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麻煩的異世界 02 初次訓練X純白布料

路人霞 | 2022-01-23 21:03:00 | 巴幣 0 | 人氣 69

連載中麻煩的異世界
資料夾簡介
現在慢慢更新中,目前劇情在撰寫展第一幕或稱精靈篇的故事。 講述轉生到異世界的主角雷諾.辛瓦,在十七歲時遇到來自南方國度精靈,從而展開一連串的事件。

 
    公會訓練場是給冒險者切磋的空地,平時雖然有不少人會使用,但是現在公會才剛開啟,因此只有我和這麻煩的精靈在這裡。
 
「聽好了,臭丫頭,單憑你那多到爆炸的技能,就代表你有著比多數冒險者還要優秀的能力,尤其是這魔力值,簡直是頭得病的幼龍。」
 
    龍族是身為世界最接近神的物種,然而神族的力量自從遠古大戰結束後,就被『管理者』給神族與惡魔定下力量限制,龍族就成為是地表最強大種族。
 
    不過龍族的幼體十分脆弱,必須經由成長才會強大,幼龍雖然遠不及成年龍,但基礎能力依然遠遠超過其他種族。
 
    所以光是在魔力方面就有龍族的水平,實在令人敬畏。
 
「這……是在稱讚我嗎?」
 
    艾琳似乎對這評價感到十分困惑。
 
    不過我沒心情管這個,因為我正沉靜在無比的懊悔與憤怒,懊悔著當時為了不讓一百萬的委託跑掉,急忙簽下名才發現被坑了,憤怒當然是那陷害了我,那個惹人厭的金髮男!
 
    回想起來,就算不答應肯尼的請求,委託也不一定會跑掉,只要去找會長申訴肯尼濫用權力和服務欠佳,這樣還是能拿到委託啊。
 
    最可惡的是那傢伙絕對是故意要讓我跟她組隊吧!真是的,竟然給我搞這種多餘的事情,而且當時的我到底在想甚麼啊!為了區區一百萬,就要多帶一個麻煩,我才不管什麼美少女精靈徒弟咧,對於我而言只個麻煩,現在看到她,就讓我想回到過去揍那位衝動簽名的白癡,跟那陰險的金髮服務員啊!
 
「一半算是稱讚,一半算是辱罵。」
 
「這算什麼啊。」
 
    面對我誠實的回答,她似乎仍舊不解,只好換個說法解釋。
 
「字面上的意思,我都簽名了,違抗契約書會受到懲罰,出於無奈只能跟你這臭丫頭組隊。」
 
「抱歉,勉強你了。」
 
    想不到居然會是道歉,該說這丫頭性格太好了嗎?
 
    說完,艾琳充滿歉意的語氣,立即化作不滿的神情。
 
「不過一碼歸一碼,請不要叫人家臭丫頭,感覺特別不舒服,還麻煩用艾琳這個名字稱呼我。」
 
    果然還是會不爽,但是我沒必要理會這種要求。
 
「臭丫頭怎麼樣都好啦。」
 
「請叫我艾琳,你是故意的吧!」
 
    刻意去踩艾琳的地雷,讓她很是氣憤的指著我質疑。
 
「怎麼會呢?臭丫頭。」
 
「過分!」
 
    雖然她的反應很有趣,不過先暫停戲弄吧。
 
    艾琳注意到雷諾收起戲謔的表情,然後他莞爾一笑。
 
「我們打一場吧。」
 
「欸?」
 
    遲疑與困惑,艾琳這是此刻的心情,片刻的思考後決定做出安穩的回應。
 
「總之……對不起,雖然不知道做了什麼事情,惹怒了您,不過突然打架還是不好吧?」
 
    艾琳很是困惑自己究竟做了什麼,讓他這麼生氣,不過也想到從被迫組隊開始,雷諾先生就沒有好臉色過,提出這種請求也無可厚非,但仍希望得到答案。
 
「咦?」
 
    雷諾不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收到莫名奇妙的道歉。
 
「咦?」
 
    艾琳隱約明白了那句話似乎不是對自己生氣,而是其他含義。
 
    於是就在尷尬的氣氛中,解釋完『為何不高興』跟『打一場』的原因,隨即向她道歉,明白了誤會後艾琳再次與對方進行確認。
 
「『不高興』是因為肯尼先生騙了你,不小心就遷怒了我,『打一場』是想知道我實力水準如何,於是認為直接戰鬥能最快了解彼此的實力,這樣理解沒錯吧。」
 
    我隨即笑了笑,滿是慶幸的說道。
 
「幸好你的腦袋能理解真是太好了。」
 
    當然聽到這種搞不清楚是想吵架,還是故意挑釁的說詞,艾琳自然不滿的吐槽。
 
「你絕對是想吵架吧!」
 
「怎麼可能呢。」
 
    得到這樣的回覆艾琳即時不滿,也不在打算再追究,只是思考眼前這態度差勁的男人,到底有什麼實力讓他活到現在沒被打死?
 
