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和最強的老婆們一起成為異世界頂點吧!(7)

氧化反應 | 2022-01-23 19:53:04 | 巴幣 2106 | 人氣 199


和最強的老婆們一起成為異世界頂點吧!(7)

有些人顧不得水中可能還有怪魚,開始跳入水中,
 
有些人在船邊展開應該是障壁的魔法抵禦攻擊。
 
有些人開始動手用魔法想辦法修補船隻。
 
但下一秒,一個高速旋轉的物體再次向觀光船飛去。
 
憑我的眼力我無法分辨那是什麼。
 
維持基本沒有下墜的曲線向前,物體直直撞上設在船隻周圍的屏障。
 
屏障旋即化為碎片,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物體的勢頭沒有絲毫減緩,直直撞上船頭。
 
船頭就像受到砲擊似的,木板噴向四周。
 
等煙塵散去,船頭早已看不出原先的形狀。
 
這事態顯然非常詭異。
 
觀光船能有剛剛那幅榮景顯然不是在一夕之間能達成的。
 
而要在魔物橫行的地下城內首先肯定要考量過乘客的安全問題。
 
乘客必須要有安全感才可能會有意願搭乘,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因為一趟休閒而賠掉自己的小命。
 
所以肯定是至今以來都沒有過任何問題。
 
但,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
 
我看向攻擊傳來的地方。
 
攻擊者位在遠處,我看不清楚細節的部分。
 
不過憑龐大到誇張的身材和不是圓形的頭部基本可以排除是人類自相殘殺。
 
「舞奈舞奈。」
 
我連忙拍了拍舞奈。
 
「怎麼了...?」
 
從我胸前抬起頭的舞奈眼中藏不住困惑。
 
「你看那裡。」
 
「船斷成兩截…?唔,是牛頭人。」
 
「牛頭人,那不就是我們的目標嗎?而且第八層的魔物怎麼會跑來這裡…?」
 
「我也不清楚,不過基本上地下城的規則是不會變的…應該是有某種外力介入,柳鋒大人請在這等我一下,我過去看看。」
 
「等等。」
 
我叫住舞奈。
 
有個技能我一直沒用過,如今是時候派上用場。
 
『支配者。』
 
我在心中默念。
 
語畢,我的身體變的透明,視野也一口氣提高到舞奈正上方,也就是俗稱的上帝視角。
 
視野中還多出了舞奈的頭像,下方有綠色的橫條,應該是指舞奈的當前生命值。
 
我似乎可以在一定的範圍內移動,調整我的視角。
 
「柳鋒大人?」
 
看見我消失不見,舞奈不斷不安的左顧右盼。
 
「舞奈,聽得見嗎?」
 
「柳峰大人!」
 
舞奈的聲音直接在我的腦中響起,想必這就是在發動這技能時的溝通方式。
 
「不要擔心,我一直在喔,這是發動技能的一種情況而已,而且這種情況我不會受傷的,你就放心去戰鬥吧。」
 
「唔,好的。」
 
雖然不知道為甚麼,舞奈好像有點不情願的樣子。
 
但沒給我詢問的時間,舞奈就在水面上做出了星華的步道,朝牛頭快速衝刺過去。
 
我的視野隨著舞奈快速移動,令人訝異的是,我的大腦竟然能跟上舞奈超乎常人的速度,並不覺得眼花撩亂。
 
鑒於剛剛牛頭兇殘的表現,我提醒了舞奈。
 
「舞奈小心,總覺得這牛頭很強。」
 
「我知道了。」
 
不到一分鐘內,牛頭就進入舞奈星華的範圍內,舞奈停下腳步。
 
『射擊。』
 
無數星華製成的箭矢在空中形成,如流星般往牛頭身上烙下。
 
類似的招式舞奈曾在王國公會內使用過,把公會會長射成刺蝟。
 
每發箭矢都挾著不容小覷的威力,要是普通冒險者挨上一發都得上西天。
 
箭矢群精準命中,牛頭四周揚起了煙塵。
 
明明只是和普通箭矢無異的大小,每發星華箭卻都在命中目標時發出巨大的轟鳴。
 
解決掉…了?
 
