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素 21.無子求子

二日月夜 | 2022-01-24 01:12:26 | 巴幣 2 | 人氣 42

連載中黑素
資料夾簡介
不明物質所組成的黑體生物對抗,無止無盡的戰爭、犧牲和絕望,在絕望中尋找希望和答案。

戰鬥人員們各個臉色陰沉的從戰術會議室裡走了出來,會議才剛結束,而會議的內容足以讓最開朗的戰鬥人員失去笑容,
克萊兒在人維安和基地會議結束的三天後,召集所有在役戰鬥人員,並宣布有關於幽靈的消息以及目前擬定的作戰計畫。
「太快了吧,看來我們沒剩多少好日子可過了,」作戰會議結束之後,剛踏出會議室的阿諾德嘆氣道,
「這次跟以往不一樣,只會讓幽靈直接經過基地,我們只要清除他留下的黑體附屬物而已,應該不會像以往一樣戰況那麼嚴峻,」卡洛琳回想著會議的討論結果說道,
「別太樂觀,會有這樣的作戰計畫是因為代號『陰陽體』的十二級黑體生物的週期剛好和『幽靈』撞上,才出此下策,基地短時間內迎戰兩個十級以上的黑體生物還是太吃力了,」安瑟斯說道,
「『陰陽體』?是怎麼樣的黑體生物?」薇拉好奇的詢問道,並看向A隊的前輩們,
卡洛琳尷尬的聳了聳肩,笑著說道,
「十二級對我們來說等級太高了,我們當時都不在前線,要不你問問伊萊和隊長?他們會比較清楚,」
「這點我也很好奇,十二級黑體生物,基本上只有七級以上的黑武使用者會到前線進行作戰,聽說上一次是靠傑洛德先生的黑武才扭轉戰局的,」安瑟斯也好奇地說道,
接著交談結束,眾人都安靜了下來,然後有人撞了撞我的手臂,我趕忙望向對方,伊萊則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艾德斯,你還好嗎?」
「呃…恩…還好…」
「是嗎?但我看你從剛剛到現在都在恍神欸,真的沒事嗎?」
「是,當然,我沒事,別擔心,」我硬是給了伊萊一個微笑,但話說完的瞬間,彎起的嘴角垂落了下來,
「你看起來根本不像沒事的樣子,都有黑眼圈了,」伊萊心疼的看著我,伸手撫上我的側臉,手指滑過我睡眠不足而有些浮腫的眼袋,
「艾德斯,你怎麼了?這幾天沒睡好嗎?」伊萊問道,
「是…沒睡好…」
「怎麼了?作惡夢?」
「也不算是…」
伊萊端詳著我,然後嚴肅的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前三天所發生的事一一閃過我的腦海,
「不…沒發生什麼事,」
眾人一陣沉默,伊萊仍撫著我的臉龐,沉默不語的凝視著我。
「各位能先離開嗎?我有事想和艾德斯談談,」伊萊向著其他人說道,
「呃…當然,沒問題,」卡洛琳神情僵硬的回答著,
「你們…慢慢聊…」阿諾德尷尬的笑了笑,與其他人一樣表情奇怪地離開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伊萊抓著我的肩膀鄭重的問道,
我迴避他的眼神,不想讓他從我臉上發現任何異樣的跡象。
「不,沒有,沒事,」
「艾德斯,等等的講座要不別去了?你臉色看起來很不好,」
「我沒事!」我再次強調著,
「你說謊,從說話的表情,再到動作,都在說謊,」
「我!沒事!」我向著伊萊大吼著,並將他的手從肩膀上拍開,逕自往前走,
伊萊跟上我的腳步,並伸手將我拉到身邊,
「你用這張快要哭出來的臉,跟我說沒事?!」他語氣有些生氣的說道,
我站在原地不動,低著頭瞧著地板,一句話也不想說。
我不希望伊萊知道我三天前發生的事,我不能讓菲尼克斯和伊萊起衝突,我太了解他了,已經有無數次了,伊萊因為我的緣故情緒失去控制,我不希望那種事情發生,也害怕伊萊會因此而受傷。
「艾德斯,告訴我吧,你怎麼了,我很擔心你,」伊萊將我擁入懷中,在我耳邊輕聲呢喃著,
「你以前只要發生什麼事都會告訴我的不是嗎?怎麼現在卻不說了?還是…實際上是…我的錯?」
「怎麼可能是你的錯?」我轉頭對著他大喊,
他怎麼會認為這是他的錯?跟他完全沒有任何關係啊!