「那麼就先到中間的場地……啊哈!」
 
    剛剛踏進場地就像踩到香蕉皮一樣,展現出相當精彩的姿勢滑倒在地,同時也抹去了雷諾先生很強的念頭。
 
    就在雷諾跌坐在地的當下,肯尼開啟門闖了進來。
 
「雷諾先生場地今天剛打蠟完,還很滑要小心一點……哎呀!」
 
「太晚講了吧,好歹放個告示板啊!」
 
    這種姍姍來遲的警告,不就是欠人吐槽嗎?
 
「看雷諾先生精神不錯,那應該沒事了。」
 
「有事的話,你早就完了。」
 
    如果是前世的法治社會,我一定會向法院提告索取賠償的金額。
 
    這個國家也有法院,不過被告對象是身份比較高的人,那麼對方有很大的可能會沒事,尤其是身份差距越大時,偏偏這傢伙還是侯爵的兒子。
 
「嘛,我先回去工作囉,掰掰。」
 
「喂!等一下……」
 
    匆忙阻止肯尼離去,但是他早就消失在門後不見蹤影,雷諾只能無奈的扶著額頭嘆息。
 
「跑真快,但是問題是地板啊,該怎麼處理?」
 
「那個……可以讓我處理嗎?」
 
    得到我的同意後,以艾琳為中心一團柔和的魔力環繞空氣,隨後詠唱起了咒語。
 
「拔除污穢之物,回歸重生【淨靈】!」
 
    如光子般的魔力一一顯現飄散在空中,當光子觸碰到地面,就高速淨化成整潔乾淨的地表。
 
「居然是高階魔法!」
 
    我有一絲驚訝,魔法雖說只要經過訓練都能使用,但會使用高難度魔法的人非常稀少,不是天賦異稟的奇才,就是優秀老師的指導,否則普通人是做不到的。
 
「多少有學過喔,不過只會清理跟治療類。」
 
    這傢伙的魔法適性不是『全』嗎?既然能學習魔法幹嘛不學攻擊類型的?簡直浪費了那驚人的魔法天賦。
 
「真厲害,地板都不滑了。」
 
    還是別去想雜七雜八的東西了。
 
「當然,我還算有實力的,對了,雷諾先生剛剛想說什麼?」
 
    艾琳兩手叉腰抬起那微小起伏的胸膛,十分得意的模樣,不禁讓我暗自苦笑。
 
「喔,剛剛我說打一場嘛,如果是純粹互毆的話肯定是我贏,所以你只要想辦法搶走我腰上的匕首,搶到就算是通過了。」
 
    我拍了拍腰間的匕首示意位置。
 
「搶匕首嗎?」
 
「沒錯,但為了避免說我欺負你,我不會用武器,你則可以用任何武器,抱著殺死我的覺悟拼了命來搶吧。」
 
「沒問題嗎?我好歹也成功制伏過十幾名奴隸販子喔。」
 
    雖然她看似擔心著雷諾的安危,然而言外之意就是:『我才不用咧,真以為赤手空拳就能躲開我的攻勢?』
 
「真厲害,但是我不會輸給你,還請放馬過來。」
 
    我抬起手示意艾琳『隨時都可以來搶』,並輕涅的上揚嘴角。
 
    雖然能獨自一人對付數十名敵人的確有實力,但是說到底也只是奴隸販子,更何況對手是我!
 
