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冰王與霜后、共同的弗雷爾卓德 章之一百七十五

克勞爾萊斯特 | 2022-01-23 20:43:58 | 巴幣 2100 | 人氣 142


冰王與霜后、共同的弗雷爾卓德 章之一百七十五
 
  萊斯特彷若進入夢境,好幾段如破碎鏡面般的記憶紛湧而至。他在裂縫中見到了幾個熟悉的畫面,那是他曾透過自己與麗珊卓的連結,所窺視的關於她的過往。而如今,缺裂的部分逐漸浮現,雖已完整拼湊,卻仍充滿裂痕。
 
  千年之前,一對三姐妹帶著不凡的力量誕生於弗雷爾卓德。阿瓦羅莎、賽瑞斯妲、麗珊卓,皆擁有奇特的冰霜魔法。尤其為麗珊卓,她的法力遠遠超越兩位姐姐。在她出生的同一天,一位男嬰也呱呱墜地,且帶有和她不相上下的魔法。族人們將這天視為天祥之兆。
 
  在三姐妹都順利成長為亭亭玉立的女性後,阿瓦羅莎成為部落的首領,賽瑞斯妲則成為部落最強的戰士,而麗珊卓雖有出色的魔法,卻對如何維持部落運作和榮耀不感興趣,因此並不與兩位姐姐爭取功名。
 
  儘管她的兩位姐姐常常出外征戰,但麗珊卓並不孤單,和她同一天出生的喬伊耶薩,因為和她性格相近,兩人因此意外地有話題聊,也相處了不少時間。雖然喬伊耶薩的雙親希望他能運用自己的天賦在部落佔有一席之地,但他並未有那樣的野心。
 
  他一生所求的,不過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東西──感情。
 
  由於受到兩位姐姐過度保護,麗珊卓相當單純,也更認為精明能幹的姐姐們與自己的距離越來越遙遠。所以喬伊耶薩那溫馴又帶點笨拙的個性吸引了她。
 
  見著阿瓦羅莎與賽瑞斯妲不斷在外為部落佔取新領土和收納新族人與盟友,麗珊卓原以為自己唯一的煩惱就只剩下如何和心儀的男性表白,殊不知這種日子並未維持太久。
 
  在阿瓦羅莎和賽瑞斯妲出征之前,部落都會舉行薩滿的預言儀式。有好幾次出征,阿瓦羅莎便是依照預言的方向帶領族人,隨著一次次凱旋,負責預言的薩滿在部落的地位越來越高。甚至有部分族人將其言視為神聖的箴言。
 
  然而這一次,薩滿於眾人前的預言卻出乎眾人意料,連阿瓦羅莎一向冷靜的神色也露出難得的驚愕。
 
  手持骨仗的薩滿並未預知這次征戰的結果,而是更遙遠的未來──提娜凡爾之女麗珊卓,將接受遠古的黑暗祕法,不惜犧牲自己的雙眼,讓災難降生於世,親手奪走在場所有人的性命,連她的至親阿瓦羅莎和賽瑞斯妲也無法倖免。
 
  僅僅只是這一段毫無根據、空穴來風之言,但透過頗具威信的薩滿訴出,卻永遠改變麗珊卓的一生。
 
  許多族人開始視麗珊卓為不祥,並不斷向阿瓦羅莎提議,身為首領的她必須得大義滅親,才能避免部落的將來毀於一旦。他們深信麗珊卓一定會犯下她還未犯下的罪刑,再加上她天賦異稟的魔力,讓這段預言更具說服力。即使她先前從沒做過任何對於部落不利的前科。
 
  但不管反對聲浪多麼巨大,阿瓦羅莎和賽瑞斯妲仍是極力捍衛麗珊卓,她們表明相信自己的妹妹,也主張預言並非每一次都準確,更可能因為預測的時間過於遙遠而產生誤差。
 
  這樣的說法並不被族人接受,但迫於生存,他們沒有選擇,只能繼續追隨阿瓦羅莎。表面上部落依然平靜,大家照常遵從她的指令,可阿瓦羅莎能從族人對她的態度感受到,這個部落已逐步分崩離析。
 
