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過期的禮物

自耕農煉 | 2022-01-22 12:53:03 | 巴幣 102 | 人氣 155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SK8無限滑板衍生BL同人文
CP:神道愛之介x菊池忠

2021/12/25噗浪企劃活動文


  到了年末,愛之介的行程再次忙碌起來,尤其是各地方舉辦的活動或是派對,請帖一張張送進了事務所,請議員先生有空務必賞臉參加。
  忠挑掉了某些看起來不太重要、或者只需要派代表前去的幾個地方,其餘有益於神道議員的活動邀請函一張張整齊疊放在最大的辦公桌上由主人自行定奪。
  「孤兒院的聖誕派對……嗎?」愛之介隨手拿起一張裝飾簡陋甚至一看就知道是出自於兒童之手的卡片,上面是歪七扭八的塗鴉和有些凌亂的筆跡,混在一堆高雅亮麗的帖子裡著實顯目。
  忠並無多說什麼,像這種公開場合適時地表達對公眾事務的關心對議員之途有很大的幫助,配合他們經常喊出的名號,這裡確實有必要親自去一趟,而且和其他較為重要的場合也不衝突,無論哪方面看都值得去一趟的。
  「禮物方面我已經派人採購了。」這種主角為小孩的禮物通常不用費太多心思,請店員們推薦那些是時下最流行的玩具玩偶就可以應付了,花一點小錢提升知名度怎麼看都很划算。
  「這是要我扮成聖誕老人嗎?」愛之介撐著下巴笑,他將樸素的帖子放到一邊後將剩下的卡片攤開排放在桌面上隨意瀏覽,眼神間似乎對還有如此多必須到場的活動感到一絲厭煩。
  見狀,忠上前一步低頭想再評估,但愛之介已隨手抽起幾張放到桌沿道:「這些地方你替我去就可以了,與神道議員形影不離的私人秘書作為代表也算是很有面子了。」
  無論去哪都帶著菊池忠的下場就是當人們找不到議員本人就轉而攀上經常可以在議員身旁見到的秘書,雖然菊池忠油鹽不進但只要不是太過分的要求他都會很認真記錄下來並匯報給他的上司;當然也不乏想抄捷徑的投機之人,他們也從未得逞過。
  「不用一直跟在我身旁,反正都是些無關緊要的應酬,還有這裡。」愛之介再次拿起了那張簡樸的卡片,「你也替我去吧。」
  忠臉上露過一絲遲疑,但作為秘書還是接下了這些愛之介不太想去的場合。不多,也就三四個地方,少部分時間衝突到的活動都被愛之介跳了出來。
  「小孩子的場合遇到議員在場想玩也不得盡興吧。」
  「並沒有這回事……」忠想再說些什麼,看愛之介的神色還是乖乖閉嘴不再多言。
  
