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十四)

冰凜 | 2022-01-24 07:29:08 | 巴幣 6 | 人氣 67




逐漸往熊孩子發展的主角(X

那個機器貓手老是讓我寫到一半就出戲,想想就覺得好笑w

看到自家孩子抱回來的第一座獎盃是自己最討厭的魁地奇的獎盃,卡珊媽媽不知道會作何感想,首先無奈是一定會的ww

不重要的附註:基普是姓氏,而且不會出現名字

-

在確定身體沒有其他大礙,魔藥效果也會自然消退之後,凜直接被龐芮夫人趕出校醫室,還叫她不要摩蹭趕緊去上課。

於是,凜只好跟琳絲一起去上課。

由於雙手變成球球了根本握不住羽毛筆,魔杖跟攪拌用的湯匙也不行,大多數課堂凜就只有人跟書出席去刷刷臉,讓教授知道她有來聽課就完事了,幸好教授們也有聽說她的情況沒有過多的刁難,其中凜最苦惱的還是藥草學,這不,面對眼前安分待在盆栽裡的魔蘋果,她連鏟子都拿不起來還怎麼给它換盆?

呆呆看著身邊的琳絲手忙腳亂的给魔蘋果換盆,柔軟的毛絨耳罩完美的過濾掉魔蘋果的哭嚎卻又不至於讓學生聽不到彼此的說話聲,凜用自己的球球輕點琳絲的肩膀,看她一臉慌亂的樣子轉過頭來看她。

「魔蘋果是很敏感的植物,妳越慌它就越不安定,慢慢來」

腦裡想起卡珊德拉嚴厲卻淺顯易懂的教導,最擅長藥草學的她早就將大量植物的習性跟重要事項還有照顧方法了然於心,甚至有不少知識還是課本上沒有寫的,掌握了那些知識,凜對幫魔蘋果換盆這件事當然毫無壓力,甚至還能反過來给琳絲指導。

要不是她的手現在變成兩顆球球,搞不好凜還能慢動作给琳絲示範一次。

照著凜的柔聲指導,琳絲小心翼翼的嘗試後果然搞定那株折騰她大半堂課的魔蘋果,一把扔下鏟子跟手套,如釋重負的呼出一大口氣。

「終於搞定了,果然我還是挺能幹的嘛!」

「是啊,琳絲很棒喔!」

看她挺起胸膛一臉驕傲,凜也跟著笑起來,用自己的球球在她棕色的後腦勺摸了摸表示鼓勵。

「呀啊!」

身後傳來一聲短而急促的尖叫,凜跟琳絲還有身邊的幾個學生都下意識的轉頭,原來是有個學生貪玩把手指伸進魔蘋果嘴裡卻反被咬住,嚇的開口發出尖叫。

隆巴頓教授急忙走過去给那個學生安撫,同時試著讓魔蘋果鬆口,就在魔蘋果鬆開嘴巴的那一刻,凜跟琳絲還有身邊幾個同學的耳罩都往後面飛了出去,尖銳的哭嚎竄入耳中,凜甚至都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又一次被送進校醫室,這次甚至還帶了幾個史萊哲林的同學,第一個醒來的凜才剛坐起身就被端著幾瓶魔藥走來的龐芮夫人熱心的關切了一番。

「沃雷小姐,我很擔心妳的情況,才剛開學不到一個禮拜妳已經進來這裡兩次了,如果妳有任何問題一定要記住還有教授可以幫忙」

「謝謝妳,龐芮夫人,我沒事的,就是一些惡作劇而已」

面對龐芮夫人閃著炙熱關心的目光,凜回给她一個輕鬆的微笑,好像自己真的不介意一樣。

或許是因為這兩次事件的受害人都不只她一個,龐芮夫人只是輕輕捏了捏她的肩膀,看著她喝完那幾罐味道實在不怎麼樣的魔藥之後就離開了。

看向四周,校醫室其實不小,此刻卻有將近一半的床位都躺滿了人,幾乎都是跟她一起被魔蘋果的哭聲攻擊到暈倒的學生,貌似凜失去意識的時間並不長,下午才在藥草學上暈倒,現在窗外的天空還是亮的,可能只過了一兩個小時?

