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創作】我的青梅竹馬 01-第一篇:這不是蕃茄炒蛋!

人不痴 | 2022-01-24 19:10:36 | 巴幣 14 | 人氣 107




我,舉起了已經殘破不堪的木棒,帥氣的從腰間以非常漂亮的弧度揮到大腿旁。
「我還沒…我還可以……」

我無力的身體開始搖晃,以及痲痺感,身體彷彿在拒絕我一樣,不斷用顫抖來告訴我…
我已經沒辦法再動了…

「請問…?」
她眼神流露出擔心。

我稍微轉頭…微微側視著她。
啊啊…沒錯,

「我還有該保護的人,所以絕對不能在這裡就這樣結束,我……」
握住武器的手更加用力握緊。我大聲吶喊:
「怎麼可以就這樣輸了呢!」

「你是輸給誰了啊!?」
碰!
後腦杓受到強力一擊…害我有點神智不清,差點倒了下去。

「喂……喂喂!小姐,別走啊!」
剛剛還在擔心我的路人小姐用盡吃奶的力氣,以非人類的光速逃走了。

我往回頭看,看見一個身材嬌小,留著一頭光滑柔順的及肩黑髮,正用纖細瘦弱的小手搔著頭,快把人吸進去的可愛雙眼表示著無奈。

「妳這傢伙!干擾別人搭訕很有趣嗎?」

「什麼?剛剛那樣子也叫搭訕?能不能搭到歐巴桑的肩膀都是個問題吧?我只不過是買本書叫你在這邊等我,結果你卻給我在書店門前開始上演來路不明的熱血場景是怎麼回事啊?很丟臉你知不知道?」

「眼前的這位少女,很生氣的用雙手插著腰,接著挺著那絕對連小山丘都算不上的胸部,氣沖沖的對我怒罵。」

「你是在對誰說明啊?還有,隆起來的胸部反而奇怪好不好,就好像突然多一層脂肪圈一樣不是嗎?挺著厚重的脂肪游泳圈量體重的時候不是會很難過嗎?我可不是因為我沒有胸部所以才會這麼講的喔,這只是正值青春期的女生對胸部的見解,懂嗎?」

「女生的青春期是在14歲就結束了!妳這高二生還談什麼青春期啊!唔哇!不要抓住我的衣領!不要用一副如果不在書店門口殺了我就不能完成任務回家的表情!對不起我錯了!請把拳頭放下!」

她總算將抓住我衣領的手鬆開,握緊拳頭的另一隻手也放下了。

「少女在我的求饒下,總算放棄了打人的念頭,她挺著那絕對是從飛機場搬過來的胸部,然後用嘴巴噴著火燄,繼續思考著征服世界的計畫……」

「胡智宏!你吵死啦!」

她把手上的小說用棒球標準投球姿勢朝我這投了過來。
唔喔!我的鼻頭被狠狠砸到。

她-蕭宛芸,我高中的同班同學,同時也是住在我家五樓隔壁的鄰居,更是有著從小學到現在高二都同班的孽緣!怎樣?大家很羨慕這樣的設定吧?很羨慕是吧?如果真的很羨慕的話那請一定要跟我換啊!

那傢伙說傲嬌也絕對不是傲嬌,我們倆看似青梅竹馬,但用多年的仇人或者是宿敵來形容簡直是貼切到不行。

任性、自我、粗暴、蠻橫、固執,她身上從頭到腳再從腳到頭沒有任何一處擁有女生的嬌羞感,更沒有屬於女人的成熟感,唯一可以說上完美的就只有脖子以上那臉蛋了吧?脖子以下…只能婉轉的說小學生身材吧?

-公主
這是我最近才在班上得知的,這稱號似乎是蕭宛芸的粉絲所稱呼的吧?
至於她擁有這麼糟糕的個性卻還有這麼多人愛慕她的原因似乎是她很會在不熟的人面前裝模做樣,行為舉止就像是不食人間煙火,整天待在城堡裡的公主一樣,就是把自己的角色設定成天然呆個性,然後應付找上她的同學。

就我這個熟人的視野來看,如果拿著手機一定會滑掉,如果喝飲料一定會從口中流出來,如果坐著椅子一定會跌倒,然後再大聲吐嘈:「這根本不對吧!」
總之,她就是這樣的一個傢伙。

我和蕭宛芸回到家門前,在我用鑰匙打開門鎖時,蕭宛芸用她的食指輕輕戳我的後背。

「怎麼了嗎?」

「呃…那、那個,該怎麼說才好呢,呃呃,就是那個啦!」

她糊里糊塗的說一堆我完全聽不懂的話,但是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嗯,雖然不知道那個是哪個,不過我今天八點還有要看的節目啦,所以打算做暖身運動直到八點,我就先進去啦。」
我揮了揮手。

「現在才六點耶!你打算做兩個小時的暖身運動嗎!只是看個電視,到底是怎樣的暖身運動啊!?」

「應該是韻律操吧?很健康的。」

「那跟看電視完全溝不上邊吧!」

「妳很煩耶,難道有法律規定看電視前不能先做韻律操嗎?」

「總之先跟我進來再說!」

「喂…等、等一下啊!別拖著我啊!快放開!快不能呼吸了!」

蕭宛芸抓住我的後背衣領,直接拖進她家。
我們穿過鞋櫃再穿過客廳,途中在廚房見到她的母親,是個很漂亮的人,明明已經是四十歲以上的人了,卻還有著稚嫩的臉龐,以及隨著流行的潮流去燙的波浪捲髮,總是把眼睛瞇的細細的,對我投以溫柔的微笑,更不用說那脖子以下偉大的聖母峰乘以二。
如果說這是美少女戀愛遊戲的話,我二話不說,一開始一定是先攻略這位母親!

