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重生之末世流浪者10 記憶碎片

太懶沒慾 | 2022-01-26 20:13:21 | 巴幣 2 | 人氣 66

連載中重生之末世流浪者
資料夾簡介
喪屍、冒險、魔幻、愛情

不過羅玓卻不這麼想。只要他們自身實力夠強大,該基地不僅拿不下,反而還可能損失慘重。
羅歆移動在屍體間,尋找著某隻喪屍,而躺在地上的兩人則被詭異拖行著。
在它被擊殺的一瞬間,瀰漫周圍的幻覺便隨之消失。但她知道真正釋放幻覺的是變異植物,它這是在誘導她解除結界嗎。
「你們意識沒被干擾嗎?」
「干擾?沒什麼感覺耶。」
羅玓也走了過來,瞥到她腰間配帶的手槍,和身後的揹包,就沒再看到其餘東西。
「你裝備未免也太low了吧。」
「……」
羅歆掃了他全身一遍。
身後複合孥,身側霰彈槍,腰身手雷鏈,手持工兵鏟,確實比不過。
羅玓無視她不屑的眼神,從包拿出穿甲綱芯彈與制退消音器給她。
「用這個,三階以下都能打著玩。」
羅歆白了個眼給他。這些東西她空間裡也有,只是隨著階級提升,身體的防禦力更加強韌,子彈能造成的傷害只會越來越低。
往後人們會更加依賴異能,而這些冷兵器則只能讓未覺醒的普通人增加逃跑生存率罷了。
「你自己留著吧。我這是用來引喪屍的。」
「蛤?不行,怎麼能一個趁手的武器都沒有。」
羅玓看了看,決定摘下萬用工兵鏟給她。
「這東西拿著。不僅能挖、能鋸、能砍,還能當盾跟……」
「你是收了廠商多少錢?」
「……總不能一直徒手揍吧。」
她想了想,「也是。」
依現在的階級,其實根本不需要武器,但拿著誤導別人也不錯,可是……
厲沉查覺到她在顧慮,「怎麼了?」
「準備應戰。」
接過工兵鏟就需打開結界,她不確定這一瞬間會不會被抓住。
「好。」
羅歆歪頭看向了他,心裡百般疑惑。
好什麼……都不會懷疑跟好奇的?
自從一起行動後,發號司令的總是她,厲沉則是全心配合。
難道他跟原主關係本就很好?
不太可能,她沒有接收過原主有關厲沉的一切記憶,也沒聽九叔提過,故事劇情裡也沒寫到。
不對,羅歆搖頭。不知道並不代表不存在。
『小系。』
『主人。』
『如果我放棄拯救厲沉,這世界會有差嗎?』
厲沉不是主角,在故事裡死了,裡面的世界依然在繼續。
不惜讓她來到這裡也要拯救厲沉。難道他的存在跟世界有什麼直接性的關係?
『……』
『你如果不說,那我就……』
『主人如今……還信我嗎?』
羅歆陷入了短暫沉默。
『我只是想搞清楚,敵人是誰。』
並非不相信小系,她也知道小系不能說,可能是被什麼給限制。
只是這種被什麼給阻礙的感覺,她不喜歡。
如果說拯救厲沉她就能回到現實,那為何她無法在一開始就先殺了男女主角。
依她的實力完全有可能將他們扼殺在搖籃中。可她卻不能這麼做,只能一邊完成任務,一邊推進保護厲沉。
她也想過要除掉厲沉的人是不是這世界之神,但小系卻說只要阻止故事最終之戰中厲沉的死亡就好。
既然如此,為何必需走這中間漫長的一段路?
小系無奈嘆氣。其實在淨化完厲沉身體裡的屍毒時,它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主人,似乎還置身事外。』
『什麼意思?』
『這可是主人努力爭取得來的世界喔。』
『……?』
『主人這麼聰明,給你開點後門,一定能猜到。』
語畢。結界壁也隨之消失。
『等……!!?』
在看到防護消失的瞬間,羅歆馬上就要再施展,但變異植物的異能更快,似乎就是在等這一刻,無數個巨大樹藤竄出地面。
翻攪交錯的樹藤,不僅掀起塵埃阻擋了視野,還沖散了大夥。
「哇靠,啥啊!」
羅玓矯捷避開甩來的鞭擊,李馬超就沒這般幸運,面對這般密集猛烈的攻擊,閃得過初一,閃不過十五,直接被掀飛擊地。
『小系,你到底想幹嘛!』
她並不能暴露過多異能,面對如此數量,一味的防守太被動了。
『幫助主人獲取訊息喔。』
看著喪屍從樹藤打穿的洞裡冒出,羅歆表情都快扭曲了。
『你在搞笑嗎!』
「不要碰到樹藤,有毒!」
李馬超努力想撐起身體,但被擊中那瞬間,全身都麻了。一開始還以為是身體突如其來的重擊導致暫時發麻,但隨著時間推移,身體不止麻,還變得額外沉重,不管多麼使勁都無法移動。
看他像剛出生的小羊一樣,羅玓都氣笑了。
「你中招得也太快了吧!」
「少廢話!為你以身試毒不行啊!」
真令人不爽,這麼多根扭來扭去的,別說打不打得中,他連閃都很吃力。
「你倒是想辦法移動啊。」
這些喪屍雖然只有一階,但相互行動卻非常協調,很清楚要先攻擊誰。很快就往李馬超方向跑去。
