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都妖探 5-7 與校刊社的夜間搜查

伍德‧瓦懷特 | 2022-01-22 19:36:59 | 巴幣 566 | 人氣 176

完結Case 5 校園怪談之網
資料夾簡介
接到學校的委託,賀輔以代課老師的身分秘密潛入春雨高中調查校園怪談,不料卻碰到意想不到的人。與此同時,看似玩笑的怪談中似乎是由更深層的惡意紡織而成...

17
  週六晚間,賀輔特地比約定時間早五分鐘來到春雨高中側門。他本以為自己會是第一個抵達,卻發現士辰早已倚著圍牆、邊滑手機邊等人。
 
  士辰維持一貫的冷靜,即便看見賀輔走來也只輕輕頷首招呼:「賀輔老師。」
 
  「嗯,總之先等其他人來吧。」
 
  賀輔隨口答腔,同時在心中嘟囔著眼前繼續盯著手機的少年難以溝通。
 
  與此同時,他也將自己的手機取出,螢幕上雖顯示著網路討論區,他的心思卻咀嚼著前幾日提議夜間搜查前,在交響樂團練習室外和萊昂的對話。
 
  萊昂聽完事發經過,點點頭表示理解:「跟怪談有關的舊校刊被藏起來呀。」
 
  「其實未必是故意被藏起來,也可能是誰拿去讀了,然後隨便亂放。」賀輔雙手抱胸,倚著牆續道:「不過我想聽聽專家的意見:把校刊藏起來的好處是什麼?」
 
  「哈哈,我要做的話哪需要藏?直接把校刊偷走就好。」萊昂面不改色說出犯罪宣言後,思索幾秒才回道:「兩種可能吧。一種是舊校刊上寫的內容太關鍵,不能被人看到。」
 
  「另一種是上面的內容太無聊,一看到就知道怪談是假的,對吧?」賀輔接續說完後,萊昂便微笑著頷首。
 
  見兩人想法一致,賀輔繼續解釋:「校刊只是被藏起來,有心想找還是找得到。我覺得奇怪的就在這裡:除了延後怪談被戳破的時間外,這麼做有意義嗎?」
 
  萊昂一手叉在口袋中,笑了聲回道:「任何動作都有被發現的風險,所以我在行動時也只做必要的事情。」
 
  「從老是搞大排場的你口中說出來特別沒說服力……」
 
  「那是藝術。」
 
  儘管賀輔想吐槽的心情都快湧上喉頭,他還是意識到這時吐槽相當於示弱,終究忍了下來。而萊昂仍自我感覺良好,伸出食指續道:「總之,要是校刊真的是故意被藏起來,對方也真的就是想讓怪談繼續散播,那就簡單了。」
 
  賀輔的思路倏地疏通,讓他咧嘴一笑:「怪談繼續散播的得利者呀。」
 
  聽到腳步聲的賀輔回過神,將手機塞回口袋,看向一同走來的萊昂和文瑜,同時思索道:現階段和散播怪談最有關係的就是校刊編輯社這些人了吧?就算他們先前只是被動蒐集資料,跟怪談沒關係,讓他們親眼確認怪談是瞎扯的,對於撲滅傳言也有幫助。
 
