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西斯利亞》卷二-第五章 教皇不喜鍊金

音研生 | 2022-01-26 16:06:41 | 巴幣 30 | 人氣 82

連載中《西斯利亞》故土的異鄉人篇
資料夾簡介
  飛船的危機暫且過去,幸運的格羅塔在不幸中保住了小命。   故土依舊、離鄉背景者已然是異鄉人,故事將在接下來人與神的國度中拉開帷幕。


             回到目錄  



第五章 教皇不喜鍊金

  收回貴族徵稅的權利?你是在開玩笑吧?這可是自卡佩創建時就賦予他們的特權啊,一個連繼承人都不是的小子憑什麼說要撤回這項殊榮?

  明面暗地的諷刺打壓絡繹不絕,有些人甚至打起了別樣的心思想除掉這個礙眼的傢夥,老國王對此無動於衷仍舊沈迷於酒池肉林中,可憐的大皇子可說是孤立無援,卻仍想著說服貴族們轉變態度。

  在貴族中的確有少數清流支持大皇子,但更多的是迂腐的爛泥,就當情勢急轉直下,眼看貴族們很快就要剷除權利路上最後一個阻礙時。

  「那位,出手了。」蒙特拉小心翼翼的斟酌著用詞,避免自已說出那個大不敬的稱謂:「不知是巧合還是大皇子與那位私下早有謀劃,在情勢頑劣時,那位以踰越的罪名一舉剷除了幾乎所有以舊貴族制為首的家族們。」

  踰越,此一罪名是記載在光明聖典上的重罪。

  此罪所述之,關於生靈踰越本份觸犯奧德卡給予生靈之權限,理同背棄光明,應以光明之命收回奧德卡予之權利。

  這樣看來或許是繞口了點,簡單來說:你做了不符本份的事、壞壞、判你死刑。

  「這樣的定義未免太含糊了。」這次插話的不是莉莉,而是一路上都沈默聽著的維恩。

  是啊,踰越的定義也未免太模糊了些,什麼樣的行為算是踰越呢?這似乎是個很主觀的問題,且刑罰之重、已此作為罪狀奪取貴族性命是否太唐突了些?

  被打斷的蒙特拉沈默了下,看他變換的臉色,似乎欲出口的話語在舌尖打結了,還沒等莉莉壞笑著上前,自知守不住嘴吧的青年先開口了:『我這個人就是嘴笨,瞞不住秘密…..,其實大部分人只知道是大皇子穩住了貴族,關於那位的消息基本在平民裡無人知曉,這還是有人告訴我的……,兩位大人看上去都是好人,若今日聽了這些事還請千萬不要說出去,不然不僅是我,告訴我這些事情的人也會有麻煩的。』

  望著蒙特拉沈下的臉色,莉莉和維恩對看了一眼。

  啊,似乎是不小心套出了什麼意料外的秘密了。

  在得不到回覆的青年侷促不安的要回頭時,兩人連忙應了對方。

  「這樣的問題……,我也問過那個告訴我的人。」沈著臉色,蒙特拉強迫自己注視著前方的景色,盡可能平靜的說著。

  踰越的定義,到底為何呢?

  那個人是這樣告訴他的,這個罪名在教廷成立以來只有兩人使用過。

  一是教皇、二是那位。

  約莫兩千年前,教皇曾以踰越之名治罪了帝國某個貴族家族。

  是某個家族,不是某個貴族。
 
  由上到下,約莫百來位成員無一倖免,以踰越之名判處死刑。

  「那個家族……,是個擅長鍊金的受封貴族。」舔了舔莫名有些乾燥的嘴唇,在講到這段故事時蒙特拉覺得有些陰冷的令人背脊發毛:「據說這個家族對鍊金的掌握觸犯到了奧德卡的權柄。」於是,教皇以踰越之名將這個家族從歷史上消除了。

  所謂收回奧德卡給予之權利,不僅是生命,還有生存過的軌跡。

  全部都被教廷清除掉了,不僅是那個家族的姓氏、甚至連曾經存在過的紀錄都沒有。

  教廷裡記載著奧德卡國度上發生的大小事,他們以公正為名,書寫真實。

  但不屬於奧德卡之下的陰影,在奧德卡的國度中沒有其存在的資格,哪怕是書頁也不會記載他們的名。

  這也是為什麼現在的平民大多不知曉教廷的那位對貴族出手了。

  因為在踰越的罪名一成立時,被治罪的貴族們連存在都被連根拔起,悄聲無息的,連字句都沒留下來的消失了。

  眾人皆知教皇不喜鍊金。

  但眾人不知這不只是說說而以。

  蒙特拉的話語落下,貨車陷入了一股詭異的寂靜,眾人沈浸在故事帶來的詭譎氣氛好一陣子後,莉莉才面露複雜神色的朝著前頭的青年開口:「……你說的這些,已經超過一個平民可得知的內容了。」不管是關於踰越,還是被治罪的貴族,這些似乎都不是一個平民能夠接觸到的秘密。