「那麼,我上了!」
 
    語畢,她雙腳一蹬,以常人無法反應的速度貼上雷諾,試圖伸手去觸踫匕首。
 
    然而即將碰到的瞬間,雷諾一跳便輕鬆躲開突擊,並且繞至她的身後。
 
「喂喂~動作太耿直了吧。」
 
   『好快!』艾琳這麼想著時,下個霎那,背後被他推了一下,就跌了一跤。
 
「嗚……」
 
    她坐了起來看向少年,即使不滿與不甘迴繞在內心,還是無法掩蓋看不見他如何躲開的事實,明白到這個男人的速度快到自己無法反應,也深深暸解到了彼此間的差距。
 
    雷諾緩緩走向艾琳,看著她碧綠的雙瞳,抬起了手伸向艾琳的額頭,下一秒──啪。
 
「好痛!你在做什麼呀。」
 
    聽到這提問,雷諾彷彿愣了幾秒,嘴角才露出上揚的壞笑。
 
「你每進攻失敗一次,我會你彈額頭一下。」
 
「為什麼啊。」
 
    艾琳很是困惑為何要有懲罰,不過提議的傢伙不打算正面回應,只是得到「這樣比較有趣。」的回答。
 
「那也不用那麼大力啊,好痛。」
 
    她試圖利用抱怨偷偷奪取雷諾的匕首,然而沒有效果,因為剛出手的那一刻,額頭便直接遭受爆擊。
 
「表情太僵硬,還有手伸得這麼明顯,再偽裝一下吧。」
 
「嗚……」
 
    艾琳嘟起氣鼓鼓的臉頰,不甘心的模樣展露無遺。
 
「用弓跟魔法啊,我不是說可以用嗎?」
 
    被這樣質疑的艾琳身軀一震,勾起交手前的想法不禁感到羞愧。
 
    我怎麽好意思說自尊心作祟而決定不使用,導致結果慘敗呢?
 
「我、我不想弄傷雷諾先生。」
 
    眼神飄移的艾琳,讓雷諾意識到──她在說謊。
 
    說謊嗎?不,大概是隱瞞了什麼吧,真是好理解的傢伙,溫柔似乎也不是假的,但是這樣有點麻煩,就不能準確評估她的實力,不然努力讓她對我起殺意,應該就會認真殺過來了,那麼就瘋狂的讓她生氣吧!
 
「噗滋,你是真可愛!你啊,真是不會秤秤自己的斤兩,居然認為憑你這三腳貓技巧我會被傷到,別開玩笑了!我敢不用任何武器,當然是不用武器就能把你玩弄在掌心,就是這樣才叫你這臭丫頭,連實力差距都看不出來,真是可憐吶。」
 
    這番言論讓艾琳的理智直接斷裂,怒喝著自己的憤怒
 
「真讓人火大的人啊,別小看我了!」
 
    感覺這樣效果不錯,於是繼續挑釁。
 
「那就動動沒力的小腿,直接上來搶啊,腦袋齒輪沒再轉的臭丫頭,該不會只是耍耍嘴皮子的程度吧,臭丫頭。」
 
「我叫艾琳啦!不要臭丫頭來臭丫頭去的。」
 
    她絲毫不顧形象的大聲怒斥,同時也讓我確信只要再補上最後一根稻草。
 
「那你就來搶啊,狂妄自大的白癡。」
 
「嗚……」
 
    充滿挑釁的姿勢拍著腰間的匕首,全力的開啟嘲諷模式的雷諾,讓艾琳打從心底發誓:『一定要搶到匕首!』
 
    她立刻轉身拉開距離,拉起弓箭瞄準了雷諾腰上的匕首,發射數支箭矢出去。
 
    不過雷諾只是不慌不忙的輕鬆躲開攻擊。
 
「喂喂!根本沒打中喔。」
 
「那可不一定。」
 
    這時本來躲開的箭矢,彎了一圈再度鎖定匕首襲來,面對這超出預期的攻擊,頓時讓雷諾驚訝,馬上想起艾琳的技能【追蹤】想著:『原來如此。』
 
「可以辦到這種事啊!」
 
    面對這奇襲他只是再次躲開,並側身接起箭矢,這個瞬間艾琳突然衝向雷諾,讓他不禁讚嘆這捨棄弓手思維的戰術,真是大膽的風格。
 
    艾琳接近自己的瞬間,奮力跳躍過了她的身體騰空而起,一支箭矢筆直的飛了過來。
 
「什麼時候?」
 
    該不會是,分神處理第一波攻勢的時候,又射了一箭嗎?而且根據箭矢的方向,她是往上射了一箭,再藉由【追蹤】導向我嗎?真不錯的攻擊,但是嘛……還太嫩了!
 