  在過了集合時間十分鐘左右,穿著一身顯眼的螢光綠運動服的蒼晴才悠哉地慢跑過來:「喔,大家都到了!」
 
  「遲到的人說些什麼呢?」士辰受不了地嘆氣:「而且我們可是要偷偷溜進學校,你的衣服……」
 
  蒼晴瞥了眼其他人身著黑色或棕色的服裝,再看了自己一眼才會意過來,而萊昂再補了一槍:「被發現就先把你推出去。」
 
  「不是這樣的吧?老師!」「好了好了。」
 
  在蒼晴求饒之際,賀輔伸出手,示意大家降低音量:「今天的主要目的是要確認怪談都沒問題,不要做其他會讓我很麻煩的事情。」
 
  三個學生都微微點頭,反倒是萊昂帶著笑意,卻故作正經地回道:「知道了,賀輔老師!」
 
  就你最麻煩啦。賀輔在心中嘟囔著,隨即先翻過圍牆進入校園。而在外面把風的萊昂確認所有人都進學校後,才墊底跟了上來。
 
  一如前幾日賀輔和萊昂兩人潛入時所見,側門旁的體育館上方依舊有著通亮的白色照明。
 
  在確認四周無人後,賀輔閉上眼傾聽,卻只聽到拂過樹梢的風聲:「唔,今晚鋼琴很安靜。」
 
  負責調查此項怪談的蒼晴靠到賀輔身邊補充道:「聽說不是每天都會自動彈奏,想碰到還要碰運氣咧。」
 
  萊昂裝作毫不知情,頗感興趣地點點頭:「那到底是彈什麼樣的曲子呀?還是只是隨便彈幾個音?」
 
  「聽說是古典樂,不過我不太懂,也沒人錄下來。」蒼晴大喇喇地笑道:「不然文瑜跟士辰應該都聽得懂吧?你們不是都會彈鋼琴?」
 
  「勉勉強強啦。」士辰挑起眉毛,隨口答腔;而文瑜則靦腆地縮起身子:「很、很久沒彈了……」
 
  「如果想用科學的方式解釋,就一定是有人在裡面彈琴,只是用了某種手法消失或藏起來而已。」賀輔同樣裝作沒調查過,望向體育館深鎖的大門納悶道:「而且先不論怎麼離開,要怎麼進去?」
 
  「很簡單呀。」蒼晴得意地笑了聲:「我現在就能示範給你們看。」
 
  眾人跟著蒼晴繞到體育館側邊,在和圍牆間狹長幽暗的間隙中,除了同樣鎖上的側門外便是一整排的窗戶。空氣中還能隱隱聞到青苔的味道。
 
  「記得是這扇,只要像這樣──」「咔啦!」
 
  蒼晴在幾扇窗戶旁試探著,最後雙手直接放在其中一扇,隨即向在擦玻璃般上下搖動著,不出數秒內側的月牙鎖便鬆脫:「就能從窗戶爬進去了。」
 
  萊昂頗感興趣地笑了聲,並左右滑動著窗戶、檢查有無其他機關。而賀輔則是忍不住嘆口氣:「這間學校的安全措施沒問題嗎……」
 
  「學校裡大家都知道,一些校隊早上來太早,門還沒開的時候聽說也常這樣爬。」
 
  儘管蒼晴這麼說,士辰倒是馬上撇清:「我是不知道啦。
 
  文瑜也調皮地附和道:「我也沒聽說過。」
 
  「等──你們不要說得我好像不良少年一樣啦!」
 
  在三人嬉鬧之際,檢查完的萊昂將嘴湊到賀輔臉旁:「不過那一天我們離開前……」
 
  「鎖是鎖上的。」賀輔點頭同意,暗自思索著:當天為了確認對方沒有溜出去,的確看過所有窗戶鎖。表示到頭來溜進體育館的人那時根本還藏在裡面吧?
 
  做完結論後,賀輔轉過身,示意大家跟上:「這邊先這樣吧,我有其他想看的地方。」
 
18
  「一、一定要這時候來這裡嗎?」「那個,白天再來會不會比較好?」
 
  在文瑜和蒼晴結巴的質疑聲中,眾人依著手機照出的光芒穿越幾棟教學大樓,最終來到開闊的操場。遠方依稀能見到籃球場的籃框和排球場的球柱,而較近的一側則是包著草地的兩百公尺環形跑道。往前方望去則可見高聳的圍牆及整齊栽種的路樹與景觀植物。
 
  然而眾人的目標則是位於圍牆角落,從高度到品種都和周遭格格不入的榕樹。茂盛的枝葉遮住了月光,也讓躲在其下的人不禁冷得發顫;而當風吹來,搖曳的氣根拂過頸項,平添詭異的氣氛。
 
  「這可真壯觀……」賀輔仰頭望向樹頂,心想粗壯的樹枝要支撐一個人的重量絕對綽綽有餘。
 
  士辰一手叉在口袋,站在賀輔身旁解釋著:「據說是建校前就長在這裡了。」
 
  「白天已經夠陰森,不想走過來了,晚上更可怕。」
 
  蒼晴握著手機的手還在微微顫抖,他硬著頭皮順樹幹往上一照,卻馬上被文瑜制止:「不、不要這樣,要是照到學長──啊!」
 
  「哇咧!」「發生什麼事?」
 
  文瑜突然尖叫,讓本就精神緊繃的眾人全回過頭,蒼晴還嚇得差點把手機摔在地上。而罪魁禍首摸了自己的後頸,尷尬地撇開目光:「是樹葉啦,抱歉……」
 
  萊昂一手勾著賀輔肩膀,大喇喇地笑道:「哈哈,要是你們說的那個學長作祟,就叫賀輔老師保護你們!」
 
  「少置身事外了,吸血鬼。」
 
  賀輔不以為然地瞥了一眼,卻只見萊昂收起笑容,輕聲在他耳邊說道:「我去『共鳴』看看。」
 
  「這棵樹……」萊昂小聲地吐道後,將一隻手掌輕輕放在樹皮上,最後索性轉過身,背倚著樹幹,看上去像是在小憩。
 
  賀輔聚精會神地等著結果,而其他人雖看似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仍一言不發、默默看著。而過了幾秒,受不了懸疑氣氛的文瑜一手握在胸前、怯怯地問道:「老師感應到什麼了嗎?」
 