  到了年末,神道宅總是變得熱鬧許多,常見或陌生的臉孔都有,大家都盛裝打扮,幾乎每天廚師都要花心思做出美味的佳餚滿足前來拜訪的客人。
  年幼的神道愛之介笑得面部肌肉都僵硬了,身上一套整齊端正足以出席大型正式活動的西裝,站在父親身旁每個人見了他都要稱讚一聲,這時候父親對他的笑容是他這一年下來見過最頻繁的。
  過去愛之介會勉強自己陪著父親接見那些他根本喊不出名字的長輩們,為了就是父親難得一見的溫柔笑容;現在,他只想趕快結束這些沒意義的行為,好去後院找尋可能在寒風中等待他很久的小夥伴。
  「令公子小小年紀看起來已有父親風範,真不愧是神道議員的兒子。」
  「聽聞神道家家規甚嚴,但見令郎如此風采,可見神道議員教子有方。」
  「果然是神道議員的孩子……」
  愛之介笑著回應那些已經聽膩的言論,還要隨時點頭認同,年幼的他內心煩躁不已,偏偏父親喜歡在這時候拿自己出來擺顯,連姑母們都站在一旁與其他婦女傾訴他們為了教育花費多大的心思就是為了將他培育成值得人們讚許的對象。
  真煩,明明就跟他無關。神道愛之介滿心都繫在那個庭院角落的廢棄泳池上,他很擔心忠等太久著涼了怎麼辦,或者餓了。看了旁邊餐桌上的小點心,偏偏長輩們盯著,否則他可以偷偷帶一點過去給忠,雖然十分不喜歡這種場合,至少餐點還是很美味的。
  幾乎是陪著父親應酬到日落西山,在姑母們眼皮子底下將今日的作業都交代完後,愛之介連衣服都來不及換只匆匆解開了脖子上的領帶,一路狂奔到後院,才推開門,一陣寒風撲面而來。
  「好冷!」愛之介低呼,找尋起他心心念念的人,耳朵捕捉到了某些聲響,很快捕捉到某個身影正在那個圓弧狀的場地裡快速移動著。「忠!」
  那個人很快就滑回邊上,看到他的那一刻露出了溫柔的笑容,「愛之介少爺,您來了,辛苦您了。」
  作為僕人,忠當然從其他下人們那知道今天用來宴客的大廳也相當熱鬧,每個年末都要重覆一次,一直到過年。這段時間作為主角之一的神道少爺自然也不能缺席,於是他們少了很多相處的時間。
  「累嗎?還是今天好好休息……」
  「不累!」開什麼玩笑,他端著笑容忍到現在就是為了能和忠一起玩滑板。愛之介飛奔過去撲進了忠有些寒冷的懷抱裡。「忠你怎麼這麼冷!你在外面待了多久?」
  「沒有很冷啦,你摸摸我的手。」
  雖然不到冰冷的地步,但和自己相比還是涼了少許,室內戶外溫度終究有區別。愛之介緊抓著忠的手想試圖用自己的體溫溫暖他。「如果你會冷的話早點回去就好了。」
  「我們約定好了啊,」忠搖搖頭,臉上依舊是和煦的微笑,「我相信愛之介少爺會過來的,就是擔心您太累了,放心我還是有好好保暖的。」
  沖繩冬天雖然沒有日本其他地方寒冷,可天冷的環境下讓風這樣一吹,還是會令人發自內心地想冬天到了。愛之介心裡有些挫敗,早知道冒著被責備的風險也要將那些很好吃的小點心拿來分享給忠。
  忠突然反手握住他,拉著他走到最近的廊下,從帶來的包包裡拿出拐杖形狀色彩繽紛的糖果。
  「學校發的,我想您可能沒吃過這種糖果,所以想分一點給您……」對於這種廉價糖果是否會受少爺喜愛,忠心裡其實沒底,可分享的念頭壓過了猶豫,想著真的被嫌棄了也無妨,於是帶過來了。
  「現在說可能有些晚了,不過,聖誕節快樂,愛之介少爺。」
  關於禮物,忠著實思考良久,作為神道家少爺愛之介肯定衣食無缺,應有盡有,那些來訪的客人也都會帶著禮物,他一個普通的僕人之子的眼光與財力怎麼可能比得上那些昂貴精美的禮物呢。
  他能給的,也就只有這點東西了。
  「這是我、自己,在學校家政課上做的娃娃……」害羞地拿出簡陋的娃娃,藍色頭髮與紅色眼睛的小人偶特徵明顯,身體與頭大大圓圓的,相較之下四肢細長只在尾端縫上圓球表示手腳。「對不起,我做的不是很好看……」
  愛之介瞪著娃娃的眼睛讓忠有些無地自容,果然不該拿出這種東西當作禮物的,就算自己很認真準備了幾個月,材料都是去商店裡挑了很久的,但果然還是上不了檯面。
  「……我很喜歡……」在忠詫異的目光下,愛之介伸手緩緩接過這個以他為範本做出的小玩偶,娃娃不大甚至可以拿來掛在背包上,但是這種東西若真的掛出來被嘲笑事小,被姑母們發現恐怕要被當成垃圾遺棄了。
  愛之介珍重地將娃娃抱進懷裡。
  「忠,謝謝你……」有人特地為了他親手做禮物簡直想都不敢想,物質上什麼都不缺乏的神道小少爺渴望的其實也很簡單,卻特別難以得到。
  「愛、愛之介少爺……」看到愛之介眼角泛出淚珠讓忠慌了手腳,下一秒小少爺抱著娃娃再次撲進了他懷裡,忠愣了一下很快將他重新抱住,微笑道:「對不起,只能送這麼普通的東西……」
  「我真的很喜歡……謝謝你,忠。」
  「聽到您這麼說我很高興,愛之介少爺。」這幾個月的功夫沒有白費,忠摟著愛之介在懷裡慢慢平復情緒,一面撫摸他的頭,「實在很抱歉,只能想到這種禮物,再次祝您聖誕節快樂。」
  「聖誕節快樂,忠……」愛之介悶悶的聲音從懷裡傳出來,「可是我沒有準備給你的禮物……」
  忠噗哧笑了出來,「您太忙了,愛之介少爺,請不要介意這種小事,而且,您不嫌棄我送的禮物還這麼喜歡他,這份心意,就是給我最大的禮物了……」
  將下巴輕輕抵在懷裡小孩柔軟的頭髮上,忠閉起眼睛緩緩地道:「十分感謝您,愛之介少爺,對我來說這是最棒的聖誕禮物了。」
  愛之介擤擤鼻子,抬頭看向那張面對自己始終微笑的男孩,這個懷抱過於溫暖他不想離開,而且對方完全沒有拒絕的意思,於是他更心安理得。
  「……娃娃只有一隻,感覺會很寂寞。」這句話聽起來頗有得寸進尺的意思,可是忠太溫柔了,而且完全沒有排斥之意,靠在溫暖的胸膛上,愛之介雖然有些不安,但想要得更多了。
  咬了咬下唇,愛之介小聲到:「我、可以再要一個跟你一樣的娃娃嗎?讓他和這個娃娃作伴……」
  「哎呀……」露出為難的表情,忠害羞地笑了下,但是面對愛之介的雙眼還是敗下陣來,「做自己模樣的娃娃……雖然有點害羞,可是您想要的話,請給我一些時間好嗎?」
  「忠對我最好了!」愛之介隨即露出燦爛笑容,緊緊抱住了眼前的溫柔大男孩,「我最喜歡你了,忠。」
  「我也是,愛之介少爺。」忠伸手回擁。懷裡的孩子就像暖爐,溫暖了他的身心,驅散了他在寒風裡漸漸產生的不安與困惑。
  