認知過舞奈的強大,這樣的猜測並不為過。
 
然而舞奈卻沒有停止攻擊的意思。
 
「他還活著?」
 
「應該是,星華傳來的感覺不像穿刺到肉,應該是被甚麼東西擋住。」
 
「了解。」
 
接著,一道犀利的攻擊向舞奈襲來。
 
從攻擊的威力和速度來看,就是牛頭人沒錯。
 
舞奈閃也不閃,櫻桃小嘴吐出了兩個字。
 
『障壁。』
 
瞬間,星華厚板在舞奈面前憑空生出。
 
攻擊直直撞上,產生強烈的衝擊波,水面產生巨大的凹洞。
 
如果是我站在那,估計連渣都不剩,我在心中暗自替舞奈捏了把冷汗。
 
攻擊並沒有在星華上留下痕跡,其真面目向後回彈,這時我才看清,原來那是把雙刃斧。
 
把自己的武器丟掉?
 
可是他剛剛已經使出不只一次這樣的攻擊了,代表他一定攜帶夠多的庫存,不然就是有特殊能力能讓武器不斷出現。
 
「煩死了。」
 
意識到箭矢無法對牛頭造成有效傷害,舞奈暫時停下攻擊。
 
等煙塵逐漸散去,牛頭人的身影終於重新出現在我視野。
 
他依舊直挺挺地佇立在那,彷彿剛剛的完全對他沒有影響。
 
我沒辦法看清詳細的狀況,畢竟如果牛頭就在舞奈攻擊範圍的最邊緣的話,就至少距離我1.5公里。
 
『用兩只手可控制螢幕視角距離縮放。』
 
一行字忽然出現在我視野當中。
 
大概理解他的意思,我依照遊戲中最常見的方式,將雙手分別從中向右上和左下拖動,視野立刻往牛頭拉進。
 
這下我可以清楚的看清他的全貌。
 
他頭部就如地球上的牛一樣向前突出,左右長著兩跟朝天的犄角。
 
身旁兩側長著總共四隻手,每隻手都如成年人的大腿般粗壯,上頭青筋清楚可見。
 
四隻手都拿著剛剛和我看見一樣的雙刃斧,身上沒有一絲傷痕。
 
剛剛的攻擊完全將他激怒,他惡狠狠地盯著舞奈,彷彿不把舞奈舞奈碎屍萬段絕不善罷干休。
 
「噁心。」
 
舞奈就向看到穢物似的皺起眉頭。
 
戰局怎麼看都是舞奈佔據極大優勢,舞奈可以在超遠距離下不斷對牛頭傾瀉火力,而牛頭只能在岸邊對舞奈丟斧頭,根本構不成威脅。
 
儘管剛才的攻擊產生不了任何實質上的作用,但舞奈固有技能的特性讓她擁有數不盡的攻擊方式,一定會有一種對牛頭造成傷害。
 
然而,牛頭就像是沒有恐懼似的,直直朝舞奈丟出雙刃斧。
 
我以為這次也是和以往一樣單調的投擲攻擊,不過這次雙刃斧的飛行速度明顯比不上之前幾次。
 
接下來牛頭的動作跌破我的眼鏡。
 
牛頭沉下腰,腿部肌肉暴漲。
 
接著縱身一跳,跳到先前丟出,正在飛行的雙刃斧上。
 
牛頭踩在雙刃斧上後,丟出另一隻手中的下一把雙刃斧,同時借力再向前一跳。
 
原先源源不絕的武器之謎也在此刻揭曉,牛頭空著的兩隻手中憑空生出了兩把雙刃斧,一定是固有技能之類的把戲。
 
牛頭就靠這個方法快速向舞奈接進。ˇ
 
相較於感到訝異的我,舞奈看起來神色自若。
 
『拘束。』
 
瞬間,位於跳躍的拋物線頂端的牛頭渾身被星華固定,就像一個凍在空中的冰塊一樣,動彈不得。
 
星華沒有一絲縫隙的裹住牛頭,他連眼皮都無法眨一下。
 
升級過後星華的硬度已不可同日而語,牛頭是不可能掙脫的。
 
『穿刺。』
 
星華冰塊產生了無數圓孔直達牛頭皮膚,接著,一根又一根的星華長針高速刺入,再從另一邊穿出。
 
身體完全被固定住的牛頭沒有辦法使出任何得方法抵抗,攻擊紮紮實實的在他身上造成傷害。
 
很快,牛頭就已經成了一個原貌都看不出來的針球。
 
詭異的藍綠色體液沿著針尖滴落,把湖面染成奇怪的顏色。
 
然而舞奈明顯還在警戒,我也還沒被趕出這個空間。
 
一坨紫色的煙霧從針球中緩緩向上飄升。
 
還沒空理解那是甚麼,煙霧就像有意識似的朝舞奈衝去。
 
『障壁。』
 
舞奈立刻創造出星華防壁試圖阻擋煙霧的前進,然而只要一碰上障壁煙霧就繞開,再繼續向舞奈靠近。
 
