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奸商皇女》第四章 神威冒險團的快樂夥伴們

喵果瀀 | 2022-01-25 14:09:36 | 巴幣 16 | 人氣 120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數羊數了上千隻,仍是睡不著,看著旁邊的人早已沉沉睡去,這令我焦躁不安,但這還不算什麼,更糟糕的是一股尿意緩緩襲了上來,我忍不住在床上翻來覆去。

我想要去上廁所,但礙於睡裡面,我怕我下床的動靜會太大而把羅薩符吵醒,況且外面既漆黑又安靜得嚇人,感覺就是會有什麼東西跑出來的樣子,想想還是算了,忍著撐到天亮吧。

「妳怎麼了?」

正當我強行閉眼休息沒多久,耳邊傳來如冬日中的暖陽還帶有低啞的聲音,我張開眼一個轉頭,毫無防備地對上了他那雙魅人的雙眸。

「我、我......那個,我睡不著,還有那個......我想上廁所......」

糟糕長得真該死的好看

我撫了下砰砰跳的心臟,支支吾吾了半天才終於表達出我想幹什麼。

羅薩符聽言,坐起身,撓了撓那頭亂翹的短髮,扭頭看了我一眼,「走吧。」

「去哪裡?」

「去上廁所啊!我帶妳去。」

「欸?你有這麼好心嗎?」

「真是過分啊小傢伙,我偶爾也是會好心一下的好嗎?」

「很可疑哦?」
見我一臉懷疑地望著他,他似乎深受打擊,擺出一張委屈巴巴的臉,彷彿我在欺負他似的,「妳這小傢伙,真是一點都不可愛!居然這樣懷疑生性善良又樂於助人的我。

我翻了個白眼,戲真多。

「我看是你自己想上廁所吧

哎呀,被妳識破了啊,那就沒辦法了。」他笑道:「沒錯我沒那麼好心,只是我也要上廁所才想說順便帶妳去,不去就算了,我自己去。」

說完,他就下床穿好鞋,頭也不回地徑自走出房門,我這才意識到這傢伙是真的打算丟下我自己去啊!

「等等我啦!」

我也趕緊爬下床穿上鞋,邁開我的小短腿跑向他,沒多久就追上他了,原來他沒有丟下我,而是在樓梯口等我。

見此,心中好像竄上一道暖流,可下一秒就流走了。

「小傢伙,跑那麼快小心跌倒,我可不想安慰因為跌倒就哇哇大哭的小孩。」

「我才不會那麼容易就哭!」

「嗯?剛剛那個哭著喊父皇拔拔還要抱抱的人是誰啊?」

「我......」可惡,我說不出反駁的話來。於是我哼地一聲轉頭,不想理他。

「小傢伙,還生氣了呢?好啦,不逗妳了。」

語畢,他牽起我的手,看了我一眼,叮囑道:「要下樓了,小心點。」

我就這樣在他的帶領之下順利來到了位在一樓的廁所。

「快進去上吧,小心不要把馬桶弄壞,不然要賠錢的哦。」

「才不會把馬桶弄壞勒!」

我瞪了他一眼,丟下這句話後就趕快去解決小號,順便參觀一下他家的廁所,有些出乎意料,我以為會很髒,但還挺乾淨的。

當我出來後,羅薩符朝我露出了一個意義不明的微笑,但這個微笑卻如春風般拂過我的心湖,剎那間竟起了那麼點漣漪,可我一點也不想承認,為了打散這一點點異樣,我也回他一個笑容,「你幹嘛突然笑?很噁心。」

「我笑起來很噁心嗎?」

我點點頭。

「除了琪加米以外,妳還是第一個覺得我的笑容很噁心的人。」

「算了,走吧,回去繼續睡,離天亮大概還有點時間。」

我再次點點頭,主動牽住他的手,他看了下我們握住的手,又笑了。

「小傢伙,聰明啊。」

我哼了一聲才問他:「你到底要不要走?」

「走啊怎麼不走。我還睏著呢。」

走了兩步,我想起了件事便拉住了他,「等等,你不是也要上廁所嗎?」

「嗯 啊,我有這麼說過嗎

羅薩符的語氣有些飄忽,總覺得怪怪的。

我瞇起眼看他,「你不會是因為我才說要上廁所的吧?」

「唉呀,這個嘛......」聽他的語氣就知道這件事是確鑿了。

「那你還騙我說你也要上廁所?你明明可以不用特地起床的!」

我語氣有些激動,言語間不自覺地帶了些責怪的意味,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話才剛說出口我就後悔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低下頭,握住他的手下意識的握緊了幾分。

