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FGO】羅馬尼.阿基曼意外的聖杯戰爭 58(完)

白色彼岸花(黑鶴蘭) | 2022-01-22 10:00:28 | 巴幣 10 | 人氣 84

完結【FGO】羅馬尼.阿基曼的聖杯戰爭
資料夾簡介
那是一個不存在人理燒卻的世界。 許下平凡願望的王從容地享受著得來不易的第二人生。 然而,不該再次重啟的聖杯戰爭,憐選新的御主。

※原本只是一時興起想到的一個哏。
※但從那天之後莫名演變成在噗浪上每日連載的故事。
※此為一原噗連載重新擴寫修正的文章。
※連載統整噗請洽此噗,想快速追進度的話請直接走這。
※本回是第218~223噗的劇情。
※本篇亦在在水裡寫字痞客邦部落格以及Episode上連載

==========

58 邁向全新的未來


  在默默的一旁觀察著蓋提亞的舉止,並意外的看見管家居然帶著祂開始介紹整個宅邸,以及亞寧姆史菲亞家的歷史之後,羅馬尼懸著的心又放下了幾分。
  當年也是管家帶著自己,四處在宅邸一點一滴的告訴他這個家族的故事與歷史。
  不管是他被所長召喚並帶到這個家的時候,還是許下願望變成人類之後再次踏入這裡之時,管家都是面帶笑容保持著一貫的態度。
  「嘛……亞寧姆史菲亞家跟其他貴族主義的家族相比,看似更保守且封閉,老爺表面上似乎也是這樣。」管家曾經如此跟他這麼說,「但不少事情仍然是必須偽裝起來在檯面下進行的,所以很少人知道,老爺的野心可是很大的,甚至願意以生命作為賭注換得亞寧姆史菲亞的利益,跟著他這麼多年,我已經習慣了。」
  看過這麼多大風大浪,那年聖杯戰爭開打以前都已認識當時還是所羅門王的自己了,面對他的使魔……對於管家而言也沒有什麼嚇得了他的了吧?
  「畢竟,我是亞寧姆史菲亞的管家嘛!這點事如果不會應對,可是有失各位的顏面呢!」
  也因如此,他決定讓蓋提亞第一個接觸的「人類」,是他們的管家。
  「話說回來,瑪麗,我們是不是要去想一下,要如何應付明天在時鐘塔的拷問?」
  「會被拷問的人只有你而已。」
  「咦!?為什麼?」
  「你那麼聰明是不會用腦想嗎?大聖杯是你摧毀的,你是這次聖杯戰爭的御主之一,而且是時鐘塔的代表,再加上你本人又是上次聖杯戰爭的勝利者兼從者。」奧爾嘉瑪麗瞇起眼冷漠的這麼說,「11年來這些真相隱瞞時鐘塔這麼久,那些老不死的傢伙不會放過你的喔!」
  就在羅馬尼內心正在哀號的同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他們的背後傳來
  「不會,我已經安排好了。」
  羅馬尼感到有人從他們兩人中間擠了進來,接著有雙手還將他們攬了過去。
  他們的眼角,看見的是他們最熟悉也是最想見到的身影。
  「瑪麗、羅馬尼,歡迎回家。」
  本來以為會更晚回家的馬利斯比利突然出現在他們背後,令兩人嚇了一大跳。
  「比利?」
  「父親!」
  兩人的聲音如同雙重唱一般撞在一起,幾乎同步的表情讓馬利斯比利微微的會心一笑。
  「怎麼?這副表情是不希望我回家嗎?」
  馬利斯比利這麼說,奧爾嘉瑪麗嚇得結巴起來。
  「不……不是的!因為管家說……說父親你去了……去了趟迦勒底的英國分部……不在時鐘塔所以不會這麼早回來……」
