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創作】我的青梅竹馬 第二篇 :寫情書沒誠意的話,還是約出來告白吧!

人不痴 | 2022-01-25 20:10:33 | 巴幣 4 | 人氣 63


結果…在我試吃一口蕭宛芸所說的「蕃茄炒蛋」完後,似乎對她來說已經完全沒有利用價值的樣子,馬上又把她剛買完不久都還沒拆掉保護套膜的小說拿來丟我,接著大喊:
-你這猥褻的死變態!那邊有窗戶自己跳出去!不送了!

馬上被趕了出來。真想吐嘈我家就在她家隔壁,跳窗戶到底有什麼意義。

於是到了隔天中午,我理所當然是個高中二年級學生,所以當然是要到學校上課啦,而現在,則是要跟同學去福利社買個麵包填填肚子。

我和交情稍微要好的朋友買完麵包後,走在回教室的路上。

「小智宏,你昨天有收集到公主的什麼新情報嗎?」

「……」

「快點嘛,到底有沒有嘛?我記得你們是鄰居對吧?」

他-吳顏能,翹著屁股,用自以為很惹人憐愛的表情仰望我。但是他是男的,他為什麼要把屁股翹這麼高呢?難道是想放長線釣大魚,守株待兔的等待有一天會有斷背山先生來X他嗎?

「我不知道,搞不好有一天如果你能把屁股翹的跟背脊呈V字型的話,我可能就會突然知道了。」

「這、這是性騷擾啊,小智宏,不過沒.關.係,我原諒你,嘿嘿。」

「……你應該不是叫我打你吧?」

不過,這時我西裝長褲口袋裡的手機簡訊鈴聲一響。

是蕭宛芸傳過來的。

內容是:一個人到頂樓上來!一個人喔!

……蕭宛芸這傢伙是想怎樣?

「喂,吳能。」

我把手機上蓋闔上。

「我叫吳顏能啦。」

「隨便啦,名字隨便叫叫不就好了嗎?如果每次都要叫全名的話,那美國人的嘴巴豈不是抽筋了嗎?咪嚕要叫章魚師的全名之前不就會氣的先把他的尾巴打死結了嗎!」

「也是啦……不對!我怎麼可以認同呢!嗚嗚……」

吳能貌似很受挫的樣子。

「總之,你先回教室吧,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做。」

「是什麼事呀?要我陪你嗎?」

依然很興奮的翹著屁股。

「你還是去女廁開開心心吃麵包吧!拜啦。」

「嗚嗚,這是性騷擾啦。」

吳能很做作的在原地用兩手揉眼睛。

而我,不再理會這白痴就獨自一人到蕭宛芸所說的頂樓了。

到了頂樓後,沒看見把我約到這來的蕭宛芸,視野中空無一人,只有被強烈的陽光日燄所照射著的石磚地板,我想這時候如果赤腳赤裸裸的踩在地上一定是非常刺激吧?

真是的,把我約到這裡來,但到了之後卻又不見她的身影,這傢伙難道不知道午休時間是很短暫的嗎?完全搞不懂她到底想要幹嘛啊…唉……

為了不浪費這麼寶貴的午休時間,我打算就直接在這裡用餐了。

邊吃麵包邊等待吧,搞不好她是碰上什麼事情而耽誤到了吧?

在我這麼想時,就在我邊想邊用雙手將放有麵包的塑膠袋打開來時,她-蕭宛芸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先不要打開!就這樣轉身過來!快點!」

因為突如其來的這麼一句話,就算她不命令我,我想我也會趕快轉身看她吧?

我就保持著雙手還拿著裝有麵包的塑膠袋轉身過去,結果馬上看到蕭宛芸離我非常近!

