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那天自起 第二十六話:沒有退路的惡意

Amiss | 2022-01-22 12:47:45 | 巴幣 50 | 人氣 270




  「……又擋住了。」國王無奈地望著印奎背影,兩根指頭抵著太陽穴不斷劃圓,「還以為下來之後會看得更清楚的。」

        這是他第二次被擋到視線了,上一次還是在守正擋到入侵者的時候;沒想到這次換成他了。

  「需要在下安排?」銀狐優雅地在國王的耳邊細語。

  「不必,是我自己執意要從觀眾席下來的,就在這看完。」他擺了擺手,拒絕了銀狐的提議。

        此時,一名配掛值星帶的士兵一路小跑到銀狐的身旁敬禮,並隨之肅聲:「銀狐總隊長!第三巡邏隊分隊長,在此有事上報。」

  「有事?」銀狐不解地回過頭,「什麼事情會需要上報到這?」

  「是!有關侵入者的一些疑問,各分隊隊長經討論後一致向您請求協助。」

  「侵入者?嗯……知道了。」銀狐在了解事態後轉向同排的白豪,還沒開口,對方便自信滿滿地對著他豎起了大拇指。

        「放心吧!我會代替你好好保護陛下的!」

  「你本來就該好好保護陛下。」銀狐毫不猶豫地潑了盆冷水。

  「什麼嘛!我不是站在這當個雕像就好了嗎?」 言畢,包括耶卡國王在內的三人不禁對這句隱晦的怨言會心一笑後沉寂片刻。

       銀狐咳了兩聲後重回正題,「『網』的精密度雖然不及我親自操作,但它至少能反射掉不少攻擊,別再扯壞了。」話音剛落,那對銀瞳便死死地盯著某人。

        對方在收到訊號後也只能聳聳肩,兩手一攤表示。

  「上次是測試嘛。」

  「你……」

  「行了,有問題就趕緊去處理吧,順便查清楚對方的動機是什麼。」夾在這之中的國王嗅到了即要鬥嘴的氛圍,及時出聲制止。

  「好──」「遵命,陛下。」

  待銀狐行禮離去後,耶卡國王默默地將目光放到場上;望著那些稚澀的身影,他道出幽幽嘆息:

        「真好啊……」

  隨著守正起身,先前裝備的匕首在身後輕扯著他的衣領,彷彿在告知著自己還在這裡。

       希蘿慢悠悠地飄到比守正高一點的位置問道:「你打算用了嗎?」

  「不。」守正摸了摸身上的守鍊,確定好物品沒有損壞後朝印奎踏出了第一步,「不是現在。」

  只是──

  「喂,你看……」守正的行動讓台上觀眾紛紛議論,好似目睹了什麼難以理解的景象。


  老實說,光是之前的攻擊我就快招架不住了,現在又冒出新的謎題;重點是──它把劍彈開了,這就表示即使我能突破印奎的守備,他身上的黑塊就足以讓這一切徒勞無功。

  快想!印奎手腕上那黑壓壓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一定有什麼細節能幫我脫離這謎題。


  「真的假的啊……那小子。」

  「光一拳就讓他變成這樣了,還打算繼續嗎?」


  眾人不約而同地對著場上一拐一步的身影發出質疑,卻沒有任何人否定他的決心。

        「快趁現在丟出你的鍊子斧頭了結他啊!大塊頭。還在等什麼啊?」臺上的部分觀眾見印奎依然沒有任何動作,便開始不耐煩地催促著。

        他們不明白能早點結束的比賽,為何要愣在那等著對手慢慢走過去。

        對此,場上的印奎沒有做出任何回應,他默默地攥緊手中的長柄雙刃斧,目光聚集在眼前的守正身上。


  當初在聽到印奎的能力和屬性時,他確實沒強調只會用在武器上;反倒是我先入為主,認為會變化的就只有那把長柄斧而不是人,不然我早就──


  一想到這,守正就像突然意識到什麼而停下腳步;他端起手裡的劍,神色凝重地注視著的劍身和握著劍柄的那把手。


  對啊……

  要是他手臂上的黑色硬塊是「硬化」構成的話,那幹嘛不一開始……


  守正朝著印奎投以探索的目光,試圖去驗證某種猜想;這次的焦點不是手腕上的黑塊,而是——印奎另一隻手的拳頭上。


  難道說……


  「妳說印奎手上的黑塊不是能力形成的?什麼意思啊千金小姐。」冷鍛一臉狐疑地望著身旁的綺羅。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綺羅威風凜凜地將劍立於身前,蒼藍的雙瞳正觀察著場上的一舉一動,「還有,叫我綺羅就行了,被同齡人這麼稱呼還挺彆扭的。」

