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B-35 開闢全新的道路

破破內褲老師 | 2022-01-23 18:46:32 | 巴幣 3222 | 人氣 166



       看著眼前過去的自己一遍一遍又一次的死亡,比自己經歷死亡還要噁心。

       「不管重複幾次,都無法習慣這種不適感……」

       第三百四十二次見證自己死亡的場景,與前三百四十一次一模一樣。

       闔上眼撇開頭。

       「對不起,請原諒我。」

       向倒下的自己獻上祈禱,同時也祈望著救贖。

       殺害過去的同時,也在扼殺著自己。正因為從過去經歷過,所以明白努力的白費。

       過去與現在交織的某一刻,唯一許願成功的那一次,自己成為了平行之中的異端。

       自己並不知道許願失敗後的結局,因為在那一刻前自己就會被帶走,但在自己最後得目睹下,世界分崩離析,被【巴哈姆特】吞噬是無庸置疑。

       重複嘗試無數次,所見得最後一幕卻是一樣的。

       在這記不清的時間中,自己也有懷疑過失敗的原因,同時也希望能讓過去的自己有所改變,從而哪怕一點點也能影響到未來,然而並沒有任何變化。

       事實上,每一次的這一刻,與過去的自己交談,內容都會有些許不一樣。最初自己誤將這種不一樣錯當成改變的可能。但後來才發現,是自己即使重複一次次,也不可能每次都會一樣,因此才會出現一點馬上就能被修正的誤差。

       到頭來,過去不能改變。尤其是從沒有改變的自己去改變未來,是不可能的。

        所以,自己要成為那個改變,將過去變成未來,去修正這一切。

       「但是……」

       累了--

       真的什麼方法都試過了。最初的前一百次,向夥伴訴說了自己的事情,祈望可以與夥伴們一起想出方法。

       但經歷數次的結果,自己明白了自以為的改變,不一定都是期望的那樣,甚至因為得知有數次嘗試,於是他們將希望寄託於下次,而背刺過來的案例也是存在。

       累了--

       到了兩百次,自己開始遺忘掉這中間幾次發生的內容,這讓他很害怕。

       因為這或許代表,自己開始覺得這幾次都不重要。這彷彿也是,將那幾次過去的自己給抹殺掉。

       真正的不被人記得;不被人知曉,唯一的自己被來自未來的自己取代,然後到最後連作為元凶;來自未來的自己都把他們忘掉。

       換作是自己被取代,很清楚那樣的感覺。

       到了三百次,已經絕望了。聽到的幻聽之中,被那些數百次抹殺掉的自己的聲音給佔滿,無數次無數次,每一夜的惡夢都是。

       過去的自己期待著希望,並深深認為自己才是真正唯一能帶來希望的存在。

       但未來的自己知道,他們什麼都沒有改變。

       累了--

       經歷數次,想要改變的自己,在不變的過去之中,產生了巨大的隔閡。

       無法訴苦,無法讓人明白,在熟悉的赤華眼裡,自己卻越來越陌生。

       迷茫、害怕、無力,因為能感受而剝奪自己……

       哪怕是一人也好……

       但不可能。因為就連讓自己成為異端的那個存在都不明白。

       「第三百四十二次……」

       自己能做的,就是記下次數並轉身離去,然後在最後一刻再次確認次數並回到這裡。

       「永別了,第三百四十二次的自己。」

       轉身離去--

       然後,他從背後站了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被邪教組織的古修菲爾殺死的那次,是真正的死亡。

       意識不清的沉入到某處,然後很舒服得被包裹起來,以及被什麼壓著。

       記憶漸漸消失、思考漸漸模糊,只有越發沉重的睡意侵蝕著大腦,無法想起自己還有什麼未做的事情。

       未來的我一副不敢置信的看過來。

      「不可能……為什麼你還站得起來?」

       體驗過死亡,就能了解死亡。

       「我還能站起來……」

       不過,意識還有點模糊,有點說不出話來。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未來的我臉染上了驚恐,他彷彿在思考發生了什麼。

