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都市恐怖現在都這樣嗎? 00

陸坡 | 2022-01-24 16:21:55 | 巴幣 26 | 人氣 287


序章-廢墟飯店

這間房有些破舊,像是久未人居,四周有著一股霉味充斥還有幾張缺腳的椅子,四周牆壁斑駁連地板都有幾塊腐爛和破損踩在上面會出現像是快散掉的雜音。這時一張手推開破門傳出刺耳的聲響,那個穿著工作褲和登山靴的人進到房間內踩了幾下,確認這地板不會散掉就繼續前進到房內部,最後在已經沒有窗戶的窗口向外一看。

外頭迎面是橙紅的夕陽照映,又大又紅的太陽在近黃昏之時逐漸沈下山,而這裡是山邊的一棟被人丟棄無整理的樓房。這邊以前原本是一座飯店,但是卻因為經營不善而歇業被丟棄在此。此刻這個高樓的房間聽說就是以前飯店的總統套房,從四周褪色的壁紙和厚重灰塵的沙發可以隱約看見過去的高級感。

進來的人快速的用手機攝影功能紀錄,四周,他將原本登上此地掛在褲子的扣套上,這就是他今天的目標:「山邊的高級廢墟飯店」,過去常聽到聽同好說這裡的飯店每間房間保留的樣貌都不同,雖然荒廢但仍有意思,像是台灣老電影的場景。男人伸了懶腰,果然不錯立刻上傳幾張自己剛剛拍攝廢墟房間與夕陽的照片到聊天群組內,果然獲得很多人的回應。

“真假?你真的爬上去了!”

“奕桑,你真的去了那最上頭喔?”

“哇,真的瘋了那房間樓梯不是都腐爛爬不上去了嗎?”

“我是用爬山攀岩的工具爬牆上去的。”奕桑用語音通話回覆他網友的問題。

在群組綽號奕桑這位攀爬廢墟牆壁到最上頭大家口中傳聞飯店的總統套房的男孩,本名孫奕倫,是一個喜歡探索的二十多歲男子,每次放家都會背著他的多功能登山包到他想探訪的地方去,有時候也會野外搭上簡易帳篷過夜,雖然他家人不准他到處亂跑,但他這年輕人也只是表面上說好,依然故我繼續探索一些有意思的地方。

而當幾乎把房間都探索完一輪後,孫奕倫準備再從原路的牆上下來,磚頭的縫隙讓爬上爬下的難度降低不少,只要注意不要踩到不穩的石塊,這其實比攀上自然峭壁要來得簡單許多。

下到原飯店二、三層客房的孫奕倫這時外面光線已經些微昏暗,配合廢墟飯店讓裡頭的長廊更加詭譎,他準備下山回家今天沒打算在外過夜。他看著聊天群組的回覆一個個跑出來,這時有個網友說了一句話讓孫奕倫有些在意……

“那邊是不是鬧鬼啊?”

「鬧鬼?」孫奕倫看了看長廊上一些幽暗的小房間,下山的夕陽將他的影子拉長,破舊的老飯店的確很有鬼故事的氛圍。群族開始討論起飯店的鬼故事,孫奕倫沒有想看就把手機塞進登山包裡。

傳說這邊接近晚上時會看見徘徊在飯店內的幽魂。聽說是以前不幸在這裡去世的房客的鬼魂在作祟才會讓這飯店倒閉,聽說過去住房的旅客常常會在晚上聽到外面走廊有人走路的聲音,用貓眼看是一個老人,但打開門卻什麼都沒有。

聽說……

這群人有完沒完啊?孫奕倫聽到自己耳機裡不斷傳來手機語音複誦功能,讓他即使不想看手機群組也被強迫聽討論實況。孫奕倫將無線耳機給拔掉討一個清淨。這時走到樓下的長廊接下來直走就是飯店大門。

連接正門大廳的長廊異常安靜,隨著夕陽西下一樓的走廊也逐間進不了光明顯與剛進來時的感覺更昏暗許多。說起來孫奕倫這個人雖然很喜歡廢墟探險這項活動、也愛好攀岩、爬百岳,偶爾野外紮營、錄影紀錄一下地方無人煙的美景,總讓他在工作之餘可以放鬆心情,畢竟他的工作要長期跟人接觸,而且老闆和主管似乎不是什麼會讓人放鬆的好對象。

