消沉下去。
 
在這個年紀遭遇如此打擊,樂觀向上的態度與他漸行漸遠,彷彿是走上窮途末路的老友,只能與之告別。
 
與同年齡的小孩不同,克蘭是個沉默的人,他不常跟其他人往來,經常思考些人生的問題,失去父母這件事對他來打擊太重。
 
周圍的人都認為時間會沖淡一切,撫平傷痛。
 
不過碎裂的鏡子是無法變回完好無恙的樣子,造成的裂痕不會消失。
 
人生總是峰迴路轉,曲折離奇。
 
原本認為這輩子不會再有那種重大的喜悅的,卻有了一絲轉機。
 
在車水馬龍的大馬路上,一名小女孩在家長低頭專注手機上頭的時候,跑了出去。
 
僅僅是一瞬間的疏忽,世界宛如陷入停滯狀態,變成黑白的。
 
在克蘭的眼中,一瞬間所有的空隙在眼前成形,他是最清楚失去至親痛苦的人,如今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在眼前。
 
他不能接受這種事情同樣發生在別人的身上,那太過痛苦了。
 
在毫不猶豫和思考的情況下,他衝刺出去抱住女孩且用翻滾的方式到對面的人行道上。
 
成功救了這名差點被車撞的小女孩,女孩哭的要死要活,母親則在旁拼命向他道謝。
 
「真的很謝謝您!」
 
「不會啦。」
 
「真的、真的很謝謝您!還不快點向對方道謝!」
 
「謝謝。」女孩囁嚅的說。
 
這輩子從未那麼有成就感。
 
被需要的感覺,原來他喪失的不只是家人,還有心理方面的需求。
 
被對方強烈要求回家一起共享晚餐,頭一次感覺到真正家庭的溫暖。
 
當他們彼此握著手,閉上雙眼念誦感恩經,他得到了歸屬感。
 
原來這就是失去已久,他渴望不已的親情。
 
「我曾經忘了自己一度擁有的東西,是你們讓我找回了它,是我要向你們謝謝。」
 
黯然失色的雙眼,重新變得炯炯有神。
 
克蘭感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目標和方向。
 
他在國中畢業前奠定了未來的志向,他發現自己喜歡幫助人。
 
經過種種考量,最後他在警察和消防隊員之中做出選擇。
 
在那之後,他開始鍛鍊身體,這樣才能通過消防隊員的標準審核。
 
從學生時代便開始認真準備術科和學科考試,畢業後順利地當上了消防隊員。
 
消防隊的辛苦是超乎想像的,平時沒工作,和同事們一起聽廣播和看電視。
 
一旦出事了,要出勤,那種巨大的壓力隨即接踵而來,要克服火焰的熾熱以及濃厚的黑煙。
 
最要克服的是內心的恐懼。
 
活躍於一次又一次的救災行動中,從家屬的感謝中獲得成就感。
 
他喜歡那種被人需要的感覺,一直以來,他缺乏的就是這個。
 
大家都需要消防隊員,吃力不討好的危險工作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
 
但對克蘭而言,這是超棒的一份工作,如果犧牲自己的自由時間和承擔風險就能換取那些,那他在所不惜。
 
直到那次火災為止。
 
堪稱義大利史上死了最多人的一次災害。
 
克蘭在那場火災中倖存下來,然而,那源源不絕的火焰卻從此纏繞在他身上,怎麼樣也無法熄滅。
 
如果就那樣死去的話,或許輕鬆了點。
 
只要死了,就能和父母相會。
 
「活下去。」
 
「連我們的分一起。」
 
就在他放棄求生時,耳畔傳來了父母的聲音。
 
不知道是不是幻聽,那一瞬間,他的求生意志死灰復燃了。
 
我想活下去,不想就這樣死了。
 
孤獨的一生,難道得持續到死亡為止嗎?這樣的人生,我能接受嗎?
 
