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只想守護你》31、準備

藍飛璃 | 2022-01-23 17:00:05 | 巴幣 20 | 人氣 82

連載中(完)二創-只想守護你(天堂2)
資料夾簡介
身為異界者,為了追捕敵人而來到這個世界,擔心這個世界會像過去一樣被摧毀,她必須小心翼翼,然而卻遇上了他,一個生於偏鄉小島上的獨特人類......

「還有,我還看過幾次,當她出現在你身邊時,你的目光會追隨著她,當然,嵐月大人也偶爾有這樣的行徑,只是不易察覺。」克洛維述說著自己所看到的。
「……她、她也和我一樣…?」克雷斯震驚,難道真的跟父親說的一樣,她其實對自己也……
「就我們旁觀者而言,她確實有這樣做,只是不太明顯,從某些細節來說,其實還可以看出她真的對你有感覺,至少她對我們或其他人是不會這樣的,我想伊特應該也有感覺,對吧?」克洛維說著,一旁的伊特馬上點頭如搗蒜。
「伊特你……」見到他的動作,克雷斯瞪向他,這傢伙是唯恐天下不亂嗎?
「別認為我唯恐天下不亂,」多年的友誼不是白培養的,他馬上讀出克雷斯的心聲,「他們說的都是事實,而且謠言早滿天飛了,我相信嵐月大人應該早就知道你的心思,只是以她的個性可能不會放在心上。」伊特一本正經的回。
兩人早已默契十足,剛和眼克雷斯對上眼,就大概猜到他的內心想法,說實話,並不是他要認同他們這些旁人的觀察,而是他們說得很實在啊!
「我的話就說到這裡了,我只是剛忙完一些公務,想說還有時間看能不能目睹你們的奇特訓練,但沒想到還是錯過了,我的建議你就聽聽吧!雖然我們一致認為能打動這冰雪女王心的人非你莫屬,但這也全靠你個人意願,總之,若真要告白,我打心底支持你!」
克洛維說完,便帶著愉悅的笑容轉身離去,話頭上說的是祝福與支持,但事實上卻看戲心態居多,因為,只要目睹過那些過程的人,都認為這兩人之間其實暗藏情愫,就看誰先表態而已。
想著克雷斯的情感,相較於他人的表現是如此單純,若他真的告白了,對那總是能看透一切的冰雪女王而言,不知能引起什麼樣的變化?他們非常好奇。
「克雷斯,如我所料,對吧?」看著只剩下兩人的訓練場,伊特笑道。
就說自己沒看走眼,在說話之島時,他就已經注意到克雷斯喜歡上她了,雖然他們同樣被嵐月訓練,但大家都看得出他們的訓練對等,但視線卻不一樣。
也許是因為他們相處的時間比較長,畢竟那段時間中,她可是一直住在克雷斯家中的客房裡。
日久生情,難免嘛!
何況還天天碰面?
「我……大概……」
想到伊特曾說過的話,確實,他喜歡她,甚至想保護她,想成為她的守護騎士,可是,他卻總受她幫助,他不否認自己對她的好感,可是他真心沒想過能有和她在一起的一天,因為他他們彼此間的高牆是那麼的明顯,那種感覺不是階級隔閡,而是種更難形容的距離感。
「怎麼?難道你……」伊特看著沉思的他,難不成他還無法決心豁出去?
「……我想……我會試試看……」沉默許久,抬首望向前方,他堅定道。
「是嗎?呵!終於,我還以為你要繼續當縮頭烏龜呢!」咧嘴一笑,這才是他們的信念,總要嘗試並堅持過,才能知道那終點到底是什麼啊!
「嗯!」他望向身上的擦傷痕跡,雖然她總是那麼嚴厲,但她的溫柔,他依舊是看得見的。
嘴角微揚,嶄露自信神情,或許她跟他不會有結果,但他會嘗試看看的。
*****
「嵐月大人,古魯丁城鎮來信請求支援。」奈德拿著信件走到房中,望著專注批改文件的她,將信件放到辦公桌上。
「來了嗎……」抬首看向那封信,放下筆,她站起身,同時拿起信件,「奈德,吩咐下去,請被分配的騎士團進入最後準備,明早動身!」
「知道了!」奈德點頭,馬上轉身離去,只因她之前早已說明古魯丁城的戰爭蓄勢待發,因此部分騎士團早處在隨時出發狀態,等候她的指令。
嵐月望著手中信封,神情冷凜。
這封信是她指示的暗號,讓古魯丁城的起義者率先發動戰爭,當一切進入程序,請他們於正式進攻前,把求援信送往亞丁,而她則會在亞丁救援到的前一刻先行進入古魯丁城內部,剷除毒瘤。
攻城,是需要一定時間的,而對方就是那群人的棋子,肯定更不容易處理,只因那群人會賦予棋子一定的力量,一般生靈根本毫無勝算。
然而,她也和他們一樣,只能利用世界生靈,使他們相互殘殺,只因為他們都有自己的理由。
她和他們不同,這麼做都是為了不過度干涉世界的運轉,而他們則是利用這一點,操縱生靈們自相殘殺來獲取靈魂。
如今,這世界的這場戰爭必須人類來執行,因為這是他們要面對的問題,而如果那群人不過是利用了那人的貪念,引起這些連鎖效應。
她可以猜到,他們是如何利用薩基爾來完成他們的目標……
閉上眼,思緒回到在她回到城中的路途,大地精靈在她的力量下,將妖精森林中的精靈,成群消失的事情告訴了她。
心頓時陷入黑暗,她因為己私而待的半年中,讓那群人有時間奪取更多的生命……
在她剛抵達這世界時,就已經發生過一次精靈族失蹤的案件,但數量不多,她也就沒有特別追蹤,只是追逐著那群人的足跡和下落。