而這些戶外運動中,鬧鬼地點顯然不在孫奕倫的守備範圍內,畢竟孫奕倫從過去就沒特別對什麼靈異、鬼故事有任何興趣,且過去家裡的人也嚴禁他去沒事找事做,而且老實講學生時代有更多比鬧鬼更嚇人的事情,例如……差點被當掉的學分、分組不做事的成員、還有情緒化的教授等等

比起看不見的鬼或幽靈、摸不著頭緒的都市傳說,這好似更讓人恐懼。

「別給我老想這些有得沒得!了不了解!奕倫。」那個像是在帶兵的口氣每次想起來還是讓人不習慣。不用當兵的孫奕倫原本以為只有自己家那個老頭說話怪腔怪調,後來才發現原來每個軍營的人說話都是那種調調,還好自己不用當兵,不然一定也變成那種模樣。

然後最讓孫奕倫無法認同的是明明老是訓自己不要怪力亂神,卻還是要自己戴上護身符保平安,根本自打嘴巴。但是沒種的孫奕倫面對家裡那固執的老頭只是敢怒不敢言。一邊想著各種瑣事,孫奕倫走到了大廳正想著可以出門時一推開門,老舊的飯店門灰塵揚起,眼前看見的不是大廳,而是一張無血色沒有眼珠的老臉,直接出現在孫奕倫眼前,皮膚腐爛見骨骸有著屍斑,一絲一絲的白髮像是一個垂死的老人。

聽說飯店有鬧鬼,透過貓眼看到門外有一個老人但是開門卻沒有任何人在走廊上,因為有鬼所以飯店才會倒地……一堆剛剛聽到的討論耳語聲瞬間衝上孫奕倫的腦頭上,然後孫奕倫做了一件事,他不扎眼面無表情,看著那張恐怖的大臉,然後抬起步伐。

穿過那個鬼裝不知道。這是孫奕倫腦袋裡的唯一正解。

被知道看得見的話,等等處理又會很麻煩。想起過去不好回憶的孫奕倫打算裝死,即使知道穿過鬼的瞬間會讓身體有所不適,但總比之後要好上許多。雖然不知道這個老人的鬼魂跟剛剛群組裡討論的那鬼故事有沒有關係,但是有也好沒有也罷,果然在白天和黑夜交替的時候的確很容易看到這種「東西」。

自己沒有特別跟人提過,但孫奕倫知道自己大概就是電視上所說有特殊體質的人,但是其實自己也不是真的很常見到鬼,至少這次的廢墟探索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東西,還好自己天生一張撲克臉不太被人看得出表情變化,裝傻功力了得,趕緊打混過去。

正當孫奕倫覺得自己成功擺脫那老人鬼的騷擾時,卻感到身後一陣寒,用餘光微微的偷瞄,不看還好一看就見到那老人竟然跟上來,而且下一秒孫奕倫發現一個更詭異的事情,自己進來時候那飯店大門……

是關上的嗎?

感覺不妙啊,現在。孫奕倫想,早知道就把登山包裡的附身符戴上,說不定就不會遇到這種衰事。就在孫奕倫想著要怎麼甩開那個越來越靠近自己的鬼和眼前關著的們是否能打開時,飯店大門竟然自己打開了?

「聽說這裡鬧鬼喔!哇啊。」

「啊啊!喔呦你很幼稚欸,哈哈……」

被推開的廢墟飯店大門傳出兩個手電筒光線,孫奕倫看見一對男女進來,女生摟著男生的手臂看起來像是一對情侶晚上來廢墟探險找刺激。情侶的光線照到大廳裡的孫奕倫,突然出現人臉瞬間讓他們發出豬叫。

「那個……你們好。」孫奕倫出聲朝兩人揮揮手,證明自己是人類。

「啊幹……不是鬼、不是鬼啦!叫屁喔嚇倒我了,走啦……」女生的尖叫聲似乎把男友也給嚇到,之後對被誤認成鬼的孫奕倫一陣尷尬就快步的拉著女友往前走。

孫奕倫看著那對情侶往裡面走,突然發現那個老人鬼消失了,而飯店大廳的門也開著,一切就跟他剛剛進來的感覺一樣,一種破舊廢墟裡發散那種臭味和野外雜草味道。

自己消失了嗎?黃奕倫這樣想,往後面看去就看見那對情侶正打開門要穿過剛剛他走過的長廊,然後恐怖的一幕便出現在孫奕倫的面前,剛剛老人的幽魂正跟雖著那對情侶身後,發出咯咯咯的怪異聲音,這時孫奕倫才看清楚那老人其實不算是用走的而是雙腳拖在地上像用滑得穿過門一起進到長廊,一邊反覆舉起手像是要勾住什麼。