  「喔?管家是這麼跟你們說的啊?」他看了眼手上的通訊器,「確實是晚回來了也沒錯,已經錯過下午茶的時間了。」
  聽到下午茶,奧爾嘉瑪麗的思緒瞬間當機。
  原來是以下午茶的時段為標準?不對,父親不是沒有喝下午茶的習慣不是嗎?
  「如果真的很忙的話,不需要這麼趕也沒有關係……」羅馬尼的語氣帶著濃濃的歉意。
  不知為何他有種對方是刻意排除一切萬難趕回來的感覺,即使對方的衣著完美到任何的皺紋都沒有。
  「對了比利,出發前你說過要帶土產回來嘛!」羅馬尼從袋子裡撈了撈,「我有帶不少的零食跟甜點喔!還有幾個品質不錯的原礦,應該會是不錯的禮裝素材,我也一起買了。」
  馬利斯比利意味深遠的笑了笑。
  「不,你自己就是最好的伴手禮了。」
  羅馬尼跟奧爾嘉瑪麗傻眼的看著他。
  「你說我把自己變成大聖杯嗎?不不不那根本是意外,不對,那是不可抗力因素,而且現在我已經『不是』了,現在要我充當大聖杯,我才不要!」
  羅馬尼擺出強硬的態度表示抗議,也許對於現代的魔術師而言那將會是他魔術生涯之中的頂峰,但是對於羅馬尼而言,那根本是自找麻煩。
  說真的,這番話要不是現場的人都是認識羅馬尼很久的人,同時也是知道對方的底到底是什麼,不然在其他魔術師的耳裡聽起來,絕對會被嘲弄無知,甚至是因為燕雀不識鴻鵠之志。
  「瑪麗。」
  突然,馬利斯比利的聲音一沉,非常嚴肅的面向奧爾嘉瑪麗。
  她有點緊張的吞了口口水,戒慎恐懼又無比期待的仰望著她的父親。
  「都讓迦勒底介入了,為什麼時間花到快1個月?我們的排除問題時程是設定多長。」
  「最多兩週,看事件發生的文明與資訊流通程度,必須以等比級數的比例納入考量而縮短時間。」
  「那麼加上各種外在不穩定與道德因素進來,迦勒底確實應該兩週內就能夠處理完畢了,這與11年前的社會環境不一樣……不,現在應該要說是12年前了。」
  馬利斯比利沒有帶著多餘的表情凝視著自己的女兒。
  「請問為何花了兩倍的時間呢?」
  無情的眼神冰冷的凝視著她,對於奧爾嘉瑪麗而言,這比責罵還要可怕。
  「我……」
  「比利,請不要怪她,是我的錯。」擔心馬利斯比利又要刁難她,羅馬尼馬上開口試圖解釋。
  馬利斯比利對羅馬尼投以疑惑的眼神,他有想到對方會替她求情,但是怪罪到他自己身上倒是沒想過。
  「確實如你所說的,不管是媒體、輿論還是地方政府的關說與保密協定,原本最多兩週就可以將大聖杯造成的所有影響解決完畢的。」羅馬尼尷尬的別過眼神,「我擅自拜託瑪麗要替那些因為這次錯誤的戰爭而無辜犧牲的罹難者……盡到最完善的撫卹與慰問,所以花了不少時間……」
  他有些愧疚的低下頭。
  「這不是迦勒底的責任,但我不想為了大局而死去的人們,就這樣被當成犧牲的成本,這有違人道。」
  「我以迦勒底的負責人的身份思考過了,雖然這場聖杯戰爭是發生在現代,示巴與迦勒底亞斯所觀測到的資料來看,對於百年後的未來並不會造成人理燒卻或扭曲,但這畢竟是迦勒底第一次讓聯合國實際看到我們的動員,若我們連這種普通人被捲入的後續安置都不做,甚至不把它放在眼裡,我們恐怕會失去聯合國對我們的信任,進而認為我們有成為恐怖組織的潛力而種下懷疑的種子。」
  奧爾嘉瑪麗仰頭壓下害怕的情緒,堅毅凜然的正眼瞪向她的父親。
  「雖然羅馬尼的想法很天真又太過理想,但我認為這是目前的迦勒底所需要展現的行動,主張保護人理與星球未來的組織罔顧人命,無法說服現代的人們不是嘛?」