  前頭的蒙特拉沈默不語,但緊握韁繩的手不自覺顫抖著,瞧他側臉緊咬牙關繃緊的腮幫子,似乎也後悔自己一不小心就說出了這足以讓他一家老小殞命的秘密,哪怕只是聽說、的確也不是他一個平民可以放在嘴裡嚼舌根的話題。

  「還、還請兩位大人……。」好一陣子,他才結巴的開口,話語不似方才言談間的輕鬆而是低聲下氣的哀求,維恩皺著眉頭看向莉莉,她只好無奈的開口打著圓場,好說歹說下那人的手總算能好好握著韁繩了:「所以,那位小教皇是以什麼理由宣布踰越罪名的成立呢?」但下一刻,莉莉又在同樣的話題上開了頭,嚇得蒙特拉差點放掉手中的繩線。

  「大、大人……我……。」後知後覺開始害怕的蒙特拉已經想結束這個話題了,但已經開了口的事實無法改變,只得摔破罐子為話題做個結尾,他只希望:「大人們千萬不可以說出去啊!真的不行啊!會害死我的!」

  「就我聽、聽說……,那些貴族們不知打哪得到了、當初那個家族的鍊金手稿,教廷裡的那位得知了才會出手的。」

  「你聽說的本事比我厲害多了啊,要不要來當傭兵啊?哈哈!」似乎是蒙特拉吞吐著訴說的表情過於驚恐,一旁的莉莉拍了拍青年的肩膀笑鬧著,試圖挽回尚久遠的車程氣氛,被她拍的左右搖晃地蒙特拉煞白的臉色稍稍回暖。

  後車鬥的維恩沒有再次制止同伴,而是垂著眼眸似乎在想著些什麼,手指不時劃過指間的指環。

  「總之,後面發生的事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大皇子成功收回貴族的徵稅權、而後降低了貿易課稅同時促進商協會的發展,而後藉由國王之手也簽署了許多利於貿易的條款,就這樣、卡佩的經貿很快就有了起色。」離開了不自在的話題,蒙特拉說起話來終於不再結巴,音量也不在細如低語:「在這其中,原先一直以來對卡佩內政無動於衷的教廷意外的活躍,先是在資金上的贊助,而後是形式上對大皇子的維護,不久前那位更是破例在大皇子前往教廷祝禱時親自主持儀式。」

  祝禱一儀式用於祈求平安順遂等,是不論階級、在教廷和教堂內很稀疏平常的儀式,大部分由祭司主持。

  而據蒙特拉所說,皇室成員每隔數日會定期前往教廷做祝禱,但這還是第一次,除了繼承人外的祝禱儀式由祭司以外的教廷成員主持。

  「哇…….聽下來有點耐人尋味啊。」鬧騰了一路的莉莉感嘆過後終於安靜了片刻,雖一路上沒停過嘴的人不僅是蒙特拉,但她的耳朵還是有好好在工作的,靜下來後莉莉在腦內整理著關於這路上的見聞。

  「是的,雖然沒有直接表態,但明裡暗裡那位都很明確地站在大皇子這邊呢,這幾年下來雖然老國王尚未退位,但實質權力是掌握在大皇子手上的,不少人注意到了大皇子與那位的交集,將兩人比喻成第一國王和神使再世。」這也就是先前所提到那位的稱呼由來,平民不懂貴族和皇室間的彎彎繞繞,但對於帶給眾人富足與安定的兩位大人充滿了敬意,將其比擬作神話。

  「唔。」聽到這,原先又要開口的莉莉將話語吞了回去,她原本正想說呢,那教皇呢?大家都不怕這樣的稱呼觸犯到了教皇的威嚴嗎?

