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記憶Memory】章五

貳十二閱 | 2022-01-22 18:37:58 | 巴幣 2 | 人氣 68

05. Confusion
 
我的愛人,早在那天就已死去。

純黑的房間裡,有著亞麻色長髮少女坐在地上哭泣,斗大的淚水宛若斷線的珍珠,不斷的滾落,過了一會兒,像是忍耐到了極限般,原本只是靜靜地落淚的她,終於哭出了聲音,那哭聲是那樣的撕心裂肺,震耳欲聾。

這裡……是我的二級平層嗎?

稍遠的一處,春田靜靜的看這眼前的這一幕,眉頭卻慢慢地揪緊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哭泣的少女與純白的房間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房間景色,黃昏的夕陽自窗戶內灑了進來。

「春田。」

熟悉的呼喚聲,猝不及防的自身後響起,春田不由得顫了下身子。

「WA小姐……」她緩緩轉過身,眼中盡是不敢置信的欣喜。

「發什麼呆呢,難不成真的要改叫蠢田?」眼前的WA雙手叉於胸前,神情有著幾分的無奈。

看見這熟悉的表情,春田一瞬間反應不過來,只覺得眼眶迅速的發熱,就在眼淚要奔騰而出之際,WA又開口說道。

「吶,春田,我的槍呢?」

「啊……我記得在這邊……」春田趕緊走到床邊,蹲下身子翻找著,沒一會兒便從WA床下翻出了一個黑色木箱,「啊,有了。」

外型酷似琴盒,但打開一看,裡面放的確確實實是一把造價不斐的WA2000。

春田下意識將槍給取了出來,豈知才剛碰到槍,原本站在一旁的WA卻忽地衝上來,一把搶過槍,激動地大喊:「別碰我的槍——!」

看著對方那警戒的模樣,毫不掩飾厭惡的眼神,春田無力的放下手。

隨著如玻璃破碎的聲響,眼前的畫面瞬間回歸一片漆黑。

啊啊……我知道的。

我知道的,現在『她』已經不是我熟識的『她』了……

「我知道的……」在眼眶打轉已久的淚水緩緩滑落,春田終於承受不住地哭出聲,「所以……夠了吧……」

----
 
「春田?春田?」

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春田這才悠悠轉醒,左右看了下,是維修艙的內部,她不自覺鬆了口氣。

