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救命呀!我是女神,不是勇者!》04 神生走馬燈

月殼表面 | 2022-01-26 18:30:02 | 巴幣 116 | 人氣 191

連載中《救命呀!我是女神,不是勇者!》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個沒有任何技能的女神被當作勇者,最後統合人間王國,用經濟戰讓魔王國度崩潰,拯救異世界的故事。


前往 目錄

字數:3000字 預計閱讀時間:7.5 分鐘


  下午的時候祭司大叔拿了一把細劍過來,說是天使勇者──最初的勇者──的遺物。劍身銘刻的文字裡卡著黑褐色污漬,是古物沒錯。倒是劍鞘和握把上的裝飾光亮如新,明顯翻新過。

  大叔看我拿著劍端詳,興奮地催促我前往城堡外的森林找野獸小試身手。其實要試劍,應該在城堡裡的操練場空揮兩下比較實際。這把劍對我來說太重了,光是拿著都很勉強。不過為了避免在人多眼雜的地方出糗,我只得答應。

  森林裡草木蓊鬱。生生不息的地方本該充滿生命的活力,但繁茂的枝葉遮蔽了光線,濕氣浸潤肌膚,眼前的森林反而漫溢出陰森的氛圍。

  一切的一切都讓我想起貓頭鷹。

  不知道為什麼,我常常做關於貓頭鷹的夢——夢中純白的空間裡,有兩隻貓頭鷹站在高處低頭查看,咕咕叫著交換意見。而我躺在冰冷的地面不能動彈,直到身體莫名地被扯動,晃著晃著才醒過來。

  「這森林裡有貓頭鷹嗎?」

  我兩手抱著劍用力往上抖,勉強將劍提高一點。一行人還沒找到野獸,我的手已經開始發酸。

  「有,晚上的時候能聽見牠們的叫聲。」大叔走在我旁邊,明明他腰間掛著一把寬面重劍,走起路來還是健步如飛。他說:「勇者大人喜歡貓頭鷹嗎?」

  「只是好奇問一下。你們常常在森林裡過夜?」

  「森林裡有野豬,這種四腳的兇猛野獸很適合用來訓練士兵應付魔獸,所以我年輕的時候常常在這座森林裡面跑。」

  「你以前是士兵?」

  「是啊,還是混得不錯的士兵。妳應該很好奇我為什麼會變成神殿的祭司吧?」

  大叔呵呵笑兩聲,摸摸自己的落腮鬍,好像回憶起當年的春風得意。我好奇地不得了,但身為女神——在他們眼中則是勇者——還是需要一點格調。我嘟嘟嘴巴,假裝自己不是很有興趣。

  「你願意講,我就隨便聽聽吧。」

  「四十年前,天使勇者降臨,為了討伐魔王,她召集了遠征隊。那時隸屬於王家騎兵隊的先父受到征召,所以我成年之後繼承了他在騎兵隊裡的職位,後來在諸王之亂時,一路當到了滿高的職位。沒有幾年,政治情勢改變,我藉著為先父守喪的名義辭去官職。那時候整理先父的遺物發現……」

  大叔頓一下不再言語,我不禁向他投去詢問的眼神。他看著我,不知道在顧忌什麼,好一陣子才措詞謹慎地繼續說。

  「討伐魔王失敗之後,天使勇者的身體日益衰弱,她知道自己等不到第二次遠征隊出發,死前留下了一組祈禱符文的草稿,希望我父親能再次召喚出勇者。這就是我父親臨死前都沒有回到軍隊的原因。在那之後,我就接續父親的遺願,待在神殿裡研究祈禱符文,直到今天。」

  我歎一口氣,為他們父子兩奉獻的歲月感到不值。

  「勇者失敗了,神自然會降臨新的勇者。你們忙著召喚勇者,卻無視神的恩典,不是本末倒置嗎?」

  「這倒是沒錯。」大叔苦笑著說:「不過依照我父親所說,天使勇者是想要自己回來才會留下祈禱符文。所以勇者大人您……」

  「可能祈禱符文有錯吧?她是勇者又不是神,肉身死了就死了,根本不可能回來。她只是太執著了。」

  不知道天使勇者到底接受到什麼資訊讓她覺得能利用「系統」死而復生。她的幻想可笑歸可笑,從正確地描繪系統指令這件事,還是能看出她的決心。要知道,從包裝好的奇蹟裡拆解出指令,理解之後建構新的奇蹟,是字面意義上的「逆天而行」。

  「或許就是她對解救蒼生的這份執著讓人們感念至今,所以當她被奉為主神的時候,大家才會欣然接受。」

  「主神?現在神殿的主神不是安眠女神嗎?」

  「安眠女神已經被逐出神殿了。現在神殿裡供奉的是天使勇者。」

  來了!是人們腦補的宗教!如果我想要回到神界,一定得讓安眠女神回到神殿才行。正當我想要打聽關於偽神的事,前面就傳來犬隻激烈的吠叫聲。

  「勇者大人,獵犬好像找到野豬的蹤跡了,我們走吧。」

  大叔大步向前邁進,我抱著劍拔腿狂奔才勉強跟上。當我們抵達衝突中心的時候,我看到四、五隻精瘦敏捷的獵犬圍著一隻半人高的野豬狂吠,更外圍的士兵手裡拿著長槍,堵死野豬的退路。