他面對著我苦笑道:「因為算一算時間,你會有這些轉變是從你那天來我家開始之後,」
我困惑的看著他,不太懂他在說什麼,直到我想起三天前我與伊萊在家約會的事後,我才會意過來,
「不,不是,」
「所以不是因為我表現的不符合你的期待?」
我驚訝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不,天啊,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當然不是,我很滿意,我對你沒有任何不滿,」
「所以你當晚很享受囉?」
「對,我很開心,」
「你發誓?」
我再次擺出困惑的表情,
「老兄,這種事還需要發誓?」
他笑了起來,掐了掐我的臉頰,
「不,不需要,你終於看向我了,」他說完,抬起我的下巴,在我的嘴上親了一下後,又對我笑了起來,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和他說了什麼,羞恥感瞬間淹沒了我,同時我的臉開始發燙。
「你…你…伊萊!」我羞腦的大叫,
他哈哈大笑著,並把我攬進懷中,
「心情有好一點了?」他溫柔的問道,
我覺得自己被他給耍了,不過說實在話,在他的玩鬧之下,我的心情有稍微好轉了一點,
我回以苦笑的抬頭看著他。啊,果然,最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感覺了。
「那天,我不是被克萊兒緊急叫了出去嗎?」我主動牽伊萊的手,
「啊,克萊兒說了什麼?」
「她和我交代了一些基地的事情,和她的一些決策方向,」
「是不能告訴我的機密?」
「是的,」
「你是因為這件事,所以最近心情才不好嗎?」
「是的,」這不算是謊話,我情緒低落的其中一個原因的確和克萊兒有關。
他握了握我的手後說:「就算我不能知道,但如果你有煩惱和心事,還是可以告訴我的,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我感動的回握住他的手,
「啊,也只會是你,」我低聲說道。
我們互有默契的相互對視,不需要太多言語,對於對方的情感在靜默之中自然而然的傳達出去。
「兩位感情很好喔,」令我毛骨悚然的聲音使我背脊發冷,我僵直在了原地,不敢回頭去看菲尼克斯,
「有什麼事嗎?」伊萊問道,並用身體擋在我與菲尼克斯之間,我不知道伊萊是下意識這麼做,還是注意到我的異樣才這麼做,不管是哪一種,我都很感謝他的行為,自從三天前菲尼克斯對我做得那些事情之後,我連家裡的客廳都待不下去,令人還有些慶幸的事,也是從那天開始,菲尼克斯越來越少待在我家裡了。
「沒什麼,從會議室出來就看到你們抱在一起,讓我有點驚訝,」菲尼克斯說,
「有什麼好驚訝的嗎?」
「艾德斯答應你的告白了?」菲尼克斯疑惑的聲音傳出,
這讓我不禁往他的方向一瞥,他的表情和他的聲音一樣的困惑。
「怎麼?你有什麼意見嗎?」伊萊語氣不快的說道,
菲尼克斯臉上馬上出現錯愕的表情,就像是我和伊萊交往這件事是多麼令他出乎意料。
不對啊,那天你不是撞見我和伊萊在客廳裡親熱了嗎?而且我和伊萊在交往的事,我們四周的親友都知道,你怎麼可能不知道?