要是在死前留下遺憾,那會懊悔一輩子的。
 
克蘭奇蹟似的存活下來,不過他的全身都燒得焦黑,模樣怪異。
 
最終他只能與火焰共處,感受那股灼熱和無止盡的疼痛。
 
日日夜夜與痛苦對抗,折磨著他的心智。
 
深夜裡,他無法入眠。
 
要進食也無法。
 
不過他卻沒有因此死亡,即使不吃不喝不睡,也能活得好端端的。
 
他更不能接近易燃物品,那會讓其他東西燒起來。
 
克蘭不懂為何這火焰不會熄滅,無論是潑水、跳進海裡,他幾乎用盡了所有想的到的辦法,都做不到。
 
彷彿過去的他無法擺脫的陰霾。
 
是心理的障礙,也是現實的枷鎖。
 
原本在城市是受到愛戴的他,因為怪異的火焰纏繞,大家都認為他受到詛咒了。
 
「別靠過來!你這怪物!」
 
「好熱啊!」
 
「會燒掉東西的,離我遠一點!」
 
「他到底是什麼東西?」
 
「話說,為什麼只有他活下來?」
 
「難道是他害死了其他人?」
 
「原本沒被燒到的地方,被他碰到以後,不也會燒起來嗎?」
 
「他肯定也是這場火災的元兇之一!」
 
「是上帝看不下去,才給他那種懲罰的吧?」
 
謠言滿天飛,流言蜚語毀了克蘭的前途和人生。
 
從前是那麼被人尊敬和景仰,如今卻變得如此落魄。
 
那種巨大的反差使的克蘭灰心喪志,他不懂為何自己再次喪失了一切。
 
只有消防隊的同仁肯定他的努力,不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他,但他也無法繼續從事這份工作,只能以「光榮退休」的名字強制解雇。
 
同仁們都知道克蘭的為人,他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社會,他的大公無私卻變成眾人的眼中釘。
 
克蘭沒有埋怨自己的命運。
 
曾經一度想死的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人生,是那麼的殘酷、無常又不平等。
 
這一次,他應該為自己而活。
 
他想要掙脫桎梏,找回自己的救贖,尋覓自身的歸屬。
 
家鄉是不能繼續待下去,唯有踏上旅途,前往人煙罕至的地方,在那些不會被人瞧見及歧視的偏鄉生活。
 
城市裡,小鄉村,這些地方都不能去。
 
這把火焰不只毀了他的人生,奪走他的一切,還讓他從此只能走上與一般人大相逕庭的修羅之路。
 
他走過的地方,都會有燒掉的痕跡。
 
沿路上不曉得多少動植物死去,他想了想,不能繼續待在草木叢生的環境。
 
不如前往北境,那裡終年冰雪覆蓋,說不定會涼快些。
 
至少不用再奪走動植物的生命。
 
他從別人那裡聽來一則傳言,在遙遠的阿爾卑斯山上,那裡存在著永恆之冰。
 
永恆之冰能夠使萬事萬物凍結。
 
如果他結冰以後融化,是否就能恢復原本的樣子呢?
 
不管是否存在,有去找尋的價值,總比什麼也不做好,克蘭渴望恢復原本的模樣。
 
因為他還想要結婚生子,組織一個溫暖的家庭,就像年幼的他那時擁有的依樣。
 
和朋友以及鄰居的爺爺奶奶道別後,克蘭踏上旅途。
 
長途跋涉的辛苦難以想像,晚上他睡不著,要同時忍受飢餓和疲憊,他不時思索為何自己會落得這個地步。
 
也許,人生就是如此吧。無常又充滿未知數,你永遠無法想像甚麼時候會發生悲劇在自己身上。
 
他只能設法說服自己,不然的話,心靈會承受不了壓力而崩潰,藉由自我安慰維持心理安定。
 
他在雪白的山峰上碰見一名少女。
 
那是個大雪的日子,風稍微減弱了些,但視野的能見度很低。
 
儘管寒風刺骨,但克蘭一點也感受不到冷的感覺。
 
僅能憑著模糊的視野前進,之前他在山腳下經過一個村子,那裡的人一看到他就尖叫逃跑了,根本無從接近。
 
想問幾個問題都不行,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們,一名燃燒卻不會死的人,恐怕不論是誰看到都會覺得恐懼。
 
「你是火焰人。」
 
那個人影悄然無聲的接近了,是輕柔的女性嗓音。
 
「是誰?」一時間,他居然感到害怕了,難道是鬼?
 
