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空】第六根羽翼—失蹤者歸來,被摧毀的校園(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2-01-24 20:00:02 | 巴幣 2 | 人氣 71


月鬆開武器,跪了下來,用力喘著氣,一陣顫慄爬上身子,讓她腦袋有些發暈。

天拉住她的手臂,打算把她拉起來時,身子一軟,跪了下去,摀著胸口,喘了喘氣,「糟了……力量用過頭……」

「喂喂,不是吧?我們應該要趕快下山吧?」

「不行,我的手下還在山裡,我必須去找他們。」天站起來,搖搖晃晃走了幾步,慶立刻接住差點倒下去的他,微微張嘴,用微弱到幾乎快消失的聲音說:「我揹。」

「我還能……」

「閉嘴!」慶用手刀往天的頭頂劈下去,蹲下來,把手放在背後。

天無言了幾秒後,嘆了口氣,乖乖爬到慶的背上。

「哇,頭一次看見頭目大人揹軍師大人耶!」

「囉唆,半個小時後就會放我下來了。」

「月,妳還好嗎?」空蹲下來,抓住月的手臂,「不舒服我可以揹妳。」

「請等一下!空殿下,您不需要委屈自己揹一個女孩子,我來揹就好。」

「才不委屈咧!你不覺得她看起來很累很需要幫忙嗎?」

「我知道,我也看得出她的精神狀況不好,但是您剛才不是想跟她解除契約嗎?」

「我不想當使魔、不想被操控,這跟同學有困難一點關係都沒有,有困難當然要幫啊!」

月終於回過神,拿起劍,把劍當拐杖站起來,苦笑著說:「我沒事,天的力量被我用光,比我更累,應該先關心他。」

「別說蠢話了,當使魔自願為妳做什麼的時候,妳應該直接接受才對!」

月的身子一僵,心中的矛盾讓她的眼淚一滴滴落在地上。

「是不是我拒絕當使魔所以哭了?」空一臉慌張,翻了翻口袋,拿出一包面紙,遞給月。

「不是的……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我不想殺人,不想控制別人,明明想拯救別人,卻要做出相反的事情……」

「這就是現實,想拯救所有人是不可能的,改造人沒一個是自願變成那樣的,就跟偽魔獸或偽魔族一樣,但是不得不殺了他們,不然其他正常人的生活該怎麼辦?」

「為什麼就不能把他們恢復過來呢!」月眼中擒著眼淚,用吼的提出質疑。

「要是能恢復我早就做了!」天不甘示弱吼回去。

「拜託你,請你繼續尋找把他們恢復過來的方法……我不想殺了他們去換取眼前的和平,大家明明原本都是可以幸福生活的人,為什麼他們什麼都沒做非得死?」

「就算不是他們的錯,當他們變成那樣,成為威脅時候就不是無辜的了。」

月無法反駁,即使並非那些人的本意,他們還是破壞了別人的安寧,破壞了整個社會的秩序,成為亂源之一。

明明他說得沒錯,卻覺得又難受,又生氣……月低著頭,嬌小的身軀顫抖著,「沒辦法所以就必須接受這種結果,繼續殺他們換取其他人的和平……犧牲少數,真的就能換來多數人的和平嗎?多數人之中,就不會有人變得像那些少數人一樣嗎?犧牲少數人到最後其實誰也救不活啊……」

「放任那些少數人破壞別人的安寧,最後所有人都會死。」

「只要打贏阿爾克立德,大家就能得救嗎?」

天愣了一下,想了一下,點了點頭,「不會馬上,但是大家能隨著時間解脫。」

「我知道了,我來對付他,請告訴我打贏他的方法。」

「我只能遺憾告訴妳,我不知道。」

「你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嗎?」

「如果知道,就不會死得那麼慘了。」

月先是對天露出驚訝的表情,隨即像是想到什麼,理解似地點了點頭,垂下眼說:「說得也是。」

接下來的路,天幾乎沒在說話,在慶的背上短暫休息,月則是由進背著移動。

空靠著嗅覺尋找活人的氣息,進一邊背著月,一邊提示所有人陷阱的位置。

音之刃走在最前面,根據進的提醒把陷阱拆去,拆不掉的就故意觸發後,加快腳步移動,免得觸發第二次陷阱。

回到岔路之前的那條路,但他們並非往上走,反而是回頭之後走到下方的另外一條岔路去。

這條路的陷阱比剛才那條少很多,在音之刃迅速拆除陷阱之後,他們幾乎暢行無阻。

空停下腳步,前方是死路,只有一個山洞的入口,從外面望去,一片漆黑。

慶先把天放下來,推了他一下,然後靜靜望著他。

「有同伴。」天停在洞口,挑了下眉,「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還活著,音之刃,呼叫收屍大隊和醫療隊,無線電給妳。」

天把無線電往後扔,音之刃輕鬆接住無線電,「我在外面聯繫,各位路上小心喔。」

音之刃往山洞的反方向走了幾步,開始按無線電。

「月,妳、空和進待在外面,剩下的路我和慶過去就好了。」

「可是……」

「裡面屍體很多,妳別看。」

空摀著鼻子,眉頭皺得很緊,苦著臉說:「這是怎麼回事?」

「為了你的嗅覺,待在外面,進你也是,別讓空進來。」

天和慶二人不管空和月同不同意提議,進入山洞內。

「這兩個人,就這樣給我跑了?」空一臉錯愕,雙腳上出現橙金色的翅膀,正當他邁開步伐,往裡面移動時,進就拉住他的手臂,用哀怨的口吻說:「空殿下,請您務必不要亂來。」

「但是……我哥和慶就這樣兩個人跑進去,真的沒問題嗎?」

「不會有事,天殿下很強,您也看見了吧?月用了天殿下的力量後……」

空的表情一僵,收起腳上的翅膀,乖乖待在外面。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和慶毫髮無傷出來,在他們身後的,是彼此扶持的雙胞胎的成員們。除了天和慶以外,每個人臉上表情既疲憊又悲傷,還有些不甘心。

轟轟轟轟——好幾架直昇機從上面慢慢靠近,紛紛往他們所在的位置降落。

直昇機上的人扛著擔架和好幾個大袋子下來,和天、音之刃說了幾句話之後,便走進山洞裡面。

「結束了,我們先上飛機吧。」天對著空、月、進三人說道,和慶、音之刃一起走向直昇機。

空說:「我們不是還有一個人在下面待著嗎?」

天回答:「音之刃剛才請他回去了。」

「喔……」

「我們才不會拋下同伴呢。」音之刃笑著說道,走上直昇機。

月回頭看了山洞一眼,搖了搖頭,和空、進、慶一起搭上直昇機,回去大都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