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三十五章 龍舌蘭

坐著 | 2022-01-26 00:00:18 | 巴幣 6 | 人氣 86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錄影結束後蕭美琪來找過我,不外乎就是說些叫我別介意她剛才在節目上做效果的話,希望以後還有合作機會種種,只是錄都錄了我還能怎樣呢?
  至少在這場訪談中我自認沒出太大的紕漏,也算是有驚無險地度過了,再來就等之後播出後的回響了。
  艾姊的眉頭從錄影開始到出電視台始終都保持著深深的川字形,一副有千言萬語要向我傾訴卻礙於場合不好開口的憋屈模樣,直到上了保母車,艾姊就像洪水終於找到發洩口一樣,一股腦兒地把話全部倒出來,一路上不停埋怨著蕭美琪在節目上對的提問我太過刁鑽無理,選擇性的遺忘我是自願去給人家鞭的事實。
  艾姊現在活像一個大考結束後,在背後責怪老師考試題目出太難的護兒老媽,也不知過了多久艾姊總算唸夠了,忽然嚴肅的抓住我的手,「我等一下還是打通電話跟霍董事長那邊打個招呼吧,以免節目播出之後產生沒必要的誤會。」
  我隨意的擺擺手,「放心吧,他沒那麼小氣。」
  「子煜……」方奕汎一開口就讓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他哥字還沒出來我就快速地向他使了個眼色,幸好他立刻機靈的改了口,「子煜董事長應該不會在意這種小事啦。」
  艾姊點了點頭作為回應後,便掏出她的小本子不知道在記錄著什麼,還好艾姊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並沒發現方奕汎過於親暱的稱呼和我們之間的小動作。
  看著今天日子不錯我決定履行我的承諾,讓在阿揚家住了一陣子的方奕汎來我的住所玩幾天。
  拎著一大袋鹹酥雞,方奕汎踩著輕快的腳步跟著我一起回到我的豪華住所。
  我的小吧檯邊,方奕汎還是一樣屁股長蟲的左右來回扭著高腳椅,我取了一瓶龍舌蘭和兩個玻璃杯坐到他身旁。
  竹籤上金黃的魷魚腳和翠綠油亮的九層塔入口,那魷魚不只酥脆彈牙合著九層塔獨特的香氣一起咀嚼更是越嚼越香,再喝上一口隨意調製的*龍舌蘭日出,簡直人間一絕!
  一頓飯吃起來香不香,最主要還是取決於一同吃飯的對象,而方奕汎顯然是個很好的對象,從坐上椅子那刻開始他便滔滔不絕地說著他最近在跟著我一起跑通告的過程中學到了什麼,又在公司聽到了誰的八卦,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不知為何每次聽他說話就莫名有種輕鬆舒服的感覺,彷彿這快節奏的城市都因為他而放緩了速度,流逝的時間似乎也跟著慢了下來。
  方奕汎的出現就像為我這除了算計還是算計的乏味人生注入一道清爽的活水一般。
  在所有酒種裡我特別鍾愛烈酒那熱辣的口感,而烈酒中的龍舌蘭根據貯藏時間的不同,酒水會由白到深呈現不同的顏色,不同的口感。
  有人說龍舌蘭從白到深就像一個男人的成長過程,由年少的辛辣強烈經過時間的淬鍊變得成熟溫潤。而方奕汎對我來說就像這金黃色的龍舌蘭,這支龍舌蘭原文的意思正是「年輕順口」,他的人就和這酒水一樣,混合了白龍舌蘭的活潑強烈和陳年龍舌蘭的溫潤老成,呈現出恰到好處的溫和香甜,和他相處久了便能感受到他那親切熱情的甘甜尾韻。
  方奕汎像是突然想到什麼,沒頭沒尾就是一句,「我也想像妳一樣,都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什麼,上次聽妳跟艾姊討論之後的工作走向討論的很具體很詳細,我都不知道我以後要做什麼……」說到後面聲音漸低,原本戳著鹹酥雞的竹籤也停了下來,神情變得有些落寞。
  「你別看我這樣,好像萬事都做足了謀算,其實很多時候我也是被推著走的那個。」對於方奕汎天真活潑又可愛的發言我有些好笑也有些感慨,「你不是為了釀出好酒才來的嗎,怎麼會不知要做什麼?」我可沒忘了他當初是以什麼理由來到這裡的。
  他一愣隨即莞爾一笑,「好像也是。」又恢復回那個調皮可愛的大男孩,「但是我還是想像妳一樣能很具體的規劃未來……」
  我記得方奕汎說過他二十一歲,想來正是處於一個容易對未來感到迷茫的年紀。
  我學會規畫未來是被情勢所逼,如果說讓他學會規劃未來的是跟我一樣的原因,那我寧可他一輩子都不懂得的規畫未來,就這樣懵懵懂懂的過一生……
  突然,我好像明白了當初在台東時老頭攔我的心情……
  「對了,妳當初為什麼會當藝人啊?」
  這回換我被問得一愣,這跳躍式的思維還真有他的風格。
  我為什麼會當藝人?