  聖誕當日,與愛之介分開去了其他不同地方,將準備好的禮品送到並客套幾句後,由於只是秘書即使受到某些阻攔也能很快脫身,忠用最快的速度跑完今天的行程。
  「叔叔,非常謝謝您!」
  其中,收到最為真摯的感謝大概就是孤兒院的孩子們,他們身上衣服雖然都是些二手衣但看起來乾淨整齊,臉上也洋溢著過節的快樂,從他手裡接過大大小小的玩具娃娃時每個看起來都相當興奮。
  甚至,外表看起來不好親近的他也會被人所包圍,只是這群人都是個頭只到他腰身的小孩子。忠將禮物送出後陪著園長寒暄幾句,適時地將神道議員對此幼兒園的贊助提出後,得到了園長寬慰的笑容。
  在那麼多阿諛奉承的場合裡打轉,忠這天首次露出自己發自內心的微笑。
  本來預定愛之介會比自己晚歸,然而回事務所後見到辦公桌後坐著的人,忠還是有些驚訝,很快平復情緒將今日過程先簡單報告。
  「那麼,接下來沒事了吧?」看著窗外完全暗下來的天空,風勢很大即使隔著窗戶都能聽見風聲呼嘯,愛之介的倒影出現在玻璃上。
  「……晚宴的安排……」忠記得愛之介晚上應該有一場名流聚集的宴會,畢竟是聖誕夜,很多賓客都會參與,基本上也是今日的壓軸。
  忠本以為愛之介去參加宴會,他可以先在事務所處理完剩下的事情後掐著時間點去會場接他,沒想到一回來就看見正主單獨坐在辦公室裡,似乎正在等著他。
  「派代表去就行了,就只是吃吃喝喝而已,每次還都是那些人,看也看膩了,想必他們也是如此。」愛之介正在翻閱那些他尚未處理的工作,頭也沒抬,「所以,接下來沒事了吧。」
  來不及反應的忠看著愛之介下一秒迅速起身穿好大衣,走到他的辦公桌旁拿起車鑰匙,過來拉起他的手,「不回答,那接下來都是我的時間了,對吧。」
  氣氛優雅、裝潢別緻的人氣餐廳,不知何時訂好的限量聖誕晚餐,還是在這時間特別難訂的包廂,如果沒有三個月前預訂應該是很難搶到位置吧。忠盯著眼前滿滿一桌的菜餚,其中一盤炸牡蠣直接擺到自己手邊方面取用。
  「吃吧,難道還要我餵你。」愛之介拿起刀叉對準面前的牛排下手時說,看忠遲疑地吃了一口後又問:「好吃嗎?」
  嘴裡塞著食物的忠點點頭,但眼前不按牌理出牌的人迅速換了位子坐到他身旁,還把牛排拿了過來取代他的餐盤,「幫我切好。」
  幫忙將牛排切成好入口的大小時,愛之介手也沒閒著,拿起桌上各種方便入口的菜遞到他嘴邊,「來,啊。」
  「我、我可以自己來……」急忙嚥下第一口食物的忠馬上被塞入了第二口,愛之介面不改色吩咐:「手不許停,切完,來、繼續、啊。」
  等忠將牛排切好內心鬆了口氣時,愛之介擦了擦油膩的手,用眼神示意那盤已經切得相當完美的牛肉塊,「我手現在不方便,換你餵我。」
  忠獃住兩秒,乖乖叉起第一塊牛排送進愛之介等著的嘴裡,後者嘴裡雖忙,空著的手也沒閒著,只要忠一放下手就會往桌上菜餚中隨意挑選一樣放到他嘴邊讓他吃下。
  「我、我可以自己來……」嘴唇抵著食物說話的結果就是醬汁沾得滿嘴都是,唇上的黏膩使忠伸手抽起旁邊的衛生紙,身旁的人速度依然比他快,整張臉湊上來細緻地舔去那些氣味濃郁的醬料。
  「有點鹹,還是少沾一點好了。」
  這頓飯令忠無所適從,一來一去,等他們真正走出餐廳時,店裡已經到了快打烊的時間沒剩多少人,外面的冷風更加強烈了。下意識瑟縮時愛之介拉住他的手往大衣口袋裡扯。「手還是這麼冷,剛剛吃得還不夠多嗎?」
  太多了,肚子都吃撐了,遞到嘴邊的食物他怎麼敢不吃呢。即使外頭冷風撲面,但被鎖在對方口袋裡的手讓忠臉上的溫度難以消退,他四下觀望沒發現其他人時稍稍鬆了口氣。
  「怎麼,害怕被人撞見,不喜歡跟我扯上關係?」
  「!?並不是這樣,我只是擔心……」
  「擔心是多餘的。」直接打斷未完的話,愛之介把忠送上副駕駛座,和來時一樣,回去也是由愛之介親自駕駛,這令忠感到相當不安。
  「不要一臉我綁架你的模樣,我今天想親自開車。」
  車駛回自家車庫後轉身愛之介就將他壓在車門上,低頭將他嘴裡的空氣掠奪完畢才鬆手,一路摟著他的腰直達房間。
  「好了,該把今天欠我的時間補給我了。」
  語畢,愛之介再次低頭親吻著他的唇並迅速地脫去他身上的衣物,房間開足了暖氣,和室外相比甚至有些悶熱。
  配合地伸手摟住對方的脖子,忠仰頭順從地讓愛之介沿著他的喉結一路往下,唇齒所經之處的肌膚都裸露出來。待忠被壓在床上襯衫釦子全被解開後,愛之介牽著他的手按在其結實的胸膛上。
  「幫我脫掉吧。」
  愛之介身上衣著完好連領帶都沒亂,被按在床上替他人脫衣服不算很簡單的事情,幸好每天都幫忙著裝的忠對於該如何脫掉這身繁複的衣裳十分有心得,他努力仰起上半身,手指靈巧地在對方身上動作著,此期間愛之介僅是凝視著他沒有其他舉動。
  終於脫得只剩一件襯衫,愛之介重新將他的手按回床上,低頭親吻著他的胸膛,「會冷嗎?」
  「不會,房裡暖氣很足。」而且剛剛幫忙脫衣服的行為反而始終有點冒汗了。
  愛之介笑了聲,嘴唇落到了他的小腹上方,「我挺想說說電影小說裡常見的那句台詞,『馬上讓你溫暖起來』。」
  「……十分抱歉。」臉上的溫度似乎更高了,忠提起自己的腰好讓愛之介能順利脫去他下半身所有衣物。「已經……足夠暖和了。」
  「是嗎?」半跪起來將彼此身上所有衣服都扔到床下,愛之介拉開忠的雙腿將自己置身其中,俯身再次溫柔地親吻那張薄而小巧的雙唇。
  過程中那雙赤色的眼睛始終沒有從自己臉上移開或閉上,這讓忠連眨眼都捨不得,好似要溺斃在那雙眼裡。直到親吻完畢,他伸手捧住那張俊美英挺的臉龐,小聲低喃:「可以……再溫暖一點。」
  如果可以,請讓我融化在您的懷裡。
  
