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劫仙萬事廟: 第六十八回《好好活著,下輩子,再見。》2022/01/23

龍上哲哉 | 2022-01-24 01:01:45 | 巴幣 116 | 人氣 74


  開棺之際所散發出的妖氣著實嚇人,幾人緩緩靠近帝棺,忽然刺眼的光亮照的幾人睜不開眼,再次睜眼時……
  「啊!眼睛!眼睛!」鼠寶遮掩著眼睛喊道。
  「你來了嗎……飛廉……」熟悉的身影、聲音從棺口中傳出。
  當飛廉定睛一看,只見一頭黑長髮穿著素衣的男子站在棺中,「好久不見了!阿黎……」
  「哇!鬼啊!」鼠寶看到半透明的黎帝,被嚇得再次陷入昏迷。
  矮子軍團幾人合力將鼠寶拖到旁邊,黎帝則從棺中緩緩走出。
  「幾位將軍可都安好!?」黎帝坐到石階上緩緩道。
  「一切安好!請黎帝放心……」飛廉恭敬回道。
  「是嗎……那就好!」黎帝微微一笑道。
  「唉~真不知道要從哪說起,你說是吧……」黎帝看著飛廉嘆氣道。
  飛廉搖了搖頭沒有回應,只是靜靜的看著這位曾經的好友。
  「我說你倒是說說什麼啊?讓我自言自語的……怪難受的……」黎帝不耐煩道。
  「沒什麼……只是能再看到你,我很高興!」飛廉強忍著淚水,微笑著說道。
  「你和萍還好嗎?結婚了沒啊?」黎帝問道。
  矮子軍團一聽到「結婚」便紛紛圍到旁邊偷聽,「我跟萍好像有些誤會,一時間可能沒辦法釐清……」飛廉皺眉道。
  「是嗎?那也沒辦法,其實啊……當初我就一直想找個時間跟你說清楚。」黎帝站起身走到了一幅畫前。
  「真懷念以前還在白梅學院上課的日子,大家一起快樂的學習,沒有心機、猜忌,要是能重來……我想這個妖帝還是不做的好……」黎輕撫著畫,上面刻畫著飛廉、萍、吳祁、黎等等同一時期的妖將們在學院時的畫像。
  「是啊!白梅先生如果知道,現在妖族在我們的帶領下變成這樣,一定會氣得從土裡爬出來……」飛廉微笑道。
  「白梅先生的棺就在隔壁房喔……你可要小聲點,被他聽到可不好了!呵呵~」黎笑道。
  「阿廉……對不起,我對你做了很多不可挽回的事情,我知道自己現在說再多也沒用,但我希望你可以重新將妖族帶上正軌,也只有你有能力可以做到。」黎看向飛廉眼裡透漏著一絲歉意道。
  「沒關係……都過去了!我既然回來了,就不會再讓妖族繼續墮落下去,垣一是個很好的苗子,我會好好輔佐他的。」飛廉回道。
  「是嘛!那就好!我知道你總是讓著我,因為我是師弟,從小就一直跟在你後面,看著你的背影長大,雖然自己也明白,你和我之間的差距,但心中那股競爭的心最後還是讓我陷落在其中,等到醒過來,我所珍惜的一切也都離自己遠去……」黎若有所思的解釋著。
  「萍的事情也是,她一直都喜歡著我,可是白梅先生最後替你們倆做了媒,以你的個性儘管自己再怎麼喜歡,但看到她那樣也一定會想方設法將她推開,所以你當初帶著妖族三分之二的兵力直搗仁帝都一去不回頭,是不是跟這有關?」黎看著飛廉道。
  「是嘛……看來什麼都瞞不過你呢~」飛廉微笑道。
  「不僅這樣,我還知道一件你不知道的事情……」黎看著飛廉抖了抖眉毛道。
  「有這種事情?那我今天就要好好跟聽聽!」飛廉收起羽扇和黎坐到一旁石階上。
  「萍其實一開始是很不情願的,她常常會來找我抱怨,說師父是個老頑固,怎麼會把自己的終身大事隨便定下來,但表面、口頭上都是跟外人說自己喜歡我,不過是在掩飾自己的不自信、恐懼,她總老是覺得自己配不上你,你總是板著一張臉太高冷了阿廉!」黎解釋道。
  「真的假的?她比我還高冷吧!冰山美女也有這種煩惱?這倒是頭一回聽到!」飛廉驚訝道。
  「是啊!我跟她之間沒什麼的,頂多就是純友誼吧!你看我這輩子也沒娶老婆,就這樣光棍一輩子躺進了棺材,你沒結婚之前我是說什麼都不可能結的。」黎手舞足蹈的解釋著。
  「那可能真的下輩子才能看到你結婚了!哈哈!」飛廉大笑道。
  「對啊!下輩子!哈哈!」黎跟著笑道。
  「好好解釋清楚,知道嗎?別浪費了,當初我也是氣你不顧萍的感受自己肆意妄為,才會下達驅逐令等等的,你可別怪我啊!」黎雙手合十道歉著。
