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身的惡魔,卻只能實現別人的心願?!(7-8)

克拉朗之徒弟 | 2022-01-26 21:22:08 | 巴幣 6 | 人氣 77


7-8:意料之外的犧牲品(上)




「歡迎光……啊,瑪格麗特。」她的穿著和昨天一模一樣,非常懷疑她有沒有洗澡,但她經過身旁,偷踩我的腳尖時,隱隱約約飄過來的樹精油香,證明了我思考上的錯誤。

「啪幾、啪幾。」

「我沒吭聲不代表妳可以一直踩!」

「哎呀,我踩得這麼溫柔,對阿本先生來說是獎勵吧?」

「誰跟妳──」

「那個,不好意思,我想買照相權。」

「好的,稍等喔,瑪格麗特先去找位置坐吧,我等等幫妳上飲料。」

意外的是,她居然只是點點頭,乖乖走去吧檯處坐好。

忙著忙著,差不多該到前往羅茲姆街的時間,我將空盤放進水槽,正準備推門離開廚房,剛好遇到打開門進來的倫倫。

「哥哥,差不多要跟瑪格麗特姐姐出門了嗎?」

「對啊,怎麼了嗎?難道要對我獻上離別之吻?呣~」

但可惜的是,倫倫小小的手掌一巴掌打偏我的臉,害我沒有親到。

「快點去吧,瑪格麗特姐姐看起來很寂寞的樣子。」

「咦?那就算我去也沒辦法吧,畢竟她思念的人……」

「總之哥哥快去!去去!」倫倫硬是推我的背,直到瑪格麗特的身邊。

她單手靠在臉頰,另一隻手把玩著食指尖大小的琥珀,中間還封入一株白色的小花朵。

直至我呼喚她為止,她都只是眼瞳空虛的凝望著琥珀發呆。

「咕、咕。」站在橫木上的貓頭鷹彎下身體,啄啄瑪格麗特的頭髮。

「哎呀,小碗豆,乖乖。」

貓頭鷹歪著頭,圓滾滾大眼盯著她手中的琥珀看。

「不行,不能給你,這可是三大小姐手做給我的定情信物呢。」

「咕。」小碗豆甩開瑪格麗特的撫摸,飛到了別桌去。

「真是無情,嗯?阿本先生,都這個時間了呀,沒注意到呢。」回過神來,她擦擦眼角,背對我站了起來。

「妳知道這隻貓頭鷹啊。」

「那當然,她跟著六重一段時間了,那個不笑女什麼興趣沒有,最會撿流浪動物。」

「撿到貓頭鷹的確是蠻奇妙的,是從後山那邊飛來的吧。」

「是,而且還喜歡閃爍的礦物,像是烏鴉一樣,這麼一想就可愛不起來。」

「那塊琥珀……」

「跟你那煩人的學姐說一聲,我們要出發了。」

「額,她知道,她是那種雖然擔心,但不會多嘴囉嗦的類型。」她刻意避開我的話題,我也只好接著回答。

「只對你而已,她剛才在我身邊轉啊轉的,問了一大堆。」

「咦?可是她一句話也沒問我。」我回頭看向碧翠絲,她輕輕地摟住愛諾的腰,親密互動的上下齊手,根本沒有注意著這邊。

「喔喔喔!讚喔讚喔,肉食系百合!」「啪擦、啪擦!」

嗯,意外的有市場。

帶著倫倫的愛心便當,我跟瑪格麗特再次踏上羅茲姆街。

「那個叫倫倫的小女孩,做菜還真有天分,特別是這個綠咖哩,有五重的味道。」

「那個綠咖哩,就是五重的調理包啊,其他的配菜才是倫倫手製的味道……別舔便當盒啦!」

「以後每天都到店裡吃免費的好了。」

「不准!嘛……雖然很想這麼說,只要你別再吃蟋蟀就好。」

「為什麼?他們很好抓,又脆又多汁。」

「別再說了啦!吃正常一點的食物,算我拜託你。」

「虧我帶了幾隻當乾糧,喀滋。」

「拿、拿遠一點!」

而上街的下一秒,理所當然,維爾玫文的手下再次圍住我們。

「歡迎大駕光臨,維爾玫文大人的客人呀。」

「告訴她別再這麼做。」

「沒問題,今天回去我會這麼向提議,走吧,讓我引導您。」

我不爽的皺起眉頭,但還是只能跟上,過了三個街區,引起了幾乎所有路人的注目,突然,我想起了麗麗安小姐,福魯克先生似乎有安排游擊隊,假如他們看到我現在的樣子,恐怕……

──阿本……左後遠處,殺氣!

