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暗夜房客

若水 | 2022-01-22 13:14:14 | 巴幣 2 | 人氣 74

連載中暗夜房客
資料夾簡介
李維鈺因為身上沒有多少錢而入住一棟名為愛心旅館的老舊屋子。愛心旅館又舊又髒,同時還住著一群奇怪的怪人。到底這棟屋子裡面藏著什麼秘密?這群人又是因何聚集在一起?
最新進度 暗夜房客

四:面試
摸索著一片漆黑,李維鈺向前行走著。
當他睜開眼睛時,莫名的就來到這個陰暗的地方。
這個地方伸手不見五指,而且一直散發著一股臭味,那個味道跟淋浴間的味道有些相似。
打開手機的手電筒,李維鈺勉強靠著薄弱的燈源向前行走,但是這個漆黑的地方彷彿永無止盡,走不出去。
李維鈺在腦海中認真回憶著細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個地方?
走著走著,他突然聽見了異樣的聲音,他停下腳步仔細聆聽,但那個聲音在他停下來之後就消失了。
「幻聽?」李維鈺只能當作自己聽錯,繼續向前走。
踏!踏!踏!!
「是誰?」李維鈺猛得回頭,手機的光源照了過去。
在李維鈺的背後仍然是空蕩蕩的一片漆黑,聲音也是戛然而止,但他非常確定聽見了腳步聲。
為了試探,李維鈺又朝前走了幾步,而腳步聲也如他所料的再度出現。
冷汗打溼了李維鈺的後背,第一次可以當作是聽錯,但那腳步聲的確是真實存在的,絕對不是聽錯。
「到底是誰跟在我後面?」李維鈺拔腿跑了起來,而身後的腳步聲也跟著變得急促,明顯是追趕了上來。
猛然間,李維鈺停下腳步,將手機的光源射向後方。
一雙粗壯的大手從黑暗中深了出來,掐住李維鈺的脖子。
「抓到你了。」中年大叔咧嘴笑道。
「嗚…」李維鈺拍打著中年大叔的手臂,但是絲毫不起作用。
中年大叔的手腕像是粗壯的鐵鉗牢牢地抓著李維鈺,他就像是狂風中的小舟,隨時都會翻覆。
「你不是很得意嗎?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現在還能這麼囂張嗎?」中年大叔青筋暴露,越來越用力。
看著手上的李維鈺,中年大叔根本不把他當作一條人命。
李維鈺的眼神逐漸渙散,他一直呼吸不到新鮮空氣,整張臉脹得老紅。
「嗚嗚嗚…」李維鈺拳打腳踢,但這些對中年大叔都不起作用。
「哈哈,去死去死去死!」中年大叔的表情越來越癲狂。
「啊…!」李維鈺從床上彈了起來,這才發現張整床都濕了。
左右看了看,中年大叔消失了,他還是在自己的房間,一切都是在作夢?
拍了拍胸口,李維鈺努力讓自己平復心情,做這種噩夢真是不吉利。
等到心情稍微平復,李維鈺重新躺回床上,但由於床鋪都被冷汗打濕,睡起來不是很舒服。
灰暗的月光從落地窗映射進來灑在李維鈺的身上,他就這樣看著月光漸漸睡去。
翌日早晨。
明明就睡了一宿,但李維鈺還是覺得很疲累,這個旅館的休息品質實在太差了。
這是李維鈺來到首爾的第二天,他透過手機相機看著自己,竟然已經微微長出黑眼圈。
嘆了一口氣,李維鈺離開房間。
打開房門時,李維鈺聞到了惡臭味,同時看見了中年大叔那惡狠狠的眼神。
「看什麼?」中年大叔瞪了過來。
「…」想起昨夜做的噩夢,李維鈺沒有多說什麼,快步離開。
「沒禮貌的混帳小子。」中年大叔罵罵咧咧。
來到一樓時,李維鈺撞見了尹東。
「今天起得真早。」尹東泡了一杯紅茶,問道:「要來一杯嗎?」
「好,麻煩你了,我喜歡熱一點。」李維鈺身體從小就很虛弱,所以他很少喝冰的東西。
「好的。」尹東又打開一包茶包,同時問道:「對了,你昨天和三零六的那位大叔吵架了?我聽他一直在罵你。」
「也不是吵架。」李維鈺無奈說道:「昨天我回來的時候他房門沒關,我就好奇的往裡面看了一下,然後聞到一股惡臭,後來被那位中年大叔撞見了,而且他嘴巴又有異味,我就摀了一下鼻子,結果他就暴怒了。」
「那位大叔的脾氣一直都不太好,我剛來的時候也被他罵過,別理他就好了。」尹東一臉無所謂,說道:「而且那位大叔衛生習慣的確很差,所以我也不是很喜歡跟打交道。」
泡好熱騰騰的紅茶,尹東遞給李維鈺。
「謝謝。」李維鈺接過熱紅茶。
尹東一口將紅茶飲盡,說道:「我趕時間,就麻煩你幫我洗杯子了。」
放下杯子,尹東揹著書包離開。
「我…」李維鈺想了想,看著桌上的杯子,最後又是無奈的接受,這跟那一天的泡麵不是一模一樣的情況了嗎?
將杯子洗乾淨之後,李維鈺來到大廳。
「帥小伙,要去工作了是嗎?」
「對。」李維鈺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快步走遠。