有巨大樹藤掩護阻擋,羅玓寸步難移。唯一有殺傷力的就是手雷,但使用不當,很有可能波及到友軍。更別說穿插分布在樹藤間的喪屍了,不管怎麼換武器都很難使啊。
「吵死了……!!」
李馬超使勁使展風壓,吹開喪屍的同時往羅玓方向推進移動。可惜他無法在空中改變軌道,眼看上方落下無數樹藤,他只能捨棄移動,向上發射風刃。
後座力讓他跌到了地面,好在羅玓也及時趕到,對著橫衝而來的喪屍開槍,但煩人的樹藤又再次竄出,抵擋了大部分的子彈。要不是他加裝了鴨嘴,可能連一隻都打不中。
「相互配合也太犯規了!」
「厲沉,掩護我。」
「好。」
這時兩人也趕了過來。有五階力量在,厲沉手握匕首,直接靠蠻力將無數巨藤串在一起,隨後一招斬斷。
羅歆則找到了它們的連接處,拿出高爆彈接連轟炸。
「難怪你不要我的鏟子!」
原來她包裡還藏了輸出高的武器。
「別說廢話,能護好自己吧?」
「當然。」
羅歆點頭,「那那兩位也順便了。」
「誒?蛤啊──給我等一下!」
無論羅玓怎麼喊叫,兩人都沒有搭理的跳進地洞裡。
原先羅歆是想自己處理的,但礙於厲沉不願妥協,無論如何都不願讓她獨自行動,於是只好丟給羅玓。
這就苦了他了。讓一個一階保護三個無法行動的人,根本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等姊回來絕對要投訴。
進入地洞。羅歆收回高爆彈,將空間縮成小長方格,貫穿湧出的樹藤後,直接擴張成一條結界通道,迅速下降到底部。
一見到樹藤的本體,直接拋出鋁熱手雷。隨後躲進結界中,看著被高溫燃燒的變異樹藤在火焰中痛苦扭曲,只是……
『原來不耐熱啊。』
小系嗯了一聲,『也不抗寒。』
沒想到這樹藤竟然會有存放喪屍的興趣,這些看門的就知道合作了,難以想像她們要找的那棵三階變異植物,會是多麼難纏費事。
不過,她似乎遺忘了什麼……
「不是釋放幻覺的植物。」
厲沉一提醒,她的眼睛也隨之瞪大。
對啊,被擺了一道。
「我們趕快回去!」
羅玓這邊。在羅歆他們下到地下去不久,樹藤就放棄了攻擊,只剩零散的喪屍需要解決。
只是當他解決完喪屍後,周圍不知何時出現了石牆。仔細觀察後,才驚覺自己在不知覺中身陷地洞裡。
下一秒身後傳來吵雜的奔跑與嘶吼聲。
聽這數量,羅玓慌張地加快步伐,不料斗篷被尖石勾住,整個身體被向後拉扯,差點跌倒。
「小心。」
羅歆格擋閃現到他們身後的喪屍。一個借力拉著羅玓拉開距離繼續逃跑。
他使命邁開腳步,痛苦的喘息著,餘光瞥到姊肩側的海安徽章,惱火得喉嚨發麻刺痛。
終於他們跑到了盡頭,看到傳送的動力繩索,羅玓甩開了羅歆的手。
「姊,你先上去。」
「你在說什麼!要走一起走,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還沒,最後一個任務。必需他去完成。
「姊。上去後,就離開海安吧。」
「當然,不是說好了。」
羅玓淡笑,將繩索綁死在羅歆身上,拿出她自製的鬧鐘懷錶,轉身面向滿是變異的屍群。
火光沖天,熱氣與風壓瞬間吞噬了羅玓,隨之意識墮入深淵,如同身陷黑暗的惡夢,怎麼也醒不過來。
直到被打了一個巴掌。
「再不起來,我就開槍了。」
漸漸找回意識的羅玓,當眼睛能清晰分辨事物時,一把槍口已經抵在了他的大腿上。
「你來真的!?」
羅玓整個人跳坐了起來,大聲喝止羅歆詭異行為。
「可惜,再睡一會多好。」
真是一點都沒變,行為上還是這麼惡劣。
他環視一下周遭,是方才戰鬥的地方。並不是在地洞裡,也沒有大批難敵的變異喪屍。
「我……剛才是怎麼了?」
羅歆指了指厲沉手上的東西,是一株扭曲枯萎,還散發著些微惡臭、灰煙變異植物。
「你中了幻覺。怎樣,是負債了還是被甩,看你都哭了。」
羅玓摸了摸眼角,確實有些濕意。又意識到了什麼,拿出懷錶查看,這才鬆了口氣。
「什麼陰險異能,竟讓我被炸死。」
他到坦然,王嵐跟李馬超就沒這麼想得開了。彷彿承受了什麼無法接受的衝擊,神情隱忍、痛苦。
最讓羅歆疑惑的是,兩人眼神恍惚,還不敢與自己對視。
至於申凡蓉一直在昏迷,反而沒受到太大的影響,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歆兒。」
厲沉來到她身邊,將從幻覺植物中掏出,疑似玻璃塊的東西交給了她。
不用他解釋羅歆都知道這不是晶核,連她都沒感應到石頭的能量,可它卻在散發著微光,想必也不是什麼凡物。
『小系,這是什麼?』
『記憶碎片喔。』
『記憶……這就是你說的開後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