  當藝人的原因一直都是我身上一個無形的疤,過去若是有人問我,我會說一個公版的答案敷衍了事,可這次我不打算敷衍,或許是因為我不想敷衍方奕汎,也或許是因為……方奕汎是一個能輕易讓人放下武裝的人。
  「先喝一杯shot我再跟你說。」我拈起桌上一塊檸檬角,在shot杯的杯口流暢的滾上一圈,再將杯口沾滿檸檬汁的杯子倒扣進盛滿鹽巴的小碟子內,華麗的轉上幾圈,讓碟中的碎鹽粒黏上杯口,做一個漂亮的鹽口,注入金黃色的龍舌蘭,最後在杯口放上一瓣檸檬,完成經典的龍舌蘭shot。
  方奕汎沒有任何異議的接過我遞去的shot杯,另一手拈起杯上的檸檬瓣,一個碰杯後我們一起將其一口飲盡,方奕汎仰首的姿勢能讓我清楚看見他上下滑動的喉結,這無比流暢的動作卻有著說不出的性感。
  剎那間視覺掩蓋了我的味覺,我感受不到龍舌蘭的辛辣,也感覺不到鹽巴強烈的鹹味,卻能清楚感受到我的身體深處有一股熱浪襲來……
  在方奕汎放下空杯含上手中的檸檬瓣時,我趕緊抽回目光若無其事的將手中的檸檬就口,檸檬的酸味瞬間讓我醒腦不少。
  那是一段我長期在心裡反覆咀嚼,卻鮮少向人傾吐的回憶,唯有借著酒精的幫助才能讓我待會能盡量平靜的訴說……
  我的爸媽在我們全家一起出遊時遇到的車禍中過世了,但那場車禍不是意外而是一場預謀。
  我之所以知道那是場預謀,是因為在那之前我在偶然間聽見我爸媽的對話。
  在事發之前,有人提議要收購我爸爸的食品工廠,可我家既沒負債也沒欠款,工廠一直經營得好好的,我爸當然是直接拒絕了。就在我爸拒絕對方後不久就發生了那場車禍,車禍發生的隔天那個被我爸爸拒絕的人便再次出現,沒了老闆的工廠被對方用手段輕易地以低價買走,而那個買走我家工廠的人便是葉氏二房的兒子——葉清婉的父親。   
                        
  古代人是三妻四妾,葉氏的總裁正好相反,她納了三個夫……
如果葉氏的那個老太婆不那麼好色納那麼多夫,根本不會有各房內鬥的事,之後更不會禍及我家!