又來了,我總是這樣。

心裡的自我厭惡感慢慢爬升,然而羅薩符只是沉默了一下,就用另外一隻手撫摸我的頭,「我知道,妳不是故意的,我很抱歉騙了妳,但因為我不這麼做,妳肯定會就這樣憋到天亮,這樣對身體不好。」

「妳是我的便宜勞工啊,我絕對不允許妳把自己的身體搞壞,所以下次如果不敢自己一個人去上廁所,可以把我叫醒沒關係,知道嗎?」他說話的語調很溫柔,並不計較我剛才那有些失禮的言語。

糾結的情緒一下沒了,我不禁笑著回他:「知道知道,我是你的便宜勞工,勞工要身、心、靈俱全才能產生更大的效益。」

「嗯嗯,知道就好。」

「不過,還是謝謝你特地起床陪我上廁所。」

「不客氣,好啦,回房間吧!」

我點點頭,邁出步伐跟著他,很快就回到房間,羅薩符先是讓我上去,自己再躺好,被子蓋好就閉眼了,只是這次他一直面對我這邊,似乎還呢喃了一句,「睡吧,我在呢。」

不知為何,聽他這麼一說,我的心臟似乎漏了一拍。然而他接著又道了一句。

「別再亂動干擾我被金幣包圍的夢。」

「......」

好吧,我睡覺。

隔天,當我再次睜開眼的時候,旁邊已經沒了人,但摸了摸被子還殘留些許餘溫,所以我推測他應該剛起床沒多久。

昨夜在床上滾了那麼久,在上完廁所回來後,睡意就慢慢找來,沒多久我就找周公下棋去了。

我爬下床,望著除我以外空無一人的臥房,頓時有種不安的感覺,畏縮縮地探頭往房間半開的門那看,耳朵同時依稀聽見類似鍋碗瓢盆碰撞的聲音。

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我來到了廚房,只見羅薩符圍著圍裙,不知道在爐灶上搗鼓著什麼。

我走到他身邊,拉了他的衣角,「羅薩符,你在做什麼?」

羅薩符放下手邊的事蹲下身來,捧起我的臉仔細看了看,「看樣子昨天最後應該是有睡著。」

「我在煮湯還有熬粥,等等就可以吃早餐了。」

「妳先去個澡吧!還有洗臉刷牙,我已經幫妳把換洗的衣服掛在浴室了,浴室在二樓右邊那裡。」

聞言,我有些感動,這個不怎麼靠譜的人,居然還替我準備早餐,連衣服都幫我拿到浴室了。

「好。」

再次上二樓,來到他所說的浴室,空間寬敞明亮,浴缸潔白無瑕,地板也十分乾淨,看樣子,他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邋遢,甚至可能還更愛乾淨。

回憶昨天看到的客廳,再看了下浴室,這鮮明的對比是怎麼一回事啊。

忽然我的眼角撇到角落一處掛竿上,赫然瞧見有套衣服掛在上面,我上前拿下來看,那是一套上粉下白搭配的襖裙,非常的可愛,於是我迫不及待地打開水龍頭,將浴缸放滿水,開始洗澡。
*
待我洗完澡也換上新衣服,再洗個臉刷個牙後,我走下樓梯,回到廚房,瞧見那搗鼓的身影還在,「羅薩符,我洗好了!」

