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網遊》手殘回憶錄 第一章 第七十五幕 不同的意義

臨風慕筆 | 2022-01-26 14:47:49 | 巴幣 2 | 人氣 43


第七十五幕:不同的意義
 
 
       『大魔法師……算了,還是叫那傢伙梅林吧,那麼漫長的時間裡,他一直沒辦法放下對過去的執著。不論人類到底會怎麼評斷那些事物,至少站在我的立場,我希望向你們致謝,冒險者。』
 
       漢斯半躬身手捧心口,做出了類似騎士般的行禮。
 
       從「漫長的時間」與「人類」這兩句詞彙裡,可以推斷出眼前的漢斯應該同樣不是普通的人類,而是和大魔法師及湖泊之主相似,為長生種或古神一類的存在。又從他直呼大魔法師的名字梅林這點看來,他們兩人的關係應該並不只是單純的點頭之交。
 
       『不只是梅林的事情,還有……那個湖泊之主……唉,我真的不習慣那些人類的稱呼方式,她的名字原本叫做古菈,從遠古時代就一直存在於那個湖畔。巨大的螃蟹?是的,那是她原本的模樣,也許你們不會相信,她也曾經擁有屬於人類樣貌的一面。然而,當她完全被憤怒的情緒所佔據,回到了她過去被稱為『古神』的模樣,大概從那一刻開始,我們就知道有很多事情再也沒有辦法回到從前的模樣了。』
 
       因為劇情的關係,對話框的字幕不斷刷新,漢斯看起來就像在自顧自回憶屬於他們曾經的過往。就算已經知道都是安排好的故事,建箴還是耐心的把漢斯的一字一句全部都看完。
 
       再怎麼說都是第一回,也不曉得後續還會不會有機會重新看一遍,所以建箴決定不管如何,也還是把劇情認真讀完。
 
       雖然玩家未必都有那樣的意識,但與NPC的對話,也同樣是對遊戲內世界觀的理解。有些看起過於繁瑣和無意義的內容,建箴自然也沒有那個耐性一個一個反覆去對話。
 
       『不管怎麼說,他們都得到了解脫。』
 
       遊戲沒有安裝語音的系統,所以也聽不出漢斯在說出這話時的情緒變化。
 
       至少在建箴主觀的內心想法裡,那並非是種單一的情緒,並不是用放鬆、釋然,又或者是不捨、感傷那些純粹的詞彙可以表達的事物。就算最初始的情緒只是一種發自內心簡單感受,在以年為單位漫長的時間沉澱之下,許多事物都會開始變質,開始失去原有的面貌。
 
       從漢斯的話中,感受得到更多的,並不是這漫長時間的觀測者。不管是在大魔法師梅林,抑或是湖泊之主古菈這兩者的關係裡面,他並非只是一個毫無關聯的局外人,而是在更接近的距離,與他們都更接近的關係。
 
       他們「曾經」是朋友,又或者……「不只是」朋友。
 
       就算在任務開始的時候還沒有那麼確定,現在也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
 
       當他們轉過身,再也看不到對方臉上的表情、再也聽不清對方言詞中所想要傳達的想法的時候,那些曾經也將隨時間逐漸風化。
 
       在受到時間變化與各自立場不同而分歧的道路,當每個人走上了和彼此相異的道路之後,那些往日回首的日子,興許只是一場漫漫如四百年的長夢。
 
       並非一言以蔽的關係,也同樣不是一句雲淡風輕可以說完的情緒。
 
       『唉,都是以前的事了。』
 
       當那些重疊的過往痕跡最後全都隨風消散殆盡,最後尚存的,只有被留下來的人們,還有那些即使再不情願,也仍然必須邁向的明天。
 
       【任務提示:是否將道具:老舊的筆記 交給戰士長 漢斯?】
 
       選項赫然浮現。
 
       原來是用在這種地方嗎?
 