「嘿?原來你們已經在交往了?」
「啊?那天你不是…」
我扯住伊萊的手,伊萊也注意到了我的動作,沒有在繼續講下去,
「伊萊告白那天,我就跟他開始交往了,」我是多麼希望不再看到他的嘴臉,但我克制著自己心裡的排斥和噁心感,眼睛專注的觀察他的表情變化。
伊萊聽完我說的話後挑起一邊的眉頭看著我,菲尼克斯則是驚訝的睜大了眼睛,眼神游移了片刻,才又恢復以往那玩世不恭的笑容。
「哼恩,難怪前三天你喊了伊萊的名字,」說完他甩頭,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他想表現從容,但我的眼睛一刻都未從他的臉上移開,在他轉身逃走之際,黑色的髮絲之間能看到他驚慌的臉色。
「他到底想幹嘛?」等菲尼克斯走了以後,伊萊才說道,
「怎麼一回事,艾德斯?前三天你跟他發生了什麼?」
「沒,沒什麼,」我避開伊萊的眼神說道,
充滿壓力的沉默,我沒有看伊萊,也感受的到他那充滿懷疑的視線,最後他像是放棄了一樣嘆了一口氣,
「至少告訴我吧?剛剛為什麼要對他說謊?」
「我在試探他,」我答道,
「試探他?為什麼?」
「他不可能到現在才知道我們在交往的事情,這件事上他也不需要假裝不知道,他剛剛的反應彷彿是失憶了一樣,」
「啊?」伊萊詫異的叫道,
菲尼克斯的反應也令我挺詫異的,看上去,菲尼克斯只是缺少了一部份的記憶而已,但為什麼?這讓我想起那天約翰給我裝有菲尼克斯頭髮的瓶子,難道…偷偷割下來的頭髮真有什麼蹊蹺?
「艾德斯,講座的時間快到了,」伊萊看了數位面板的時間,向我提醒道,於是我先暫時放下自己正在思考的事情,
「那我們快走吧,到那裏至少要二十分鐘的時間,」
伊萊並沒有前進的意思,而是站在原地,低下頭凝視著我,
「艾德斯,你沒有在勉強自己吧?」
我強顏歡笑的說:「沒有,你放心,我們快走吧?」
「你如果身體不適,不去也沒關係,」伊萊臉上擔憂的說道,
「我們前幾天就預約好了,怎麼可能不去,」我說道,
「艾德斯…」
「怎麼了?」
伊萊眼神複雜的注視著我:「你…怪怪的…」
「啊?」這次換我錯愕了,「哪裡怪了?」
伊萊沒有馬上回答我,他端詳了我一會後,搖了搖頭,
「沒有,可能是我想多了…你別太勉強自己,艾德斯,」
我給了他一抹苦笑:「放心,我沒有」。
我們快步前往二樓基地電梯的所在位置,幸好我們沒有等待電梯太久,很快就搭著電梯到達基地的最低樓層十二樓,
雖然基地電梯升降的速度不算慢,但是前往電梯,以及養護機構的位置都花了不少時間,等我和伊萊到達時,講座已經快要開始了,在養護機構的白色建築門口前,養護機構裡的養護士正清點著參加人數。
我們向對方報到完後,便加入進等待的人群中,在等待的人群中我注意到了兩張熟面孔,那是卡戎和傑瑞德,卡戎還是像往常一樣的打扮,傑瑞德倒是齡人十分意外,他沒有坐在輪椅上,而是拄著一根拐杖,站在卡戎的身邊,且完全不需要卡戎的攙扶。
「卡戎?!你和傑瑞德也參加了這次的講座?」伊萊主動向卡戎搭話並熱情的招呼對方,卡戎也熱情的回應了他,他有些驚喜的說「原來你也有參加」,而對我,就只是簡單的點頭示意,我有些尷尬的也向他點了點頭,
伊萊和卡戎開始聊起了天,我則轉頭看向傑瑞德的方向,很久沒見到他了,對他的記憶一直保留在坐在輪椅上的模樣,全身因為黑質化而黑化的皮膚,在這段時間的調養下,傑瑞德的身體狀況有著非常驚人的好轉,
他的皮膚已經變回原本健康的膚色,頭髮也顯露出原本的白金色,從前必須依靠著卡戎和輪椅才能行動,現在他只需要靠著拐杖的輔助,便能自行走動了,
「你身體好轉很多啊,太好了,」我開心的對傑瑞德說道,
傑瑞德對我笑了笑,並甩了甩還有些僵硬的左腿,
「是啊,但這隻左腿還動不了,」