總之,下午的課是不用去了。

「呼......」

抱著滿肚子魔藥癱回床上,凜閉上眼睛,完全能感覺到自己現在的情緒非常複雜。

火車事件的受害者不只凜一人,這是前幾天她醒來後才聽琳絲說的,據說火車上有好幾個隔間都被人丟入白色小球,只是剛好被襲擊的隔間都有打開窗戶,而且學生們個個反應迅速,所以沒有造成太大的災情,也沒有人像凜一樣變成機器貓手,最多就是少了幾根手指,被送進校醫室的學生們在簡單的治療後就回去上課了,只有凜昏睡到半夜,還多了一雙機器貓手。

而這一次的魔蘋果事件雖然能清楚的感受到惡意,但卻沒辦法確定那股惡意是針對誰,除了她跟琳絲,身邊還有幾個同學也被脫掉耳罩送進校醫室,比起針對個人,那個感覺更像是在針對一個群體,但那時在她身邊的都是史萊哲林的學生,是在針對史萊哲林嗎?為甚麼?不不,她的確知道史萊哲林的名聲不好,但一般不都是史萊哲林去找人家麻煩嗎?這次怎麼還反過來了?

紛亂的思緒在腦中飄散,一點點堆積出某個結論,在紙片般飛舞的思緒碎片中凜突然抓到一個關鍵詞,一下睜開眼睛坐了起來。

雷文克勞。

今天的藥草學是史萊哲林跟雷文克勞的共同聽講。

史萊哲林不可能對自己人動手,凜非常確信這一點,而她也經常在與雷文克勞的共同課堂上感受到讓人不舒服的視線,起初只有在她回答教授的問題並獲得加分後才會感受到,她還以為只是單純的忌妒或不甘,但後來那些視線逐漸強烈,甚至來自不同方向讓她難以明確是誰,今天雖然也感受到了但因為她的手變成這樣不能記筆記,凜需要專心聽講而忽略了那些目光,然後就發生這起事故。

一年級,琳絲曾被人推下樓梯,萊拉也曾隱約透露自己受到壓迫,再結合二年級的事件,難道真的是雷文克勞的學生主導的?

凜想起納圖亞跟諾瑪的身影,他們都是好人,真的......跟他們有關連嗎?

回想課堂,其實凜也經常在教室裡尋找兩個好友的身影,但她從來沒有看見諾瑪,納圖亞也只是偶爾看見,彼此给對方一個友善的笑容便再無下文,琳絲原本還會招手讓他過來一起坐卻都被拒絕,後來索性不招手了,笑一下就完事,她總說她樂的跟凜單獨坐在一起!

下課後納圖亞也不會久留,凜甚至沒看過他有留下來問過問題,下了課就跑的不見蹤影,連背影都看不見,久了凜也放棄在下課後去找納圖亞玩的想法,又因為兩個學院的休息室一個在天一個在地,日常被朋友們帶著玩的凜鮮少有機會去到頂樓,也錯失了不少跟兩個好友見面的機會。

但是!凜寫的信兩個人都會回覆,而且諾瑪跟納圖亞明明都跟她聊得很開心,為甚麼回到學校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凜不想這樣,她不想懷疑朋友,但要將矛頭指向其他學院又太沒有說服力,說到底,這兩起事件到底是不是針對她而策畫的也還不能定論,要是這一切都只是她在杞人憂天呢?她是不是白白汙衊了好友?

「嗚嗯......」

細碎的咕噥從隔壁床傳來,是跟凜一起被送進校醫室的琳絲,她還沒醒,但感覺睡的很香。

思緒被打斷,凜也不想再繼續思考下去,索性下床來到琳絲床邊看著她的睡臉。

12歲的肌膚吹彈可破,粉粉嫩嫩的臉頰因為蓋著被子有些悶熱而泛紅,長長的睫毛還在輕輕顫動,安穩的樣子哪像一個剛被魔蘋果的叫聲攻擊到被送進校醫室的學生?