「嘖。」
 
舞奈不耐煩的砸了砸嘴。
 
知道這個方法沒用,舞奈索性直接放棄。
 
『牢籠。』
 
一個超級大的空心長方體憑空出現,將煙霧困在裏頭。
 
煙霧橫衝直撞,試圖在裡面找到一絲縫隙好逃出。
 
但這都只是徒勞無功的掙扎。
 
隨著時間的流逝,煙霧逐漸重新匯聚成牛頭的形體。
 
「吼~」
 
牛頭人仰天長嘯。
 
『穿刺。』
 
下一秒星華尖刺破胸而出,隨後長出倒鉤,往後一扯。
 
牛頭內臟和體液四濺,再次化為紫色的煙霧。
 
煙霧陷入和剛剛相同的處境,想跑都跑不掉。
 
牛頭再次復活,舞奈再次將其擊殺。
 
星華長方體內成了舞奈單方面的處刑場。
 
在一遍又一遍的死亡後,牛頭終於化為一具冰冷的屍體。
 
用星華長槍戳牛頭確認他沒有反應後,舞奈解除了長方體四周和頂部牆壁,操縱空中的星華小刀切下牛頭的牛角作為討伐證明。
 
在舞奈用星華包覆住牛角並讓其到自己手中後,牛頭的屍體在原地煙消雲散,我也被彈出了亞空間。
 
回到舞奈身旁,她立刻抱到我身上。
 
「柳峰大人,我做到了。」
 
「很棒很棒。」
 
我笑著摸了摸她的頭。
 
「做為獎勵,柳峰大人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當然可以。」
 
就算不是獎勵,只要舞奈提出的要求我都會盡量滿足。
 
「請柳峰大人可以的話,盡量不要用剛剛的技能。」
 
「欸?」
 
「總覺得柳峰大人就像消失一樣,我承受不住這種沒有柳峰大人的感覺。」
 
舞奈抬起頭看著我。
 
不知不覺間,她的身影和那天我差點死掉時,哭成淚人兒的她重疊在一起,是那麼的無助,讓人心痛。
 
發誓要讓她幸福的我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我知道了。」

我輕輕地拍拍她的背。
 
「一言為定喔。」
 
「嗯,一言為定。」
 
話說─────
 
我看向曾經的觀光船的位置。
 
在舞奈吸引走牛頭的注意力後,事態就沒有變得更糟。
 
魔法師們正努力修補船隻,治療受傷的人,同時盡快靠岸。
 
應該是沒有問題了。
 
「舞奈,我們往下走吧,看看到底發生了甚麼。」
 
「好的。」
 
語畢,我們朝著第七層出發。
 
第七層開始,景象變得與先前截然不同。
 
荒蕪的大地彷彿乾涸的沙漠。
 
像是象徵人命在旦夕似的,整層被類似夕陽的紅色光芒籠罩。
 
地上還有地方佈著岩漿,時不時噴發,一不注意就會變成人形烤肉串。
 
擔心我受傷,舞奈用基本密封的星華盔甲包裹住我。
 
「舞奈,這裡好奇怪…」
 
「對阿,一定是出了甚麼事。」
 
理論上就算沒有冒險者踏入這片蠻荒之地,凶狠的魔物也該在這裡生存,然而,除了我們之外,我們完全看不到任何的生命體。
 
「這是…?」
 
我撿起地上一個掉落的物品,拿到舞奈面前。
 
「蠻犀的牙齒,擊殺這層樓的魔物會掉落的東西。」
 
仔細環顧四週的話,可以發現附近地板上多多少少都有。
 
「也就是說,這裡所有的魔物都被消滅,才會變成這樣?」
 
「應該是,而且如果是普通的冒險者的話,應該會撿走地上這些戰利品,所以做出這種事的應該是某種更惡質、單純為殺戮而生的存在。」
 
「這樣說的話,會不會是剛剛那個牛頭他從第八層一路闖過來,順路把這層樓的魔物都消滅?」
 
「可是一般來說魔物並不會自相殘殺,一定是發生了甚麼才會變成這樣的…」
 
「我們先跟公會報告吧,讓他們可以採取應對措施,不然如果出現類似的存在,一路往上跑,甚至到鎮上的話,後果肯定不堪設想。」
 
「好的。」
 
往上回到城鎮,天空布滿烏雲,正下著傾盆大雨。
 
