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翻譯】宮廟木匠系列8-心歸旅【怪談】

清輝@霜月書斎 | 2022-01-24 22:10:15 | 巴幣 12 | 人氣 234


宮廟木匠系列/宮大工系列
八、心歸旅
(
心帰旅)
  • 本系列為原2ch超自然版內「寺社的超自然故事/山的恐怖・不可思議故事」中,「宮大工」氏不定期連載的的一系列故事,之後在日本網路上被大量轉載亦存在仿作。
  • 本篇原文參考自:mixi現代不思議忌憚異聞録
  • 「○○」唸作馬嚕媽魯(marumaru),就不另外取名。
  • 原文投稿時間約莫集中於2006至2009年間。
  • 縮圖,插圖:zubotty(pakutaso)
  • 有前後劇情關聯,請先閱讀第七篇。
  • 若有語意不順或勘誤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與指教。

本文

  在狼神大人神社的修繕結束後的年尾。
 
  師父發起了一趟歲末旅行,參加對象則是師父、師母以及弟子們。
  旅行的目的地是熱田神宮及伊勢神宮,雖然兩地相隔遙遠,但都是各自供奉著三種神器的場所,加上以我們的工作來說,也算是一生中好歹朝聖一次的地點,是一場兼具學習與慰問的旅程。
  另外,狼神大人的神社也順利供奉好了,而目的地之一的伊勢神宮正好也算狼神大人神社的總本山。
 
  出發前一天,我在逐漸變暗的傍晚單獨前往狼神大人的神社參拜,並獻上酒與祈禱。從那之後,我在新建的神社境內感覺不到任何氣息,但為了確認狼神大人是否回來了,我還是繞了周圍一圈看看,這天,正當我想著「果然還沒回來呀」而站起身,轉頭準備通過鳥居之際,頓時察覺到某種氣息,我瞬間回過身來。
 
  在神社前面站著一位穿著神官服的少年,沁涼的眼神、高挺的鼻樑、精緻的薄唇、纖細瓜子臉的下顎,擁有一張風雅面容的美少年,他的眼瞳彷彿會將人吸引進去的深邃,對,簡直與狼神大人如出一徹…
  「狼⋯神大人?」我彷彿說給自己聽的般呢喃道。
  只是,散發出的氛圍明顯不同。
  少年的表情頓時柔和了些並浮現一抹淺淺的微笑,一語不發地走進了社殿之中。
  瞬間我曾閃過追上前去的念頭,但轉念一想,便回過身穿過鳥居步下了台階。
 
  隔天一早,我們便包車出發了。本日就是一路坐車,晚上先在名古屋住一晚,隔日在名古屋市內觀光以及參觀熱田神宮,傍晚發車,到伊勢住上一晚,接著參觀伊勢神宮、享受一番海味之後,在遊覽車內邊睡邊回到本地這樣的行程。
  在大家都歡樂地邊喝邊吵鬧的遊覽車內,就只有我一人對昨天的事耿耿於懷而無法專注在旅程上。
 
  回來後再去參拜一趟順便確認就好了,我轉換心情,享受了名古屋歡樂一日遊,緊接著動身前往伊勢。
  在師父與弟子們也盡情乾杯喧囂中,雖說了想轉換心情,但在移動過程中仍不時,在不知不覺中陷入思考。
  來到伊勢那晚的大宴會上,才在飯店的一次會後,就有八成的弟子陣亡了,於是一起前往夜晚的街道續攤的就只剩下師父、師母和我而已了。
  伊勢為師母的出身地,雖然老家似乎還在,但已形同斷絕親子關係般地離開了,自然也不會想回去一趟,不過,在我和師父的勸說之下,最後還是決定隔天回老家探視一趟。
 
  隔天早上,意外早起的我在剛過五點仍然昏暗的天色中前往了伊勢神宮,雖然稍後會跟大家一起前來,但不知為何就是有種不得不現在去的感覺。
  伊勢神宮存在外宮、內宮,從外宮與內宮之間相隔好段距離,因此我從飯店借來了單車。在仍然黯淡的天色中,我先參拜了外宮,邊步行著邊與正在境內掃除或散步的人們相互問好,身體、精神都顯得清爽了起來,接著便滑著單車抵達內宮。
  我步行在通往社殿的道路,為周遭的樹木環繞,寧靜的世界之中彷彿只剩下自己的呼吸聲。
  抵達皇大神宮後,我照著順序參拜,並且邊想心念著狼神大人的事邊獻上祈禱。
  約莫十分鐘後,我掉頭走回來時的道路,由於天色尚早,參道上照樣不見除了我之外的人影,正當我緩緩踏著步伐之時,忽然感受到了至今未感覺到的氣息,正從右手邊方向迎面而來。
  那邊站著的是穿著神服的女性。
  我感受到一股壓倒性的存在感、神靈般的波動,難以用隻字片語形容,我察覺到自己的腳正顫顫抖動著,眼睛卻像被釘住一樣,並像是害怕著注視到正面般,完全無法對焦,直到我意識到顫抖的不只雙腳而是全身時,究竟過了多久了呢,我無法移動身子,就只是不斷顫抖著。
  我當場癱坐在地,一時片刻無法起身。
  然後當我總算回到飯店,就像累倒般睡著了,我只記得從內宮騎上了單車,以及在飯店醒來時已經入夜。
 
  在我睡著了期間,大家在上午參拜了伊勢神宮,午後則是弟子們去觀光,而師父則與師母一起去了趟老家的樣子。
  因為女兒突然的返家,老家那邊雖然吃驚,但也溫暖地迎接了他們,並解開了至今為止的心結,師母也感到十分欣喜,只是,最近在老家的玄關前發現了一名被遺棄的女孩,正在為那個孩子的事討論中,師母也將留在老家幫忙幾天的樣子。
  在回程的瀏覽車中,我和師父說了在內宮發生的事,以及出發前在狼神大人的神社中遇到少年一事。
  「你這小子在伊勢神宮那遇到的…恐怕…」師父帶著驚訝的神色聽完我的話後說道,便不再多說。
  關於狼神大人神社一事,則是說道「或許,是來代理的也說不定吶…」語落便又陷入沉默。
  然而,我的心中產生了某種不知名的確信,雖然自己也完全不懂那是什麼,總之往後,我也將自己能力所及的事,一件一件付諸實行的話,必將獲得好的結果吧-的這份確信。
  在弟子們正精疲力竭地呼呼大睡中,我與師父沉默地對飲壺觴。
 
〈下集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