       建箴倒也沒有太過詫異,原本的預想裡,由古菈掉落的寶箱戰利品的道具,應該本來就是需要交給和這些事件都有所相關,或者至少和那些被隱藏歷史有所相關的某人。而最初沒有預想到的點,就是那個相關的人並非大魔法師梅林,而是戰士長漢斯的這個結果。
 
       大魔法師身體的狀況、隨著時間過去而逐日衰減的魔法封印,在設定上,或許從古菈的封印再也沒有辦法繼續維持下去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這樣的結局。大魔法師留給漢斯的最後一封信上,已經提前預告了自己的死亡。
 
       就算沒看過那一封信,故事的發展也不會產生變化。
 
       但就是因為已經解讀看過了那封信裡真正的內容,所以那些關於他們彼此各自的選擇,那種無奈讓人鬱悶的情緒,才顯得尤為強烈。
 
       「應該沒有人反對把筆記本交出去吧?」
 
       望著自己的同伴們,建箴做出最後的確認。
 
       「贊成。」柚仔同意的還是相當爽快。
 
       「反正那個筆記本主要的用途就是這樣吧,也不能用在玩家的身上。難不成真的有人會去閒到把四百頁的筆記全部拿去翻譯出來?」
 
       「我可不敢說肯定沒有。」
 
       這種事情,建箴倒還真的不敢保證。
 
       有時候玩家的潛力的確沒有辦法單純憑自己的想像衡量,並不是自己覺得無趣且毫無意義的事情,其他人也同樣會那麼認為。不過,他們倒是沒有那種雄心壯志成為首先創造傳說的一群人。
 
       要是未來還有那些閒時間想起這件事情的話,或許可以再考慮一下,至少現在他們絕對沒有餘裕,也沒有那種歷史考究的精神。
 
       或者該說,或許某些真相本就不必知道得太過詳細。
 
       全體的意見達成共識之後,建箴也是很乾脆的把古菈唯一掉落的老舊筆記本遞給了眼前的漢斯。
 
       話又說回來,既然會延伸出這樣的選擇提問,或許也能這麼猜測,老舊筆記本的掉落無關運氣和任務相關的選擇,而是在擊倒古菈之後,百分之百會掉落的關鍵戰利品。包含了這份回憶,還有這個任務最後的終點。
 
       『……這是……古菈的……?』
 
       【漢斯的表情變得複雜,眼神中浮現出些許的懷念和憂傷。】
 
       果然是很重要的道具嗎?
 
       莫非他們還真就意外發現了什麼來自遠古時代神明的力量?
 
       要是書上寫的是古神代魔法,難不成還能學會什麼隱藏的技能或招式?
 
       建箴心裡這麼想,倒也不表示,只是等著漢斯繼續把話說下去。
 
       『嗯,不會錯,這麼厚重的書本,還有難看得不行的筆跡和毫無重點的內容,這確實是她的筆記。』
 
       ……等等,他剛剛是說……毫無重點?
 
       建箴一陣汗顏。
 
       『很久以前,我們也一起旅行過,古菈喜歡把日常發生的瑣事全部都記錄下來,她有時也幫我們記下很多連我們自己都不會去特別留意的小事,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這本筆記最後才會變得這麼厚吧?』
 
       再次慶幸他們沒有打算把整本書拿去一頁一頁翻譯出原本的內容,要是搞了那麼一齣結果發現翻譯出來的記述內容全是根本不重要的小事,建箴覺得在這裡的三人應該都會被搞到想先吐個幾升血。
 