佩的話打斷思考,還沒來得及躲避,身體被強而有力的拉勁往後甩,與此同時,一顆子彈劃過半秒前我腰身的位置,後倒的我勉強用雙手撐住身體。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瑪格麗特也站不穩跌倒,直接用頭頂撞我的肚子,害我差點把晚餐吐出來。

領頭的壯漢有點難以置信,盯著槍線之處,也掏出了手槍,對準小巷窄口,慌忙的大喊:「喂,保護好客人!你們,跟我追過去!」

「是!」領頭帶著好幾名漢子,充滿警戒的跑往巷弄,結果我身邊只剩兩名壯漢,非常警戒的張望四周。

「好痛痛……」

「這是我要說的吧!快點起來,瑪格麗特!」

「哎呀,說什麼呢,要是沒有我,阿本先生可是要挨子彈的喔?」

「這點我很感謝,但為什麼要撲上來?」

「那當然是,拉您的時候太用力,我也跌倒──嗚嗚嗚放開我的臉頰~」

這傢伙到底在跩什麼,看了就討厭。

「客人!現在不是打情罵俏的時候了!我們趕快躲起來吧!」

「啊,也對。」

兩位壯漢一位架起瑪格麗特,另一位則是單手拉我起來,看起來毫不費吹灰之力,我們躲到就近的巷子裡。

「先在這邊躲一下,對方很可能還有埋伏──」他的話講到一半,天上砸下來的花盆讓他瞬間止住,昏倒在地上。

「可惡,在上面嗎?」

「不准動。」另一位壯漢抬頭的瞬間,下巴就被槍口給頂住,下一秒,男子的身體狂震起來,癱軟在地上。

兩名壯漢都倒下,在我眼前站著的是一名穿著斗篷的女子,惡狠狠的目光,高舉手槍對準我的額前。

「你也是,不准動。」

「麗麗安小姐,我正想找機會見妳一面。」

「哼,沒想到維爾玫文的客人就是你,你是為了告訴她我們的根據地,才要我帶路的吧!」

「真要懷疑的話,昨天就該先調查了。」

「住口!那是因為狐仙姐相信你!」

「然後,如果我真的要告密,為什麼還敢大喇喇的上街來,接受那些傢伙的恭維?我直接傳訊息告訴維爾玫文不就得了?」

「這……或許你是打算留到今天,當面跟她領獎啊!然後跟那邊的精靈女,一起嘲笑我們被驅趕出境的樣子!」

「我的笑點才沒這麼低呢,至少也要看到變成消波塊的樣子才會笑。」

「妳可以稍微閉上嘴嗎!咳咳,如果我真的這麼想要功勞的話,沒有必要等一天,當晚就能叫人過去抓住你們,所以答案只有一個,我是中立的。」

「原來如此,那我更不能讓你進店裡,因為你等等就會背叛狐仙姐。」她一指推開保險,左手掌架在手槍柄和手腕上,漂亮的做好瞄準架勢,彷彿下一秒就會開槍。

我豎起耳朵,聽見身後的瑪格麗特在搖動手鐲,風和腐臭爬上皮膚,她正施展魔法,所以我又拖延時間的問道:「嗯,能這麼肯定,發生什麼變數嗎,可以告訴我嗎?」

「……跟一個死人無關!」「腐蝕槍械。」她毫不猶豫的扣下板機,可子彈卻沒有如她所願的飛出來,反而像是軟木塞一樣,以拋物線的形式遲鈍墜落。

「咦?這、這是怎樣!」她急著想要扣下第二次板機、第三次,卻仍然像是玩具槍一樣,瑪格麗特見狀,笑聲完全止不住。

「妳笑什麼!」

「沒什麼,就是有點擔心,再這樣扣下板機下去,會不會爆炸。」

「爆、爆炸?」