「你現在融合值多少?」我欣喜地問道,
「七十六,你呢?」
「今天量的時候是四十,」
「真是令人又驚又喜,不是嗎?」傑瑞德微微一笑,
「啊,是啊,」
「看來那個黑體生物的參戰,還是有點用的,」傑瑞德說道,
我欣喜的表情或許出現了微妙的變化,因為傑瑞德馬上收起自己開心的表情,有些歉疚的對我道歉,
「抱歉,我沒有別的意思,」
這反而換我感到抱歉了,
「不,沒事,」
卡戎很快就發現了我們這邊微妙的氣氛,走過來詢問道:「怎麼了?」然後轉頭關心著傑瑞德說道:「有什麼不適的地方嗎?艾德斯對你怎麼了?」
「我們只是談到了菲尼克斯,那個黑體生物,卡戎,」
卡戎雙眼上下審視著我,沒再多說什麼,
看來即便傑瑞德的身體已經好轉很多,卡戎對傑瑞德的過度保護欲並不會有任何改變,
有時我真的很好奇,伊萊到底怎麼和卡戎變成朋友的,卡戎基本只要傑瑞德出了什麼事,就會百分之百先認定是對方的錯,反正千錯萬錯絕對不會是他男友的錯,在過去,長期坐在輪椅上無法動彈的傑瑞德,的確不可能做什麼事情出來,但到了現在可就不一定了。
「時間到了各位,我是養護士貝伊,今日會帶大家參觀並介紹養護機構,請各位跟著我進入養護機構,」負責這次講座的養護士揮著手向大家說道,並引領眾人進入養護機構的自動門內,
卡戎只是默默的瞪了我一眼後,帶著傑瑞德走進了門內,我和伊萊則跟在他們的身後。
「你又惹到卡戎了?」伊萊低聲向我問道,
「是他保護欲過高,你到底怎麼跟他能友善相處的?」我用氣聲說道,
伊萊聳了聳肩,低下頭靠在我耳邊說:「既然你知道傑瑞德是他的地雷,就別碰,這樣就能跟他好好相處了,」說完他對我眨了下眼睛,
「你的意思是叫我不理傑瑞德?」
伊萊兩手一攤:「雖然很對不起傑瑞德,但這是不惹卡戎不高興最有效的方式,」
我們都同時無奈的看著傑瑞德的背影,不知道有多少人跟伊萊抱持著同樣的想法,傑瑞德又因此而錯過失去結交朋友的機會。
我們這一條長形的隊列走在一條長廊上,經過一間間辦公處及不知道用途的房間,終於走到了長廊的盡頭,盡頭處是一道自動門,貝伊用著自己的權限卡開啟了自動門,當我們穿過門後,映入眼簾的又是一道長廊,但長廊兩旁是大片的玻璃窗,玻璃窗裡是一間寬廣的房間,房間中設著一個個小型的無菌箱,箱內可以依稀看到熟睡在裏頭的嬰兒,
「你們左側的房間是A房,另一側是B房,B房的嬰兒是已經六個月大的,A房的則已經有一歲大,能夠吃複合食品,不需要只喝乳汁,到這個年紀的嬰兒,少數已經學會走路,現在是嬰兒們的睡覺時間,到了固定時間我們會把嬰兒帶到別的房間讓他們有活動的時間,」貝伊向大家說明著,
所有人都站在玻璃窗前看著裏頭的嬰兒們,包括我和伊萊,看著嬰兒肥嘟嘟的臉蛋,和小巧的手腳,令人不禁嘴角泛起笑意。
「真可愛呢,」伊萊說道,
「是啊,」我附和道。
貝伊又帶著我們去參觀其他的房間,並講解著照顧嬰兒的方式,以及幾項在照顧嬰兒時必須要注意的事情,最後我們來到養護中心最深處的一間房間,房間內十分的黑暗,眾人一時之間陷入進黑暗中,直到貝伊按下了房間內的某個開關,房間內一根根的培養槽亮起了微弱的藍色輝光,一個個胚胎蜷縮在培養槽中的景象映入眼簾,
「這是胚胎,你們看到的還是發育到第八周的胚胎,所以能稍微看得出人類的形體,」貝伊站到其中一個培養槽前說道,
「各位在高等學校時都有執行『育兒義務』對吧?」貝伊的提問引起眾人們的笑聲,在場的每個人都是成年人了,都很了解貝伊口中『育兒義務』的含意。
「各位的精子和卵子都妥善的用機器保存了下來,再透過電腦去亂碼排序,隨機將精子卵子進行配對,形成受精卵,而我們養護機構再將胚胎植入培養槽中,」
眾人邊聽著貝伊的講解,邊好奇的觀賞著培養槽中的胚胎,