舞奈用星華創造了一把晶瑩剔透的傘。
 
「我來撐吧。」
 
接過舞奈手中的傘,我和舞奈並肩往公會快步走去。
 
「你們完成了…?」
 
看著我們出現在眼前,兔女郎小姐似乎感到不可思議。
 
「嗯,這個。」
 
舞奈把牛頭的角放到櫃檯桌上。
 
兔女郎小姐立刻拿起來端詳。
 
然而,沒過了一會,她卻皺起了眉頭。
 
「細部的紋理看起來的確沒錯,可是好像有其他的雜質參雜進去。」
 
「他出現在第六層,被我們殺掉的。」
 
「什麼,你說第六層?」
 
兔女郎小姐雙手在桌上用力一撐,身體向前傾,幾乎都快碰到舞奈。
 
「離我遠一點。」
 
「抱歉,我一不小心激動就…可是,這真的是在第六層發現的?」
 
「嗯,而且他似乎殺光了第七層的魔物。」
 
「!」
 
聽完這個訊息,兔女郎小姐倒抽了一口氣。
 
「公會長,大事不妙啦~」
 
兔女郎小姐大叫著跑上二樓
 
很快,一個虎背熊腰的強壯黑熊人跟著兔女郎小姐回到了櫃檯。
 
「不好意思,可以麻煩兩位到我辦公室一趟嗎?」
 
黑熊人開口邀請我們兩個。
 
我們隨著他的腳步上公會二樓。
 
這裡平常似乎是禁止冒險者進入的地方,一個人影都看不到。
 
黑熊人打開走廊盡頭的房門。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上頭堆著厚厚文件的辦公桌,以及位於房間中央的兩張面對面沙發。
 
我和舞奈做一邊,黑熊人和兔女郎小姐坐一邊。
 
「可以敘述一下發生了什麼事嗎?」
 
黑熊人首先發問。
 
「好的,我們接下委託後,就往第八層前進。」
 
「在第六層時,因為很漂亮,我和舞奈就在湖上待了一下,卻突然發現觀光船被攻擊,而且攻擊者就是我們這次的目標。」
 
「舞奈就將其討伐,後來我們下第七層時發現遍地蠻犀的牙齒,我們推測就是牛頭造成的。」
 
「我了解了,那除了這些異狀外,牛頭有沒有顯得甚麼不正常的地方?」
 
「這是我們第一次遇到牛頭,我不清楚,可是,他可以無限產生武器並且在受到致命傷害的時候變成煙霧嗎…?」
 
「無限產生武器的確是有可能,那是極少情況下牛頭在被討伐,重新生成時會產生的稀有強力種,等等,難道說…你們打倒的˙是強力種?」
 
「應該是。」
 
「真的假的 …那傢伙的推薦戰力至少在五百萬,每次出現都要和其他地方申請支援的說,可以冒昧詢問等級一的你,還有等級一百的她到底是何方神聖嗎…?」
 
「等等公會長,那件事不能提!」
 
「沒關係,但我只能說這和我們的技能有關,詳細的情況不能告訴你。」
 
「懂了,每個人都有隱情,我不會追問,這裡我要破例直接將你們升到一階冒險者。」
 
「一階?」
 
本來想說還要努力一段時間,結果竟然在這種機緣巧合之下就拿到了。
 
「是的,你們的能力足以讓我做出這種決定,畢竟討伐特殊牛頭人是這個城鎮排名第一的小隊都無法勝任的任務。」
 
「嗯。」
 
我點了點頭。
 
「可是,你們升為一階冒險者,我要以公會的角色指派你們一件委託任務。」
 
「請說。」
 
「公會接下來為了保護一般冒險者和市民的安全,要暫時封鎖地下城,到時候要請你們進入確認一切正常。」
 
「可以嗎舞奈?」
 
「依照柳峰大人的意思就好了。」
 
「好,那我們接下了。」
 
走出公會,雨滴落在星華傘上,發出啪搭趴搭的聲音。
 
舞奈一如往常的攬起我的手,我們踏上返回飯店的路上。
 
正當我們經過一處巷弄,我耳中突然傳來一個微弱的聲響。
 
那是我在這個世界中第一次聽到的熟悉聲音。
 
「是…貓叫聲?」


 
大家好,這裡是氧化反應

我想不到要寫什麼

掰掰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