  「我才不會怪你!我自己也衝動!你也知道青箕那小子的話實在沒說服力,可我實在放不下那小子,心一橫就帶隊直接殺去跟魔族決戰!你沒一起來真的很可惜,我們兩個一起絕對可以玩得很開心!」飛廉雙手一攤道。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留下來的一縷神魄可能撐不了多久,棺裡有我親筆書信和妖丹……你看著辦吧!下輩子再見了!給我好好活著!阿廉!」黎隨著語句漸漸消逝在眾人面前,一邊向眾人揮手道別,笑著化作光點隨風而散。
  矮子軍團眾人向黎行大禮,飛廉一臉淡定的看著逝去的摯友,久久沒有回過神。
  「發生什麼事了……頭好痛!」鼠寶扶著頭走到幾人身旁道。
  「鼠寶,你錯過了好戲!剛剛再上演世紀大和解!」牛寶解釋道。
  「要是當初!我們再努力一點,甚至用強硬一點的手段,或許黎帝就不會死了!」魅眼泛淚光說道。
  「沒辦法!請不到醫生也只能怪那些假仁假德的人,一聽到黎帝生病一個個怕的很什麼一樣,猴將軍都抬著轎子去接人了,還是不肯來!」魑搖著頭嘆氣道。
  「要是白梅先生還在就好了,憑他的修為治好黎帝就像吃飯一樣簡單……」魍心有不干道。
  「好了!你們幾個!將軍還在呢!你們會有他傷心?」魎提醒著陷悲傷漩渦中的幾人。
  就在矮子軍團陷入負面情緒的同時,飛廉已經將信和妖丹拿出,靜靜的看著安詳沉睡的黎。
  沉默片刻飛廉下令幾人將帝棺闔上,並按照儀式與矮子軍團一同祭奠黎。
  「好了!我們該出去了!時辰差不多了!再晚一點就要在這過夜了!」飛廉一邊走向出口說道。
  「是將軍!兄弟們跟上!不然就要在這過夜了!」鼠寶率先衝向出口喊道。
  「膽小鬼!我們可是常常在這過夜,這裡基本上什麼都沒有!」魑看著鼠寶鄙視道。
  「終於完成任務了!不用再待在這了!我的青春怎麼可以就在這邊耗費掉呢?」魅看著牛寶雙眼閃爍著道。
  「那回去就跟我一起下田裡去吧!最近剛好缺人!你們四個都來吧!包吃包住!」牛寶看著四人笑著比讚道。
  幾人一邊敘舊一邊來到帝陵大門前,垣一的隊伍已經在此等候多時。
  「飛廉將軍回來了!」妖兵見幾人喊道。
  白澤先生聞訊,便舉起木杖連同幾位祭司,開始儀式將帝陵大門關起。
  「太慢了吧!飛廉!等你們老半天了!?」吳祁向緩緩走來的飛廉喊道。
  「真抱歉!讓各位久等了,我也沒想到有那麼多話要說……」飛廉一臉委屈道。
  「廉叔!黎哥跟你說了什麼?好奇!」垣一目光閃閃道。
  「回去再說吧!這裡人太多了。」飛廉張望著四周道。
  隨著帝陵關閉,白澤先生駕馭著雲霧帶眾人回到妖都,夕陽西下騰雲而上的部隊,看著遠方的美景紛紛陶醉其中無法自拔。
  「垣一!你有信心嗎?」飛廉看著遠方道。
  「什麼信心廉叔?」垣一不解道。
  「當然是治理好妖族,帶領大家重回繁榮。」飛廉解釋道。
  「其實自從黎哥走了以後,我一直都只是個擺飾,很多時候都是靠大家才能將事情處理好,終究還是不適合最為一位領導者。」垣一感嘆道。
  「你知道嗎?阿黎以前也跟你一樣,他剛上任的時候,做什麼事情都沒有信心,但他的身邊還有我們這些人輔佐他,你也一樣!不用什麼事情都想靠自己完成,妖將就是為了幫助妖帝才會誕生的,沒有你,就不會有我們。」飛廉微笑道。
  「廉叔……萬事拜託了!」垣一低頭喊道。
  「接下來可是會很辛苦的喔!皮可要繃緊點了!」吳祁突然喊道。
  部隊突然齊聲喊道:「是!」
  「不是跟你們說……唉呀!」吳祁搖頭道。
  部隊再次喊道:「是!」
  「就說了!不是跟你們說!」吳祁青筋直冒喊道。
  「你看這不是還有一個可靠的猴將軍嗎?」飛廉看著隊伍前端的吳祁說道。
  「你也要組建自己的團隊,每一代的妖帝都是如此,將自己信任的人招攬到身邊,明天我們就請白澤先生啟動陣法,將在外的妖族全部招回,到時候你再好好選吧!」飛廉說道。
  「欸?你們不繼續嗎?」垣一失落道。
  「你看看現在的妖將全部都是舊部,如果你想要任用他們沒有問題,但你要想到長遠的未來,萬一我們都不在了呢?」飛廉解釋道。
  「說的也是,我這麼年輕!你們怎麼說都大我幾百歲,我再好好思考思考!謝謝廉叔,有你在感覺整個妖族都不一樣了……」垣一開心道。
  「不要忘記了!你才是妖帝,我只是個將軍,妖族要靠你來領導!」飛廉說道。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