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風格試寫]小鎮故事,遙遠的親戚。[日更挑戰87]

aeronongalax | 2022-01-26 15:20:37 | 巴幣 14 | 人氣 69

閱覽前須知:這是文坑,是我在2014年找感覺時的試寫。
寫有兩個版本,第一人稱和第三人稱,這版是後者。




雖然是試寫,但其實有完整的故事線
(雖然這裡只有非常前期的開端,構思都在筆記裡),
兒童偵探團探查小鎮秘密,帶有點靈異色彩,
而角色各自的性格較為自然(這裡指得是有點野),
說話會有些略為不敬的態度,算當時在揣摩一些特定性格的練習。

通常練習的文稿很多,但都沒發布過,放久了看著就覺得,不如放出來,或許會帶來些樂趣。
預祝感興趣的好旅行者閱覽愉快,這開端文蠻短的。


(圖文無關,攝像於GTAOnline)


《小鎮故事》〈遙遠的親戚〉

這不是一個好的開始。
艾勒斯一邊這麼想著,邊拉好內搭著紫色上衣的白色連帽外套。
今天的溫度只有十度,感覺卻不如預期寒冷,但這樣站在杳無人煙的公車站前,至少已經過了二十分鐘。
聽著擊打在傘面的雨滴聲成了打發時間的嗜好。

大概這令人滿意的天氣是目前唯一的好事。

艾勒斯一向喜歡雨天,雖然確切的原因自己也不清楚,但感覺一切會因此變的清澈。
靜靜聽著雨滴聲,艾勒斯不受控制的回想會到這裡的原因:
當家庭在一個月前正式鬧革命時,艾勒斯並不感到意外,
即使只是不長的九年,但自有記憶來他的家庭就不能稱作和諧,爭吵聲從早到晚鮮少停歇。
而現在自己正準備前往遠房親戚的家中暫住一陣子,這也是預想中的事情。
艾勒斯不清楚其他家庭如何,但自幼便很清楚的體悟到,父母分別喜愛著哥哥與姊姊,
大概是自己不夠明白怎麼爭寵,而父母對孩子有所偏愛,這樣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吧?
每當被疏忽時,艾勒斯總會說服自己:他們並不是故意的,只是太忙了。
只是這樣的安慰成效並不大。

就在任憑思緒煩擾時,公車緩緩從遠方駛來。艾勒斯抬頭看了下時刻表。
遲到了三十分鐘,還真是盡業。

年邁的司機隨著收音機哼唱著小調,花白的鬍子微微抖動。
在艾勒斯投下零錢後,似乎沒打算等待那怕再多一秒,司機便馬上將公車啟動。
貼在車壁上的司機安全守則,顯然只是裝飾,並沒有任何實質的作用。
艾勒斯忍不住嘆了口氣,有些搖晃的走著,而後隨意找了靠窗的位子坐下。

看著雨滴自窗上緩慢地流下。
這總能讓他的心情好些。

公車上除了艾勒斯便沒有其他的乘客,這讓他感覺有些糟,
搭乘率低迷令人擔心這唯一能通往親戚家的站牌會被撤掉。

說到親戚,艾勒斯對於他們幾乎沒有印象,
除了宴客的時候,便沒有見過他們,更不用說這次要住的地方。
據說這位親戚是母親的摯友,但兩人也已經長達多年沒見過面,
不過在聽到母親有困難時,對方很慷慨的提供協助,房間也早早準備好,
這讓母親也不好意思推卻,於是這事情就這麼定案了。

當看到這位親戚的家時,艾勒斯內心的不安迅速轉變成了毛骨悚然。
基本上這棟雜草叢生的洋房,可以稱作鬼屋了。
這果然不是一個好的開始,他難掩複雜的情緒出現在臉上。
但都花了二十分鐘拖行李上山。
是的,這位遠房親戚住在山上,名符其實的遠。
艾勒斯目前已經沒力氣往回走,也壓根故不了想拔腿就跑的恐懼感。

