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第四十七回.「突圍,流逝的生命!」

飛空動煙雪 | 2022-01-23 21:56:07 | 巴幣 1334 | 人氣 185

連載中《二手索米要與垃圾指揮官成為第一!》
資料夾簡介
「指揮官您好!」 兔耳(?)少女向我敬禮:「索米KP/-31,報到。指揮官...請讓我在您的部隊中,繼續履行使命吧!」




《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V》
第四十七回.「突圍,流逝的生命!」



(親愛的老公--姐姐我寫信給你,沒有什麼重要的原因,只是被困在無限迴圈裡的感覺,可能就和精神疾病、憂鬱症奮戰的病患相差無幾...好久了,真的...有點太久了呢。)

(如果姐姐我是人類,可能已經開槍自殺了也說不定。)

時鐘滴答滴答的走著,K2披著紫色晚禮服、雙腳絲襪性感的擺動

(每次從起點開始,同樣的一分鐘、一小時,該怎麼承受親人在眼前被殺害的慘劇?我內心的寂寞與悲傷幾乎到了無法忍耐的地步,甚至感到世界線正以無法挽回的方向走向滅絕,很遺憾...我們面對的敵人如此強大。)

無法達成的目標宛如治不好的頑疾,對K2的精神嚴刑拷打、不斷蠶食她的鬥志。

(你是支撐姐姐我在漫長時光中不斷奮戰下去的唯一動力。)

無限延伸的空。

得不到解脫的無。

多年來她為了找到希望而嚴重透支了心力,陷入極端的痛苦與失落之中。

從緊張、焦慮到恐慌與崩潰。

(...姐姐我甚至對所有的事情都失去了興趣,有時候一哭就是一整天。曾幾何時,確信自己已經迷失,但我不敢去死。)

(因為死亡帶給姐姐我最大的恐懼,就是--

無法繼續幫助你...無法再見你一面。)

後輩君,只要你在,姐姐我也不會放棄。


奉命格殺叛徒,帕拉蒂斯死傷慘重也無所畏懼,血腥的戰鬥一路從基地內部蔓延。

破曉者們卻不見蹤影。

穿過空間包的K2警覺燈光聚焦在自己身上,舞台佈滿髒污與黏液,角落的破舊玩偶沒了眼珠,空蕩蕩的眼框裡面好像隱約發出孩子嬉鬧的笑聲。

「...玩偶劇場的舞台?」

正當疑問,面目扭曲的HP-35瞪著佈滿血絲的大眼睛、突發性的出現在K2身後。

「妳是不是也在嘲笑我,笑我是個沒人愛的孩子?」

她舉起腳踏車、如癡如狂的猛砸下去。

「...只有一名破曉者?」

K2早有準備,槍上溫度加劇,一發短點射模式的「熱力過載LV.7」以金色高速彈席捲而出,就連玩偶舞台上的空氣都被這陣紫色火焰兇猛吞噬。

「沒用的,我有父親大人的寵愛。」HP-35眼看紫焰襲來、改以防彈披風掩身,高速彈與紫色烈焰雙雙擊中破曉者,煙塵大起。

「在我的場地妳不可能贏...這裡多的是缺愛的孩子,就像我們一樣...徐舒羽也是呢,玩弄她的感覺真的棒極了。」HP-35捧腹大笑,兩顆眼珠抽搐、嘴巴誇張的扭曲,顯得系統極為異常。