       「不一樣…不…不對。」

       然而他又很快得鎮定下來。

       「不是重生了,而是沒有死嗎?我居然下意識手下留情了……」

       無法明白他在說什麼,但是……

       「既然如此,我這次會確實殺掉的。」

       一瞬間,聖劍【迪朗達爾】就貫穿了我的胸膛,未來的我與現在我距離只有一步之遙。

       「為什麼不反抗?」

       「……」

       再次倒下,未來的我確信我死了之後,也轉身準備離去。

       「?!」

       然而我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襬……

       「不可能……」

       他看著我緩緩站起來,一臉不可置信的倒退幾步。

       此時,我的意識也終於恢復正常了。

       「我想到……為什麼我們非得打架不可呢?」

       「什麼?」

       「你是未來的我,我有無法退讓的東西,你一定也有吧?而且不管是戰鬥方面的差距,還是信念上的堅毅程度,毫無疑問你都勝過我。」

       自己的聖劍【迪朗達爾】碎裂開來,到現在還在地上沒有恢復原狀,而未來的我手上的聖劍卻沒有碎裂半次,這證明了他所背負的東西是過去的我難以想像的。

       「既然你明白,那就讓我代替……」

       「既然我們都是同一人,那麼代表我未來也能觸及到吧?」

       「……?」

       「我承認啊,我現在是贏不過你的,所以……會證明給你看,過去的我所展現得信念。」

       不明白我在說什麼的未來的我,再次舉起聖劍……

       「不可能……不一樣……」

       咻的一聲,我的頭與身體分離了。

       「不可能……」

       然而也在一瞬間,我恢復原狀了。

       「聖劍的力量……應該早就……明明之前都是……」

       未來的我像瘋了一樣似的不斷砍過來。血花不斷濺起,然而那些也不過出現一瞬間。

       我仍未倒下。

       我仍能站起。

       即使聖劍的交鋒我會被折斷無數次,但從未放棄戰鬥。

       未來澤雨一遍又一遍得將我殺死,又一遍一遍得看著我復活。

       --咚。

       被虐殺個十次、百次。終於在最後,我用頭狠狠撞了上去。

       這一次濺起的血花不再是我,而是未來澤雨的鼻血。

       「一直被你砍得有點不爽,但是終於……讓我成功還擊一次了!」

       「不可能……」

       從剛剛就一直陷入混亂的未來的我,不斷重複類似的話。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為什麼……不一樣……?」

       「沒有為什麼吧?」

       我握緊拳頭靠近過去……

       --咚。

       狠狠得一記上鉤拳,打在還在混亂中的未來的我下巴上。

       只還擊一次果然不怎麼解氣,多揍一下就好多了。

        「在我看來,你所謂的前進不過就是轉身走回頭路罷了。證據就是--你自顧自地回到過去,卻什麼都沒改變到。」

       「你……」

        看來我戳中了未來的我的痛處,他現在眼神釋放殺意的看過來……

        等等。那個……我的表情有這麼好猜嗎?之前也是很容易就被讀出來了,果然要練習一下啊……

       「你根本不知道,道路的盡頭等待你的是什麼。那個盡頭只有……」

       「我才不管盡頭不盡頭的,就非得要有路才能走嗎?」

       「什……?」

       預料外的話語,讓未來的我愣住了。

       「如果真的沒法走,那就自己在盡頭蓋一條路繼續不就好了。方法有很多,拘泥於一種幹嘛?」

       「你……講得輕鬆……你又知道……」

       「既然不是無法辦到,就不是沒有可能了吧?」

       「……」

       彷彿想要逃避似的,未來的我衝了過來。

       然而這種猶豫不決的攻擊太慢了啊,都露出破綻了。

       「?!」

       犧牲左手手掌主動讓聖劍插進去,接著將其拉開後,右手一把抓住未來的我的衣領。

       「給我聽著……」

        相比一直唸不可能的未來的我,現在的我可沒有一絲動搖。

       「外面還有夥伴在等著我,赤華、波特蘭、蒂姆、琳格蘭蒂、丁格亞娜、洛琳小姐、羅蘭德先生。以及沒多少益處卻仍願意幫忙的威斯吉先生和他的隊友們。在更外面還有卡斯達村民們寄予的期待。要我放棄這些拱手讓給你,是絕--對不可能的。」

       這時,未來的我彷彿意識到了什麼……

       「等等……你所說的夥伴是噗?!」

       趁未來澤雨混亂露出破綻的時候,再趕緊上前補一拳。

       「等、等等……」

       原本想再上前揍他的,但被打飛後就迅速受身,沒了進攻的機會。

       「你說的夥伴,波特蘭……是誰?」

        我不禁愣在原地……

       「未來的我連夥伴的名字都記不得嗎……?」

       「不……不可能……但是……」

       未來澤雨的樣子像是在思考什麼。

       「現在是希龍歷幾年?」

       「欸?我想一下……希龍歷3047年?」

       這回答,讓未來澤雨驚訝得睜大了眼睛。

       「不可能、不可能……」

       看著他喃喃自語著,我也不知道該做什麼,要偷偷上去揍他嗎?