  「勇者大人,請準備好!」士兵向我大喊。

  「準備好?什麼準備好?」

  我看著士兵們默契十足地交換眼神,感到大事不妙。我慌亂地抽出細劍,動作很笨拙。劍鞘還滑出指尖掉到地上,我還在考慮要不要彎腰去撿,對面的士兵就拿著長槍把野豬趕過來。

  幾十公斤生猛而結實的肉塊直直朝我衝撞,我根本來不及把劍擺正,只能胡亂提著護手和劍柄往後退。退沒兩步,腳跟不知道絆到樹根、石頭還是純粹雙腳互絆,我一屁股跌到地上。

  我和野豬之間只剩一劍之隔,而且區隔完全沒有保護作用。如果野豬衝撞劍身,我只剩下皮開肉綻的命運。據說人死前會看見人生跑馬燈,實際體驗,我作為女神腦筋會一片空白。

  呵呵,原來人神之間有這樣的區別啊,真有趣。

  在我放棄希望,開始胡思亂想的瞬間,大叔朝我跨一大步,順著傾身的重心轉移拔出重劍,然後再跨一步,雙手往上揮舞,從側邊掀翻野豬,野豬因為劇烈的撞擊向側邊翻倒。

  我坐在地上全身僵直,肩膀聳得緊緊貼著耳朵,看大叔緩步上前給動作遲鈍的野豬最後一擊。幾滴暗紅色的液體濺上足跡雜亂的塵土,伴著抽搐的嘶嘶叫聲逐漸減弱。

  一切塵埃落定,大叔游刃有餘地振劍,甩落重劍上的鮮血。他歸劍入鞘,轉頭過來。

  「勇者大人,您沒事嗎?咦?別哭呀。」

  我花了好長好長的時間才止住淚水,然而雙腳止不住顫抖,完全站不起來。

  你們不要笑,真的不要笑。沒有親身經歷無法了解我剛剛面對的事物。野豬比我矮,那又怎樣?牠和我差不多重,那又怎樣?那種恐懼不是來自巨大的身軀、不是來自壓倒性的力量,是來自全然的未知——你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你不知道能不能面對、你甚至不知道在書上、在系統裡看見的野豬檔案,還有你所擁有的一切常識,到底和眼前的怪物有沒有關聯。

  所有的一切都脫離你的掌控。

  你只能放任一切發生。這就是我剛剛經歷的恐懼。

  不可能,我永遠不可能代替勇者殺掉魔王。

  我這一生都不可能回去天界了。

  想到這裡,我又開始哭。

  最後有個士兵從我手裡接過天使勇者的細劍,大叔則抱起我往回走。回程的路上我們沒有說一句話,我和大叔兩人之間的沉默只有我抽鼻子的啜泣,還有從大叔胸膛傳來的、穩健的心跳聲。

  不同於出發的時候每個人情緒激昂,現在連隨行的獵犬都因為眾人低落的士氣從追捕的興奮中冷靜下來。

  就當我又要因為想起貓頭鷹而縮進大叔懷裡的時候,他開口了,聲音很低。他輕聲地對我說——只有對我說。

  「對不起。」

  我似乎能聽見他抿嘴的聲音。

  

  走出陰鬱的森林,日落的斜陽刺痛眼睛。為了不要讓城堡的人看見我丟人的樣子,我拍拍大叔的胸膛讓他放我下來。雙腳踩在地上還是有點無力,我抓著他的衣袖,好不容易才穩住身體。

  我不敢看大叔的表情,怕他已經對我失望至極。可能是想要尋找找到任何一絲自己不辜負「勇者」這項稱號的部分,我開啟關於前勇者的話題。

  「之前的勇者,我是說,天使勇者是怎麼樣的人?」

  大叔聽完我的問題,默默扶著我往前走,在我終於能夠自己邁出步伐的時候他才開口。

  「她是一個溫柔的人。」

  大叔瞇著眼看向遠方,回想天使勇者的形象似乎讓他那已經步向遲暮的靈魂再次燃起堅韌的火光。夕陽的餘暉映在大叔臉上,散發出溫暖的意象。

  「除去稱號、樣貌、力量還有能力,她就是一個溫柔的人。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大叔幫我打氣似地露出和藹的微笑,他說:「勇者大人晚上還想參加晚宴嗎?如果覺得太過疲憊,我向國王報告一下,延期一、兩天也是沒關係的。」

  大叔突然叫我一聲「勇者大人」嚇我一跳,然後我意會過來為什麼他要強調前勇者是一個溫柔的人。

  因為那是只要努力就能達到的事情。

  看來,大叔還沒有放棄我。他這些堪稱肉麻的體貼讓我感到有些難為情,同時也因為沒有被全盤否定而感到安心。我搖搖頭,說:「沒有關係,照常舉行就好。只是我出席晚宴之前可能要洗一下澡,全身都黏黏的去見國王好像不太恰當。」

  「勇者大人果然很喜歡洗澡呢。」

  大叔呵呵笑兩聲。我的臉紅起來。

  「什麼叫果然?我只是怕你們有什麼奇怪的禮儀先問一下。」

  「我回去之後馬上會安排淨身的流程,不用擔心。」

  看著大叔的微笑,我似乎可以再努力一下。

前往 目錄



  如果大家覺得喜歡,還請多多給予GP和留言──!

  不多說什麼打擾最後溫馨的氛圍了。

  下回,鴻門晚宴。

創作回應

ChiaoCat
現實中野豬衝過來也是很可怕的⋯⋯
2022-01-28 20:29:42
月殼表面
沒錯,捕野豬是會死人的,還好大叔有練過@@
2022-01-29 11:36:1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