  「還記得你欠我一個娃娃嗎?」
  將全身清洗乾淨後,趁著熱度未消,愛之介拖著忠迅速鑽回被窩裡,兩人雙雙埋入棉被裡時,忠清楚地聽見愛之介發出的喟嘆,以及這句問話。
  「我沒跟你要,你就忘了嗎?」
  沒有,自從某次還是小孩子的愛之介天天帶在身上的那個娃娃不知所蹤,而那幾天孩子臉上的表情稱得上是強顏歡笑後,忠便明白他不該送這種粗劣的禮物,不想看到愛之介因此難過。
  後來做好的娃娃隨手扔掉了,忠將臉埋進寬闊的胸膛裡,並沒有打算將這件事情說出來。
  「因為我弄丟了第一個娃娃,所以你不願意給我第二個了?」
  儘管不明白為何在這時提起這麼久遠的事情,除了讚嘆愛之介的記憶是真的很好外,忠也做好了被怪罪的心裡準備。
  「可是我現在已經找回來了,那個娃娃。」
  忠睜開眼睛,抬頭,映入眼簾的是男人的笑容;他當年最喜歡且希望看見的,便是小小年紀的愛之介的笑容,抱著這份心意才做了個微笑的娃娃送給對方。
  「既然如此,你是不是應該,將那一個送給我。」
  這次愛之介沒有等待太久,得到了他最想要的禮物。


-FIN-


很老梗但就是,狗勾的笑容就是天使賜與的禮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