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34、血染古魯丁

藍飛璃 | 2022-01-26 17:00:02 | 巴幣 18 | 人氣 68

連載中(完)二創-只想守護你(天堂2)
資料夾簡介
身為異界者,為了追捕敵人而來到這個世界,擔心這個世界會像過去一樣被摧毀,她必須小心翼翼,然而卻遇上了他,一個生於偏鄉小島上的獨特人類......

於古魯丁城內的大殿上,屍首遍佈四處,被切斷的手臂,砍成半的人類軀體,肢體散落各處,鮮血揮灑在牆上、地上,到處染滿了紅色的血痕,鐵鏽的腥臭味瀰漫在空氣中。
大殿的主座上,一名男子穩坐在上頭,頭髮長到及肩,粗曠的眉眼透著寒冰氣息,深邃的五官輪廓展現出他的俊逸,然而那冰冷嘲諷的模樣卻讓他那好看的五官多了幾分黑暗色調,那如死神般的眼眸讓人看了退避三舍。
他優雅的坐在座椅上,側靠著扶手,單手撐住側臉,自信且慵懶地看著面帶驚恐坐在地的人們,他的神情和姿態,明顯與輝煌大廳中的一切產生強烈對比。
「可惡!為什麼……這是為什麼!」菲爾德瞪著主座上一動也不動的男人,身為進攻方的領導,眼前的一切讓他們驚懼,身體無法控制的顫抖。
不懂,他不懂!為什麼好不容易攻到這裡,卻在幾秒的時間內幾乎全軍覆沒──
他慌恐的掃視著四周已無氣息的同夥,在進入大廳的瞬間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所有人在一陣紅光下全被肢解……
雙眼帶著恐懼,瞥向一旁肚破腸流,已無氣息的同伴,手上與身上,都還染著那瞬間噴灑出來的鮮紅血液,鮮血的腥味吸進胸肺,一陣作嘔感湧現,但仍能壓下去。
在戰場上行走過幾回,早已看過無數的屍首,但卻沒有一次同這場景,令人打從心底想逃離,此刻的他,身與心完全被死亡所帶來的絕望支配。
「哈哈──真有趣,再多一點那種表情,害怕的思緒,更多的恐懼!那種感覺……」笑著,薩基爾緩緩從座位上站起身,鄙夷看著那僅存的人們,「真是太棒了!這種感覺,這種力量,如果能夠再得到那人的力量就更完美了!」
「可惡……薩基爾,你剛才到底做了什麼……那種力量……那根本不是人類會擁有的!」菲爾德一手按壓著因剛才混亂而被折斷的手臂,強忍身上劇痛,緩慢站起身。
想到剛才僅幾秒就風雲變色的場景,驚恐的思緒逐漸吞噬他,身體忍不住的隱隱顫抖,此刻他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眼前這個男人根本不是人……
「不知道那是什麼?那是場意外,讓我不小心沒殺了你的意外。不過,剛才你沒看清楚是嗎?雖然可以再讓你見識一次,但,這次你可要看仔細了,因為這回我可沒把握你能活著再看第三次,親愛的菲爾德。」
薩基爾嗜血般的愉悅笑著,手中再次凝聚剛才殺掉他們半數人以上的鮮紅光芒,見到那再次出現的力量,菲爾德咬牙,穩住顫抖的雙腳,身體的抖瑟因恐懼而無法止住。
他該怎麼辦,以薩基爾這種力量,就算是亞丁軍來了也是束手無策,那人明明說他們能夠獲勝的,可是如今的狀況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呵!永別了,菲爾德。」薩基爾勾唇冷笑,用力一握手中的紅光,瞬間,那如同細針般的紅色東西朝他們飛射過去。
菲爾德見了,緊閉雙眼,清楚自己無法有任何作為,因為力量的懸殊,早已決定了他們這場起意結局。
這是他的錯,因為他他想停止這些悲劇,過度的自信才導致這麼多人死亡,心中的悲憤難平,但他卻只能無助地在心底吶喊,並悔恨對大家的虧欠……
內心對陪他一同出生入死的隊友們道歉,他決心使他們與自己共赴黃泉,這樣的結局完全超脫出他們所預測的結果。
思緒飛快轉動,但不知經過多久,他才緩慢意識到自己竟等不到預期的疼痛,緩緩地,他睜開緊閉的雙眼……
「妳……可終於來了……異界神……」
薩基爾的聲音,帶著激動在大廳中響起,語氣明顯地興奮,那顫抖的聲音讓菲爾德疑惑,定睛看著眼前景象,不知何時,他的眼前多了一名身穿黑色斗篷的人,他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這的?那人……是誰?
視線一掃,他才發現,薩基爾剛才的攻擊竟已坦蕩無存,那讓他們毫無招架之力的強大力量竟就這麼消失不見,難道,是眼前這人代替他們承受了一切?
他是怎麼做到的……?
「不,或許,我應該喊妳一聲,亞丁王。」薩基爾冷笑,手中的力量再次凝聚,但卻不同於剛才的形式,那是一道黑色的球體,邊緣還圍繞著白色的細絲。
「亞丁……王……?」驚愕瞪著那抹身影,菲爾德不解,為什麼薩基爾要這麼叫喚他,而異界神又是什麼意思?
「薩基爾,你的力量是那群人給你的吧?」黑色斗篷的人語調冰冷,完全聽不出他的情緒,但卻能明顯辨識他的性別。
「這熟悉的聲音……?」菲爾德錯愕。