  那時葉氏的幾房正在暗中內鬥,葉氏事業版圖遼闊他們三房各自掌握著一個領域,相對比較強勢的大房和二房除了爭寵還爭權,很快,把持葉氏食品業的二房就被有外家勢力支持的大房打的漸落下風,眼看情勢不利的二房便開始尋求壯大自己勢力的方式,但增建工廠需要龐大的資金和力氣,沒資源沒時間的他們就把矛頭指向我家,因為在所有有規模的食品工廠中我家是少數幾個沒有特殊背景撐腰的。
  葉氏二房便是靠著奪取我家的工廠起死回生,成功抗衡原本勢力龐大的大房,站穩腳跟一直到了今天,但後面這些都是事隔多年後我東拼西湊才查到的,車禍後我傷的不輕,住院的第二天葉氏便派人來滅我口,是老頭及時趕到將我救下,我才得以活到現在,之後我就被老頭連夜帶到台東根本沒機會知道這些事。
  我當藝人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憑什麼我沒做錯事卻要遮遮掩掩的過一輩子?
  憑什麼我的父母遭受無端的攻擊甚至失去性命我卻不能反擊?
  老頭要我在台東當個小小的調酒師低調的過一輩子,但我違背了他的意思,我不只高調的活著,還成為了萬眾矚目的女明星。
  葉氏越是要我消失我越是要活著,而且不只要活著,還要囂張地活著!
  我想要報仇,但在那之前我必須自保,而公眾人物的身分無疑是我自保的最佳利器!如果今天我是一個普通人,葉氏若找到我便能隻手遮天輕鬆的殺我滅口,反正對這個世界一點影響也沒有,最多也就只是台灣多出一條他人看了唏噓一陣後轉眼即忘的社會新聞,但如果今天消失的是一個知名女星,那事情就不一樣了,那時必定造成轟動,事情也絕對不可能輕易的善了。
 我爬的越高越是有機會能掌握扳倒葉氏的資源,葉氏對我也就越忌憚,葉氏在對我出手之前勢必也要謹慎掂量自己付不付得起代價,如此一來我自保的目的也就達成了。
 我一步步爬到越來越高的位置,目的一直都只有一個,復仇,僅此而已。
  只是我沒想到報仇沒有想像中的簡單,葉氏在車禍後的善後做得太好,警方早已以我家的車失控撞上對向砂石車為由結案,這麼多年了我也拿不出半點能證明車禍是葉氏製造的具體證據,以法律制裁他們這條路根本行不通……
  說完這一大通,我深深的吸了口氣,把紊亂的情緒壓下去,還好今天的我沒有太失控,若是再早個兩年讓我說這些,我一定會失控的嚇到方奕汎。
  外頭下著綿綿細雨,而屋內的我們兩相無語,方奕汎默默的為我們彼此斟滿酒,然後一起飲盡。
  方奕汎是個很好的傾聽者,他在中途沒有插嘴或詢問,只是默默的聽著陪伴著。
  意外的是說完這些我竟然沒有想像中的悲憤,反倒感到舒坦許多。可能是因為時間改變了我,也可能是因為傾聽的人是他。
  「你有沒有發現我到現在始終都在自保?我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找到能有效報復葉氏的方法……」濃濃的無力感襲來,有時候我真的很恨我的無能為力,我再度為自己斟酒,仰首一飲而盡。
  「妳剛剛不是說妳要囂張地活著嗎?只要妳在一天他們就一天不能好好睡覺,妳活著就是對他們最大的報復啊。」方奕汎的笑容還是一貫的溫暖,說著似曾相識的話。
  突然我發現我自顧自顧的說得太忘我,原本輕鬆小酌的氛圍被我弄得太過凝重,我試圖說些什麼來緩解氣氛,「你知道我的風格是神秘對吧?跟你說個秘密吧!」我故意神秘兮兮的湊近方奕汎,「其實當時說只公開姓名不公開年紀、生日和生家背景能製造神秘感來吸引人都是我瞎掰的,其實我只是不想讓葉氏太早發現我而已。現在這個秘密除了霍子煜和你之外沒人知道,要是洩漏了……我唯你是問喔!」語罷我不忘向方奕汎擠擠眼。