羅薩符轉頭一看,微微一笑,「小傢伙妳穿這件挺好看的,可不要再把自己哭醜了。」

「我已經煮好了,現在就幫妳盛起來,妳去餐桌那隨便找個位置坐。」

「好!」

羅薩符家的廚房很大,而一張至少可以有八個人坐的餐桌就被放在廚房左側的位置。

聽他的話,我乖乖地找了個位置坐下,沒多久,他就端著一碗湯和一碗粥放到我面前,「可以吃了,小心燙,燙到了我可不負責。」隨後坐到我的旁邊,一手撐著頭看我。

「你不吃嗎?」

他搖了搖頭,「我沒有吃早餐的習慣,妳吃就好,吃完我帶妳去認識一下其他人。」
「可是我想要你跟我一起吃。」

我對上他的眼,懇求似的,他出於無奈,只好自己再去盛自己的份過來。

「這下妳可以吃了吧?」

「嗯。」

回答完後,我們兩個人誰也沒有再說話,只是自顧自地吃著屬於自己的早餐,沈浸在美食的懷抱,特別是當我喝了第一口湯之後。

這碗湯多種蔬菜跟紅蘿蔔的味道結合得恰當好處,整體口味鹹中帶點甜,讓我忍不住一口接著一口喝。

「小傢伙,別只顧著喝湯啊,粥也吃幾口吧。」

「天啊!這是什麼湯?怎麼那麼好喝?我長這麼大都沒喝過這麼好喝的湯!」

我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般的感到新奇,誇張的樣子讓他噗哧一笑。

「才六歲的娃兒是長多大啊,有那麼誇張嗎?皇宮裡的大廚手藝應該比我好多了吧。」

我搖了搖頭否定他的兩個問題,「一點都不誇張,超好喝!我在皇宮時也從沒喝過這麼好喝的湯,我的字典裡甚至找不到除了好喝以外的詞可以形容了。」

「妳這樣誇獎我,也沒有錢喔」羅薩符似乎是被我誇得有些不好意思,手搔了搔自己的後腦勺。

「你想多了,我並不是因為想要你的錢才誇獎你的。」

「喵喵喵!羅薩符你在家嗎?」

正當羅薩符開口要說下一句話時,門外傳來了呼喊他的聲音,羅薩符先是皺了眉頭一下,才有些心不甘情不願地去開門。

「朵嵐依,我警告妳最好別給我亂來啊。」

「喵?人家只是想喝羅薩符的特調營養蘿蔔湯,一天沒喝就覺得哪裡不對啊喵。」

隨著兩人的交談聲,抬眼就見羅薩符身後跟著一名穿著有些暴露的女人,女人綁著一頭橘褐色的低雙馬尾,兩束垂在胸前,那雙碧綠色的眼瞳正目不轉睛地看著我。

「喵喵喵!羅薩符,這個好看的小娃娃是誰家的孩子啊?我可以摸摸看嗎喵?」

「我勸妳不要,妳的指甲那麼長萬一刮花她的臉,會被糟老頭殺了,我可救不了妳。」

女人聽言,眼睛頓時亮起來,「你說糟老頭喵!所以這是大武朝皇帝的女兒是嗎喵?」

羅薩符沒有說話,就被她當作是默認了。

「嗨,妳叫什麼名字啊?我叫做朵嵐依•瑪德威斯,是神威冒險團的一員喔喵。」

她一下竄到我眼前來讓我著實嚇了一大跳,結結巴巴道:「我......我叫做洛亞...... 呃、你好…..還有請問一下,什麼是......神威冒險團啊?」

「小洛亞妳好哇!真是有禮貌的乖孩子!」她瞇著眼笑道:「神威冒險團顧名思義就是冒險團啦喵,羅薩符是團長哦喵。」

「啊?」

見我一臉懵懂,羅薩符緩緩坐回位置,手環在胸前,靠著椅背,看著我,耐心地解釋,「我們每年會固定幾個月去冒險,然後接任務賺一些外快,還有收集打造武器所需的材料。」

「等吃完我就帶妳去認識一下其他三位成員。」

「哦、哦好。」

這時我才恍然想起父皇拔拔那天跟我說過的故事,看樣子真的有這個冒險團,這個故事的可信度提高了不少。

「喵!我想摸小洛亞,但是我怕傷到妳,所以換妳來摸我好了!」

「什麼意思?」

被她的話弄得摸不著頭緒,我歪了歪頭,用眼神向羅薩符求救,但下一秒,我大概明白她的意思了。

只見她一個彈指,白色的煙霧在她身邊環繞蒙蔽了我的視線,當我再次看清楚時,眼前哪裡還有方才的女人,有的只是一隻橘褐色的小貓。

「喵喵喵!」

小貓咪很開心地跳到我懷裡,讓我一個措手不及差點直接把她丟出去。

「喵。」

「她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我又再一次朝羅薩符投向求救的眼神,羅薩符搖搖頭,一臉愛莫能助,「別問我,我也不知道這隻蠢貓到底有什麼毛病,可能是叫妳摸摸她的毛吧。」