想起原本那老頭在自己後面做這種事,孫奕倫不僅全身發寒。走到屋外打算不管這件事,看來那鬼似乎從自己轉移了目標到那對情侶上。

在外頭看見自己檔車外旁停著一輛小轎車,應該是那對情侶的車子吧?

孫奕倫將登山包固定好,在要跨上車之前在往廢墟飯店看了一眼,想起剛剛那可怕的老頭和那對戀人,他嘆了口氣。不只一個人跟他說過人自有命,有時候遇上了能脫身或是脫不了身都在冥冥中自有安排。

也許那對情侶出現在這裡也是他們的命吧?

廢墟裡兩盞手電燈晃著,拉住男生的女孩突然感覺後頭怪怪的感覺有人在拍她?轉頭往後手電筒照去卻什麼也沒有,但卻一直有種被人用手碰觸的感覺。她便以為是自己男友惡作劇說:「你不要一直摸人家啦。」

「誰一直摸妳啊。」男友不以為意,突然兩人身後一個房間突然自己慢慢退開發出了刺耳的怪聲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兩人往後看就看見一個黑暗的房間,男生用手電筒照進裡面發現是一間單人床的客房,只是床鋪已經不再只剩下床架和廢棄的木櫃木椅。

「欸,進去看看?」男生說自己就走了過去,女方見那小房間總是有說不出的詭異就不想,但突然自己的腳像是被什麼拉一樣往前滑,差點跌跤。

「我們走了!不要在看了!」女生恐懼起來。

一手拿手電筒一手拉著自己的男友,怎麼可能去拉她小腿?到底在這廢棄的飯店裡是誰剛剛拉了她的腳。但是男生似乎不知為何像著了迷一樣就是想進去那小房間看看,他還笑說:「妳怕什麼啦,都來了看一下再走啊?」

進來……再走……

男友的聲音有點奇怪,不是這應該不是他男友的聲音,而是剛剛有一個很低沈的聲音混雜在男友的話語裡面。女生開始有點支撐不住要腿軟,靠在原地看著拋下她要往房間裡面去的男友一步步跟靠近那黑暗的房間,只有手電筒的光線照射下不知道是外頭芒草晃動的模樣?還是有個骨瘦如柴的手正在招著他們進門。

「不好意思,前面那台車是不是你的?」

就在那名男子腳要踏進房門之時,一隻手搭在他肩膀上,男生轉頭看了一眼是剛剛他們進到廢墟時看到的那名男生。孫奕倫搔著頭看著那名男生說,還有一旁有些嚇到的女生,緩緩的說:「那個……你們可以跟我出來一下嗎?」

「出去幹麼。」因為孫奕倫莫名其妙的言論男生覺得有點生氣,但女方因為很想離開說:「發生什麼事情,我們也正要出去。」

「喔,我想說我移機車的時候好像不小心刮到你的車了。」孫奕倫說,男生聽到自己的愛車被刮到瞪大眼看著孫奕倫說:「欸,路那麼大條你這人是會不會騎車!我才剛保養過!你要怎麼賠!」

「所以我才來跟你道歉,我們出去說……」孫奕倫說,邊說還邊瞄了房間一眼,然後突然就一手去抓著後面女生的手大喊:「快點跑!他發現了!」

「欸!幹!你是在……」

孫奕倫抓著女生就往門外跑,男生看見自己女友被奇怪的男人拉著跑,就也追了上去。三個人跑到大廳突然間都聽到一個急促的咯咯聲,不是木板聲音或是動物的叫聲,那是一種像老人舌頭彈牙的牙齒碰撞聲。

「幹!給我卡住。」見眼前飯店的大門又快要關上,孫奕倫一把用腳直接卡門然後把女生推出去,後面的男生看見他這樣像是嚇到人頓了一下,孫奕倫轉頭看見那男生後方老人的臉突然冒出那張臉極為怨恨的看著他,像是憤怒孫奕倫破壞了他的好事。孫奕倫看見處在那不動的男生大聲大喝到:「幹你娘!你女友不要了是不是!」才讓男生回神,兩人一起跳出廢墟飯店。

