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沈正哲醫生曾經是廢死方與檢察官對幹最好使的一張牌,那為何他過氣這麼快?

爆炸哥布林 | 2022-01-22 21:14:56 | 巴幣 0 | 人氣 145

鄭捷案發生時,由於鑑定他精神狀態的團隊顯然不可能把他帶向無罪或減刑,所以給廢死支持者罵得狗血淋頭,甚至質疑他們的職業道德。而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關心加害者,把加害者當最大受害者,還願意哭哭又叫叫的是辯護律師,他對心理醫師講的幹話基本上是網路鄉民那套的排毒版,意思就是你們做事沒讓廢死方滿意,對病患也不夠溫柔體貼,到底幹什麼吃的?

結果沈醫生出現了,一個遠比殺人犯的律師還要更能給殺人犯帶來直接好處的人,就這麼對鏡頭強調殺人犯已經先受害,因為他的什麼病帶來什麼結果,再回頭跟大家說有這個病會出現暴力傾向的僅零點七趴,不要歧視吧啦吧啦。

聽起來當然很詭異,畢竟當時偵訊內容有公開,裡面殺人犯說辭反覆、避重就輕,且拒不配合的同時還曉得要拔刀,這很難說非常不小心,也很難說事後沒有想要透過某些優勢來獲得輕判的機會。

但這些掃興的廢死方當然不在乎,畢竟首先,死的是個警察,是社會運動的主要阻礙之一,跟廢死方少有共識不說,當年很多廢死方眼中的寶貝是怎樣給他們逮住後不得不上刑場,廢死方可都沒忘記。

無奈在殺警案中HIGH無極限的直接在下面帶風向說要想想警察平常有多壞的當時可不受歡迎,因為這次死的不像是個壞警察。《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最壞的總是受害者家屬和支持受害者家屬的,怎料這次殺警案之後連受害者家屬的父親都死了,是胃出血。

任何在這個過程中幫忙加害者說話的人都不太好過,想要把警察說成是自己找死的當然也被視為是上不了檯面的。廢死方特別對受害者家屬沉默並不罕見,但之後不斷避談受害者的老父親,甚至會在相關討論下方大力斥責提起此事的人,這顯然就算道德方面的問題我們先不論,也和《我們與惡的距離》這部有時會被說成是認知洗腦片的連續劇演的不一樣,更別提片中的加害者多半像是文青中的小邊緣人,形象往往是不被理解且不善言辭,也難怪至今有那麼多廢死支持者繼續把這片當聖經,用於譴責檢察官的當然也一堆。

沈醫師的問題在於他事後的影響力是真的有限,且營造出的形象可能在多數人眼中看來就是情緒勒索,且儘管替自己的形象好好刷了又刷,受害者家屬的指控也讓他感覺很委屈,如下:

同時也不否認自己和檢察官針鋒相對:



他當然說自己無辜,簡直是給欺負的。

按照這個起和承,接下來的轉與合應該要是向這些有損他名聲的人提告才是,畢竟能鬧成這樣顯然有一方卑鄙無恥,且在有監視器和錄音的環境中公然說謊,那一個清清白白的人尋求支援,應該是穩贏的,但他沒有。

這能夠解釋的空間很多,相信他的良知就說不想浪費司法資源和避免給受害者家屬二次傷害。

比較不意外的結果是,他的粉絲也在那邊怒吼,內容大致上就這幾種:

這話的另一層意思很不妙,意味著沈醫師不可能出錯,那誰把沈醫師的一套說法顛覆的不就說謊、做偽證和顛覆司法?

以沈醫師的腦袋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所以相關文章分享的人都會幫忙他加油打氣,用這種方法:

這事是在殺警案逆轉後,沒有變成死刑,只是沒有無罪,但廢死支持者極為不滿,告訴大家這是民粹的勝利。他們覺得自己沒有摻入情感,不是民粹,只是沒有給這個家警的無罪,那還要鑑定和法律做什麼?

也有人看得更遠,試圖以更有水準的角度來分析,無奈可能和現實有出入,導致相關指控就是沒啥市場,像下面這種:


廢死方擔心的就是所有病患都受害,問題是沈醫師也說沒有那麼多暴力份子在其中,很多人不會傷害別人也有好好服藥,地方問題人物名單不見他們的影子,請問遷怒在哪邊?

類似的憂慮如何無論是以當時還是現在的眼光看來都很可疑,特別是當廢死支持者又在那邊強調只剩下死刑的時候,像這位:

如果沈醫師無意放任這種風氣,他是應該給分享自己文章但卻在那邊胡謅的人一點提醒,但他沒有。我不會說他樂見於此,但專家顯然有社會責任,不能偷懶,特別是自己身為爭議事件的發源點,哪怕多一點要求自家支持者不要為了廢死就這麼黑法界的態度也比較合理。

沈醫師不可能出錯,這是支持者選擇押寶在他身上的關鍵,任何與他逆著來的結果都應該是充滿惡意與不公的。廢死方當然不可能跟著感覺走,至少下面這幾位是如此堅持的:

所以我們說廢死方感覺有夠不好是對廢死的褻瀆,特別是他們相信自己肩負所有患者的未來時,會比較公正、理性,不造謠也重視專業,而不應該是像下面這樣:


首先,不是說無罪才有人權,也不是有病就該與殺人犯貼貼,更不可能說輕輕放下殺人犯才等於沒歧視其他病患。

殺警案的逆轉不是對人權的否定,比較像是避免給有心人故意把精神病患當矛和盾來使的必要,但沈正哲醫生和他的支持者都不這麼認為。

假設他們真的是為了讓大家見識到司法的黑暗而用心良苦,卻對這些邏輯不可靠且焦點偏頗的言論置之不理,只在乎風向是否是能夠徹底打擊檢察官,又順便把其他患者給扯進來幫忙擋,那依舊無法給廢死和人權帶來加分效果。

不為別的,就這事一直都離死刑很遙遠,根本沒有廢死相關的激辯空間,更不該假反情緒。再說了,患者人權已經保障的情形下又為何要因為一個極不老實又不自愛的個案而出現特權追求,這案子終究和歧視無關,而是殺警,卻有人一直把問題焦點模糊,讓我們見識到言論自由的最壞示範。

如今無論執政還是在野都很難再因為這些口水而出現多不得了的起伏,畢竟歪風總該過去,特別是在檢視過國外的一套道德綁架怎樣牽動起許多暴動事件之後。

回歸大原則,我也希望沈正哲醫師得到他要的,以及他應得的。雖然他和殺警案的緣分不好,還讓接手的人尷尬不已,但這不表示以後大家討厭哪個檢察官時他會派不上用場,至少常提精神病患人權的人會想到他,而《我們與惡的距離》可是沒有律師和醫生聯合幹翻法庭的情節,這意味著現實超越虛擬的情況有可能出現,遲或早而已。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