       「你……在哪裡進行試煉的?」

       「……?冒險者都市的迷宮【克諾索斯之宮】。」

       「……」

       如果他是未來的我,應該會知道這件事才對。但他就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似的,低頭陷入了困惑之中。

       「不一樣……這不可能……說謊不可能……但是……」

       自言自語的未來的我,眼神再次盯向我。

       「所以……《魔神》瓦沙克跟巴拉姆都還沒出現嗎?」

       「《魔神》?這……我不知道,聽說有很多魔神的蹤影……但是我還沒聽過那些的名字。」

       「不,沒聽過的話……就意味他們還沒出場……但是為什麼……」

       未來的我又再次獨自低頭沉思著……

      「……」

       經過了一段時間後,未來的我像是悟出了什麼……

       「這麼說的話,聖皇國發起的戰爭?獸合聯盟的侵略?海洛德公國的滅亡呢?」

       面對這些問題,我都搖搖頭否定了。

       「那麼……希嘉卡爾王國的叛動……?」

       「我想……也沒有。至少我在進入迷宮前還沒聽過這些事。」

       說完,未來的我便抬起頭,彷彿在凝視不存在的天空。

      「噗!--哈哈哈哈哈!」

       突然間,他笑了,笑得相當燦爛,是發自真心得笑著。

      「是嗎……是嗎……原來如此啊……」

       然而笑著笑著,卻流下了眼淚……在那笑容中露出了悲傷。

       「這樣我不就像是……」

       未來的我邊說著,雙腳邊無力的跪了下來……

       「像假扮主角的小丑嗎……開什麼玩笑……開什麼玩笑啊……」

       未來的我將頭嗑在地上,讓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我想……看不到才是對他的尊重吧?

       「我懂了啊……我都懂了啊……是嗎……這就是你說的"不是這一次"的意思啊……」

       「……」

       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即使能理解未來我的感受,卻仍不知道未來究竟發生了什麼……

       「我……」

       未來的我仍跪著,但是沉靜了心情後,便抬起頭看了過來。

       「一直不敢去回想,那些被我殺死無數次的過去。因為我……不知道他們究竟能不能回去,也不知道回去之後等待他們的……是否與原來一樣。」

        未來的我,語重心長得說完後,沉默了……

       「未來究竟發生了什麼……?」

       嘗試性得問道,可是未來的我卻搖搖頭……

       「我不知道……你現在這個世界發生什麼。--但是……你說的沒錯,不願面對;一心逃避的我已成為過去,此時此刻;現在開始的你,才是未來。」

        「……」

       未來的我舉起手上的聖劍【迪朗達爾】。撫摸著它,像是安慰著一直陪伴他奮鬥的夥伴。

       這時,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等一下……你要殺了我,才能取代我出去對吧?也就是說……我出去也代表……你會死……對嗎?」

       雖然我已經有自信不會退讓,也不會被取代。但還沒做好殺掉未來的我的準備。

       「我們所知的是拍打上岸的浪水……」

        然而,未來的我並沒有回答問題,而是自顧自地說著……

        「我們所不知的卻是汪汪大洋。--慎重你的選擇,任何人都有可能成為你的盟友;也有可能成為你的敵人。」

       說完,未來的我便握緊了聖劍,將其靠到自己脖子旁……

       「?!」

       睜大了眼睛,眼前出現的是血花再次四濺的景象,未來的我……

       「終於……可以休息了……」

       「等、等等?!」

       下意識得靠近過去,即使知道沒希望了,我也想辦法救活他。

       「……?」

       然而我的手卻穿過了他的身體……

       「喂……要看我自己死掉什麼的……未來的我也太過份了吧……?別……突然這麼死啊混帳!」

       我泛起眼淚得大吼著,這不僅是我自己的,同時也是未來的我,心中的不甘與不捨……

       「守護赤華……堅定立場……拜託了……"未來的我"……」

       一說完,未來的我就斷氣了……

       【試煉完成。】

       【條件達成。】

       【《真 · 勇者》轉換成功。】

       【200級以上升級許可解鎖。】

       【根據儲備經驗結算,等級提升至213級。】

       【獲得七德技能--《仁慈》。】

       【各項能力自動調整。】

       【調整完成。】

       【試煉結束。】



       ……



       作者的話:很努力的當薪水小偷寫出來了……不要學!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