  但方才在擡頭的瞬間,望見蒙特拉眼底毫不掩飾的崇拜,莉莉頓時就明白了。

  比起不知面目、也不知其真實性的不死教皇,人們更重視能看見觸及的存在,傳說故然有其真實性,但仍舊離人們的生活太過遙遠了。

  『是啊,太遙遠了呢。』

  這時,看著蒙特拉的莉莉心中有個冒犯的想法。

  也許不僅是小教皇一事,連同光明神之於平民也是吧。

  傳說總是會讓人景仰的,但終究敵不過一個活生生、有血有肉的存在站在前頭更讓人想要去追隨。
 
  教廷仍服侍著神,光明仍受人供奉。

  但現今的卡佩,估計已不再是神與人的城市,而是僅屬於人的城市了。

  聽著蒙特拉語氣裡不自知的崇拜和嚮往,後車鬥的莉莉默默垂下了眼簾。
 
  「這樣聽下來,似乎不該存在異音一說。」在同伴陷入古怪的低迷情緒時,維恩突然開口了,他沒忘蒙特拉一開始所暗示的,關於卡佩內部出現異樣聲響的話語,但這樣聽下來大皇子與小教皇似乎都處理得很好,不管是對上還是對下都收拾得服服貼貼的,這樣怎麼還存著異音一說呢?

  邊說著,維恩伸手翻了翻行囊,被同伴動靜分散心神的莉莉擡頭時,只見一只小小的壺子遞到了她眼前。

  裡頭原本有這個東西嗎?整理過同伴行囊的莉莉有些疑惑,但也沒出聲詢問,很自然的接過了面前的小壺,伸手扭開了上頭的蓋子。

  「啊、這個味道!」蓋子扭開的瞬間一股清甜的氣味竄出,但發出驚呼的不是手握壺子的女人,是前頭的蒙特拉:「是哈納酒!」

  抓著蓋子的莉莉先是被沖進鼻腔的香氣給分去了心神,在蒙特拉的驚呼下回神後她訝異的轉頭看向維恩,只見那人不知何時擺過了頭將視線放在了車外。

  「維恩你……真可愛啊哈哈哈哈哈!」片刻後她忍不住笑了起來,臉頰上的霞紅不知是酒香的暈染又或是心中的溫暖所致。

  她知道維恩是不喝酒的,所以這瓶不知何時裝進行囊的哈納酒一定是為她準備的。

  莉莉對於北大陸沒有的信仰之地多少抱持著些許期待和憧憬,尤其受童年的影響,她的價值觀或多或少植入了部分宗教的因子。

  方才聽著蒙特拉講述卡佩的故事,不知為何、聽著這個住所靠近光明的平民所講述的、人多於神的故事,讓一直以來身在北大陸卻謹記光明的她內心有股說不清的難受感。

  但此刻,勾著嘴角莉莉愉快的笑著,先前眼底的陰霾此刻完全不見蹤影。

  雖然被弟弟照顧什麼的有失姊姊的顏面,但被關心果然還是件開心的事情啊!

  喝了口甜膩的果酒,酒精與果香混合著充斥鼻間時,莉莉心情舒暢的瞇著眼伸展了下身子。

  前方的蒙特拉聞著果香臉上露出些許羨慕,但手握韁繩的他很快就將心思收回,看了看逐漸暗下的天空和遠方的路程揮動了手中的馬鞭,加緊些腳步、今天就能到他所居住的小鎮。

  想到即將出生的孩子和家中的孕妻,憨厚的青年露出了傻乎乎的微笑,好一陣子後才想起似乎還有人在等待著他的回答。

  「啊,大人抱歉,剛才分心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蒙特拉拽了下韁繩,穩住有些受驚的馬匹,聽著後頭的喧鬧他忍不住微微側頭笑道:「哈納酒可是烈酒呢,大人是第一次喝吧哈哈哈。」

  哈納鎮有釀酒的傳統,在釀造高純度酒水的技巧掌握上非常出色,雖哈納酒是果酒,但實質上隱藏在果香下的酒水是受多次提取的、度數不低的酒,這也是為何販賣份量不大的原因。
 
  「別、嗝,別跑啊!讓我看看哈哈哈!」
 
  後車鬥內,不小心喝多的莉莉紅著臉笑著,伸長了手要去捏維恩的臉皮,被鬥篷遮罩著面容的維恩似乎是擔憂同伴不小心掉出搖擺的馬車,只得邊閃邊將同伴按回座位上,在莉莉的笑聲和喧鬧的氣氛中,蒙特拉笑哈哈地開口了。

  「哈哈,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不過就是以前被澄清的謠言又出現了,關於……。」

  此時維恩找準機會抓住了莉莉探過來的手,正準備從地上撿起對方掉在地上的鬥篷,似乎是想用布料將她不安分的手腳給包起來。

  「關於皇室有私生子在外的傳聞……啊!」



前往 上一章 第四章 小教皇
        下一章 第六章 私生子?

                     回到目錄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