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尼特創造神-第七十一章

傑出荷包蛋 | 2022-01-23 19:19:10 | 巴幣 1004 | 人氣 69


七十一、泥沼
  皇帝的房間!?
  『等下,這要是被發現,不就死定了嗎!?』
  『噓!你小聲點就不會被發現,我已經來過好幾次了,沒問題的!啊、來了。』
  房間裡出現了一個男人,一頭黃髮夾帶一些白絲,與臉上的皺紋合起來看大約是四十幾、五十的樣子。衣著鮮紅金黃,身上滿是黃金項鍊、戒指。雖然頭上沒有戴著皇冠,不過除了皇帝以外,大概也不會有穿得這麼華麗的人了。
  從縫隙中看去,他遲緩地從右側走過,臃腫的身軀搖搖擺擺地,走出我左側的視野外。男人發出嘆息,似乎是做出吃力的動作,接著就聽到木頭吱嘎的聲音,應該是旁邊沙發發出的哀號。
  另一個腳步聲傳來,這裡不只他一人。
  「來坐著吧。」男人的聲音,他接著拍了兩下沙發。
  「不用了,我站著就好。有話快說吧,我還有會議要趕。」
  ……是蘿絲的聲音。
  她在這幹嘛?為什麼會單獨跟皇帝會面?
  「叫妳坐下就坐,這可是余的命令!其他那些小事相比起來根本無關緊要。」皇帝語氣相當高傲。
  「……明白了。」蘿絲聽起來則是毫無起伏。
  同時,總算能看到蘿絲從右側走進來,她穿著稍早與我出遊時的淡藍色洋裝出現,坐到前方那個側著的沙發上。
  『蘿絲在這幹嘛!?為什麼她要聽那男人的話?』我控制不住,差點大喊出聲。
  紫煙馬上用左手壓住我的嘴,右手食指舉到唇前:『噓!冷靜一點!你會害我們被發現的!』
  她往縫隙外看了看,又對我說:『……等到出去我會再跟你解釋,總之先好好看著!』
  『嗚!唔嗚!!』不顧紫煙壓著的手,我試著說話。
  『噓!他們說話了。』
  「……那麼妳已經做好決定了嗎?」
  「我已經決定了,就是第一皇子,其他選擇是不可能的。」
  他們在說什麼?
  「喂喂,別傻了,就那傢伙,余是不可能傳位給他的,妳是裝作忘了余的提議嗎?」
  蘿絲皺起眉頭,憤怒地瞪著皇帝:「我當然沒忘記你那下三濫的提議,但你憑什麼認為我會乖乖接受?」
  「就憑余是皇帝……」沙發再次發出吱嘎聲,肥胖的男人將桌上的酒瓶拿起,坐回沙發後似乎是灌了幾口,便繼續說:「妳的那個村子、叫什麼……」
  「伯格村。」
  「喔對對對……就是沃爾拉姆.范拿索的那個小村子。」
  「那個村子注定是聖地,大家也都認識我的父母,你拿他們沒辦法的,別想用這個來要脅我。」
  「妳弟弟,我記得是叫席亞.范德堡對吧?」
  提到我了。
  「別想裝傻了。」蘿絲哼了一聲,接著說:「你特意安排第三皇子當作席亞的入學考對手,但沒想到他會被修理的這麼慘吧?甚至還要亞當.卡佩來替他出面,真是笑掉人大牙,席亞可是很堅強的,想找他麻煩可沒那麼容易……」
  她指著皇帝,殺氣騰騰地說:「所以,別以為我們范德堡家的人這麼好對付。」
  「喔,這余早就知道了,余說的是另一件事。
  「……另一件事?」
  「喔?妳還不知道嗎?幾天前,席亞.范德堡接受冒險者委託後,在任務地點與我的二兒子菲利浦發生衝突呢。」皇帝虛假地哀嘆:「哎呀,我的兒子被欺負得好慘啊,家臣倒戈、陷害了他,害他手腕都折了呢?身為父親的我實在是很心疼。」
  蘿絲有些猶疑:「……所以呢?不就是說明了你策劃的攻擊失敗了嗎?」
  皇帝輕蔑地笑了一下:「所以啊,聖女的弟弟仗著教會的勢力,想對皇室成員不利,不知道背後是什麼原因呢?利益?權力?」
  蘿絲從沙發跳起來,瞋目怒視著皇帝:「席亞才不是這種人!你的抹黑不會有用的!」
  後者口氣不屑地回道:「嚄?誰知道呢?如果國民們知道了這些事,那余的立場上是肯定要處理的,畢竟傷害皇族成員這種事,就算他是下任聖女的親屬,也難逃罪責。不過余會從輕量刑的,至少可以免於死罪吧?」
  「你!?」蘿絲握緊拳、咬牙切齒。
  「喔唷,好可怕啊,不過余是很寬容的,余當然可以完全不予追究喔?只要妳答應就好。」
  答應?答應什麼?