  「喔……不對!」冷鍛立馬搖頭指著自己的手臂,「他手上那黑壓壓的怎麼看都是他『硬化』能力造成的吧?都能擋劍了耶!」

  「那麼,就順著這條思路來探討吧。」綺羅沒有正面做出回應,反倒在停頓了一會後丟出疑問,「冷鍛──假如今天是你擁有這份能力,你會怎麼做?」

  「當然是先把全身『硬化』啦!要是武器奈何不了我,還不用像屬性一樣每次使用都要花時間,那我幹嘛還……咦?」說到這,情緒有些激動的冷鍛頓時陷入沉思。

  「沒錯,明明有足以輾壓全場的能力,卻只用在一隻手上,還有比這更讓人好奇的嗎?」

  「說不定是他的能力還沒開發到那程度阿,妳怎麼能這麼確定?」對方過於武斷的態度,讓冷鍛有些不服氣,故而提出質疑。

  面對冷鍛的反駁,綺羅微微一笑,「看看另一隻手吧。」

  「另一隻?」說罷,冷鍛便在印奎的手上察覺綺羅意指之處,「他……流血了?」

  若是沿著冷鍛的視線仔細延伸過去,就會發現印奎的指節上滲著鮮紅細流。

  「能力與屬性──就好比『手』和『武器』之間的關係。」

  「手跟武器?什麼意思?」冷鍛試著去理解這句話的含義,卻怎麼也想不明白。

  「打個比方吧,能力對我們星痕來說就像先天就存在的『四肢』一般,即使不需要思考也能使用。

  可屬性就不同了,無論是我手中的長劍還是你的大劍,亦或是印奎的那把長柄雙手斧;它們都是需要後天學習『武器』,無論要施展何等高超、華麗的戰鬥技巧,都得透過「手」來完成,不是嗎?」

  「嗯。」

  「想像一下,要是一名星痕駕輕就熟地揮舞著他手上的「武器」,甚至到讓人驚艷的程度;那掌握著『武器』的那雙『手』,又會差到哪去呢?」

 
 「呃……妳的意思是說,既然印奎的屬性使得這麼好,那他的能力就不該是這種表現才對;所以那黑黑的東西其實是印奎的『武器』囉?」冷鍛似懂非懂地搔著頭,感覺這段對話正在超出他的理解。

  「也不是。」綺羅語帶笑意,續道:「即使印奎動用體內全部的鐵屬性元素,也遠遠達不到我們親眼所見的程度。」

  「啥?那既然能力、屬性都不行的話,不就只能……啊!」冷鍛的大腦幾經波折後終於找到了答案,他一邊掉著下顎,一邊朝綺羅比劃著手勢,直到對方點頭回應才緩緩闔上。

「雖然不清楚他參賽的動機為何,但能做到這種事的人,即便直接加入『星群』恐怕也沒什麼問題;那麼——令人好奇的問題就來了。」隨著話鋒一轉,綺羅又將注意力重新挪回場上。


       面對這種級別對手,你又會怎麼做呢?


        只見場上兩名選手,都站在彼此的對立面相互對視著,彷彿誰也不讓誰。

        經過一陣沉默後,守正率先和對方開口,「印奎,你還記得『公平競爭原則』嗎?」

        「當然。」印奎一聽關鍵字,立馬提高警覺,「我的能力、屬性能說的都說了,你還想打聽什麼?」

  「誰說要說的人是你了?」守正將手中的長劍緩緩伸向前方,卻又在最後指向自己,「是我。」

        「……咦?」這意料之外的發展,打得印奎那叫一個措手不及,「你、你前面花這麼多心思在隱瞞自己的能力,為什麼現在又突然要說了?」

        守正拍了拍那條孱弱的大腿後和印奎繼續解釋,「如你所見,我這個樣子就算想跑也跑不了;不如在最後像個男子漢一樣,堂堂正正地分個勝負吧。」

        「守正……好!我知道了,你就儘管說吧!」印奎在聽了對方的覺悟後感動得眼眶泛紅,就差沒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幫對手加油喊話了。

  「你可要聽好囉!印奎。」守正對深信不疑的印奎露出了滿意地笑容,並在眾目睽睽下公布自己的能力,「它就是——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