「恢復意識的話先換上制服吧,指揮官在等妳。」後勤官催促著,將春田的制服遞給她。

換好衣服後,後勤官領著春田前進,不是往指揮室,而是拐進維修室旁的房間。

「指揮官,春田來了。」

指揮官只是應了聲,視線仍鎖在屏幕上方的數據分析,好半晌後她才轉過身:「春田,來這裡坐下吧。」
春田點點頭,在指揮官面前的圓椅坐下。

她先是輪流檢查春田的四肢,隨後拿起一旁的手電筒,仔細審視著春田雙眼的狀況。

「應該是沒問題了……」說著,收起手電筒,在桌上的文件書寫片刻後,指揮官轉向春田,「這幾天多去幾趟訓練室吧,打打靶機什麼的,將視覺系統調適下。」

春田點點頭,隨後宛如做錯事的孩子般低下頭,「給您添麻煩了,指揮官。」

指揮官抬手拍了拍春田的頭:「知道的話就別這麼亂來。」頓了頓,「『那個地方』,我會再安排,一定會讓妳過去,在此之前稍微忍忍吧。」

「好……好的。」強忍住鼻酸,春田朝指揮官行禮,轉身離開。

「對了。」正要踏出門外時,身後傳來指揮官的聲音,「等妳機體狀態調適好,就一起參與吧。」

春田困惑的轉過頭,只見指揮官臉上少見的嚴肅。

「WA的實戰任務。」
 
----


隨著銳利的風切聲,高速飛出的子彈穩穩的貫穿標靶中心。

昨晚離開咖啡廳後,心煩意亂的WA連房間也不回了,逕直往訓練室奔去,拿了幾桶的練習用彈藥,走進標靶室。

WA長舒了一口氣,看了下時間,她已經在這待超過16個小時,標靶都不知道打穿了幾個。

按了換靶的按鍵,她再度舉起槍,卻在瞄準時視線忽地模糊,緊接著身體失去平衡,半跪倒在地。

WA嘗試重新連接視覺系統,視線中卻出現低電量提示,她摀著眼無奈地嘆了口氣,「回去充電吧……」
悻悻然地整理完槍枝往大門處走去,卻在大門開啟的瞬間失去了思考能力。

「妳、妳妳妳……」

「啊、是WA小姐啊……訓練辛苦了。」

面對瞪大雙眼,驚愕地久久拼湊不出句子的WA,春田只是掛著如沐春風的微笑,簡單的問候著。

見春田居然像沒事人般,WA就氣不打一處來:「才不是什麼辛苦了吧?妳這傢伙不是應該好好休養嗎?跑這裡做……」話還沒說完,突然眼前一黑,WA就這麼失去了意識。

等到WA再次睜開雙眼時,已是黃昏時分。

她緩緩地坐起身,發現春田趴睡在自己的床沿時愣了愣,抬手想去碰觸春田,卻在手指即將碰到時停下來,垂下眼後默默又將手給收回。

沒過一會兒,春田醒過來,「唔……啊、我剛剛睡著了嗎?」

「誰讓妳剛出維修艙就亂跑。」WA悶悶的回道,視線卻沒有看向春田,只是一個勁的盯著窗簾。

春田苦笑道:「被妳看到了啊……那副模樣……」頓了頓,「謝謝妳,特地來看我。」

聞言,WA忍不住抿了抿唇,「謝我什麼?」不由自主地捏緊了身下的床單,聲音微微發顫,「我明明什麼都沒做……」

WA這才意識到,原來她是羨慕SVD,羨慕對方可以跟春田在同一個隊伍裡、羨慕對方可以與春田並肩而戰,也因此她才會對SVD遷怒,並想著如果是我的話就可以……

這樣的想法,真是太自以為是了啊。

她為自己的愚昧感到可笑,忍不住笑出聲。

「WA小姐……」見WA先是繃著個臉,隨後又笑起來,雖是笑著卻哭喪著臉,春田只能不知所措的看著她。

WA突然止住了笑,問:「這張床,原本是別人睡的吧?妳的另一個搭當。」

面對這沒頭沒尾的疑問,春田答不上話。

「我對那是誰、她是個怎麼樣的人,沒有半點興趣。」WA平靜的說著,轉頭看向春田,「我沒有辦法變成妳期待的樣子,對不起。」

春田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開口:「WA小姐不用勉強自己改變的。」直視著那熟悉又陌生的雙眼,春田的笑容有些苦澀,「是我不好。」

語畢,兩人便陷入了沉默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突然響起了巨大的咕嚕聲。

為什麼這麼不懂得讀空氣啊啊啊——

WA脹紅了臉,羞得恨不得把自己的胃給埋了。

但也因為這聲音,春田笑了起來,一掃剛剛的陰霾,她拉起了WA的手:「我們先去吃飯吧?」

-----

 
所以說……現在這到底是什麼狀況?

站在吧檯擦著高腳杯,G36看起來很平靜,心裡卻亂成了一團麻線,她悄悄地瞥了眼坐在吧檯最角落的兩人,又似怕被發現般,飛快地收回視線。

春田與WA兩人肩並肩地坐著,一語不發的吃著飯,就連總是掛著笑容的春田,也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啊……真是的!」G36丟下手中的抹布,果斷地開了瓶紅酒並拿著兩個酒杯,朝兩人走去。

『碰!』

一反平時的平靜,G36將整瓶酒重重放在兩人中間,隨後又放上酒杯,「慶祝修復!」丟下這句話,她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春田與WA先是面面相覷,又同時看向桌上的紅酒。

先反應過來的是春田,她看向G36,見對方擦完杯子改擦桌子,那焦躁的模樣,不禁莞爾:「給她添麻煩了呢……」

語畢,春田端起了紅酒,斟了兩杯,並將其中一杯推給WA。

接觸到WA疑惑的視線,春田解釋道:「敬……嗯……通過了模擬戰?接下來就要接實戰任務了吧?」
WA點點頭,這才接下紅酒,輕輕地與春田碰杯。

幾杯紅酒下肚,不善飲酒的WA已有幾分醉意,似乎是身子放鬆的關係,她覺得與春田之間那尷尬的氣氛似乎緩和不少。

「春田。」

「嗯?」春田應了聲,歪過頭看向WA。

微紅的雙頰加上有些傻愣的神情,猛然一看居然有些可愛。

WA恍惚地想到,下一秒又猛烈地搖搖頭讓自己清醒點。

「明天一起去訓練吧?反正妳也要復健的吧?」一鼓作氣說完後WA不由得緊張地閉上了雙眼。

但遲遲等不到對方回覆的她,沒一會兒又偷偷地睜開眼睛。

只見春田愣愣地望著她,像沒反應過來。

「春田!」WA趕忙出聲呼喚,還不忘伸手在春田面前揮了揮。

「啊、好的。」終於反應過來的春田朝WA笑了,閃爍的雙眼間滿是笑意。

——看來是沒問題了。

G36鬆了一口氣,緊繃的臉上終於浮現笑容。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