       『她總說她的記性不太好,所以很多事情如果沒有全部紀錄下來,她怕會隨著時間淡忘,這種事情很奇怪吧,對活過那麼漫長時間的我們來說,有太多事情完全沒有去紀錄的必要。』
 
       隨著時間不斷經過,有太多的枝微末節都不會去特別記清。
 
       『但是,或許這是因為她記得的太多,所以她才沒有辦法去遺忘,遺忘人類所做過的事情,也沒有辦法去遺忘那些屬於人類才有的那種憤怒情緒。』
 
       ……
 
       在漫長的時間裡,人們會為了逐漸遺忘曾經的事物而感到苦惱,然而,卻不是所有人都能夠理解,其實無法忘記也同樣是一種痛苦。
 
       古菈無法忘記對人類的憤怒,梅林無法原諒人類曾經的自私,而漢斯沒有辦法捨下對於過去他們曾經相處的時光。
 
        就算只是猜測,或許在這個任務裡面,各自抱持著不同的立場的三人,都各自抱持著不同的情緒和痛苦。而就算涉足了這場「被遺忘」的歷史,並不能完全被排除為局外人的玩家,卻也很難憑自己的片面立場去篤定的說,誰是正確的、誰的作法又是不理智的。
 
       又或者「被遺忘」的事物,並不只有那些人類所定義的歷史,也同樣是對於三人而言,那些已經隨往日而逝去的回憶。
 
       或許並不止於此,包含歐姆德、安托拉、還有貝魯斯,說不定在那個副本裡面所遇到的所有Boss,其實都屬於都他們回憶中的一塊。
 
       『雖然知道是不情之請,但可以把這個筆記讓給我嗎?我想讓它和梅林在一塊兒,我想他們應該會同意我這樣決定……不,搞不好兩邊都會同時跟我抱怨,邊吵著鬧著不想看到對方,但過了一會兒最後又會各自平靜下來也說不定。』
 
       【漢斯的視線停留在老舊的筆記本上,喃喃自語。】
 
       『他們總是這樣。』
 
       這裡,再沒有任何選項。
 
       那並不是他們所能理解,或是觸及的領域。那不是他們曾經的冒險,也並非他們所經歷過的旅程。
 
       老舊筆記本從臨風的角色物品欄位消失,交到了漢斯的手上。
 
       一本毫無內容,只記錄旅行過往和日常瑣事的厚重筆記本,裡頭的內容甚至不會被這個世界的歷史所記住,可能既無趣、又繁瑣,甚至大多不是經過認真思考寫下的語句。
 
       但是……對於某些人而言,它卻依然有著無可取代的意義。
 
       而就算經歷過相同的旅程,在每個人眼中那剎那而過的風景,每個人心中留下的情緒還有回憶,或許都不盡相同。不管是梅林也好、古菈也好、漢斯也是,他們全部都有著屬於自己的想法和情感。
 
       當他們產生了分歧,因為對於人類的立場產生了改變,而不得走向和從前完全不同的道路時,或許並沒有人可以篤定地說:如果當時怎麼做,這一切都不會發生。沒有人能夠改變曾經發生過的事,所以那樣的臆測並沒有任何意義。
 
       但是,正因為無法抹去已經發生的過往,所以他們曾經是形影不離的同伴,還有曾經一起經歷的那些旅程,那些情感,也全部都是曾經確實存在的事實。
 
       老舊的筆記之所以沒有其他的標記或功用,最大的原因或許正是因為,那並非對玩家所操作的角色而言屬於「具有意義」的事物。當被歷史遺忘的筆記被交予到了理解其意義的人手中時,整個任務終於迎來了真正的,也是最後的結局。
 
       『謝謝你們。』
 
       對於那些過去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漢斯沒有更多的言詞。
 
       那樣的過去,既不屬於眼前的角色,也不屬於螢幕前的玩家,那是只有屬於那三人之間的故事,也是只有他們才能夠理解的回憶。
 
       那聲感謝所包含的意義,可能比他們想像都要來得更複雜。
 
       伴隨系統的提示音,眼前的畫面再度陷入白茫茫一片。建箴看到這景象,也是直接茫然了幾秒,才發現到是任務結束獎勵的經驗值讓三人的角色直接提升了等級,而且似乎並不只有一級,才會變成整個畫面光芒萬丈的壯觀景象。
 