「媽媽。」

角落的廢棄玩偶們早在不知何時站起,朝K2思念體顛顛倒倒的走去,大大的嘴巴裡似乎裝滿了鋒利的刀刃與攪爛的肉醬。

「媽媽--」

人偶內部模擬出無辜孩子的稚嫩叫喚。

「姐姐我還得回去找老公生孩子...沒有時間陪妳們玩了喔?」

K2收槍入袋、掏出劍柄,只見她手腕急速轉動,等離子向前化出光束劍,如龍捲風一般捲起被絲線控制的殺人玩偶、朝幕後黑手HP-35疾刺。

「把愛分享給我們吧...我們都渴望著父母的疼愛。」HP-35手槍瞄準腦門扣下扳機,提升數倍威力的改造子彈後發先至。

K2凝視子彈、攪劍而動,劍光如孔雀開屏般一一擊飛,然而HP-35十指上的遙控絲線已從玩偶上脫離、交織成網。

「喔,拒絕可憐孩子們的罪人...將被處以古波斯的酷刑,妳喜歡哪一種?我個人偏好將溶化的金屬灌入妳的嘴巴裡。」

「好難啊...姐姐我都不大想選,要不要先看看自己的左邊?」

「急促的破空聲?什麼時候?」HP-35猛地扭頭,卻見K2的第二把光束劍早在空中一個轉折,如迴旋鏢般從左邊奇襲而至。

HP-35啐了一口、身體的顏色變淡後憑空消失。

「早料到妳會用躲貓貓隱藏起來。」K2挽出一個劍花、從漁網突圍而出,伸手接住迴旋折返的第二把劍、順勢斬開空間包達成瞬間移動。

啪啪啪--

腳步早已不再輕盈,每一步都像是經歷無數歲月、生鏽而破碎的汽車引擎,在名為絕望的隧道裡前進,隨即返回原點。

無法擺脫的夢魘。

治不好的病。

改變未來的轉機到底在哪裡--

HP-35躲在盲點處開了幾槍攔阻,K2腳步不停、一劍向後將追擊的子彈劈開,轉眼已來到二十米外。

「這次是墓園...又想變什麼花招嗎?」

出現在思念體面前的是...第二支等候已久的大軍,除此之外四周全是墓碑。

MDR站在九頭蛇上方笑著說,「妳擅長的不也是逃走嗎?特務?」

「看來是W針對空間系技能設下的「結界」,將兵海分層佈置,每一關都由破曉者壓陣。」

「不知道妳的血好不好喝?NO.4的口味非常鮮美...」MDR迅速從大軍頭頂飛過、急速下墜時開槍射擊。

K2迴劍反撩高速彈,雙劍凌空劃出目不暇給的紫色軌跡,卻遲遲破不了破曉者身上的防彈披風。

「這麼努力幹嘛,妳不是已經死了嗎?掙扎只有痛苦而已。」

MDR笑靨如花,拔出一口通體烏黑的異端者尖叉、有如惡魔的羊角,「這把新武器我還挺喜歡的,能在戰鬥中散播瘟疫...」

咆哮者揮動雷霆拳、九頭蛇一發殲滅型迫擊砲打來、閃電巨像發出天越之矛...

K2啟動腰帶上的力場盾防止遭到重型炮火轟炸,隨後生化士兵一齊衝鋒。

「...姐姐我還沒有脆弱到這種程度。」

K2一個跳躍、雙手劍左劈右砍,士兵頭顱橫飛,她在空中嬌喝一聲,下墜的劍光戳入咆哮者眼窩、再從臉頰斜劈而出,此時敵軍再度湧上、刻不容緩,K2握緊劍柄、從地面飛翔的二重光影切斷巨像長腿,如流星般降落在九頭蛇的護甲上。

歷經無數平行時空、背負世界命運的少女如今在肉屑碎甲所鋪成的前線獨自前進。

「喜歡我的車嗎,要不要用妳的頭騎騎看?」HP-35帶著最心愛的腳踏車迎頭砸到。

MDR的異端者尖叉也朝她體內核心戳去,兩名破曉者任由腦部狂性發作,嘴角盡是至陰至寒的笑容,分襲兩處要害。

K2內心的勇氣從未退縮,雙劍劍柄一交、合併成長長的光杖,她不閃不避的旋轉槍體、紫光漩渦向外擴散,砰砰砰三聲交會,K2站在原地不動,MDR、HP-35卻退了五米之遠。