走過草高過膝的前院,艾勒斯開始後悔自己穿著短褲,讓雙腳成為蚊子飽餐一頓的餐廳。
只希望不要有太多蚊子潛伏其中。
然而拜酸性膚質所賜,還有因疲憊增加的二氧化碳濃度,
很快艾勒斯的小腿肚上傳來刺痛感伴隨著難耐的搔癢。

(果然被咬了……)
艾勒斯無奈地嘆氣,只能忍著腳底的疼痛,加速擺動疲憊的雙腿,嘗試再走的快些。
到門口正準備敲門時,才發現門上貼了張紙條:


“給親愛的艾勒斯:
很抱歉我得出一趟遠門,
你的母親常說你很獨立自主,所以我相信你能自行處理好之後的事,
櫥櫃上有錢,冰箱內也已經放滿食物,請盡量使用。
別擔心,我會盡快趕回來。
愛你的瑪特阿姨。

PS:對了,你的房間在上樓後的右手邊。


是阿,瑪特阿姨,我也很高興認識妳。這真是良好的第一次見面。
艾勒斯忍不住在心中碎念,並一把撕下紙條,隨手將它塞進了口袋。
(說來,父母確實常用獨立自主來搪塞我,難以理解的信賴感。)

艾勒斯拿出先前收到的老舊鑰匙,當初還以為只是保養得不好,沒想到真的很符合這裡的形象。
無意識又嘆了口氣,今天不知道嘆了多少次,總覺得積了不少無奈。
打開門鎖後,艾勒斯戰戰兢兢地推開老舊的木門,
所幸除了刺耳的聲響外,並沒有任何霉味撲鼻而來。

瑪特阿姨真的有好好打理過這棟房子的內部。
艾勒斯對於只看外貌就先入為主的自己多少感到羞恥。
(等瑪特阿姨回來得好好道謝才行,但果然還是希望前院的草至少除一下。)
艾勒斯看著出現在小腿肚上那三顆紅癢的腫胞,打從心底希望不會感染到登革熱。

在門的左手邊有電燈開關,因為太陽就快下山了,
艾勒斯索性將它打開,希望能為變得更加陰森的房子帶來些光亮,
然而它帶給他比想像中的多更多。
那是一盞大吊燈的開關,雖然有些年代,但被好好清潔而保持著光輝,
在架高的天花板下閃耀。
沒想到能親眼見到這種大吊燈,在這之前艾勒斯都只在卡通裡看過。
他花了不少時間驚嘆眼前這奢華的物件。

或許一切並沒有想像中的糟。
艾勒斯一邊這麼想著邊走進廚房查看冰箱,上層有一包蛋餅皮和一些飲料。
喔,還有泡芙。
下層放了許多蔬菜和蘑菇,可惜沒什麼水果。
如果體力允許的話,艾勒斯很想弄些什麼來吃,但現在他只想早早梳洗後就寢。

(明天還得要到新學校報到,不知道公車這次會不會準時。)
今天的實際體驗讓艾勒斯對新居所的交通缺乏信心。

將手洗乾淨後,拿了一顆泡芙往嘴裡塞。
(草莓味的?希望沒加胭脂蟲或紅色色素。)
艾勒斯快速解決了晚餐。

關掉一樓的燈後,艾勒斯將行李箱抱起,小心地走上這會嘎吱作響的樓梯。
基於行李箱的高度比艾勒斯的半身要高些,
導致他根本看不到前面的路,整個上樓過程只能用近乎笨拙來形容。

當將行李箱搬到二樓後,艾勒斯精疲力竭的放開手,
任由行李箱的輪子撞擊到地板發出不小的聲響。
那怕在一下,自己都撐不下去。
艾勒斯甩甩發酸的雙手。

基於好奇,艾勒斯先開了二樓左手邊的房門,
裡面擺有大量的書籍,還有單人桌椅,看起來應該是書房。
或許那些書籍都有些年代,他聞的出裡面有些霉味。
艾勒斯拖著行李向走廊另一頭走去,右手邊到底的那一間就是他的房間。
裡面十分簡便,有學習用的書桌,桌面上擺著一台新電腦,比他家裡的復古機種看起來要薄的多。
不知道一台要多少錢。
雖然好奇,但艾勒斯停止去計算自己還不理解的價錢問題,改將注意力放在只有骨架的床上。
潔白的床鋪還被封在袋子裡,而被具似乎也是新的,兩者就這麼擺在一旁。

