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九七

黑霧 | 2022-01-23 09:29:58 | 巴幣 18 | 人氣 177


  因為想了些對當前狀況屬於多餘的事,大衛慢了兩拍才回答卡米爾的話:「我知道了,雖然妳或者會覺得反感,但我還是得再跟妳確認一件事。」

  「說吧。」卡米爾大概猜到大衛想說什麼。

  「這是為了她們好,是已經思前想後所得出的最佳答案了?」

  「嗯。」卡米爾給出最簡潔的回應,不作任何辯解。

  「這樣啊……且不說這是命令,假若這就是最好的做法,那麼我也會全力以赴,妳約了蒼彈什麼時候?」

  卡米爾瞄了螢幕角落一眼,「大約半個小時後。」

  「妳啊……從一開始就認為這麼點時間就能說服我?」大衛並沒有真的要問到答案的意思,「待會妳也要列席,要是蒼彈有任何治療方面的提問,我可答不上來。」

  「當然。」卡米爾並沒有因為得到大衛的同意而鬆一口氣,自是因為心中還有記掛的事,「你覺得可能性有多少?」

  「妳指蒼彈會被我們說服的可能性?還是那樣做能讓藍蝶醒過來的可能性?」

  「你別裝傻了,我是指能跟蒼彈說這件事的可能性。」

  「原來妳沒忘記這個前提啊?」大衛看著卡米爾那投射過來的眼神,深深感受到什麼叫作兩個成年人在互相傷害,「站在專業的角度,只能說這是最壞的時機。」

  「可是你昨天寫的報告不是說蒼彈的精神創傷已經康復了嗎?」

  「看來妳真的不在狀態,仔細一點閱讀會比較好喔?」

  對於大衛理所當然般的回答,卡米爾的眉頭深深地鎖上,搜索著腦海裡眾多報告中記載著關鍵的那一份,仔細回憶每字每句,可仍是弄不懂大衛的意思。

  大衛並不知道卡米爾是太累了,還是不願接受那個現實,總而言之他知道自己非得把暗話明說:「蒼彈那孩子怎麼看都是在說謊吧,聲稱自己已經聽不到另一個自己的聲音。」

  卡米爾不只是苦惱,更是感到疑惑:「先不說你怎麼看穿她在說謊,既然你判斷她沒有康復,你還那樣報告……」

  「她如此希望……」

  「這是造假啊!」卡米爾從疑惑變成無法接受。

  「妳知道我是不可能做那樣的事,不論是基於職業道德,為人還是為事。」

  「那……」

  「報告的前提是『是否適合回到崗位上』,所以才會說這是那孩子希望的,她想趕緊繼續『甲冑少女』的職務吧。」大衛點出了聽起來像是歪理卻是不爭的事實。

  「在那狀態下繼續戰鬥?生死就在一瞬間,難道不會影響嗎?」卡米爾也說出了自己看到的現實。

  「假若不是這樣的話,蒼彈恐怕只能退役了吧?這也是為什麼要求我做『重返評估』,而不是『康復診斷』啊。」大衛在卡米爾看不到的地方緊捏著拳頭,「活動時限之所以有那麼清晰的界定,就是因為在過往試驗中得出絕對的數據,蒼彈越過了那條絕對的界線,精神層面的永久損傷本來就在預想之中吧。」

  「過往的確沒有例外,可是這次不就剛好有一個嗎?黑刀的連接時間也超過了四十五分鐘啊。」

  「黑刀身上的奇跡有少過嗎?」大衛並非在賭氣硬要反駁,而是「甲冑少女」本身仍存有大量謎團,不應該假借未知的部份來支持論點,而是應該站在已知的角度出發,「況且說起來,現在她被隔離一星期的用意……罷了,別扯得太遠,總而言之,蒼彈說服了我她的精神狀態足以繼續戰鬥,只能說她頑強地適應了吧。」

  卡米爾無語了,在她看來已經不知道大衛心裡到底有多少重標準,既認同蒼彈能繼續戰鬥,卻否定蒼彈能接受藍蝶非得面對的現實。

  「看來妳還是無法接受?」大衛想當然注意到這一點。

  「除非你能說出可以繼續戰鬥卻沒辦法接受搭擋狀況的理由……」

  「這還不簡單?」大衛是打從心底傻眼地反問,眼前這名一直與自己合作的同伴,其傑出的能力他可是完全信賴的,「二人組合不只是戰術上考量,也是各為對方的精神支柱啊,一起吃苦的同時也能一起歡笑,而且藍蝶與蒼彈更是特殊中的特殊,她們的出身和其他組合不一樣,不是由『敵策局』撮合,本身就是相依為命的……說為靈魂伴侶也不為過吧。」

  「你是想說,只要不是和另一半相關,蒼彈就什麼都能承受下來,唯獨不能接受失去藍蝶?」

  「正是如此,我以為這麼簡單的道理……」

  「這是你的看法,可是在我的角度看來。」卡米爾並非嘴硬不認輸,「不跟蒼彈說清楚,她會更無法接受,你沒看到她連日來詢問藍蝶狀況的樣子吧。」

  直至聽到這番話後大衛才發現不是卡米爾沒看清楚現實,甚至是反過來他沒能夠看清楚卡米爾的想法才對,而這毫無疑問成為了一道讓他得以清醒過來的警鈴,他在心裡告誡著自己的同時略為遺憾地說:「看來我們站在平行線上呢。」

  「唉……雖然這說法聽起來有點推卸責任,但最終決定權確實在你手上,畢竟我們要照顧的不只是生理層面,心理層面也是不可或缺的,你就集中在你應該要觀察和判斷的事情上吧,萬一不行再來想其他辦法……這本來就是我們應該做的。」

  隨著卡米爾的話語聲落下,二人的討論宣告告一段落,在複習了一遍待會與蒼彈面談時的注意事項之後,為了稍微休息決定一同前往茶水間喝一杯咖啡,然後就去約好的地方等待蒼彈。

  不過看起來似乎是蒼彈擔憂同伴的心情高於二人對這次面談的重視,當二人抵達房間時蒼彈早已坐在內裡,那故作輕鬆與精神的招呼聲到底是想傳達自己狀況良好,還是意會到這次面談的內容而掩飾自己的緊張,就算是大衛也沒辦法單憑一眼就看穿。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2-01-24 13:50:15
黑霧
謝謝:)
2022-01-25 09:23:5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