「趁現在...」

空間系的技能讓K2跳躍至包圍網的第三層,負責固守的M2HB正來回交錯跳,熱血沸騰的她早已暖身完畢,捨不得用機槍、也不屑使用任何武器。

「用肉體分勝負吧,K2。」

M2HB左拳放開空門、右手斜引,拳套上佈滿了能擒拿光杖的等離子,這是誘敵與卸勁並存的戰略,K2懸起腳上高跟鞋、凝鋒不動,靜靜觀察敵方一舉一動。

「以靜制動?那我就主動接近妳。」

M2HB便轉了一個圈子、繞至右翼,兩個拳頭好像裝了彈簧一樣伸縮如電、變化莫測。

「採取近身戰嗎?」K2光杖連環、M2HB拳套抓打,就像三條發光輪胎在身前疾速滾動一樣,交閃的光芒過去,M2HB肩膀被光杖劈出一條長縫。

但K2眼睛彷彿殺紅了眼,被挑起的戰鬥意識拼命朝破曉者揮擊。

MDR、HP-35追上形成一對三,MDR陰森鬼魅、HP-35瘋狂又無法猜測、加上M2HB力量兼容速度的拳頭,逼得思念體喘息不能。

每一層結界佈置的士兵與機甲全數留守原地,這是為了避免K2向後逃竄,形成甕中抓鱉的全面圍捕,畢竟死兆星設計稿至關緊要,破曉者們無不全力搶回。

「不行,M2HB是故意挑起姐姐我的鬥爭意識,只要找到空隙就設法離開--」

K2光杖擺後、舉起拳頭猛擊額頭,滲出的鮮血喚回了幾分清醒。

MDR見狀、尖叉直索咽喉,K2彎腰蹲下、光杖在頭頂旋繞一圈逼退M2HB、HP-35,順勢向下一劈、斬開了空間包。

「休想!」MDR眼神一凜,K2縱身一踏、居然又回到了原地。

「妳玩完了?不要讓我失望。」M2HB一拳直進,三名粉雕玉琢、如花盛放的美少女再次纏鬥一起。

忽然,K2感到一股無法擺脫的麻木正慢慢支配了手腕的力量,就像毒癮一般,越是想恢復體力、保持清醒,血液中的毒素只有更深的淬入體內!

「W,果然還是動用了時之沙--」

K2的俏臉黯然失色,體內回溯現象有如一陣陣刺骨的寒風,微一沉吟,血液凍結般的冰涼徹骨,機體性能也跟著迅速銳減。

唰的一聲,MDR的尖叉劈開肌膚、HP-35的子彈貫穿骨頭、M2HB鐵拳打出碎骨與瘀青,逐漸變小的K2無法握緊光杖、頓時險象環生,腰、肩、手臂不停被三名破曉者的武器燙出血痕、燒出彈孔,空間包頻頻失手。

「也該是揭開真相的時候了,嘻嘻。」MDR打了一個響指,「HP-35是故意讓妳逃到這裡,M2HB會強迫妳戰鬥、消耗體力,人家負責封鎖空間包,最後...再聯手把妳折磨至死。」

「玩弄獵物嗎?真有妳們的作風...」

K2精疲力竭的仰望天空,MDR的「技能奧客」不僅能創造出空間包的弱點,就算是火力全開的「熱力過載」也只能打出冷冰冰的子彈。 

「對了...她還拿著和父親大人同樣顏色的光劍,把劍給我...!!」HP-35的內心世界極端忌妒扭曲、伸手就搶。

力不從心的手臂軟軟垂落,K2的紫色禮服已經破破爛爛,光杖上沾滿鮮血。

W的強大足以停止時間、扼殺一切希望的幼苗。

(停止掙扎吧...)