  馬利斯比利看著眼前這對一大一小,人生歷練不比他多的孩子,他瞇起眼瞳,露出了曖昧不明的笑容。
  看著如此堅決的兩個人,他思考了一下。
  迦勒底介入聖杯戰爭的善後行動,確實是讓那些虎視眈眈的國際組織們真正的認真審視他們迦勒底存在的必要性,如果沒有做到完善,甚至沒有達到普遍大眾的價值觀與道德觀的話,他們絕對會被譴責。
  這是魔術師不注重的事情,但迦勒底必須「入世」,不能像時鐘塔一樣關在學術的象牙塔裡獨善其身。
  然而提出這個決策意見的人是羅馬尼而不是瑪麗,令他既意外又失望。
  意外的是,羅馬尼居然已經成長成這麼「人類」了,失望的是瑪麗竟然沒有想到這個層面,甚至還猶豫是否要採納這個選擇。
  這些年來他一直希望羅馬尼能夠進入迦勒底,就是因為他知道羅馬尼能夠以魔術師與一般人的雙重視角去考慮事情,現在更是讓他確信了這件事。
  迦勒底需要像羅馬尼這樣的人才,無關他真正的身份是否式所羅門王這件事。
  ……不,也許正是因為羅馬尼曾經是所羅門王,也是一般的普通人,所以才擁有這樣的特質與視野。
  這樣的話,他想可以不用擔心迦勒底的未來了。
  「好吧,我理解了,但是這樣的想法不應該是由羅馬尼先想出來的,這是瑪麗你作為負責人應該要優先想到的事情。」
  雖然沒有到責備的地步,但奧爾嘉瑪麗還是感受到父親語氣中的失望。
  「是……對不起,我沒有顧慮這麼周全。」
  看著父女倆之間冷漠的互動,羅馬尼隱忍很久的情緒終於受不了了。
  「我說……馬利斯比利。」
  馬利斯比利銀灰色的眼瞳微微一睜,他已經很久沒聽到羅馬尼這樣稱呼自己的全名了。
  自從他從所羅門轉生成羅馬尼之後,就沒有這麼稱呼過。
  「你對瑪麗太嚴格了吧?有必要這樣嗎?」
  很罕見的,馬利斯比利並沒有回答他。
  「羅馬尼,這不干你的事。」
  「什麼不干我的事?」
  羅馬尼很罕見的發怒了起來,讓試圖把自己的發言權撇開的奧爾嘉瑪麗嚇了一跳。
  「我知道對於魔術師而言,血緣、魔力、資質就是一切,但是請問瑪麗她有做錯什麼弄得你要這樣對她?
  本來想打斷對方替自己辯解的奧爾嘉瑪麗,看到對方難得憤怒了,她突然不知該怎麼辦,只好乾脆的閉上嘴。
  「資質不好嗎?她很努力,甚至努力過頭了,你都沒有誇獎她,這樣身為一個父親、一個指導者是不對的吧!」
  「羅馬尼,我……」
  「而且如果你要說天生資質的問題,那也不是瑪麗的錯,是你的錯啊!基因是你給的。」
  出乎意料之外的反擊讓馬利斯比利頓時也傻了眼,他完全沒想到對方會從這種角度作為切入點責罵自己。
  突如其來的,他感到有點尷尬,如果是別人,他還可以理所當然的以「這就是魔術師家族」這種話反駁回去。
  但面對羅馬尼,他突然發現好像不管說什麼,自己都站不太住腳。
  曾是魔術師又是普通人類的羅馬尼,作為交錯在這兩者之間的存在,才真的能看得如此清明。
  面對羅馬尼突如其來的爆言,這對關係冷漠的父女僵在原地很久。
  作為女兒的那一個表情很誇張,嘴巴開開合合說不出話來,而作為父親的那一個,看上去表面很冷靜,但身為在時鐘塔跟國際組織交際應酬這麼久的城府人士,他這時居然沉默了實屬不正常。
  羅馬尼這時想……他是不是言重了?
  呃……不,說到底他有這個資格跟立場說這種話嗎?