蕭宛芸的母親正穿著有小熊圖案的圍裙,拿著鋒利的菜刀切著新鮮的高麗菜。

「宛芸妳回來啦,啊啦?智宏也你來了嗎,歡迎歡迎。」

「媽,我回來了,我跟他去一下房間喔!」

「宛芸,晚餐快煮好囉,所以不要玩太晚唷。」

「好的。」

「喂!伯母!您確定您女兒拖著我去她房間真的是去玩的嗎!絕對不像是要去玩的樣子吧!話說有個男人要去您女兒房間,請您好歹也擔心一下吧!?」

「哎呀呀,真是青春呀,嘻嘻。」
伯母似乎有點臉紅的竊笑著。

「伯母!」
蕭宛芸的媽媽不管我的呼喊,只是不斷切著已經是細屑的高麗菜…一直傻笑。
伯母到底在想什麼啊!?


我終究還是被拖去了蕭宛芸房間。
她的房間還是跟以前一樣的樸素,白色漆成的天花板,白色窗簾,白色枕頭,白色綿被,白色………什麼的,光看這些,就感覺自己是身置在加護病房似的,搞不好病房裡的擺設沒有這裡來的單調吧?

書桌擺著液晶螢幕的電腦,後方的書櫃擺著一堆文學書籍,還有一些…同人漫畫及小說。

「妳到底要幹嘛啦?」
我不耐煩的發問。

「吵死了,男生來到女生的房間應該要很開心吧?等等你回去可以非常興奮的在浴缸上跳青蛙跳一百次,而且我不反對喔。」

「誰會做啊!?」

「好啦好啦,我叫你來可不是叫來跟我鬥嘴的,是有個東西想麻煩你試一下。」

「什麼東西?」

蕭宛芸從書包拿出一個用布巾包著的圓型物體,這讓我有更不好的預感了。
接著她將布巾打開,將布巾裡面的東西呈現出來。

是一個白色且沒有任何汙點的圓型物體,看起來好像還軟軟綿綿的感覺。
「這個是…軟式棒球嗎?怎樣,妳是想要我在妳房間跟妳一起玩傳球遊戲嗎?……唔喔!」

蕭宛芸不知為何很生氣的敲了一下我的頭頂。

「你耍笨也不是這樣耍的吧!這怎麼看都是拿來吃的吧?」

「吃、吃的?所以這是大…福囉?」

「這是蕃茄炒蛋,你真的是喔…智商已經低成這樣了嗎?做為同學朋友鄰居的我真是為你感到悲哀。」
她對我投以憐憫的眼神。

「不會吧!?這是蕃茄炒蛋?到底要怎麼進化,蕃茄炒蛋才可以變成一顆白色圓球啊!?」

「它根本沒進化吧!」

「這不是蕃茄炒蛋!這不是蕃茄炒蛋!」

「幹嘛用啃德雞的廣告方式在我房間滾來滾去啊!」

這白色圓型物體是蕃茄炒蛋?除非月球跟地球互撞,不然我死都不會相信的。

本來就知道這傢伙的廚藝跟她母親是天差地遠,但是實在是沒想到,她的廚藝是跟她年紀成反比迅速成長,如今已經到了食物名稱跟食物相片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為什麼會是白色?就我這個勉強算是正常人的人來講,蕃茄炒蛋不該是這種就相似來講,只有白色是跟蛋白可以稍微扯的上那麼一點點關係的圓球吧?

「來,趕快吃吧!我可是很用心做的喔!」
她將稱作「蕃茄炒蛋」的圓球逼向我,我只能向後退,直到撞上了牆壁。
「不會吧…真的要我吃嗎?不會真的要我吃吧?我看大姐妳的蕃茄炒蛋是要吃完後吐血淋上去才算完成的吧!」

「來,趕快吃吧!我可是很用心做的喔!」
蕭宛芸微笑著說同樣的話,緩緩逼近我。

「伯母!伯母!伯母!」
我用盡全力呼叫伯母,但召喚失敗,伯母完全沒有回應我的呼聲,所以我只能繼續倚靠牆壁眼睜睜看著「蕃茄炒蛋」襲來。

「等、等一下!大姐!如果我是之前做錯了什麼我一定道歉!是因為胸部嗎!對不起!妳的胸部雖然平坦但基本上還是個女人啊!」

「吵死啦!是個男人就給我張大嘴巴吃下去!!!」
蕭宛芸將「蕃茄炒蛋」塞向我嘴巴…不,只是用力砸向我臉。

但是我還是好死不死,不小心咬到了一口……

這是什麼感覺?怎麼回事,只是吃了一小口,我的視線居然開始模糊,連站起來的力氣都立刻消失,跌坐了下來。大概三十秒左右,我的意識才恢復,總算回神過來。

「呸!這到底是什麼啊!妳該不會是想要拿這個來征服世界吧!」
我抓著喉嚨,努力的想把殘留在口中的嘔吐感隨著「蕃茄炒蛋」的異物給一起吐出來。

「噗…哇哈哈哈!」
蕭宛芸似乎是忍不住笑意,然後不管旁邊是有誰似的,開始沒禮貌的捧腹大笑。

「你該不會真的吃了吧?不會吧?哈哈哈!」

「是妳逼我吃的不是嗎!?」

「不過你做的好啊,這樣的話,就一切準備萬全了!」
蕭宛芸只是很滿意的對我投以大姆指表示回答。

「大姐!完全聽不懂好嗎!」


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