對努力到極限的她來說,一了百了的自殺反而最輕鬆。

身心一次又一次的打擊。

不可能成功--

格里芬是不可能成功的--

現實這麼殘酷的告訴K2。

自從白色勢力取得空前優勢以來,無數時空堆疊交替,她眼睜睜看神代、索米與戰術人形們支撐這個搖搖欲墜的隔離牆、挽救破敗不堪的局面,而臥底帕拉蒂斯的艱難歲月,她每晚都被數不清的擔憂、失敗帶來的不寒而慄驚醒。

(姐姐我一直覺得自己被困在暴君停止的時間裡,可是...)

「K2...請相信我,我一定會戰勝帕拉蒂斯的!」

神代一弦改變了她的人生,勇往直前的信念深深印在了思念體的心智雲圖中,縱使在每一個失敗的時空裡,K2依然能看見他帶兵打仗的身姿,利用地形、人力,竭盡所能的與十倍以上的敵軍作戰。

這份勇氣成為了一份永遠也不會抹滅的烙印。

不論產生過多少次放棄的念頭,她都能一次次衝破水面。

(只要一息尚存,姐姐我就不會放棄--)

意志與信念有時候會產生不可思議的奇蹟,K2哪怕力不從心,依然在劇烈的傷痛與刺骨的回溯作用中重新站起。

(後輩君...老公...)

K2伸手摸了摸著懷裡的死兆星設計稿,確定它在...突然間,逆轉命運的微乎其微彷彿變成了近在眼前的可能。

(是呀,最終決戰的關鍵就在這裡...姐姐我相信你!!)

「...妳們刻意針對姐姐我的技能,但有沒有想過,姐姐我也是故意將妳們聚集在同一個地方?」

K2像是喝下了一杯火辣的烈酒,握住劍柄、石破天驚的力量將HP-35像打地鼠一樣敲入地底,M2HB卻只看到黑絲襪遮住視野,原來K2右腿同時異軍突起,踢得她直飛上天。

「她還有戰鬥下去的意志?」MDR看得驚訝不已,甚至忘了上前支援同伴,「我無法用「技能奧客」為毫無章法的動作製造破綻。」

K2褐色的側馬尾與紫色蝴蝶結被狂風吹得飛揚,她雙手拆分光杖,黎明、遠東雙劍化成了一道紫光、一道金光,二重光幕連轉幾圈,無招無式的光束劍盤旋飛舞、化作滿天星斗,哪怕M2HB三人同心協力也無法攻破!

核心因時空重置而全年未休,不分晝夜、分秒不停的運轉,突破極限的振頻足足有874071次。

K2將紫色的黎明指天、金色的遠東劃地,彷彿融合於天地自然之間,下一秒連自己都不知道要劃向何處,破曉者們並不知道她們面對的是集合了無數平行時空所淬煉而出的最強人形。

此時塵封的記憶再次甦醒,那天晚上K2與薩雪蘭在舊辦公樓秘密討論局勢演變--

「妳希望我能站在檯面上以神代的身份行事?」

「憑格里芬的戰術人形無法改變敵強我弱的根本問題,但說不定能透過提早實現預言來逆轉命運。」K2攤開了桌上的預言畫。

薩雪蘭不以為然的抱胸而立,「我可不想這麼早死,況且妳能確定這個辦法行得通?」

「姐姐我說不準,但我希望後輩君化明為暗...這一次,我們得設法做出撼動世界線的舉動。」

「為什麼要為了別人犧牲自己的利益?」薩雪蘭懊惱的撓頭,「妳就願意在無限迴圈的IF線裡面找答案?鬼知道幾次才能成功?」

「如果回到當初,姐姐我也不知道能否有勇氣做出不一樣的選擇。」

K2思念體看向海岸的廢棄燈塔,「但是音樂庫裡的老歌曲讓我想起遠方的家。姐姐我想回家了...」

「有夠幼稚,不就是夢見了令人懷念的景象嗎?不過K2...如果我真的逃不過,我也會演得夠逼真,讓W...不,讓全世界都認為神代一弦已經戰死,滿意了吧?」

青年的背影,早在不知何時已經變得和父親一樣高大了。

漫長的時光裡,奮鬥到底的戰士們都沿著一條路筆直前進。

他們並非完全懷抱信仰、又或是單純的救國情懷。

每個人都在生命結束的前一刻,聆聽心中那首深入靈魂深處、獨一無二的歌曲。

只是想從那逐漸退色的久遠回憶裡找回那一段溫柔的聲音--

「「時間」可能從來就沒有被真正停止過。這是姐姐我的...「崩劍界」。」

K2雙劍一交,天上猶如晴空霹靂,拖尾裙上的薄紗有如一盞透明水晶燈跟著四周劇烈搖晃!