  他也很配合的用力點點頭,一副誓死幫我保密的模樣。
  突然方奕汎不知道哪根筋不對開始學著我拿杯子做起鹽口,但有些醉的他一個恍神,身體一歪,把盛滿鹽的碟子打翻,撒了自己滿身都是。
  看到他回神後發現自己闖禍了的傻樣,我瞬間被他逗樂了,「幹嘛,想拿自己做鹽口是不是?」
  方奕汎嘴角還帶著方才喝酒留下的酒漬,經過他剛剛那一撒,鹽巴直接黏上了他的嘴角,看著他嘴角沾著的鹽忽然我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我們剛剛喝的是龍舌蘭的經典喝法嘛,那你知道龍舌蘭還有一個成人喝法是不管對方把鹽撒在身體的哪個部位,對方都要把鹽舔掉然後喝酒嗎?」
  不知道為什麼他沾在嘴角上的鹽莫名的勾起我心底的某種慾望,看著看著他那因為飲酒而略顯紅潤的臉龐在我眼前漸漸放大,緊接著我的唇貼上了他溫熱的嘴角,我的舌頭反射性地伸出,靈活的將上頭的細鹽捲入口中,他也不躲不閃任與我緊密相貼,但我們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就這麼靜靜地相貼著彼此。
  等一下!
  我在做什麼?
  我跟方奕汎說這些幹嗎?而且我說就說,怎麼就真的做了……
  我猛的向後撤,抓起桌上的酒一口灌下,卻因為一下子灌的太猛,把自己嗆的七葷八素,連眼淚都飆了出來,然後是一陣狂咳,再之後好像還是方奕汎幫我順的背……
  「噹」的一聲,我心一驚,夜裡巨大的聲響拉回了我游離的神智,一個失神間我不小心讓手中的鑿冰器撞上了流理檯沿,我馬上繃緊神經望向方奕汎房間,仔細觀察已經睡下的他有沒有動靜,還好他似乎睡的很熟沒有被吵醒,我這才暗暗的鬆了口氣。
  該死,為什麼已經過了兩個小時了,我的唇還是能明顯感覺到貼著方奕汎時的溫度和觸感?
  此刻我真的很想就地把自己埋了,但孬種如我只能把對自己的不滿發洩在手中的*老冰上。
  每當我心情不平靜時我都會鑿冰,因為專注的把原本方型的老冰鑿成各種形狀能讓我慢慢沉澱紊亂的思緒。
*龍舌蘭日出:龍舌蘭經典調酒。
*老冰:在零下十幾度甚至更低的溫度下,冷凍超過一周以上的冰塊,硬度高,融化速度比一般冰快慢。
  不知道我們家第一支登場的酒是否是您所猜的那支呢?本章招待的小甜品您是否滿意呢?沒有不滿意這個選項喔!哈哈哈哈……(插腰仰天大笑。)
  再再再次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你們的鼓勵都已經轉換為我奮力寫下去的動力了(最近很奮力在寫),還有非常熱情的酒客留言給我鼓勵,老闆我真的淚流滿面,有人能喜歡我們家的酒真的是太感謝了!我很想以多上架一些章節的方式來回報大家,很想努力地朝一週兩更的方向邁進,但恕我目前還沒有那個能力TT各位應該不難發現這是我的第一部作品,由於我對於情節編排的掌握度還不是那麼的成熟,所以需要耗費比較多時間琢磨表達的形式(第一部作品就寫長篇好像滿做死的。),還請各位多多見諒,但我想帶給大家精緻又精彩的故事的心是非常真誠的!未來如果能多趕出一些章節一定會馬上在非固定更新日為大家上架的!真的謝謝大家一直陪著我,每次沒有頭緒的時候一想到會有那麼幾個人期盼著更新日的到來,我就能找到一些動力繼續跟情節搏鬥,真的真的很謝謝你們!對!我話很多,但我必須說我真的寫得很開心啦!也希望您能看的開心囉~
  老闆一鞠躬,退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