「原來是這樣的流程啊,」卡戎在一旁喃喃自語著,並與傑洛德交談了起來,
「來之前我還以為是養護士去做配對的,」卡戎說道,
「我剛開始也是這麼以為的,」傑洛德附和道,
我看著培養槽中的胚胎,粉色軀體靜靜的浸在槽內的不明液體中,從外頭似乎能看到軀體正輕微的搏動著,像是在證明著自己的生跡一般,
「不是植入受精卵,而是植入胚胎?」我低語著,
「不好意思?」貝伊問道,
同時我發現不僅僅是貝伊,其他的聽講者也將視線投到我的身上,
「呃…我的意思是…流程應該是養護中心將受精卵植入到培養槽,之後再將發育到一定程度的胚胎植入到其他培養槽?」
貝伊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並微笑的說道,
「您聽得很仔細喔,是的,正常流程應該就像你說的一樣,但養護中心只負責照顧胚胎,和嬰兒而已喔,其他是由機器負責的,」
「機器?哪裡的機器?那這麼說來,基地公民的精子和卵子沒有保存在養護機構?」我問道,
貝伊歪著頭露出又驚訝又疑惑的表情,
「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有人問這種問題,養護中心會負責去高等學校取得各位的精子和卵子,並進行保存,但保存好的精子和卵子不會送到我們養護機構裡,而會載往其他地方存放喔,至於是哪裡,這已經超出我的工作內容,所以我也不清楚,我們接手到的都只有胚胎喔,還有疑問嗎?」
我張望著四周,所有人的視線仍在我的身上,他們困惑且不解的表情令我不由得內心升起了不安,
「不,我沒有疑問了,」我硬是擠出笑容說道,突然成為眾人的焦點,感覺挺讓人不舒服的。
「那各位如果沒有其他疑問的話,今天的講座就到此為止,謝謝各位的踴躍參與,」妃兒宣布道。
「你還好嗎?艾德斯?」在回程的廊道上,伊萊問道,
「我很好啊,怎麼了嗎?」我趕忙回答道,
但伊萊一臉不相信的看著我,
「才怪,你要不要看看你現在是什麼樣子?」
廊道旁正巧是養護中心的員工辦公室,我望向辦公室外的玻璃牆面,透過玻璃映照出的倒影,我看到自己臉色發白,雙眼下是深深一層的黑眼圈,眼神看上去空洞的像骷髏頭一般,
「你幹快回家休息吧,還是你要去卡蘿那裏一趟,我可以陪你一起去,」伊萊說道,
「不,我沒事,而且我想…就算是卡蘿也幫不了我什麼…」我悄聲的說道,
「恩?你說什麼?」伊萊問道,
但我沒有心思去回答伊萊,因為我在員工辦公室內看見熟悉的身影,
「瑪西亞?!」我叫道,
瑪西亞聽到我的聲音,本來背對著我的她馬上轉過身來,
「隊長?!」她驚叫道,臉上浮現出欣喜的笑容,
「妳怎麼會在這裡?」
「隊長又為什麼在養護中心?」
「我是因為講座的關係,」
「喔…原來…今天有照護講座啊,」瑪西亞了然的點了點頭,
「所以妳怎麼會在養護中心?」自從那次去瑪西亞家拜訪後,我們就沒見過面了,畢竟我們兩人的職位性質相差大,工作場所也不同,瑪西亞又不是會主動聯絡的類型,我也因為這幾天的事情而沒有心思去關心她的近況,這次的巧遇可真是時候。
「我現在在做的研究需要養護中心的資料,所以才過來的,」
如今站在我面前的瑪西亞手上捧著堆成小山的紙本資料,
「查的資料沒辦法存在數位面板裡嗎?」我看著那座小山,替瑪西亞感到困擾了起來,
「沒有辦法呢,資料都只有紙本文件,畢竟是很早以前的資料了,」瑪西亞無奈的說道,
「妳在新的工作場所還習慣嗎?適應的怎麼樣?跟醫療部其他人員相處的如何?」
瑪西亞楞楞的抬頭看著我,這才讓我意識到,我一口氣丟給她太多的問題,使她無法負荷了,
「抱歉,我一下子問妳太多問題了,」我說道,
「不,沒關係,」