「怎麼可能有地震?」MDR徬徨四顧。

「不...是空間震...那些被切開、卻等不到K2跳躍的空間包在震動。」M2HB幾乎看呆了,「無法恢復的空間通道正在發生坍塌!」

只見空間包有如一顆顆被切開的水煎包,原本應該流出鮮美可口的湯汁,卻浮現了明顯的裂痕,震盪波沿著縫隙縱橫流淌,裂縫被越撐越大、引發一連串天搖地動。

HP-35低頭一看,腳下地盤拱起,建築物受到空間震盪而發生斷裂、板塊倒塌,劇烈的地牛翻身破壞了電線、水管,外洩的瓦斯碰上走火,瞬間引發毀滅性的火災,帕拉蒂斯的軍團閃避不及,一一被「崩劍界」吞沒!

「我們被她一個人包圍了!這是自爆式的攻擊...」MDR臉上寫滿了恐懼,心煩意亂的大吼大叫,「快溜吧,在這裡賭上我們三人的生命完全不值得!!」

HP-35卻有些猶豫,「父親大人交代我們一定要拿回設計稿...」

「K2葬身此地、也沒有人能和她交接,只要逃出「崩劍界」的範圍、阻止任何可能的無線通信就好,再不走就來不及了!!」M2HB兩頰上的肌肉難看的抽搐著。

K2的容貌已變回十五歲、十四歲,更多的機甲、士兵消失在崩塌的建築中,就連三名破曉者也被彌天蓋下的灰燼活埋...

(姐姐我--得把接力棒的薪火傳遞下去。)

然而技能跟不上退化的速度,崩劍界隨著思念體脫力跪倒的身影而消散。

「咳咳,好極了...把設計稿奪回來。」HP-35從破碎的瓦礫堆中爬了出來,她很幸運沒有被埋得很深,內心頗為慶幸。

這時白色勢力的軍隊卻亂成一鍋粥,前方飛沙走石,出現在眼前的竟然是軍方與格里芬重新組織的部隊,子彈有如驟然而至的暴風雨猛襲而至!

「她們竟然在大敗之後反擊?新任的指揮官瘋了嗎?!」HP-35啐了一口,卻找不到M2HB與MDR的蹤影,在這之前,她還得把壓在身上的金屬鐵板移開才行。

K2思念體不知道聖代殿子是急昏了頭還是過於毛躁,偏偏她這有勇無謀的胡亂攻擊卻打得恰到好處,甫經歷崩劍界的帕拉蒂斯一方幾乎無法抵抗。

有一人駕駛著米諾陶格斯朝K2奔來,心如死灰的Mk23從駕駛艙跳下,「是妳告訴他...弒神計畫非他貢獻生命不可嗎?」

「是姐姐我的建議。」K2從攜帶的裝備包裡取出了預言畫,並交到Mk23手中。

「就因為一個人的生命比不上多數人的生命嗎?」

「面對死亡,誰都會動搖。」

「喵知道、喵也理解,只是很傷心...因為在Darling的心目中,人類文明的存滅比喵還重要。」

Mk23信手撕毀了血淋淋的預言,淚水從故作堅強的眼眶湧出,點滴落在不知是描繪了未來、還是假象的油墨上。

K2用大破的雙臂擁抱她顫抖的身子,得到了一絲慰藉的貓少女異色瞳眨了眨,再次放聲大哭。

「嗚...嗚嗚...嗚嗚...」

痛心化成行行熱淚,不可思議的是此刻陪在Mk23身邊的人,就算是與薩雪蘭提出以性命佈局的始作傭者,她也不想再用力去思考了。

「Mk23...」

K2明白那雙失去生氣的眼睛深處,蘊含著願望永遠無法實現的悲傷。

「這只是喵的一廂情願呢,當初喵還單純地想...如果世界得救,那喵也會得到感情上的回報也說不定?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這些記憶碎片是妳原本打算使用的?不如給喵吧。」