  「看起來像那樣嗎?」萊昂輕笑了聲:「只是站累了找地方靠而已,還在想你們怎麼都不說話咧。」
 
  賀輔也順勢轉移話題:「之前的除妖師不也說這裡沒有惡靈那類的東西嗎?會怕都是心理作用啦。」
 
  士辰雙手抱胸、點點頭附和道:「我也這麼認為。與其在這裡盯著這棵樹看,不如去查查看有沒有學長那件案子,才是從根本上解決吧?」
 
  「你聲音在抖喔。」「哪有啦!你自己怕不要牽拖!」
 
  在蒼晴和士辰又在鬥嘴之際,萊昂邊拍掉手上沾到的碎屑邊提議道:「那就去下一個目的地吧!」
 
  「贊成!」「趕快走吧。」
 
  提議很快得到覆議,眾人也轉身走回跑道上。經過賀輔時,萊昂也刻意小聲補了句:「什麼都沒『共鳴』到。」
 
  「我猜也是。」賀輔頷首後便蹲下身,僅用眼角餘光確認眾人離開的方向。
 
  最先注意到賀輔沒跟上的士辰回過頭:「怎麼了?老師?」
 
  「沒事,我綁個鞋帶而已。你們先走。」
 
  賀輔朝他揮手,並將手機擱在地上,照亮周圍景象,很快就發現有些古怪。繫好鞋帶的他站起身,一手叉著腰看了看四周,難掩困惑地皺起眉頭。
 
  「到處都長滿雜草,為什麼就我剛才站的那一小塊什麼都沒長?」
 
19
  離開體育場,繞過辦公室所在的行政大樓,便能看見數步之遙的科學大樓。三層的建築由下而上分別為化學、生物及物理實驗室,空氣中還若有似無飄有股酸味。
 
  蒼晴抬頭掃視著貼著黃色磁磚,有些斑駁的大樓外觀:「高二選社會組後就很少來了。」
 
  賀輔一手撫著下顎,回想著怪談內容:「除了『物理教室的騷靈』,記得沒錯的話,『召喚惡魔校刊』的廁所也在這裡,對吧?」
 
  「在那邊。」士辰指著眾人左方,僅有窗戶透出微弱夜光的盡頭:「不過少了關鍵的校刊,也沒辦法確認是真是假。」
 
  「那先去看看Poltergeist(騷靈)吧!」萊昂雙手一拍,看上去興致勃勃:「這邊的會做什麼?亂丟東西?玩電燈開關?」
 
  「沒、沒有,就只是製造『啪』、『咔』之類的噪音。」負責調查的文瑜感受到目光,下意識退了一步:「可是樓梯晚上都被鐵門擋住,沒辦法上樓。」
 
  「不用擔心。」萊昂邊說邊從口袋中掏出一串鑰匙,滿面笑容地盯著賀輔說道:「我事先跟警衛商量好了。」
 
  有商量才怪啦。賀輔咬著牙,最後還是沒開罵而默許。
 
  帶頭的萊昂在上樓之際解釋著:「Poltergeist(騷靈)是由德文裡代表喧鬧的Poltern和代表鬼魂的Geist兩個單字拼起來的,本來就是指會製造騷動的鬼喔。」
 
  「不過除去真的能抓到妖怪的狀況,大部分都能用人為的惡作劇,或是靜電、電磁波、超音波等等人類感知不到的現象解釋。」賀輔也不甘示弱地接了下去:「你們說的那種聲音也能解釋才對。」
 
  三樓僅有兩間相連的物理實驗室及中間的器材室。文瑜帶著眾人來到離樓梯較遠的那間:「聽二類組的朋友說會傳出聲音的是這間,而且蠻常聽到的。」
 
  「那就──」萊昂將眼神掃向正從窗戶觀察著內裡情況的賀輔,見他點頭後才續道:「在這邊等等看?沒等到再說。」
 
  「啊,這樣的話,」蒼晴微舉著手,乾笑了幾聲說道:「我能去個洗手間嗎?」
 
  士辰回頭瞥了他一眼,隨即一手叉進口袋:「那我也去。」
 
  「快去快回喔。」賀輔嘴上應諾著,但仍忍不住在心裡嘟噥:都高中男生了,上個洗手間也成群結隊是怎樣?
 