我觀察著瑪西亞,如今的她沒有在罩在黑色的斗篷裡,她脫下了斗篷,並穿著研究人員標誌性的白大褂,在這到處是人的空間中她也沒有明顯表現出不自在的模樣,
「妳待在公共場所還好嗎?」
「恩…醫療部的大家有在幫助我,人稍微多一點的地方沒有問題,也能簡單的跟陌生人交談了,」但說話的同時瑪西亞,還是出現扭捏的表情,
「艾德斯,你的熟人?」伊萊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這讓瑪西亞肩膀一顫,
「啊,是的,你應該也見過,」
伊萊瞥了一眼縮起肩膀的瑪西亞,挑起一邊的眉毛,
「啊,有印象,是你們隊裡比較安靜的那位?」
「啊,」
「那我是不是稍微退避一下比較好?」同樣身為戰鬥人員的伊萊,也多少聽過瑪西亞的事情,其中一部份的原因也可能是我過去有和他提過克萊兒對瑪西亞的實驗計畫,
「啊,拜託你了,」我說,
等伊萊與我們有段距離後,我才苦笑道:「其實還是有些不自在吧?」
瑪西亞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聲音細柔的說:「其實還是有一點…但還在忍耐範圍內…」
「妳現在在做什麼研究啊?」我有點好奇的問道,
瑪西亞皺著眉頭,猶豫的自言自語著「克萊兒說過…不能說…應該…隊長知道…沒關係」
「如果不能說,不告訴我也沒關係的,」我的問題引起她的困擾了嗎?
瑪西亞慌忙地搖著頭,尷尬地笑了笑,
「克萊兒司令官的確囑咐過,我現在做得實驗不能透漏給其他人知道,但唯獨隊長是例外,我剛剛只是沒有想到隊長會好奇我的實驗而已,」
我皺起了眉頭,其他人不可以知道,我卻能知道嗎?瑪西亞做得是什麼實驗?不,正確來說,克萊兒讓瑪西亞做什麼實驗?瑪西亞做得實驗以及實驗得內容克萊兒一定是知情的,在這個前提下,還讓實驗繼續進行,而且實驗的內容不一般到,除了司令官和司令官候補都不能夠知道?
「是有關於不孕症的研究,」瑪西亞說道,
「不孕症?」
「恩?隊長沒聽過嗎?」瑪西亞小驚訝了一下,
「呃,也不能說沒聽過吧…」我苦惱的回想著這個詞的意思,大體上就是泛指生育上有缺陷的病症吧?但具體病症是什麼?病因是什麼?這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基地收集來的精子與卵子,有部分無法正常結合和進行減數分裂,為了找出原因,我在做這方面的研究,並試圖找出解決及治療方法,」瑪西亞說道,
我只能笑著點頭回應,但實際上我聽得並不是很懂,
減數分裂這個詞聽起來很熟悉啊,大概是我普校的某本課本上曾寫過的專有名詞,而如今已經被我忘得幾乎一乾二淨了。
「你對不孕症這方面的研究有興趣?這還是我第一次聽說,」我試圖讓話題繼續接上去,但瑪西亞如果又繼續說出學術性的專有名詞,我大概就要堅持不下去了。
瑪西亞搖了搖頭,苦笑道:「是克萊兒拜託我做這方面的研究的,」
接著她看了看時間,
「對不起,隊長,我還有事…所以…」
「喔…沒關係,是我自己找你聊天的,耽誤妳時間了,抱歉,」
瑪西亞笑著又搖了搖頭,她向我微微鞠躬,揮手道別後,她用雙手將資料抱在懷中,彎著腰輕手輕腳的走出辦公室,在看到伊萊時還小心翼翼的向他點頭示意了一下。
「啊,隊長,您最近還好嗎?」令我意外的,瑪西亞突然停下腳步回頭向我問道,
「呃…怎麼這麼問…?」我心頭一顫,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隊長的臉色這幾天很差,請好好休息,保重身體,」說著她向我再度行禮,小跑步的離開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