只有曾經得到重要東西的人,才能明白失去的痛楚吧。

「等等,Mk23...」

「真的很羨慕妳和索米,心愛的人無時無刻都惦記著妳們,這是喵不敢奢求的願望。呵呵...這些記憶碎片加上喵身上的劑量,應該就能讓心智雲圖飛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了呢。」

「再繼續使用,妳會死的很痛苦。」K2撐起小小的身體,禮服得打幾個結才能避免脫落。

過量使用記憶碎片比世界上任何一種毒品還要危險,相當於在懸崖邊跳舞。

如果不是戰力失衡到這種地步,軍方高層也不會開始發放這種自殺式的道具吧--

「喵會清除情緒模塊,讓記憶碎片對機體性能的躍進保持得更長更久,就算行屍走肉也沒關係。啊,好好聞,有幸福的味道--」

Mk23將大量的晶體嵌入胸口,燒灼感瞬間從體內奔放而出,從心中蔓延至四肢的愉悅,讓Mk23的肉體發出恥度不小的歡呼。



水牢與普通牢房的差異點在於裡面注入了水,囚犯因為無地可坐而體力耗損,如果不支昏倒往往會被溺死。

幸運的是這座牢房的水跟游泳池一樣乾淨,雖然不用和蛆蟲、犯人的大小便為伍,但寶貴時間也在點滴逝去--

「也該來了。」我在幽暗的水牢來回踱步,忽然不由自主的感到焦急,「怎麼還沒來?」

「神代指揮官,我們被關在這裡,還有辦法出去嗎?」和弦泡在冰涼涼的水池裡,打了個冷顫後問,「為什麼徐舒羽小姐會被聖代單獨帶走呢?」

「因為「簡緹婭計畫」...我們只需要等。」我轉向索米,「詳細說明一下超弦號的狀況。」

索米整理一下濕漉漉的亞麻髮,明媚的臉蛋充滿朝氣的形容著,「是,原本外殼顏色還很鮮豔,想不到馬上就退成暗黃色。我們親眼看見超弦號吐絲包裹後脫皮...就變成了溼答答、不斷發出微弱藍色光芒的蛹。」

「化蛹?這架外星機甲本身是否具備了修復功能?我可以大膽猜測其擁有生命...不出幾天應該會有很大的變化。」

咕嚕咕嚕--

就在此時,水面冒出了古怪的氣泡。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啦
2022-01-24 16:08:34
飛空動煙雪
謝謝白白 每一篇都是心頭肉
2022-01-28 10:44:59
東堂隼人
瞬間拉滿對K2的崇拜了![e12]
2022-01-24 22:21:13
飛空動煙雪
和曉美焰一樣與收束的世界線為敵
2022-01-28 10:44:46
聖★
雖然後面戲份不多,但K2每次出場都會對後續做出不小的影響。不愧是成熟的姐姐大人(?
2022-01-25 10:23:43
飛空動煙雪
這次為了剩下一半的設計圖完全是豁出去的狀態了!
2022-01-28 10:46:02
deadking
K2在拚命逃離時,神代和兩位溼溼的可愛妹子在水池裡聊天中……
2022-01-25 12:11:37
飛空動煙雪
神代: 名正言順的偷懶
2022-01-28 10:45:43
香蕉王
K2秀了一把
2022-01-25 21:11:16
飛空動煙雪
這邊劍術展現我還是很滿意的[e5]
2022-01-28 10:45:1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