「這隻小貓咪是妖族?」

「是,不過她不小了,她是隻百年老妖了好嗎?順帶一提,我是隻半魔。」說罷,他露出頭上的雙角。

「我知道啊,米洛姐姐跟我說過了,我想摸一下你的角!」我騰出一隻手想要摸摸看,但卻被他阻止了。

「抱歉,魔族的雙角是不能隨便給人摸的,摸了妳就得嫁給我。」

我立馬收回了手。

得知摸了就要嫁給他,我果斷選擇放棄,他看見我收回了手,笑呵呵地單手撐住臉,打趣地聲詢問,「嫁給我很糟糕嗎?」

「糟不糟糕另外談,重點是,我還未成年,而且就算我願意你也得先過我父皇那關。」

「然後......我覺得你這人挺討厭的,感覺不是很靠譜,不要嫁會比較好。」

我一本正經地說,手在擼貓,片刻後,傳來他朗朗的笑聲,他簡直樂開了花。

「哈哈哈哈哈哈,不用那麼認真回答啦,我開玩笑的妳還真的信了?我再無良也不會對一個毛還沒長齊的小娃兒下手啊哈哈哈——」

「那還真是謝謝你啊!」

我翻了他一個白眼,便不再做聲,只是享受地撫摸懷裡的橘貓。

「等一下,我早餐還沒吃完,要涼掉了!」

我忽然想起自己還沒吃飽,趕緊把貓咪放下,去水槽洗手後繼續吃剩下的粥。

被放下的貓聽我這一說,終於想起了自己來這裡的目的,隨即化回人型,自動自發地舀了幾勺湯進碗,拿到餐桌上同我們一起吃了起來。

等我們三都吃飽喝足後,羅薩符要我們在樓下等他換好衣服再一起去見他口中那位叫做琪加米的女性。

片晌,他才慢悠悠地來到客廳與我們會合,喊了聲,「走吧。」

原本在低頭把玩頭髮的我,一抬頭,又是跌進那攝人心魄的紅眸。

我趕緊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強制回神,稍微看了下他現在的打扮,最顯眼的莫過於他脖子上的紅色圍巾與批在肩上的紅色披風了,可能因為兩件都是大面積的紅色才特別讓人注目,又或者是因為整體看上去和他的眸子搭配得極好。

朵嵐依又化為小貓咪的樣子跳到我的肩膀上,而羅薩符則是牽起我的手走出家門,順手上鎖後,他便帶著我走到離家有一點小距離的房子前。

這棟房子有點農家院子的風範,可以看到前院種滿了許多花花草草,色彩斑斕,連籬笆上都爬滿了不知是何種植物、開滿了白色五瓣花朵的綠色藤蔓,在細看,還可以發現草皮有被修剪過,每個嬌嫩的花植下還有用不大不小的石頭各圍成一圈,圈裡那深色的土壤很明顯地就是花兒有被精心照料著的證明,可見這屋子的主人對於植物是十分喜愛的,也一直都有在打理著這庭園。

不等我再多觀賞一下,羅薩符敲了幾下門,門很快就打開了,首先收入眼底的是一位面容姣好,氣質出眾的女性。

她的皮膚白裡透紅,一頭粉橘色漸層長直髮在陽光的照耀下格外亮眼,並且身穿類似現代改良式旗袍的服裝,再加上那水靈靈的琥珀雙眼,我才看第一眼目光就被這人給吸引住。

她實在是太漂亮了,讓我一直望著她,實在忍不住想要誇讚她的美貌,而我也真的這麼做了。
「姐姐,妳好漂亮!」

「不,她是阿姨。」

羅薩符小聲的呢喃,但我仍舊能聽得一清二楚,於是我瞥了他一眼,發現他一臉認真,讓我不禁懷疑這個漂亮姐姐的真實年齡,莫非她也是異族?那麼會是哪一族呢?

皮膚那麼白皙,長相美得人神共憤,應該是傳說中盛產帥哥美女的精靈族吧!

漂亮姐姐聽言,沒有說話,但她把頭髮都撥弄到耳後,露出那對精靈族標誌的長尖耳,朝羅薩符露出一個在我看來十分甜美的笑容,但他握住我的手卻更加緊了,甚至能感覺到他在發抖。