       只是,就算畫面再怎麼壯觀,建箴仍然注意到了,在籠罩的光芒以外,還有另外一行讓人瞬間心臟怦然急跳的字樣。
 
       那是比起珍稀的金黃更為醒目,和夕陽相同的橙紅色傳說級別色彩。
 
       【系統提示:你獲得裝備:凝鏡】
 
       『這是我們曾經用過的裝備,雖說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但我覺得,或許這些可以託付給你們。』
 
       即使系統對話裡漢斯毫無語調的說著那些話,但毫無疑問,眼前的裝備是只有在特殊任務,或是從特殊的Boss身上才會出現的逸品。
 
       【凝鏡】:盾牌:等級:30 裝備綁定,可成長。盾面閃耀如映照水面般的波紋,是白夜城戰士長漢斯過去作為旅人時習慣使用的大型盾牌,即使經歷多年旅行,盾面仍舊保持鏡面般的光澤,沒有任何一絲破損和裂痕。因為名稱和「寧靜」同音,也有在立於盾後如澄靜平穩不起一絲漣漪的湖面般之說。而漢斯成為白夜城戰士長後,便再沒有使用過此盾,理由不明。
 
 
       當一個裝備擁有了屬於它獨有的故事之後,就注定了這個裝備的不凡。
 
       事實上,以直觀的白板屬性數值來看,【凝鏡】也絕對是遠超一般裝備的存在。如果在副本裡面得到的裝備,已經比原本野外或是裝備商店販賣的檔次高了一級,現在他們所拿到的這個傳說級的裝備,就是再比副本裡的裝備再更高出不僅僅只有一級的差距。
 
       而且【凝鏡】屬於裝備中的「武器」,對於角色而言是影響整體屬性最顯著,相對來說也最為重要的部位,這又是一件令人感到興奮的事物。
 
       雖然並沒有附加的特性和能力值這點稍嫌美中不足,不過取而代之極高的屬性和數值,讓建箴幾乎可以完全無視掉這樣的問題。
 
       而且,或許這其實也算不上所謂的「問題」。
 
       「你們……都拿到了嗎?」
 
       宗豪小心翼翼的跟大家確認,也不知道是因為顧及大家的感受,還是因為得到了預想之外的報酬而顯得亢奮。
 
       「這武器超棒的!」
 
       幸好,柚仔的情緒還是一如既往的直接,而且,那的確是事實。
 
       最終知道三個人獲得的獎勵都是相對應的武器之後,狂喜之餘,也總算不必為得到的獎勵優劣分別而大鬆了一口氣。
 
       「可惜啊,這種屬性數值,如果這是後期副本出的裝備的話……」
 
       嘖嘖了幾聲,宗豪仍然抱有一絲貪念,不過建箴倒也是理解,也許那也才真正是玩家會去認真思索和冀求的事物。太早得到的極品裝備,很快就會隨著玩家等級的提升和時間的經過慢慢被淘汰,最後變成回憶般靜置在倉庫裡的曾經。
 
       然而,這一次,在興奮的情緒之下,他不得不再次對宗豪吐槽。
 
       「……我說你是不是說明書這種東西都只看一半的?」
 
       「又我?我又怎麼了?」
 
       宗豪不滿,覺得自己只是純粹在講述事實,怎麼就有問題了?
 
       「倒沒有什麼問題……但是你拿到的裝備上應該也有那行說明吧?」
 
       「什麼字?」
 
       「可成長。」
 
       「……啊……」
 
       宗豪沒有再開口,或許是看著建箴所提到的那三個字陷入了漫長思考。所以建箴也不多說,因為這三個字之後所包含的意義,還有後續可以延伸的想法,確實需要好一段認真考量的時間。
 
       可成長,也就意味著還能有不同的未來、能擁有不同的希望。
 
 
       回不去的過往、已經成為如草原吹拂過隨風而逝的回憶,寄託在那些曾經屬於他們的重要事物上,然後交託到見證了這些歷史片段的玩家們手上。
 
       一場過去的回憶終於落下帷幕。
 
       但是屬於他們自己各自的故事和人生,或許都是一段漫長遙遠的路。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