嬌小的身軀飛躍空中,然後右手上舉…擺出手刀,順著在地心引力與體重的加速度下,以我雙手拿著的東西為目標,惡狠狠的擊下。

在這麼短短的一秒…就上演了如此慘劇……

「麵包!」

我措手不及,只能看著我的麵包被蕭宛芸打在地上。

「我踩、我踩、我踩!」
蕭宛芸甚至還對麵包施展一連串的暴力。

「妳在幹嘛啊!?為什麼突然攻擊我的麵包!這可是我的午餐耶!」

聽到我的聲音後,她總算停止動作,剛剛因憤怒而扭曲的倒八字眉也總算平和下來。

「呼呼…舒服多了……」

她恢復理智,右手摸著胸口,微微喘息。

「什麼舒服多了!我現在身心都被妳搞的很不舒服啊!」

「吵死了!這我有什麼辦法嘛!」

「什麼叫做我有什麼辦法?難道闖紅燈被抓,跟警察說我有什麼辦法就不會被開罰單嗎!難道說殺了人,跟警察說我有什麼辦法就可以不被逮捕嗎!」

「沒試過是還不知道啦,不過呢!人是有無限的可能不是嗎?命運是自己創造出來的…這麼說對吧?Yes we can!」

「誰理妳啊!這怎麼試都是一樣的吧!」

「可是啊,看到那個叫吳顏能娘娘腔的模樣,實在是非常讓人生氣,如果說不找麵包出氣,我想我今天晚上一定會睡不著的!比看鬼片睡不著的等級還要高耶!」

「所以說!為什麼會是我的麵包受遭殃!吳能他也有買麵包好不好!」

「因為…如果不是智宏就不行,一定要是智宏才可以……」

她雙手抓住自己的胸口,擺出很令人憐愛的楚楚可憐模樣。

「噁心!別再做了好嗎!」

「什、什麼…你這個臭傢伙!我都已經很勉為其難的做出這丟臉的模樣,你還說我噁心?有種再說一遍試試看!你這笨蛋!你知道有多少男生希望我對他們做這樣的動作啊!」

蕭宛芸的太陽穴爆出青筋,右手的拳頭開始握緊。

「我倒希望妳可以給我一個把拳頭放在妳臉上的機會!」

但蕭宛芸聽完後,沒說任何話,只是用很陰險的笑容看著我。

「哦…是嗎?原來如此,那也就是說……我媽親手做給你的便當你不要囉?」

蕭宛芸突然從背後拿出一個鐵製便當盒,上面有很可愛的圓滑字體,寫著我的名字。

我跪了下來。

「對不起我錯了!大姐!」

「態度差未免也差太多了吧!」

然後,在我苦苦低聲下氣後,我才拿到伯母的便當。

打開蓋子,聞到剛蒸好的香氣撲鼻而來,看來蕭宛芸家昨天的主菜是炸豬排啊,蓋在白飯上的炸豬排顏色因為陽光的照耀,變得更金黃,更可口了。

光是這樣,現在的我就非常的興奮不已啊,搞不好我今天真的會在浴缸跳青蛙跳呢。

我和蕭宛芸坐在陰影下,倚靠牆壁。

「……」
蕭宛芸很無趣的在一旁盯著我。

「幹嘛啦…一直看我。」

「沒,瞧你津津有味的模樣,看了就起雞皮疙瘩,唔哇!好恐怖啊!」

她摸著根本就沒有起疙瘩的手臂顫抖。

「那就別看不就好了!」

「哼!你以為我想看啊!」

「完全不懂妳想表達什麼啊!」

「吵死啦!」

但蕭宛芸說完後,依舊還是看著我吃便當……老實說根本吃不下去,被人盯著看,伯母便當的味道根本嘗不出來!

好吧!看午休時間已經不多的情況下,現在已經不是管能不能完全品嘗到伯母美味的炸豬排了!

「喂…胡智宏……」
雖然這樣做有點對不起伯母,但這也沒辦法啊!我那空空如也的肚子正不斷哀求,求我手中的筷子將伯母美味的炸豬排進入嘴中,仔細咀嚼然後吃下去順著食道進入胃中。

「胡智宏,你再不回神的話,我可是要……」

沒錯,伯母!您的炸豬排光是用看的就有望梅止渴的超高等級!來!讓我吃下去吧!

「炸豬排我來了!……咦?」
怎麼回事?蓋在白飯上的炸豬排消失了?難道是我下意識就把它吃掉了嗎?

我舔了舔嘴唇,確認舌頭是否已經有炸豬排的餘味,但是沒有!

「嗯,不愧是媽媽的炸豬排,雖然昨天晚餐和剛剛的午餐都吃過了,但還是很好吃呢!」
蕭宛芸在一旁幸福的快融化了。

「等、等一下!該不會是妳吃掉我的炸豬排吧!?」

「當然啦!誰叫你全身上下都是空隙!就好像在叫我一定要扒你的便當不是嗎!」

「誰吃飯一定都會是全身空隙吧!怎麼辦啊…這便當就只剩下白飯了啊!已經沒有配菜了啦!」

我絕望的看著手中只有白飯的便當。

「配菜…?那把我的「蕃茄炒蛋」加進去如何?」

「絕對不要!那連食物都不是的東西能加進去嗎!話說回來,不要隨隨便便帶那種東西來學校啦!很危險耶!」

「啊!聽你說到這個,我都忘記我的目的了!」

蕭宛芸似乎是想起什麼了,用拳頭輕輕敲擊手心。
「啥?」

已經放棄炸豬排的我,只好吃單調的白飯了。

「其實呢!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蕃茄炒蛋2」嗎?」

「不是啦!只是個蕃茄炒蛋為什麼還會有第二代啊?」

「那麼是…「蕃茄炒蛋2之抹殺傳奇」?」

「根本不對吧!我的蕃茄炒蛋有這麼危險嗎!?」

廢話!妳的蕃茄炒蛋不只危險,再進一步都能當拷問工具了好嗎!