    雷諾在滯空的時間迅速做出判斷,立即接住迎面而來的箭矢,然後落在艾琳後方。
 
    並點了點她的肩頭,轉過頭來的同時,被我刻意伸出的手指,輕戳到那美麗的臉頰。
 
「在後面喔。」
 
「唔,可惡!」
 
    眼見雷諾囂張的挑釁,氣憤的她迅速轉身,提起大腿將一招迅猛的迴旋踢,攻往對方的臉上。
 
「哦。」
 
    雷諾不急不徐的輕鬆接住這一踢,似乎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動作很迅速,力道也不錯,算得上及格,可惜這動作對於體術老練的人,可是會被利用的動作,就像這樣子。
 
    抓住進攻而來的腳,將把艾琳舉起倒掛,這時牛頓的萬有引力不負眾望,將少女的裙擺順著引力落下,純白的布料也被一覽無遺,剛剛的殺氣,也隨之讓空氣頓時凝結。                                               
 
「咦,純白色的……」
 
「啊哈~」
 
    艾琳用雙手反抗被地心引力拉下來的裙擺,美麗臉蛋也染上了害羞的紅暈,滿是慌亂的用手盡力遮掩,也讓雷諾不知所錯無法應對,氣氛只能用尷尬來形容。
 
    不過他很快的鎮定下來,將倒吊起來的艾琳小心地輕輕放下。
 
「哪有人穿裙子戰鬥,你倒是穿褲子啊!」
 
「哪有人會這麼抓女孩子的啊!」
 
「為了防禦攻擊而抓住你的腳,意外看了你純白內褲的人啊!」
 
    雖然還沒從剛剛美好回憶中脫離,但是意識告知我要『保持鎮定』,半開玩笑的口吻回應,企圖掩飾內心的慌亂。
 
「你在回想對吧!」
 
「沒錯。」
 
    艾琳退後幾步捉著了裙擺,直視露出尷尬笑容的人類少年。
 
「唔……變態。」
 
    變態?先不管是指誰,不論如何絕對要否認。
 
「這、這是不可抗力,再說你以為我會對你那可愛的內褲感興趣?不要笑死人了。」
 
    才怪,雖然說是意外,她現在卻散發著惹人憐愛的氣息,那反應實在太棒了,甚至產生想再欺負她的糟糕念頭,真的很不妙啊!
 
「嗚……我要到公會宣傳雷諾先生性無能!」
 
    她覺得簡直被侮辱了,身為女性最隱秘的衣物被看見了。
 
    雖然厭惡被奇怪的目光看待,至少還能理解,可是未成設想更加過分的回應『否定其存在』,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
 
    拭去不甘淚水的艾琳,邁開怨恨的步伐奔向公會,準備大肆宣傳雷諾的變態行經。
 
「等下!」
 
「咦!」
 
    為了保住人格評價,我下意識抓住她的手臂阻止前進。
 
    試問如果被美少女指控:「這個男人欺負我!」那麼會如何?
 
    撇除那些天選之人,想必不用多說,遭到這樣的指控無論真假,男方會陷入極度不利的狀況,尤其是我的情況很顯然是後者,要是不現在制止的話,這宣告「死刑」般的謠言散播,就太遲了。
 
「艾琳大人我錯了!求求您不要散播謠言,我還想平靜的生活。」
 
    這個男人所採取的策略就是『下跪求饒』,比起再多增加問題,不如請求原諒。
 
「我……知道了啦!」
 
    她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雷諾,感受實在複雜,前一刻不斷挑釁的傢伙,突然之間就跪地求饒,搞不懂這個奇怪男人的思維。
 
「謝謝您的大恩大德。」
 
    艾琳露出一抹笑容,蹲了下來看著這毫無尊嚴的男人。
 
「太誇張了,雷諾先生,好痛!」
 
    於此同時她的額頭再度受到傷害。
 
「不要想在這種時候搶走匕首好嗎?」
 
    就在艾琳蹲下來的一刻,同時試圖悄悄摸走匕首,當然我早就注意到了這舉動,但也感嘆眼前的精靈少女。
 
    這傢伙比預期的還要頑皮,居然想趁人不備時偷偷搶走匕首,真是不能大意的臭丫頭。
 
「我還以為能成功的。」
 
    見她沮喪的底下頭,讓人不禁會心一笑。
 
「再努力思考一點吧,腦袋單純的臭丫頭。」
 
    聽見這顯然挑釁的話,艾琳顯得很不滿,於是抱著不甘心再次提出請求。
 
「嗚痾……再一次!我一定會搶到匕首的。」
 
    真是不錯的目標,那麼就讓我看看,有沒有那一點點的機會成功吧。
 
「來吧。」    
 
    整個早上艾琳持續搶匕首,但用盡力氣直到中午也未能觸碰到。
 
 
##

主角嘴巴真的很賤,辛苦了被瘋狂嘲諷的艾琳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