「大家快進來吧!」

漂亮姐姐將我們迎進屋子,屋內客廳是木製地板,中間擺著一個粉色小矮桌,我們就這樣席地而坐。

「所以,這孩子就是大武朝皇帝的女兒對嗎?」

「漂亮姐姐妳怎麼知道?」

「這個嘛……能讓羅薩符收留的小孩也就只有他義父的了。」

「對了,你的臉頰看起來肉肉的可以借琪我捏捏看嗎?」

我思考了一下,點點頭,朝她靠近,她就開始的狂捏我的臉,起初只用一隻,最後直接雙手並用,捏的時候表情十分滿足,就像在享受按摩椅一樣。

「琪加米,夠了吧! 沒看見她的臉色很差嗎?」

片刻,羅薩符看我很難受的樣子而急忙出聲制止,她才意猶未盡的停下。

「抱歉哇,我好像捏太大力了,琪我看到軟軟的東西就控制不住呢!」

等她停下,我邊揉了揉被捏疼的臉頰邊向她說:「沒有關係。」

她低頭垂眸笑看著我,「妳剛剛在門外說我很漂亮對吧!琪我先謝謝妳的稱讚。」

「妳好哇,皇女殿下,我是琪加米•門格列夫。」

「琪加米姐姐妳好,我是洛亞•加爾格亞,叫我洛亞就可以了。」

「嗯嗯!琪我覺得小洛亞是個很棒的孩子呢,羅薩符你要好好的照顧她知道嗎!」

忽然被叫到的羅薩符覺得有些莫名其妙,「還用妳說?我可是愛惜生命關懷大眾的好商人,要死也是被錢砸死,絕對不想死在糟老頭的手裡。」

「羅薩符也不能被錢砸死啊喵,死了我就沒他特調的營養蘿蔔湯可以喝了耶喵!」

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跳下我的肩,朵嵐依又化成人形坐在我另一邊。

「小朵嵐妳啊,真的很愛吃,叫博斯普做給妳不就好了嗎!」

「才不要勒喵,如果說羅薩符跟加加的廚藝是一百分得話,那傢伙的大概只有二十分喵。」
忽然,門外又傳來敲門聲,琪加米站起身飛快地前去開門。

「說人人到啊!是博斯普!」

「快進來快進來,小朵嵐也在裡面哦!」

「打擾了。」

隨著這道毫無生氣的聲音傳來,朵嵐依著急得到處亂走,索性變成小貓的樣子躲進羅薩符的披風下。

然而,被稱作博斯普的男人才剛踏進客廳沒多久,就精準地把朵嵐依抓出來,自己抱在懷裡,「笨貓,不要亂跑,妳還欠我錢。」

「在妳還清之前,休想離開我半步!」

這、這個面癱男,竟然走的是霸道總裁風嗎?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出去可以,要說。」

等等,朵嵐依不是在喵喵叫嗎!他怎麼好像聽得懂她在說什麼話!

「喵!」

朵嵐依在他的懷裡不停的掙扎,一直嘗試要跳開,卻被他按得牢牢的。

很快,她便放棄了掙扎,乾脆直接翻肚子裝死,這時,面癱男才抬頭看了我一眼。

「那誰?」

他的表情臭臭的一直沒有改變,就很像有人欠他錢沒還一樣,雖然似乎真有貓欠他錢沒還。
「哦,這小傢伙是糟老頭的女兒,名字叫做洛亞,寄養在我這,還麻煩你多多關照她了。小傢伙,這是我們神威冒險團的成員,他叫博斯普。」

「博斯普哥哥好。」

我露出得體的微笑,禮貌地跟他打個招呼。

「嗯。」

博斯普依然沒有表情,只是不鹹不淡地嗯了一聲,就沒有再說話了,直至羅薩符在他耳邊悄悄說了什麼,他的臉上才有一抹喜色稍縱即逝。

他的反應讓我有點受到打擊,我趕忙拉住羅薩符衣角,偷偷地問:「這個哥哥是不是討厭我啊?怎麼不跟我說話呢?」

羅薩符似乎是見我有些難過的樣子,便伸手輕摸我的頭,在我耳邊小聲回道:「不是討厭妳,不要想太多,他本來就不愛說話,只有跟蠢貓說話時才會多說一點。」

我眨了眨眼,總覺得聞到了戀愛的臭酸味,「所以,他是不是喜歡朵嵐依姐姐?」

「我猜十有八九吧。」

「喵喵喵喵喵!」

「蠢貓在說什麼?」

羅薩符問博斯普,博斯普很快就回:「她說:你們不要在本人面前談論八卦很沒禮貌耶喵這樣。」他說著,臉上的嘴角也若有似無地微微上揚。

「嘻嘻嘻,看著你們,琪我每天都好快樂啊!」

琪加米笑得很開心,雙眸彎彎得像月亮,非常好看,但似乎只有我對她的笑容感到著迷,其他人則是對此沒什麼反應。

可能大家都已經習慣了吧,我想。

「琪差不多該去叫醒兄長了。」

說罷,她再次站起身,就朝著樓梯的方向走,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返回來,「對了,羅薩符你今天不用工作嗎?」