蕃茄炒蛋已經是我一生中的陰影了!我現在光看到蕃茄炒蛋會抖一下都是妳害的好不好!?

「好啦!我現在要開始說正事了!」
蕭宛芸總算平息下來,抱著雙臂。

「事實上呢,昨天我收到了一封很詭異的情書。」

「…呃,有多詭異呢?」

蕭宛芸所說的詭異情書,讓我有點好奇。

「等一下喔,我記得我有帶來呀…我找找。」

蕭宛芸開始在她的身上尋找她所說的情書,找到一個粉紅色信封後,遞給了我。

我輕巧的打開來,不想讓這信有任何一點皺折損傷之類的。

打開來後,發現裡面有一張照片以及一張小白紙。

照片上有一位男生,有著現在在高中生中還挺流行的玉米燙這樣的帥氣髮型,雖然整個人沒有一種清爽的感覺,但是他笑著臉以及很爽快的擺出大姆指姿勢,倒是給人一種很開朗的感覺,還挺帥的。

而跟照片一起附加的小白紙上面寫著:
可以請妳在明天放學後在教室等我嗎?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話想對妳說。

寫著這麼簡短的一句話。

「怎麼樣?你覺得這情書是不是很詭異呢?」

蕭宛芸看我似乎已經看完情書的樣子,詢問我。

「嗯…那妳怎麼想?」

我問。

「我怎麼想?這不是很奇怪嗎?一般來講,有人會在情書上加一張照片嗎?這擺明了很囂張,覺得自己隨隨便便一張照片就能擄獲女生的芳心的樣子耶!」

「是有點自以為是啦,但搞不好他加照片是希望妳好認得出他吧?」

「不對!胡智宏!看照片上的那對眼睛!」

蕭宛芸很用力的的食指指向我手上的照片。

「怎、怎麼了嗎?他的眼睛怎麼了嗎?」

「不覺得被那雙眼睛掃到就好像被性侵害了嗎!」

「妳也太誇張了吧!他只是很普通的擺出笑臉吧!」

「還有那擺出大姆指自以為很帥的姿勢!就好像在指示我說: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你不覺得嗎!」

「完全不覺得!妳到底想到了什麼啊!到底要來什麼啊!」

「總之,這傢伙實在是太恐怖了!好歹也要自報姓名吧!結果只是送來一張照片,和一張只有一句話的紙條,這是尋人啟事嗎?還是犯罪預告信?啊啊!這傢伙實在是太恐怖了!」

「妳的想法才恐怖好不好!」

不過蕭宛芸說的也對,照片上的這男生也不確定是真的還假的,而且也不是我們認識的範圍內,就只有一張照片和一張紙條,可信度確實不高……

「那麼妳想怎麼回應呢?真的要等他嗎?我想如果這麼可疑的話,還是放他鴿子吧……」

「不…既然這學校有這麼可疑的傢伙,那麼就得要斬草除根,使用我的獨門絕招打敗他了!」
蕭宛芸否定我的意見,拿起我手中的照片及信封和紙條,揉了一團。

「妳什麼時候這麼關心學校了啊!還有,絕…絕招,妳說的該不會是……」

「沒錯!就如你所想的!就用我的蕃茄炒蛋打敗他吧!」

蕭宛芸緊握住手中的東西,從頂樓這裡,用力將它往外丟了出去。

「蕃茄炒蛋已經變成妳的必殺技了啊!」

「等著吧!你這臭傢伙!放學最好別逃!我要讓你知道惹火我是有多麼的恐怖!哇哈哈哈-!」
蕭宛芸非常得意的雙手插著腰,挺著飛機場,仰向湛藍的天空,面對無知的敵人毫不畏懼,反而是興致勃勃的將拳頭高舉,對敵人做出宣戰。

……又有一個蕃茄炒蛋恐懼症患者要誕生了嗎?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