看著李維鈺的背影,房東太太又笑了起來,眼神在他身上到處打量,越看越是滿意。
☣   ☣   ☣               
順著GOOGLE上的地圖,李維鈺很順利的找到政秀快遞。
看著眼前數層樓高的公司,他突然緊張起來了。
在自己手上連續寫了幾個人字,李維鈺的內心終於沒那麼緊張,然後走進了政秀快遞。
看著牆上的時鐘,此時時間九點五十五。
「你好先生,請問有什麼事情嗎?」櫃台小姐問道。
「我是來面試的。」
「請問有預約嗎?」櫃台小姐確認問道。
「我和你們的崔政秀CEO約好十點面試。」
櫃台小姐聽見崔政秀三個字後,臉上露出不太相信的表情,她狐疑的上下打量李維鈺,實在是他穿的太像鄉下人了,全身便宜貨,根本就不像是崔政秀會來往的等級。
感覺到櫃台小姐懷疑的目光,李維鈺有些不開心,但也不好發火,他直接拿出名片,說道:「這張名片是你們的崔政秀CEO直接給我的。」
「也有可能是地上撿的,這並無法證明。」櫃台小姐搖了搖頭,繼續說道:「更何況我並沒有收到今天會有人來面試的指令,所以很抱歉我不能放你進去。」
「…」這種被懷疑的感覺很糟糕,但李維鈺不可能硬闖,他只能站在一旁等待。
等到接近十點四十,就在李維鈺等到快沒耐性時,終於看見不遠處姍姍來遲的崔政秀,在他身邊還有一位大美女。
崔政秀一看見李維鈺,便笑意盈盈地走上前,不好意思的說道:「抱歉,我因為有一點事情耽誤了,讓你等了一陣子,你不會生氣吧?」
「不會。」李維鈺怎麼可能說自己不開心。
就算崔政秀表現得再和氣,但他還是這間公司的掌權者,而李維鈺是來應徵工作的,所以架子和脾氣這種東西都不應該存在。今天就算崔政秀遲到再久,他都必須忍著,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我先替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未婚妻-柳慧,你見過嗎?她好像跟你是同一屆畢業的。」
「原來是柳慧!」李維鈺這才恍然大悟眼前的大美女是誰。
當年在入學時,柳慧曾經造成系上的轟動,雖然國文系美女如雲,但柳慧卻是其中的佼佼者,無論是容貌、身材都遠超同儕,而更讓人注目的則是她的家世,柳慧同樣是一位富二代。
與李維鈺同屆的學生不知道有多少人為柳慧兒痴狂,不僅為她的容顏,更是為了她的背景,畢竟很多人都想體會一夜暴富的感覺,柳慧就是個行走的銀行!
李維鈺倒是沒想到在畢業之後還能與柳慧見面,看著她站在崔政秀身旁小鳥依人的樣子,頓讓讓人有一種郎才女貌的感覺,這才是門當戶對。
此情此景不禁讓李維鈺感嘆,果然柳慧這種千金是不可能與普通人在一起的,當年他就非常有自知之明,從來沒有找過柳慧搭話。
「柳慧,這是李維鈺,我的學弟。」崔政秀又向柳慧介紹道。
「你好。」柳慧淡淡地打了一個招呼。
「妳好。」對於柳慧的冷淡,李維鈺並不在乎。
如果不是因為崔政秀介紹,李維鈺知道柳慧一輩子都不可能跟自己打招呼。
「都是因為她化妝拖太久了,所以我才會遲到,我們趕緊上去吧。」崔政秀牽著柳慧的纖纖細手。
「我不在意。」走過櫃台時,李維鈺瞥了一眼櫃檯小姐。
此時的櫃台小姐低下頭,不敢與李維鈺對上視線,剛剛的談話她都聽見了,看得出來崔政秀CEO的確是認識這位土包子…,而自己剛剛還對他如此無禮,要是這位少年想報復的話,自己一定會被炒魷魚的。
幸好李維鈺並不是那麼小氣的人,他雖然內心有點鬱悶,但也不想為難別人,所以只是看了櫃檯小姐幾眼而已。
跟著崔政秀,李維鈺上到公司頂樓,崔政秀的辦公室。
進到辦公室以後,柳慧隨意地找了一個沙發坐下,看得出來她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
崔政秀拿了幾張履歷紙放到桌上,然後說道:「只要把這幾張紙填一填,然後送到人事部就可以了,明天你就可以來上班。」
「這麼簡單?」李維鈺訝異道。
「難道你是希望我刁難你嗎?」崔政秀似笑非笑。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謝謝學長給我這個機會,我會好好做,不會讓你失望的。」李維鈺感謝說道,崔政秀的好心遠在他想像之上。
「你好好做,我肯定是不會虧待你的。」崔政秀笑道。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在其他網站也有別的創作,網址如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