  餘下的三人索性倚著實驗室的牆坐在走廊上,抬起頭恰好能看見皎潔的月亮;若非是為了怪談而來,寂靜的校園披著月光其實也挺有浪漫的氣氛,讓本還覺得勞煩的賀輔心情不自覺好了一些。
 
  賀輔暗自整理著剛才所見:實驗室除了黑板、講台及置物用的鐵櫃外,學生使用的桌椅看上去都是木製的。如果我猜得沒錯,所謂的「騷靈」可能根本是再常見也不過的現象。
 
  一片寂靜中,閒得發慌的萊昂隨口問道:「說起來,文瑜,妳是哪種妖怪呀?」
 
  「咦?突然……」「只是好奇啦,不想說沒關係。」
 
  眼見萊昂俊俏的笑顏正對著自己,文瑜泛紅著臉,把座位往旁挪了一小步:「老師你們聽過鯉魚精嗎?」
 
  萊昂一臉疑惑,而賀輔見機不可失便解釋起來:「中部的傳說吧?記得是鯉魚精和當地居民起衝突,後來除妖師建議在水邊種有毒植物,才鎮住鯉魚精。」
 
  「嗯,我們家是那隻鯉魚精的後代。」文瑜雙手環抱著膝蓋,嘆了一口氣續道:「所以從小家裡就告訴我不要跟人類起衝突。」
 
  「但是這不代表什麼都該忍受,像那天把便當盒扔到妳身──」「賀輔!」
 
  萊昂直接喝斥一聲,甚至伸出手,賀輔才悻悻然禁聲。
 
  「如果是曉琴的事情,老師知道她爸爸被妖怪……」文瑜話說到一半就見兩人點頭,旋即話鋒一轉:「所以現在這樣就好,如果這樣她就高興的話沒關係。」
 
  「可是妳又不是──」賀輔話剛出口就很識相地沒再多說。
 
  「文瑜。」萊昂輕輕喚了少女的名字:「如果這就是妳想要的,那我們真的是多管閒事;但如果妳覺得這樣不好,一定要說出來。別人不聽沒關係,至少賀輔跟我能一起想辦法,把事情變得好一點。」
 
  「我……」文瑜瞥向另一側的賀輔,他這次沒再說話,改以點頭替代。
 
  「她討厭我就算了,但是我好希望她至少知道,我不是那種會發狂傷害人的妖怪!」
 
  看著把臉都埋進腿間的文瑜,賀輔不由得想起以前處理過的種種事件:「心意或想法要是不表示出來,永遠沒辦法傳達到的。」
 
  「說得不錯。」萊昂則勾起招牌的狡黠微笑:「了解,妳的委託就由怪──我是說,由萊昂‧劉維爾接下了。」
 
  「你也有這天?」看萊昂還在強作有型,賀輔忍著笑,僅用嘴型調侃,而當事人則不甘地撇開目光:「被你傳染……」
 
  「老師……」「啪!」「咔!」「啊,就是這個聲音!」
 
  文瑜抬起頭,眼角還有些濕潤。不料在她還想再說前,實驗室內就突然傳來像是劈柴或樹枝爆裂般的聲響。
 
  然而相較於一臉震驚的文瑜,賀輔和萊昂則對看一眼,才由後者發言:「你們該不會把那叫做騷靈吧?」
 
  「不、不是嗎?明明沒有人。」
 
  賀輔既好氣又好笑地搔著後腦解釋道:「那只是木製家具的熱漲冷縮而已啦!白天也會有的,只是因為人的聲音太大沒注意到。」
 
  「不只家具,木屋也會這樣。」萊昂也微笑著補充:「歐洲鄉村很多這種老房子呢。」
 
  「所以說不是騷靈作怪?」
 
  文瑜睜著水汪汪的大眼問道,而賀輔和萊昂也異口同聲地回答:「不是!」
 
  「原、原來如此,哈哈……」一連串對話下來,文瑜一時也不知道該感動還是該大笑了,她雖掩住嘴,卻沒掩住笑聲和滲出眼眶的淚水。
 
  萊昂得意地宣告:「嘻,又搞定一件。」
 
  賀輔雖也同意,但馬上感覺到另一絲不協調的氣氛:「欸,話說他們兩個去上廁所也太久了吧?」
 
  就在萊昂會意過來,收起笑容之際,彷彿要印證賀輔的擔心般,從樓梯口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只見蒼晴三步併兩步跑上三樓,抓著胸口、都還沒穩住呼吸就開口:「賀、賀輔老師不好了!」
 