之後,就在返回城的路上,透過大地精靈的消息,她才知道,原來在她落入陷阱後不久,又有精靈族的生命消失,就在她以為他們不會再對生靈出手,並佈署了古魯丁的戰勢時,他們竟再次奪取精靈族的生命,而且數量龐大。
那時,她才遲緩的意識到,他們早已鎖定了這世界中最純淨的靈魂,為了得到力量,他們不是一次獵取,反而如同走私販一般,少量、小數的,一點一點挪移,只為不讓她還有世界神發現。
最後,之所以敢大量獵取精靈的靈魂,可想而知,他們的準備也同她一樣,幾乎算是進入最後階段……
「可惡……」她咬牙低咒。
如果她能更注意那些小細節,而不是當成世界生靈們的私自行動,她也就不會漏掉這麼重要的訊息,自私……果然會誤了一切……
她一時的私心,多花了半年的時間在培育世界領導者,且為了避開那兩神的和那群人的耳目,她刻意不與任何世界精靈聯繫,僅聽著居住於島上的世界精靈所訴說島上的事。
當初她若不貪圖那一絲清閒,就不會有今天大量生命的消逝……
慌亂頓時爬滿心頭,想到失敗的可能,心底的不安逐漸吞噬自己。
「不能,我絕對不能放棄……」她自我安慰般的低語。
努力壓下這些紊亂,不斷告誡自己,她沒有輸的籌碼,因為,為了這最終的圍捕行動,她已在這世界設下絕對的防禦結界,為了維持結界以及穩定世界,同時不被發現,她幾乎是力量耗盡。
半年前,在決定古魯丁今日的戰事時,她便已發出支援信號,但由於世界與世界的時間差距,他們的到來需要時間準備,因此現在她只能盡量拖延時間,直到他們的出現。
在支援出現以前,她絕對不能讓那群人發現她此刻的狀況……
她沉重閉上眼,想到這世界的殞落,想到被自己的訓練的兩名少年,心頭一緊,睜眼凝視著房中的一切,扯動嘴角,苦澀一笑。
他們是她選出來的繼承者,尤其是他……
與他相處了半年,同住屋簷下,他與他的家人讓她印象深刻,清楚自己注意他的行為早已超乎內心所想。
握緊雙手,壓下心底不斷膨脹的思緒,對這樣的情感她早有所覺,她,喜歡他,喜歡他的溫柔,喜歡他的細膩心思,她知道他注視著自己,因為自己毅然,只不過……
「呵……根本是癡人說夢……」
就算喜歡,那也毫無意義,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分。
就算他們獨特,那也只是因為他們不清楚與他們相處的人是誰。
非人的她,在追捕那群人的時間中,早已看盡人類的貪婪與醜陋,她看過太多原本純潔的靈魂,在接觸到利益時,再潔淨的精神都會被吞噬,即使只有一點利誘,都能使人瘋狂。
而那群人,就是有本事讓擁有慾望的生命變得貪得無厭,甚至無心。
看得太多,對人類的喜愛也就成了厭惡與憎恨,她無法再愛人類,無法真心地去愛這自私的種族。
他們的自私,使他們一族幾乎死傷慘重,只為獲取永生與創造的能力,不惜獵捕別人的生命來奪取他們一族。
拋開思緒,望向近日桌上不斷被奈德送入房中的小盤子,每次都有不同的小東西在上頭,有花、有點心。
最一開始,她並不清楚那個人的用意,因為她的能力,即使匿名,依舊能知道是誰做的。
但奈德的不阻擋,加上他還幫忙送進來,可以見得,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那名少年的心思,多數人是認同的,但更多的,他們好奇自己為什麼會保護那兩名少年。
他們開始猜測著她的私心。
但他們所想,與她所做的,完全是不同的出發點。
克雷斯和伊特之所以被選上,是因為她需要擁有純淨靈魂與心思的繼承者,並非她對他們有愛戀之情。
他對自己的情感,只是一時的,他根本不認識真正的她……
對他們好,美其名是圓夢,實際上卻是她的對世界的決策,他不懂,也不知道──而她卻是最清楚這一切的人,只因她並不是人類……
多少能猜到克雷斯的想法,也清楚那些旁觀者怎麼想他與她的關係,但她什麼話也不能說。
時間一到,一切終將水落石出,而他的愛戀之情也會因此改變……
她沒把握自己能接受,在他發現自己並不是人類的那一刻,那神情,是震驚,是貪婪,抑或是悲傷與怨恨……
只因她始終對他隱瞞,不曾坦言……
沒有別人能接受這樣的欺騙,因為她的私心,他讓他們兩人成了非人類的存在,他們將超越人類、所有種族,成為半神人。
她利用了他們……
只因他們有夢,是擁有潔淨靈魂的生靈……
這是改變他們一生的選擇,然而她留下的是讓他們擁有這身力量,彼此相輔相成,面對並改變這已經變了調的世界。
她不是這世界的種族,不可能停留,更不可能因他們而留下,她和他們是不同世界的生命體,這個選擇,只是為了世界的未來,沒有別的。
然而,這段時間的相處,他的心思她已多少察覺,但無法回應。
只能靜靜等待那一刻的到來,她相信,到那時,他的心肯定會變,他們……是不可能有結果的……




喜歡,歡迎給個GP,如果願意,歡迎留言告訴我您的感想,謝謝您的觀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