一年級琳絲身上多處擦傷,臉色蒼白的坐在床上的樣子又浮現在眼前,凜握住她露在棉被外的手暗暗發誓。

我會守護你們的。

就像在嘲笑凜的決心一樣,魔蘋果事件後整整半個學期凜都沒有遇上其他事件,這段期間她的機器貓手已經恢復了,在努力補完筆記的同時還經常跟格魯斯一起去魁地奇球場,借用飛行課的舊掃帚像那天在萊拉家一樣比賽誰進球多,又因為兩個人實在太無趣,琳絲跟派克西斯偶爾也會被他們拉進來一起玩。

兩起事件的犯人都還沒抓到,雖然魔蘋果事件因為比較輕微所以沒有被多大關注,但火車事件的嚴重性則是意外讓教授們都卯起來尋找兇手,因此凜也索性不再多想,把事情都交給大人去調查,自己則專心過學校生活。

回到現在,凜跟格魯斯的戰績是5:5平手,雖然琳絲也不只一次說要跟她一起把格魯斯跟派克西斯打的落花流水,但每次都讓凜聽的忍不住想發笑。

真的不是她要說,但琳絲的追蹤手技術......這麼說吧,凜一個人對陣金銀組合的勝率可能還會比跟琳絲組隊高。

「嘿!沃雷!」

這天,一如既往的跟格魯斯對陣,凜在半空中聽見有人喊她,下意識的停下掃帚然後馬上被格魯斯抄走手中的快浮。

「注意力不在我身上好嗎?現在是我領先喔!」

「嘿!先暫停一下,有人找我!」

面對嘻笑挑釁的格魯斯,凜沒有被牽著鼻子走,而是催動掃帚往喊她的人的方向飛去,被訓斥的格魯斯也感覺沒意思,正好他也對是誰打擾他的培養感情時間這件事很有興趣,乾脆抱著快浮跟在凜後面。

俐落的在離地兩公尺的高度翻下掃帚完美落地,凜終於看清楚喊她的人是誰,原來是史萊哲林的魁地奇隊長──基普。

剛升上五年級的基普學長是今年才上任的,他是史萊哲林球隊的看守手,有一頭看上去像鳥窩的標誌性的棕色捲髮跟一對淺棕色的眼睛,高大且精實的身材讓他顯得非常強悍,越來越迷上魁地奇的凜也聽說過他的事蹟,也知道他正為已經畢業的追蹤手跟搜捕手的空缺尋找隊員。

「基普學長,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

抬手理了理因為剛才的追逐被吹亂的頭髮,凜很努力的不去看學長的眼睛,雖然面對同院的人時她比較不會緊張,也能說出比較流暢的句子,但她老是擔心自己會不會又緊張說不出話,给人家留下壞印象。

「妳知道,上星期有魁地奇球員選拔,我看了好幾組人都沒有特別滿意的......」

「嗯?」

上星期?有這回事?

凜仔細的回想了這幾個星期她的所有行程,好像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上課跟整理新舊筆記上了,就算有剩餘時間也都在跟格魯斯比賽,的確沒有多加關注學院的事情,該不會是剛好錯過了吧。

「嗯......我是想妳看起來打的挺不錯的,我也沒有其他適合的人選,說不定妳想加入球隊?我的隊員都挺推薦妳的」

「咦?」

基普學長側過身,凜清楚看見入口處是另外四個球隊隊員,三男一女,其中黑頭髮的學姐曾經给她送過餅乾,此刻正對她揮手表示歡迎。

「......但是這應該要通過選拔......」

凜有些為難,她的確喜歡魁地奇,但要跟一群隊員經常相處,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而且卡珊德拉不喜歡魁地奇,這讓她只能面有難色的說出不像藉口的推託。

「嘿!這可是天大的好機會,我們可以在更正式的場合比賽!」

身後格魯斯鬼鬼祟祟的湊上來一把勾住凜的肩頭,從他興奮的語氣聽的出來他可是真心這麼想。

「別鬧!你不是還沒加入球隊嗎?我記得葛來分多球隊沒有在招新人吧?」

會心一擊!格魯斯摀著胸口露出大受打擊的表情,隨後賊兮兮的開口。

「不需要擔心,我聽說我們球隊的隊長早就想把追蹤手換掉了,之後會開選拔,我一定會選上的!」

「如果妳想經過選拔──」

搶在凜開口前,基普學長插了進來。

「我可以再開一次選拔,一定會有很多人來的,保證公平」

面對學長熱情的邀約跟一旁格魯斯的慫恿,最重要的是感受到後方隊員們熱烈期盼的目光,凜也不想掃興,乾脆點點頭。

「等學長確定好時間再通知我一聲,好嗎?」

總不會真的選上我吧。

聽著身邊格魯斯的歡呼跟不遠處球隊隊員們的拍手鼓勵,凜想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