  ***
 
  下一次的征戰日到來,阿瓦羅莎決定不再讓薩滿舉行預言儀式。此舉惹怒了部落的族人,他們紛紛集中到她的住處外大聲抗議,宣揚若沒有薩滿的儀式,將拒絕參與這次的行動。
 
  賽瑞斯妲坐在木椅上,一手捂著耳朵,不屑地說:「這群狼心狗肺之徒,虧我們為他們做了這麼多努力,他們現在卻造反了。」
 
  阿瓦羅莎嘆了口氣,將裹著布的冰弓平擺在腿上,坐在賽瑞斯妲的身旁。
 
  「對不起……姐姐,都是因為我。」麗珊卓無助地盯著屋外的躁動,見兩位姐姐心煩的模樣,她的罪惡感越來越深重。
 
  「妳說這是什麼話呢?妳沒有錯,錯的是那個胡言亂語的薩滿。」賽瑞斯妲起身,摸了摸麗珊卓的頭。「天知道那傢伙到底是看妳哪裡不順眼,要這麼汙衊妳。」
 
  「賽瑞斯妲,坎亞克擔任我族的薩滿已久,我們得相信他不會拿自己的專業與榮譽胡謅。」阿瓦羅莎心平氣和地說。
 
  「所以妳寧願相信那個薩滿,不願意相信麗珊卓了?」賽瑞斯妲緊緊摟著麗珊卓。
 
  「我的意思是,坎亞克誤會了預言的訊息。」
 
  「喔。是啊,我們跟他們講過幾百次了,但他們就是不相信啊!」賽瑞斯妲憤恨地說:「現在他們就是要逼妳在部落跟麗珊卓之間做選擇,妳還不明白嗎?」
 
  「啊……我能問一下嗎?」待在三姐妹身畔的喬伊耶薩開口,他瞧了一下眼前停止說話的三人,便說:「如果我們事先跟坎亞克溝通呢?要他不要再說有關麗珊卓的預言。」
 
  「他要是有那個心,就不會直接在公開場合說那個預言了。」賽瑞斯妲坐回到椅子上。「就像阿瓦羅莎說的,那糟老頭有自己的什麼薩滿榮耀,他不會隱瞞預言,也不會捏造預言,但是卻會出錯。該死的,我記得烽靈村那次,他說西邊有二十頭鄂奴克牛,結果害我們白跑一趟,浪費了兩個星期。」
 
  「不要緊的,姐姐,就讓儀式照常舉辦吧!」麗珊卓不捨姐姐為她的問題如此煩惱,毅然決然地說:「反正都已經這樣子了,再有什麼對我不利的預言也沒關係了。」
 
  阿瓦羅莎正要點頭同意,賽瑞斯妲卻跳出來阻止,並說:「那怎麼可以?阿瓦羅莎,她受到的傷害還不夠嗎?麗珊卓什麼都沒做,憑什麼要面對那樣的指控?」
 
  「我能試的都試過了,現在只能先讓坎亞克照常舉辦儀式,其他的我們再另外想辦法。」阿瓦羅莎揉了揉額頭。
 
  「妳得堅定妳的立場,別讓那些人得寸進尺。」賽瑞斯妲說:「他們那麼愛抗議,就讓他們喊吧,喊到沒力氣了就不會再有人說話了。」
 
  「沒錯,到時候大家失去行動力,部落沒有足夠的食物度過這次的寒冬,所有人都會餓死的。」阿瓦羅莎反駁。
 
  「並不會,適者生存,像我們這些有能力的人,永遠不用擔心這種問題,那些庸俗的人既然不肯服從我們的命令,那我們就放棄他們,不用餵飽那些無能之徒,也能讓我們更加輕鬆。」賽瑞斯妲的眼神很認真,阿瓦羅莎能看見她眼裡正燃燒著隱燃的炭火。
 
  「我們並不能這麼做,還記得我們的初衷嗎?我們當初立下宏願,要統一弗雷爾卓德各大部落,讓所有弗雷爾卓德的子民都成為一家人。」阿瓦羅莎有些擔憂地看著言行激進的賽瑞斯妲。
 
  「我本來也是這麼想的,但隨著在這裡生活的時間一久,我發現自己其實不想跟蠢材當家人,尤其是又弱意見又一大堆、不聽話的蠢材。」賽瑞斯妲譏諷地笑說:「我們給了他們一切,他們卻視為理所當然,貪婪地要求更多,以為這是他們該有的權利,是時候給他們一個教訓了吧?要是再順從他們,他們就不會有清醒的一天。」
 