與亞丁王三個字相連,那響徹整座亞丁大陸的名字,卻不曾目睹過的容貌,下意識,他緩緩開口,「嵐月……陛下……?」
那人似是聽到他的聲音,轉過身面對自己,看著那面像自己卻依舊看不見面容的人,菲爾德因剛才的場景,身心早已被恐懼支配,顫著身子,他幾乎止不住驚慌地看著眼前靜止注視自己的人。
這被斗篷遮掩面容的人真的是那個女王?現在的亞丁君主?可是她的聲音卻和當時自稱是君主親信的女人一模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
異界神……剛才薩基爾是這麼叫她的,難道她們其實根本是同一人?
嵐月凝視著苦撐自己面對一切的菲爾德,清楚在那強大力量下,他早已喪失鬥志,想著那樣的畫面,斗篷下被遮掩的面容霎時閃過一絲悲憤。
如果她再早個幾分鐘,他們就不會變得如此了……
她邁步,準備治癒菲爾德的傷勢,但他卻如驚弓之鳥般的往後退了一步,凝視他的動作,清楚他的生存本能在那劇變下已佔據他的全身,即使他想控制,卻無法如願,一頓,她仍再次朝他走近。
「沒事的……」嵐月伸手要觸碰上,他卻反射性的驚恐緊閉雙眼,那反應讓她眉宇緊皺,人類心底最深層的死亡恐懼,因死亡的瞬間而被勾起,他的表現已表明了一切……
「妳這女人,竟敢無視我!」薩基爾面對嵐月的無視感到憤怒,他握著那黑色球體擲向嵐月。
「危險!」一旁的倖存者見了,驚恐大喊。
卻見薩基爾擲出的黑球在還未沒碰到她的瞬間便消失無蹤,而遠方的薩基爾則莫名其妙的被彈飛出去,碰的一聲,撞上了旁邊的石牆,滑落地面。
「好了。」
輕柔的語調輕啟,宛如雨露春風,緩和了剛才的緊張場面,倖存者們看著在場傷勢最嚴重的菲爾德僅在瞬間,因這突然出現的人,輕觸下,臉上的疼痛表情消失,身上傷勢恢復如初。
「這、這是……」菲爾德詫異。
動了動手,本該因骨頭斷裂的疼痛感消失,身上不再感到一絲痛楚,這樣的轉變令他睜大眼,錯愕瞪著已退開的她,不敢置信的伸手摸向剛才疼痛劇烈的地方,身上的變化令他震驚到無法言語,她怎麼會有這樣的力量……
「妳……妳是亞丁的君主,妳是嵐月大人?可是……為什麼妳會……」菲爾德的思緒有些混亂。
本應遠在亞丁城的她,是如何瞬間出現在這裡的?難道是援軍到了嗎?但是,除了她,現場根本沒有其他人,不僅如此,她還擁有這種不可思議的治療力,即使是神職者,他們也沒有這瞬間讓傷口與力量恢復的能力。
她到底是誰……
「有話等等再說吧……」她轉身看向薩基爾。
他坐在牆角,噙著無所謂的笑容,起身同時嘔出一口血,但他蠻不在乎,只是伸手擦拭了溢出嘴角的鮮血,瞪著嵐月冷笑道。
「嵐月,妳這女人下手還真重啊!」他笑著,左手凝聚白光準備治癒自己的傷勢,但這動作才剛成形,他的手上卻突然出現一道白光,一個類似咒文的東西硬生將他手中治癒的白光消除。
感受到力量瞬間消逝,光無法凝聚,準備再以另一手凝聚力量,同樣地,那道白光再次閃現,無法凝聚,瞪著雙手手背上的白色印記,他憤怒大叫。
「妳!可惡,妳做了什麼!」
在瞬間,他便無法使用任何能力,這樣的變化讓薩基爾怒髮衝冠,不加思索的朝嵐月奔去,打算以體術方式與她對勢,但腳才剛踏出,四周的石地卻像有生命般的伸出白色繩線,將他禁錮,被綑綁的身體,使他無法動彈,就在他準備暴怒出口,一陣喉部的劇痛瞬間止住他的行徑。
「嗚……啊……」他想大喊,卻因聲帶被刺穿,發不出聲,頸部被剛才的繩線穿過,無法動彈、呼吸困難,但卻因為某種力量的關係,使他不會死亡。
咬著牙,他含恨怒瞪著眼前的女人。
「我想,要從你口中問出東西是不可能的事。」嵐月冷聲道。
走到他眼前,伸手以單指輕觸他的額,淡淡光暈在額間散開,她開始讀取著他靈魂中的記憶,一層層抽絲剝繭。
看著那些記憶中的畫面,殘暴的過程,與那些人的接觸,最後他們在離去前,似是以防萬一的賦予薩基爾力量,許許多多的過程全歷歷在目。
「嗚……」不明白她行為的薩基爾,瞪著她,只見她待了幾秒後便退開,冰冷的紫瞳,狠狠的瞪著自己,那模樣心底恐懼的恐懼無形竄出,下意識,他的身體竟開始不受控制的顫抖。
「看來他們確實不在這裡了……」從他的記憶中,她看見他們的離去,只留下薩基爾一人,並賦予他足夠應付這場起義的力量。
原本就猜到他們會再次溜走,只是沒想到他們會完全放任薩基爾執行這件事,這表示,在這世界,他們的人員數還不足以對抗她,才會沒留下任何人員的直接撤離。
然而這樣的認知,卻也讓她鬆了口氣,至少這個城鎮安全了,只是目前她的力量逐漸銳減,要鞏固這世界的安定已相當吃力,如果再來一次這種過程,她將無力再出手。
接下來,她必須盡快找到他們的其他據點,因為這裡既然撤離了,那就表示他們應該是到了力量的聚集地,只要能解放被吞噬的力量,他們就不再有餘力與她抗衡。
最終的目標就只剩下那個女人……




喜歡,歡迎給個GP,如果願意,歡迎留言告訴我您的感想,謝謝您的觀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