「我是芙洛拉。你呢?」
 
「克蘭。」
 
定睛一看,那名少女擁有潔白的肌膚、湛藍的瞳孔以及一頭褐色的長髮,穿著厚重的羊毛衫以及牛仔長褲,還有雪靴。
 
她將雙手插在口袋,睜大眼睛打量克蘭。
 
「在你身邊,好溫暖。」
 
「別太靠近,你會燒傷的。」
 
「放心,不會的。」
 
芙洛拉的長相是傳統的高加索人,估計是來自西歐。修長的眉毛和高挺的鼻子,雙頰上有雀斑,她的嘴唇相當輕薄,沒有血色。
 
「為什麼你會一直燃燒呢?你一定很痛苦吧?」
 
「我不知道,是的,我很痛苦。你在這裡做甚麼?難道你不害怕我?」
 
「害怕?不會喔,你的面容和外表的確有點可怕,都是一片焦黑,看不出來原本的樣子,可是你的心是很溫暖的,擁有溫度。」
 
芙洛拉說完牽起他的手。
 
「你在幹什麼!你會死的!」克蘭試圖甩開對方的手。
 
然而,火焰並未持續延燒到她,就連手掌心也沒有。
 
「不會的,因為我是……」
 
克蘭猛然瞧了芙洛拉一眼,她白皙的肌膚表面似乎有著一層薄薄的冰霜,因為能見度低的緣故,他沒有注意到這點。
 
按理來說,在火焰面前的高溫,霜雪早已融化。
 
「難道說……你是冰女?」
 
「霜雪的魔女,他們是這麼稱呼我的。」
 
「那你知道永恆之冰在哪裡嗎?」克蘭內心湧現一股希望,連冰女都真的存在的話,那麼永恆之冰肯定不是空穴來風的謠言。
 
可惜芙洛拉搖搖頭說:「那種東西不存在。」
 
「怎麼會……」克蘭顯露出失望,不過他隨即打起精神。「但來這裡遇到妳,真好。我好久沒碰到願意跟我說話的人,何況是跟我握手的人,妳是第一個。自從那場大火以後……」
 
「大火?」
 
克蘭將自己經歷的來龍去脈講給芙洛拉聽,對方耐心的聽完了。
 
「原來如此,難怪大家會說是詛咒。」
 
「也許吧,我出來旅行就是希望能破除這道詛咒。假使它是的話。」
 
「我原本也是正常人,直到被暴風雪掩埋後結凍,春暖花開的季節到了,我從冰裡面脫困,卻變成這樣。身體散發寒氣,而且結冰。」
 
儘管遭遇不同,但他們同是天涯淪落人。
 
「妳會很痛嗎?」
 
「這種痛久而久之就習慣了,真正讓我難過的是村人的無法接受。他們說被詛咒的魔女會帶來不幸,我不能繼續待在村子裡。」
 
「人們總會對未知的東西感到恐懼,一定是這樣子。」
 
「克蘭,你要跟我一起走嗎?有你在身邊,我覺得很安心,你的熾熱溫暖了我的心。」
 
此時的克蘭同樣發現,待在芙洛拉的身邊,那種灼熱感大幅度的降低了,而且似乎不再那麼疼痛。
 
「我覺得自己沒那麼痛了。」他不敢置信地盯著自己的雙手。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
 
兩人以一種找到歸屬和救贖的眼神注視著彼此,接著他們緊緊的相擁。
 
克蘭頭一次覺得身體不會感到炙熱和疼痛。
 
芙洛拉覺得冰封已久的心受到對方的熱情融化,找回了原本的初心。
 
「好溫暖……」
 
「好涼快……」
 
兩人相視而笑,湊到對方的臉龐。
 
 
 
或許無論變得怎麼樣,總會找到適合自己的那個人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