  蘿絲氣得眼眶泛淚,接著……
  砰!她雙手用力拍到桌上,震得桌上的酒與酒杯都倒下,然後失去力氣地坐回沙發上。
  「哇喔!嚇了余一跳……那麼,余的提議,妳會重新、好好地考慮吧?」
  蘿絲沒有回應。
  另一個沙發發出吱嘎聲,皇帝站了起來,走到另一邊:「只剩兩個禮拜了,妳可要搞清楚啊。」
  皇帝酌飲了兩口手上的酒,接著說:「妳的婚約對象不會是凱爾,也不會是菲利浦,更不可能是澤維爾那傢伙……」
  他看向蘿絲:「……而是余喔,知道了嗎?」
  婚約對象?皇帝?
  我的意識被空白佔滿,心臟加速、腦袋發熱。
  我要殺了他。
  同時,脖子上傳來了冰冷的涼感。
  我手抓住抵在我脖子上的刀刃,手上流下溫熱的液體。
  『你、你是瘋子嗎?我要是把刀抽出來,你手指就斷了。』紫煙握著細小的匕首抵在我脖子上。
  『為何要阻止我?』
  『我們是要讓你來知道真相的,不是要你刺殺皇帝。』
  『總之你們就是要我做出決定吧?我現在就做給你們看。』
  『喂、這可不行!』她試著從我手中抽出匕首,但是刀紋風不動:『這什麼力氣……』
  「我明白了。」蘿絲的聲音。
  「明白就好……」
  蘿絲臉色慘澹,但憤恨不平。
  皇帝走到蘿絲的沙發後面,將身體向前傾,肚子頂上了椅背,然後將雙手放上蘿絲的肩膀。
  他將臉湊到蘿絲耳邊,說著:「妳成為余的妻子的那天,又會露出哪些表情呢?余已經等不及想看了,嘻嘻嘻……」
  蘿絲臉上有什麼滑落,在閃爍著。
  我要讓那傢伙從這世上消失。
  『〈全知.全能〉。』
  周遭石牆、石道退去,地面露出青草地,外面的天空亮麗,原本的黑夜已變為明亮的晴朗藍天。皇帝、蘿絲、紫煙、所有人跟城堡全部消失,只剩下一望無際的草原。
  ……這不是我做的,就在我發動全知全能的同時,有人將我從原本的地方抽離了。
  眼前的天空中有兩顆巨大的星球,離這近得連表面上的風暴都看得到,左邊那顆由黑暗粗糙的岩石組成,其表面被流淌的岩漿切割發出暗紅的微光,另一顆則是充滿大海與植被的青藍,白雲在上頭繚繞。
  很明顯這裡不是人類的世界。
  微風從身後吹來,空氣中帶著淡淡的木頭味。我回頭,看見不遠處有著褐色的巨大木幹躺臥在草地上,一直向後延伸,接著在遠處向上彎曲突破雲層,連接到直立著的、更為巨大的樹幹上。
  眼前的巨大木頭已經大得不可思議,卻不過只是這棵樹無數樹根中的其一,樹根們覆蓋著大地,隨便往旁邊看都能在地平線上看到其蹤跡。
  樹的本體已經高聳到與藍天化為相同的顏色,躲藏在雲層後的遠方,壟罩著整片天空,向上生長至極遠方的宇宙中,還能隱約看見樹幹上有無數分枝,那些極其巨大的分枝無限地往天邊延伸直至視線盡頭,而群星則掛在其枝條上,化為彩虹般的星雲。
  「其根深扎蓋歐拉,為世界之根;
   其幹支撐特里安,無垠現實;
   其枝條則包羅萬象,頂立伊拉。
   萬象之母、宇宙之樹、大地之神。」
  「呵呵……人類的詩歌是這樣形容這樹的嗎?」女人的聲音從我右邊傳來。
  「基礎教育是這樣教的,比較淺顯,容易記憶。否則,人類無法理解這樹的概念。」
  「但這樹只是奴家一部份的分身,並不等於奴家呢。」