「再怎麼說,我也曾經為了老爺,當過十幾年顧傭兵,創造了一些些克制槍械的魔法也不為過吧,凍結,奪取。」隨著瑪格麗特的話說完,四周的水氣聚集到遲鈍的子彈上,緩緩凍結,帶著菸草味的空氣緊接著吹拂,將子彈帶到了瑪格麗特手中。

「仔細看看吧,這顆子彈,是不是異常的粗糙啊?妳的槍管該不會生鏽了吧?」

「咦?」她瞄了一眼手槍槍管,古銅色的粗鏽肉眼可見,她嚇了一跳,把手槍甩在地上。

「這不可能……剛才明明還好好的!居然有這種魔法……」

「麗麗安小姐,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變故了嗎?」

「……死了。」

「什麼?誰?」聽到關鍵字的瞬間,我腦中一片空白,我慌慌張張的掐住麗麗安的肩膀。

「你、你真的不知道?」

「拜託妳告訴我,麗麗安小姐!是昨天帶領我過去的關係嗎?非常抱歉,我居然沒有注意到跟蹤……」

她訝異的眨眨眼,有些懼怕的回答:「那個,死去的不是狐仙姐這邊的人,而是維爾玫文旗下的小姐。」

「咦?為什麼?」

「我也不清楚,但是你一但到店裡,她就把這件事說成是狐仙姐做的,到時候你一定會說出我們的所在地。」

「我相信狐仙姐不會亂殺人,即使是以前的同伴也一樣。」

「所以……你不會說?」

「不會,雖然你可能很難相信,我反而覺得維爾玫文更有可能痛下殺手。」

「她為什麼要殺自己人?」

「我不知道,但多虧了麗麗安小姐,大概能猜到她找我過去的理由了,我差不多該走了,不然那女人會懷疑的。」

「我知道了,但是……要是狐仙姐出事,我絕對第一個找你!」她快速撿起地板上的手槍,匆忙跑開。
「哎呀,真是可愛的威脅呢。」

「她只是一個酒家女,失去手槍當然會怕,話說回來,那個『腐蝕槍械』,不是高級組合魔法嗎?為什麼能省去讚美詞?」

「我沒有省去,『王,與您偉大的三十二份意念,賦予我質變與狂風,侵蝕眼前武裝吧,腐蝕槍械。』這樣。」

「不,妳沒說,絕對沒說。」要是講這麼多,早就被開槍了。

「只是您沒聽到而已,阿本先生知道腹語術嗎?喉嚨發聲時,將嘴巴說話時的開闔幅度降到最低,看起來像是緊閉著嘴一樣。」瑪格麗特拉住我的手,讓指尖壓住她的喉嚨。

「妳有喉結?!不,你是男的?!」

「哎呀,您可以親手確認看看啊?」

我瞥了一眼緊貼得恰到好處的牛仔褲,包裹住圓潤飽滿的臀部,和修長美型的長腿,兩股之間也確確實實是漂亮拱型,我嚥了一口口水,腦中快速翻轉思考。

「啊,原始魔法用的寶石?」

「是的,在我喉間也有一顆,它能夠調整聲帶發音頻率,可以高到人類耳朵無法接收的範圍。」

「可是我剛剛也聽不到啊?」

「因為我想讓您用讚慕的眼光看我。」

「那妳倒是成功了,不過連喉嚨裡都有寶石啊,瑪格麗特小姐的老家,還真夠殘酷。」

「並非如此,那一顆,是老爺要我裝的。」

「……你是說,莉塔的爸爸嗎?」

「是啊,但比起我的事,不是更應該專注於事件上嗎?」

「說的對。」瑪格麗特別過視線,冷冷的催促我,這傢伙,不想談話的時候意外好懂。



…………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