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把咩記》第十六章|共生(2)

Lany | 2022-01-24 09:00:06 | 巴幣 116 | 人氣 41

連載中《聖克萊治學院Ⅱ:把咩記》
資料夾簡介
初次離家的妖怪少女小咩碰上人類少年水城龍川,會擦出什麼火花!?

  小咩第一次見到磕頭的動作,雖然不太了解涵義,但是夏宮的心意她已經感受到了,於是笑盈盈地說:「阿謙之前就幫過我,今天只是剛好換我回報而已,完全沒什麼~你不用放在心上啦。」

  夏宮一聽,立刻抬起頭來,他注視小咩單純的大眼睛,開始思忖著自己若對恩人吐露真實心聲會不會有些失禮?但是一想到他不該再讓別人為自己冒險犯難,還是鼓起勇氣開口道。

  「小咩,我非常感激你為我做的事,真的,我打從心底覺得很高興。可是,我也不希望你為了我遭遇危險,像剛才能夠聲稱『不認識』自保,你就該那麼做──甚至我也情願你那麼做,你真的無須顧慮到之前在遊樂園發生的事,因為那點小忙根本不值得你為只見過幾次面的我去冒生命危險。」

  「可是……阿謙當初幫助我時也還不認識我呀。」小咩回想了幾秒後說,接著理所當然地笑道:「因為阿謙是善良的好羊,所以,我們就算真的不認識,我都想來幫助阿謙。」

  夏宮總覺得小咩這話的邏輯有點奇特,卻被她的真誠打動了,不自覺地在臉上揚起一抹欣慰的笑,他再次道謝,並想通自己剛才被逼到困境時心中遍尋不著的「解答」或許就在這裡──

  善良的人應互相幫助。

  因為他曾幫助過小咩,小咩也來幫助自己,最後他們倆都從彼此的遭遇中得救了,雖是因緣際會,卻又像那麼一回事,冥冥中對抗惡意的道理。

  「對了,小咩你住哪?」夏宮忽然想到,於是滿懷誠意地徵詢:「如果可以,請讓我送你一程,就當作聊表一點謝意。」

  「啊這不用麻煩了,因為我就住在那裡呀。」小咩邊笑著說邊指往數百公尺旁的橋樑,從這裡還可以看見被她設置為出入口的鐵皮屋,雖然小到在眼中約莫只剩一個點。

  夏宮聽聞驚訝極了,他是知道小咩從妖怪界來的──早在初次見面時就從她一口妖語得知,因此今日相逢時聽見她已將人類語說得流利讓他有些意外──不過,完全沒想到她來人類界居然睡在橋底下?

  雖然能聯想到她由於缺錢而只得餐風露宿,但他可不會對救命恩人坐視不管!立刻推薦幾個市區的旅館,並向她打包票只要選好住處,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他搞定。

  小咩對夏宮口中的「旅館」起了濃厚的興趣,老實說,自從第一夜睡在河濱公園導致隔日在奇怪的地方醒來後,她便不在鑰匙開創的空間外頭過夜了,如今聽夏宮這麼一分享,倒還真想換個新地方睡覺──只是,她仍舊必須婉拒這番好意,總算把多次遭遇鑰匙搶劫一事也說了出來。

  夏宮十分疑惑小咩所稱的惡魔是否與自己認知中的惡魔相同,畢竟從未聽聞惡魔搶劫過,估計這事讓凱知道必定也會大吃一驚吧──

  忽然,一個素未謀面的人影居然短暫出現在左邊的視野中!

  烏黑的衣著、偏灰的蒼白膚色皆與凱相似,讓他幾乎能肯定那是一位惡魔……但這左右眼不同的景象又是怎麼回事?

  「怎麼了嗎?」小咩好奇地問,她注意到了夏宮臉上微妙的表情變化,簡直就像他看見奇景那般,可她四周什麼也沒發現。

  夏宮苦笑著表示自己沒事,對他而言僅止五秒的幻覺不值一提,反倒更在意小咩接下來的落腳處,要說人類界得上哪找能防止惡魔夜半襲擊的住所?若想達到那種防禦程度,沒在建築物設下足夠強大的魔法是做不到的吧?……等等!

  他突然想起凱曾對他家施以隱藏氣息的魔法,暫放他家的一級將軍戒指貌似具備命令惡魔的功用,空臥房也有,可是還存在一個很大的問題──

  他是一個人住。

  這和有家人同住的情況截然不同,夏宮完全得以想像邀請女孩同居一個屋簷下將顯得自己多麼輕浮,即便秉持平常心亦然,更不敢想像小咩會如何看待,只是……真想不出其他方案了,最少也好過讓救命恩人繼續睡橋下,所以他仍決定要開口詢問,以最謹慎的口吻。

  「好啊!」小咩幾乎不假思索便回,還一副滿心期待的模樣嘻嘻笑著:「我想去看阿謙的家~」

  夏宮為這毫不猶豫的反應錯愕了一下,心裡既高興小咩對他的深厚信賴,卻又為她過於單純的認知捏一把冷汗,總覺得自己有責任在接下來所有可能的情況下幫助她才行,此刻他默默在心底自許著。

  於是他們搭計程車前往翡翠花園,一路上小咩就像個期待出遊的小孩般,一個勁兒的趴在車窗欣賞五光十色的街景快速流動,直到車子停在一幢數十層樓高的大廈前。

  夏宮走在前頭為小咩推開大門,她立刻被雕梁畫棟般的大廳吸引得目不轉睛,畢竟梅勒莫拉的房舍一向樸素,就算是家中最講究的神壇也不如眼前裝潢精緻,搭電梯更是猶如飛行般滿滿驚喜感的體驗。

  夏宮掏出鑰匙打開家門,發現裡頭燈火通明,顯然被光顧過……或者正在光顧中?他再尋了尋四周,脩焰應是已經回去了。

  「阿謙~你家好棒喔!」小咩開心說道,接著一手指向她剛才發現放在玄關附近的相框,裡頭最常與夏宮合影的是一位中短髮的年輕女人,讓她不禁好奇地問:「好漂亮啊,這是阿謙的媽媽嗎?」

  「對,那是我的母親,但……」夏宮說著,不自覺別過臉撇往其他方向,語調也惆悵起來。

  「她已經過世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