就見門自己彈了回去,三人喘氣看著飯店大門,然後傳出好多次碰的敲打聲,就像是有人用手拼命捶打房門想要出去。這時候再怎樣都很難解釋這個不停碰撞的聲音,孫奕倫跟那對情侶也不管什麼趕緊開車、騎車就走。

“前方紅綠燈右轉,一百公尺處抵達目的地。”

導航出聲,孫奕倫轉了過去來到不遠處的便利商店,準備買一些熱咖啡壓壓經。喝了咖啡坐在休息區人才放鬆起來,還好那個老人鬼似乎是地縛靈沒辦法出來,要是追出來自己可真想不到他會追自己;還是那對情侶?

果然在廢墟留到太晚不會有什麼好事,以後得多留意。孫奕倫邊想邊從登山包內掏出他那本《奕桑的野外雜記》寫下今天發生的經驗談,從大學開始到現在這本已經是第三冊,雖然被同學嫌老派但奕倫還是很習慣手寫筆記本,附上自己的插圖和地圖。

「恩,畫得很像。」看見自己畫的老頭鬼,孫奕倫很滿意。

他拿起耳機準備邊聽音樂邊把手上的咖啡喝完上路。滑著手機看見群組裡一些未讀的留言。他讀了一下不自覺得發出一聲幹。

那是一篇過去台灣的報導說那棟廢墟飯店曾經發生火災,但上面說沒有人員傷亡所有人都順利逃出。但是下面網友們一言一句卻不是那樣。聽說火災之後有稍微整修飯店繼續營業才開始發生怪事的。

我看網路大家有傳其實有人沒有逃出來,好像是行動不便的老人?說事出就是老人的兒子因為生活壓力放火想把自己跟爸爸一起燒死自殺。但是兒子最後好像獲救了,總之後來那邊變成廢墟晚上就很多人去探險。

有人說不只有死老人,還有一個被燒全黑房間裡人出不來一直希望有人進去房間救他。聽說大廳的大門在大火時不知為何打不開,逃生的人都是跳窗和從逃生門才跑出飯店的。

“所以你們一堆人早知道那邊鬧鬼?”

孫奕倫打字送出附加非常多生氣的表情符號,這時候群組一陣安靜,然後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打出:“我們以為你知道。”

雖然知道廢墟不一定代表鬼屋,但是起因還是自己要去,不可否認自己就是被網路上那棟廢墟飯店的樣子所吸引,孫奕倫覺得自己對這群網路另一頭不知道是哪位的人生氣也沒有用。總之沒出事就是萬幸了,自己以後去廢墟要調查清楚,絕對不能再像這次……

嗡……嗡……嗡……

手機突然震動,孫奕倫看見打電話來的人是自己那今天還在公司加班的好友便接起電話人都還沒發出喂的聲音,就聽見一旁朋友激動的說:「欸幹!奕倫奕倫你聽我講,老子要出運啊!」

「啥出運啊,上班上到頭殼歹去(壞掉)喔?」孫奕倫說……

喝完咖啡出去牽車的孫奕倫打算把護身符重新掛到脖子上,他覺得自己最近一定走霉運,好歹需要一些神明保庇。一邊換檔騎車下山到市區一路上他想著他那好朋友開心的跟他說自己升職的事情,然後還說公司打算調派他去做新的網路節目。

「什麼新節目?」孫奕論問。

鬧鬼探訪實境節目,晚上到各處鬧鬼地方拍攝實況的公司新節目。

「喔,很不錯啊。」孫奕倫說,把自己自身事外。

自己雖然跟朋友同公司,但是不同組負責的職位也不同,雖然感覺就是個爛缺,但畢竟朋友要接裝也要裝得鼓勵他的樣子,然後下一秒他就後悔了。

「公司問我想找誰幫忙一起組新節目的團隊,我第一個就想到你,所以主管就決定要讓你跟我一起做這個找鬼的實況節目!而且還願意幫你加薪,你看我這個朋友夠不夠義氣?」

「幹你娘!這北七大智障!」騎著車吹風,孫奕倫忍不住在安全帽裡面大喊。

而這新節目也變成跟「那個人」孽緣的開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