  身旁淡紫色的長髮飄逸,其髮尾如水晶般半透,閃爍著光芒。她身上如羽絨般的潔白絲綢垂落地面,卻沒沾染任何泥土。
  「蓋歐莉堤絲。」六大神之一的大地母神,上次見面已經是快兩年前了。
  「久疏問候了,席亞大人。」
  「為何要將我拉來妳的神界,現在可不是好時機,我有要事要處理。」
  「席亞大人所說的要事,就是把加諾爾帝國的皇帝消滅掉,這種事嗎?」
  「是又怎樣?」
  蓋歐莉堤絲捂著嘴笑了幾下:「呵呵呵……獲得人性的席亞大人真的很有趣呢。」
  「如果妳只是來拿我打趣的話,我就先不奉陪了,蘿絲的事比較重要。」
  「啊,請席亞大人息怒,是奴家失禮了,但且聽奴家一言吧……」她朝我低頭致歉:「由於人類無法阻止席亞大人,因此奴家才動作的。」
  「是沒錯,人類無法阻止我,或許六大神可以,但為何是妳來?」
  「這是為了席亞大人好。」
  「而且,妳從頭到尾都知道吧?皇帝脅迫蘿絲的事。」從剛才偷窺的對話中,很明顯地可以得知這事不是第一次發生。
  「知道。」
  「既說是為了我好,卻又對我隱瞞這件事,妳倒是說說看原因。」
  蓋歐莉堤絲抬起頭看向我,眼神沒有一絲閃躲:「席亞大人知道,帝國的聖女需要與皇儲訂婚的傳統,是怎麼來的嗎?」
  「人類的記載上是起源於帝國成立時,查爾斯一世娶了當代的聖女,但為何會變為必定事項倒是沒有記載。」
  自從知道蘿絲要與其中一個皇儲訂婚的時候,我當時就對帝國史做了不少補習,也因此導致我的學科能力不錯……只是入學考試時少寫了一半的題目而已。
  「那帝國是如何成立的?皇帝的頭銜又是怎麼賦予的?」
  「透過六神會議賦予,妳跟海汀還有洛塔斯三大神下凡人間,怎麼突然問這些……」
  不對,說到底,有權力召開六神會議的不是六大神,也不是人類。
  「這樣啊,難道……?」
  蓋歐莉堤絲輕輕地苦笑:「是的。」
  「……所以不是妳不想幫。」
  「奴家有答應過席亞大人,會照顧好蘿莎莉亞妹妹,那麼肯定是不可能認同這個皇帝的。」
  我接著蓋歐莉堤絲的話:「要解決皇帝隨時都能解決,但妳不能隨便動手,因為同樣的事,等到下任皇帝繼位還會再發生,蘿絲依舊會面臨一樣的情況,一切都是惡性循環。」
  想要真正改變現況,杜絕現在的這種皇帝,必須要更為基本、更為深層的方法。
  例如:直接消滅神聖加諾爾帝國。
  「可是妳不能主動向我提出,因為賦予皇帝權力的是六神會議,而六神會議的權力在妳之上。」
  我回想起了千年前的記憶,是身為席安的我,容許了加諾爾王國成立為帝國的,我批准了那場會議。
  「這一切,是我造成的……」
  種種的累積下來,最終導致我在乎的人,陷入了惡意的泥沼。
  「請別這麼說,是某些人類扭曲了您的好意。」蓋歐莉堤絲皺起眉。
  看到她擔心的樣子,我感到抱歉:「讓妳費心了……那個,人類的時間現在是凝滯的吧?」
  「是的。」
  「那稍微讓我……在這思考一下。」

  蓋歐莉堤絲莞爾:「不論是何種決定,只要席亞大人想清楚就好。」
  我點了點頭,接著朝向世界之樹,在冰涼的青草原上席地而坐,腦海中都是與蘿絲的回憶。



待續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