「要啊,但我怕這小傢伙的午餐沒人準備,想說先讓你們認識一下,看之後誰有空幫我帶她吃午餐,如果晚餐我沒辦法準備得話能順便帶她吃晚餐就更好了呢。」

「原來你是想要琪我幫你帶孩子啊!早說嘛,琪我直接上門就好啦,但琪我要薪資的哦。」

「妳要多少?」

「看在老朋友的份上,琪我要二十金幣就好,一個月。」

「十金幣!」

「你很摳欸,二十金幣已很少了!請一個正職保姆最少也要三十金幣。」

「十五金幣,不要就算了,琪我不差這些錢。」

「成交!」

我有些無言地看他們在討價還價,等他們達成共識,琪加米姐姐上樓後,我才低聲說,「羅薩符,你忘記我會自己煮東西吃了嗎?」

羅薩符搖搖頭,「我沒忘,但是我不放心,在沒有我的看管下,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自己煮東西吃。」

「為什麼啊

總之就是不行。妳要是發生什麼意外,我可賠不了糟老頭一個女兒。」他語調溫柔,但能感覺得出來他就是在這一點上不肯讓步。

好吧,算了,有人來做也省了我一番功夫。

懶得糾結這點小事,我又轉去問他,「那我能為你做些什麼?」

「妳現在還太小,雇用童工是違反聯邦法律的,所以妳目前只要乖乖平安長大,剩下的等把妳養大再說。」

等等,你昨天不是還說要把我當免費勞工用的嗎? 怎麼今天就這麼良心發現雇用童工是違法的了啊!

羅薩符頓了頓,然後勾起唇角,瞇了瞇眼,一臉壞壞的樣子,「還是以身相許?」

「你想死在我父皇拔拔的手裡嗎?」

「不想。」
一回兒,琪加米終於下樓了,她的身後跟著一名長相酷似琪加米的男人,要不是他的衣著風格跟琪加米差很多,而且睡眼惺忪,看起來沒有睡飽,估計會認不出來誰是誰。


他的穿著我看著有點熟悉,盯了他半天才想起來——這不就是古希臘的服裝嗎!

我又看了看,然後無言望天,難道這裡也有希臘這個地方嗎

「琪,那個小孩是誰?」熟悉的問題再度跳出來一次。

「是大武朝的皇女,暫時寄養在羅薩符那。」

「漂亮哥哥你好!我叫做洛亞•加爾格亞,請多多指教!」

我依然禮貌的朝男人打招呼,然而男人只是目不轉睛的一直盯著我,感覺我都快被看穿洞了他才移開視線。

「我是直布•門格列夫,是琪加米的哥哥。」他慵懶地說,說完還順便優雅地打了個哈欠。
「琪,我肚子餓了。」

「早餐在廚房,兄長你自己去找。」

直布點點頭,就自個兒進到廚房,尋找他的早餐去了。

我正在思考要怎麼跟羅薩符的這些快樂夥伴混得更好一點時,琪加米姐姐給了我個絕佳機會。

「羅薩符,琪我有個提議,不如晚上我們來幫小洛亞辦個歡迎派對怎麼樣?」

「好啊!」羅薩符想都沒想一秒答應。

等一下!未免也太快了吧! 還有雖然為了我舉辦歡迎派對這我很高興,但也問問我的意見啊

「那就這樣決定了,你們先回各自的地方去,晚上七點再來琪的家,記得每個人至少帶一樣吃的!」

「嗯,走吧,小傢伙。」

羅薩符說罷,就拉著我就離開琪加米的家,而博斯普朝琪加米點點頭後,也就抱著朵嵐依跟著離開,從頭到尾都沒有一個人詢問我的想法。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第三章 第五章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一直叫小洛亞小傢伙呢XD 隨著日後逐漸成長應該就不會在被叫小傢伙了吧w 另外我也想要擼貓>///<
2022-01-25 16:56:20
喵果瀀
隨時隨地都能撸貓 這個朵嵐依我也要來一個 應該是會改稱呼吧?
2022-01-29 21:34:1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