  「他們的確有權利表達自己的意見,即便這使我們變得為難。」阿瓦羅莎如大海般的藍色眼瞳彷彿在閃耀著。
 
  「以前的我很喜歡這樣有理想的妳。」賽瑞斯妲搖頭,接著說:「但現在,妳能不能看清現實?妳沒辦法做出讓所有人都滿意的決定,那麼何不問問妳自己內心,比起我們的妹妹,那些陌生人算得了什麼?」
 
  「他們才不是陌生人,是出生入死的同伴。」阿瓦羅莎的語氣不再保持平穩。
 
  「阿瓦羅莎!他們要我們親手殺掉自己的妹妹耶!」賽瑞斯妲嗔怒地大吼。「妳把那些畜生當同伴,那妳把我們的妹妹當什麼了?」
 
  「姐姐!別再吵了!」麗珊卓站到兩人中央,用雙臂將兩位姐姐的距離給隔開,深怕她們下一秒就會大打出手。「妳們這樣爭吵,我看得很難過,能不能顧慮一下我的感受?」她的眼眶有些泛紅。
 
  「抱歉,麗珊卓,我只是不忍心妳受到這樣的委屈。」賽瑞斯妲一見心愛的妹妹差點落淚,立刻上前抱住她。
 
  「問題還是得解決,我會讓坎亞克舉行儀式,賽瑞斯妲,妳不想聽預言的話,妳就和喬伊在這裡陪麗珊卓,這次遠征妳不用跟了。」阿瓦羅莎說完,拿起冰弓欲往屋外走去。
 
  「真讓人不爽,我們稍微吵了一架就把我當外人了?」賽瑞斯妲不滿地埋怨,與阿瓦羅莎並行,又說:「等等要是那老頭敢再亂說話,我一定要當場打斷他的牙齒。」
 
  阿瓦羅莎感到暖心地笑了一下,她知道賽瑞斯妲只是嘴巴上說說而已。她在走之前,回首望了一下喬伊耶薩。「喬伊,麗珊卓就拜託你照顧了,麻煩在我們不在的這段期間好好照顧她。」
 
  「我會的,阿瓦羅莎。」喬伊耶薩目送阿瓦羅莎離開,他有些出神地看著她的背影。
 
  「喬伊,喬伊?」麗珊卓整個人晃到喬伊耶薩面前,並朝他揮了揮手。「喬伊?你怎麼了?」
 
  「沒、沒事。」喬伊耶薩回神後,說:「對不起,麗珊卓,我剛剛沒辦法幫妳說話,我一個外人,實在不好說什麼……」
 
  「沒關係……」麗珊卓略顯害臊地撥開側在一邊的髮尾。「你也有在試著想辦法了。」
 
  喬伊耶薩同樣不敢直視她,而後他看她的眼眶仍有點通紅,便從衣衫裡拿出一個黑色髮夾。「這個送妳。」
 
  「這是給我的?」麗珊卓睜大眼睛,盯著手中的髮夾,隨後嫣然一笑。「謝謝你!喬伊,它好漂亮喔!」
 
  「嗯……我看到它的時候,就想說要是它能別在妳的頭髮上,肯定很好看,而且黑色跟妳的髮色很相配。」喬伊耶薩不自在地搔著後腦勺。
 
  「那你要不要……替我別上去?」麗珊卓的臉頰泛起了一抹紅暈。
 
  「可以啊。」喬伊耶薩緩緩撥開她的左瀏海,把髮夾別上去。
 
  麗珊卓嬌羞地低下頭。她因瀏海後豎而清楚露出的臉蛋和五官與阿瓦羅莎長得很像。深邃的藍色眸子與小巧紅潤的嘴唇,以及冰肌玉骨的白膚,有一種脫塵的美感。若說她是笑起來非常迷人的少女,那麼阿瓦羅莎便是多了一分冷豔的仙女。
 
  「看起來怎麼樣?」黑色的木製髮夾在麗珊卓銀白色的頭髮上非常顯眼。
 
  「嗯,很美。」喬伊耶薩的雙瞳映著她的倩影,但眼神卻不是對著她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