瑪特阿姨似乎比想像中要細心許多,真希望能早點見到她。

因為一身臭汗,艾勒斯打算等洗好澡後再來處理床的問題,
避免弄髒了這些新床具,而白費瑪特阿姨特地準備得如此周全。
將行李擺在床前的地上,艾勒斯只挑出明天要穿的衣服,
他不認為自己洗完澡後,會有餘力整理其他的衣物,只好等明天放學回來再處理。
受到學校隨手關燈的嚴重洗腦,艾勒斯在確認屋裡的燈都關閉後,
才放心地將外套掛在書桌椅背上,走進浴室準備洗澡。

他褪下紫色連帽上衣和褐色短褲,並將它們扔進門旁的白色收衣籃裡。
艾勒斯看向一旁的鏡子,它過於乾淨令人很難不去注意,
而鏡面清楚倒映出他右腰上難看的胎記,那是一大片灰褐色宛如髒汙的印記。
快速移開視線,艾勒斯踏進浴缸裡,轉開水龍頭,很快上方的蓮蓬頭噴灑出冰冷的水。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水聲,原本平靜的思緒又開始鼓譟。
雖然不能說是想念,但他確實想起了以前在家裡的事情。
等不了水變熱,艾勒斯將冷水直接往頭上沖,裝作那些從灼熱眼眶裡流出來的只是自來水。
抽了抽鼻子,結果洗個澡並沒有讓身體舒適些。
艾勒斯原以為水會變熱,結果到最後都還是冷水。
熱水器可能壞了。
除了得出這個結論外,他的心裡是冷靜多了,甚至可以說變得有些心寒。

『磅镪!』
突然外頭傳來了玻璃被打破的聲音。

快速套上假兩件式的黑色針織衫和黑色短褲,艾勒斯拿起毛巾將不斷滴著冷水的頭髮包裹起來,
接著不安地微微打開浴室門,窺視門外。
只見房裡唯一的窗戶被打破了,而肇事的是滾到書桌前的一塊石頭。
(不管是誰,那人絕對不會是瑪特阿姨。)
果然,這不是一個好的開始。
艾勒斯覺得一切又變糟了。


###


對法蘭來說,住在這座近乎與世隔絕的小鎮只有兩個好處,
沒有被污染的空氣和無止盡的傳說,
當然後者對他要有吸引力的多,即便自己從未親眼見過那些有趣的傳說。

站在台前的歷史老師總是穿著火辣,但她的臉與身材完全體現出歲月的摧殘,
這讓她在講解小鎮的歷史時總讓人印象深刻。
尤其是小鎮原居民曾遭受的酷刑史。
一糰紙球精準的打在法蘭的後腦勺中央。

「咳、咳咳……笨蛋。」
就算不用轉頭,法蘭也很清楚扔紙團的傢伙是依耶,
更不用說他總喜歡假裝咳嗽邊罵人。

「你有什麼事想分享嗎?依耶同學?」
歷史老師不悅的將手撐在講台上,艷紅的細肩洋裝毫無防備的下滑不少。

我的天,老師竟然沒穿胸罩。
雖然沒露到點,但光是這樣就夠給班上不少同學創傷。
法蘭無法想透為什麼這樣的老師能通過教師評鑑。

「沒事,坎佩洛老師,我只是喉嚨有點癢罷了。」
說完後依耶裝模作樣的又多了咳幾聲。當然這樣的情況也不是第一次,
但坎佩洛老師也拿他沒轍,只能對他翻了個白眼而後繼續上課。
其實對於依耶,不只是坎佩洛老師,整個學校的老師幾乎都選擇放縱,
誰叫依耶的父母掌握整個小鎮的經濟命脈——威伯斯金礦場。



(當時就停在這,發覺感覺不夠符合預期,但這次的經驗有沿用在後期的文章改良上。)
(對當時的我來說,算是有趣的嘗試,因為考慮過感覺對了會全寫,所以他才有完整故事線。)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