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等待,驕陽-45

森璟 | 2022-01-25 15:00:02 | 巴幣 1016 | 人氣 89


她抱了我。

時隔多年,如今又再一次感受到這熟悉的力道和溫度,我閉上雙眼窩進她懷裡,如果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那麼我也死而無憾了。

她說....

「嘴上說著總要妳放下過去,不過看來我才是那個最放不下的人呢。」她自嘲地說,我驚訝地抬頭,看見她勉強地扯開嘴角,像是在笑此刻的荒謬。「真要說起來,其實我們兩人根本沒有正式的分手對吧?」

我點點頭,當年我離開時只留下了一張字條,此後就再也沒有連絡了.....

也許就是這段沒有結尾的感情不斷縈繞在我們心裡,緣分才又讓我們相遇的吧?

「我該拿妳怎麼辦才好?」她一手壓在額頭上,那是一個接近崩潰的笑容,隨後很快地整裡好情緒的說:「總之,先別哭了。」

當她的手再一次撫上我的臉頰,內心掀起的浪潮讓我揪緊她衣角的布料,無法克制地往她的氣息靠近。

昔日的回憶一幕幕浮現在我腦海中,沒有人知道這些年來我有多想念她、有多想再一次的觸摸到她,現在的她終於不再推開我,讓我.....貪婪的想要更多。

在慢慢拉近兩人距離時我在她眼裡看見對我殘留的一絲柔情,我好像看見當年那個傻傻的段宇辰出現在我眼前,胸口.....湧出了許久未曾出現的熱流。

她的懷抱,真的好溫暖。

然而,就在雙唇即將接觸的前一刻她拉開了距離,同時也是阻止了讓我們倆都成為罪人的機會。

「我不行....」她撇頭,表情像是隱忍了極大痛苦的說。「我不能對不起她。」

「是我越矩了。」我愧疚地說,明知道宇辰和季穎的戀情是很幸福的,她肯給我一個擁抱我就該知足了.....

「郁凡,我.....」她吞了口口水,隨後說:「經過了這麼多年,我已經不是以前那一個單純又遲鈍的段宇辰了,也許之後妳會發現曾經愛的那個人已經消失了。」

我理解她的意思,過了這麼多年,我想我們都應該好好整理一下對對方的感情。

宇辰這些年來的確改變很多,現在的她變得精明能幹,和人交往也懂得要有所保留才能保護自己,可是剛才她眼裡那一瞬間的溫柔讓我堅信著,當年的宇辰一定還在的。


這一晚非常溫暖,這股溫度一直到我回房後都還持續著,我忍不住揚起嘴角,內心真正的感到快樂。

邱政翰在床的另一邊呼呼大睡,而我則是帶著愉悅的心情,進入夢鄉。




隔天一早我們一行人一起搭著電梯下樓,從昨晚持續的好心情讓我不自覺的漾起笑容,還是花花她們開口問我我才知道自己笑得多麼開心。

「郁凡,今天怎麼這麼開心啊?」花花搭上我的肩膀說,邱政翰見狀把我的腰環得更緊,兩人當場眼神交鋒起來。

而我沒理會她們,只是笑著。

宇辰戴上了墨鏡,但我知道墨鏡後方的那雙眼眸是看著我的。

她給了我一個淡笑,心似乎更暖了一些。

在飯店用完早餐以後我們出發前往季穎一直很想去的動物園,聽花花說季穎從以前就很喜歡企鵝,據說光是包包上頭就至少有三隻企鵝吊飾,還有一次為了一個大型的企鵝娃娃在夜市攤販花了快一千塊玩遊戲。

結果最後還是空手回家了。

季穎.....

對她,我開始有了罪惡感。


今天花花和小莉換去了宇辰的車上,她們那裡是熱鬧的,而我和邱政翰則是在沉默中度過,說來也真奇怪,這男人平時多話得不得了,今天居然這麼安靜。

在我疑惑的同時他終於開口了,表情帶點懷疑的說:「郁凡啊,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妳不覺得那個段宇辰一直在看著妳?」

心驚顫了一下,原來他是這麼敏感的人嗎?

「有嗎?」我轉頭看向窗外,努力讓自己不露出任何破綻的說。

「難道是我感覺錯了嗎?」他自言自語的說,接著甩甩頭,「總之啊,雖然我知道她們是好人,我也不是反對她們,可是說到底同性戀還是不正常的,妳都不知道每次和她們出去我都好怕她們把主意打到妳身上。」

他的話讓我震驚地瞪大雙眼,不敢相信這種荒謬的言論會從他口中出來。

「你什麼意思!?」我轉頭質問,心頭上的怒火猛烈燃燒著。

「別誤會,我沒有針對妳朋友的意思,到外頭看見其他女同志我也會這樣擔心啊!」見我沉下臉色的他趕緊賠笑解釋道。「誰叫我女朋友這麼能幹又這麼漂亮嘛!」

我深吸了幾口氣,為了不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心虛的模樣只好努力沉下心來。我回頭繼續看著窗外風景,我以為邱政翰會識相點的閉起嘴巴,沒想到過沒多久他又開口....

「話說回來郁凡妳的反應還真大,難道說...」剛好遇上了紅燈,趁著這個時候他轉過頭來,瞇起眼像是想看穿我似的。

我不禁緊張起來,他又知道些什麼?

「難道說妳認為我也攻擊了妳的腐女妹妹嗎?」他說,接著又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我鬆了口氣,放下心來聽他一個勁的發神經。「我是不反對腐女啦,可是怎麼會有人喜歡看那種兩個同樣性別的人摟摟抱抱的畫面勒!?郁凡妳啊偶爾也跟妳妹妹提醒一下嘛!世界上也是有不少養眼的男女配對的,像我跟妳就是啊!」

同樣的話題他糾結了快半個小時,一直到中途在休息站休息時他才停下。

上完廁所後我看見花花從商店裡走了出來,手裡拿著綠油精的玻璃瓶子,看她一直揉著太陽穴的模樣我上前關心了一下。

「花花,不舒服嗎?」

「大概是昨晚喝太多,有點宿醉吧.....」她整個人都還有點搖搖晃晃的,我扶住她的身體,並摘下了她的墨鏡。

「我幫妳擦藥吧!」我說,主動拿過她手中的綠油精抹了一些在自己手上,然後替她按摩著太陽穴。

「唔.....」花花雙眼緊閉,眉頭也緊皺著,「媽啊,我下次不敢再喝這麼多了。」

我笑了出來,輕拍了她的頭要她別做夢了。「妳這個酒鬼,才沒人會相信妳的話!」

「诶~怎麼這樣!我可是很有誠意的!」

「是對酒的誠意吧?」

「就算是事實也不能說出來呀....不對啦!我的意思是對於酒喝太多這點我可是很有誠意要改過的!」她開始了一連串的鬼話,我只是笑笑的,並沒有要再吐嘈她的意思。

「好多了吧?」藥上得差不多了,我看她精神也好了許多之後就收了手,也把綠油精還給了她。

「啊~妳真是我的救星,這按摩手法簡直媲美按摩店的老手師傅!」

「少來了!」我捏了捏她的臉頰,真愛給我耍嘴皮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