  「你賀輔老師好得很。」賀輔順口吐槽,但見情況不對勁,還是馬上繃緊神情:「發生什麼事?士辰呢?」
 
  蒼晴雙手按著膝蓋,還微微喘著氣,說出的內容卻嚇得其他三人連忙站起身。
 
  「士辰他──憑空從可以召喚惡魔的廁所裡消失了!」
.
作者補充:
  比平常晚了幾個小時更新,對第一時間等待的各位不好意思。不過本次有增量,算是一點小賠禮,而且劇情一定要切在這裡才對──什麼?你們覺得切在這邊很過分嗎...
  賀輔的最強技能「降智領域」出現了(X),只要在國北市、特別是賀輔身邊待久了,不管是誰都會出點包,就連萊昂也難以倖免,幸好馬上就帥回來。
  文瑜的鯉魚精設定是來自台灣苗栗三義鄉附近的鯉魚精傳說,原本的傳說設定是「夢中的老者」告訴村民們可以使用有毒植物(魚藤)威嚇,這裡配合魔都妖探的背景換成除妖師了。
  騷靈這點說破就確實沒什麼;不只木頭,像是伍德住的地方淋浴間用玻璃圍起來,有時也會聽到熱漲冷縮的聲音,真的沒東西作祟,大家別怕(?)。
  案件開始邁入後半段,在丟出新謎題之際,其實也給了部分提示。覺得人物言行哪裡怪怪的(不限於賀輔能感知的謊言),或許就透漏了什麼也說不定(也可能是伍德不小心吃書)。本次再次走訪體育館、搜查了吊人樹,並且解開物理教室的騷靈問題。雖看似頗有斬獲,卻爆發新的事件,究竟是怎麼回事?請你千萬別錯過下次謎團大爆發的《魔都妖探》!

創作回應

該隱
賀輔:「文瑜妳知道嗎?鯉魚其實是可以吃的喔。」(X
沒長雜草的原因目前只想的到常有人走動、或是土底下還有埋東西?
.
是說......因為我沒注意聽過所以不確定,但是原來木頭熱脹冷縮的聲音是會大到被當作怪談的程度......嗎(?
2022-01-23 04:04:35
伍德‧瓦懷特
「大驚,狼師說出想吃掉JK的發言,遭預防性羈押!」(賀輔:「冤枉啊啊啊!」)
就像正文說的,木頭熱漲冷縮的聲音白天也有,只是在人類講話和活動的聲音不太顯眼,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晚上特別明顯。
.
其實我覺得這次的謎題分開來看都很簡單(像是階梯和騷靈),難點在於這些細碎的謎題要怎麼拼出最後的圖像──不過線索也還沒給齊啦。
2022-01-23 07:36:23
冰鳩
好史萊姆跟好妖怪一樣~自己不說是沒人知道的
2022-01-23 23:38:31
伍德‧瓦懷特
有委屈憋著不說,很少人會主動伸手幫忙的。
2022-01-24 05:57:21
夜梓的臨殃
士辰感覺應該不單純ww
2022-01-31 17:17:09
伍德‧瓦懷特
人家只是說了幾句謊話,為什麼一直懷疑他XDD
2022-01-31 17:29:58
夜梓的臨殃
我向士辰道歉XDD
伍德大大新年快樂~~
2022-01-31 17:34:20
伍德‧瓦懷特
也祝妳新年快樂~
2022-01-31 17:42:24
悠閒紅茶
家裡通往頂樓得經過一扇鐵門,有次晚上去上面曬衣服的時候,突然傳來一聲「碰!」的巨響,當然不忍心想:哇,對岸終於行動了嗎?然後就默默開門去曬衣服了(茶)
什麼都阻止不了紅茶曬衣服
2022-02-28 02:34:35
伍德‧瓦懷特
大概也是熱漲冷縮XD
是說要行動大概不會瞄準紅茶啦(?)
2022-02-28 10:23: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