  但他認為這確實是很需要明確點出來的事情。
  確實,這對父女看著他從懵懂到現在12年,他也看著他們的關係12年,再怎麼遲鈍也不會看不出他們的問題。
  隨著沉默的時間延長,羅馬尼心裡的焦慮也緩慢增長。
  馬利斯比利低下頭,叉著腰一手將臉埋了起來,長長地嘆了口氣。
  奧爾嘉瑪麗有些不安的看著父親,雖然她很想對著羅馬尼大喊「你哪壺不開提哪壺」,可是也是因為羅馬尼這麼一說,她才頓時意識到,她們父女這些年來的關係在旁人看來有多扭曲。
  「比利,我知道你是君主,又是迦勒底的所長,必須要建立起領導者的威嚴與威信,瑪麗她不管怎麼樣都是你的繼承者,但你如此對她,難道沒想過這樣的做法,會讓作為屬下以及其他旁觀的人對你失去信任嗎?」羅馬尼用手搓了搓下巴,很認真的想了一下,「對自己的子女都嚴厲到恍如外人,在這樣的領導者底下做事真的安全嗎?還是標榜保證人類未來的組織的領導者,對獨生女的未來都這樣對待了,還有什麼樣的立場……」
  說到這裡,羅馬尼突然說不下去了。
  他發覺,這根本就是一個外人在批評別人家的教育問題,而且還是馬利斯比利這種「大人物」的家庭問題。
  突然,低頭不語的馬利斯比利噗哧一笑,不久便成了詭異的咯咯笑聲,讓整個沉默的氣氛變得更為尷尬。
  接著他長長的嘆了口氣,抬起頭將有些紊亂的瀏海往上一梳,臉上的表情滿是困擾又無奈。
  「沒有想到我居然也有會被羅馬尼罵的一天啊……真的是很丟臉呢……」
  馬利斯比利尷尬的別過眼神,身為魔術師,他從不覺得自己的做法有問題,雖然他曾經有想過,因為這是要與不懂魔術的普通人進行跨領域配合,是否自己也稍微改變一下思維與態度,但作為魔術師名門家族長年累積下來的榮譽感與尊嚴,他覺得只要在面對那些一般人的時候,擺出很圓融的態度就行了。
  因為,他們是名為「魔術師」的生物。
  然而同時作為魔術師與一般人的羅馬尼都這麼說了……也許身處在現代,他們在保留傳統的同時必須要順應潮流改變吧?
  「看來……我錯得很離譜呢……」
  他面帶苦笑,轉頭望向奧爾嘉瑪麗。
  雖然現在他還是很難立刻改變自己的觀念,又有一些拉不下臉,但是……
  既然羅馬尼都做得到,那他也可以嘗試去改變吧?
  「雖然下午茶時間已經過了,但是……」
  他露出了抹不曾在奧爾嘉瑪麗面前流露出對溫柔笑容。
  「我們一起去吃個下午茶吧!就我們三個人,還有……好好的聊一聊這些年……我錯了哪些事情……」
  雖然不是很明顯,但羅馬尼他看見馬利斯比利的耳根子微微的泛起了紅暈。
  「你說好不好呢?瑪麗?」
  面對態度稍稍破冰的父親,奧爾嘉瑪麗心中長年壓抑的那些情緒在此刻如同潰堤一般,斗大的淚滴從眼角滾滾留下。
  她用力的衝上前去緊緊的抱住父親的腰際,將臉埋入他的胸口。
  「當然好!為什麼不好?」
  雖然這或許只是寒冰之中的一道裂縫,但遲早他們父女彼此之間的這道冰牆,一定能夠慢慢的融化,看見真正的彼此吧?

◆ ◆ ◆ ◆ ◆

  接著又是歷經將近一週,來自於時鐘塔各君主與法政科的連環審問(兼拷問)之後,接下來便是前往迦勒底的準備了。
  回想那一週宛若精神時光屋般的言語攻擊,羅馬尼就感到頭痛。
  「在身為所羅門王的我去世之後到現在,魔術世界的社會到底是經歷了什麼事情,怎麼會扭曲成這樣啊……」
  整個會議可說是劍拔弩張,時鐘塔的各派君主想要削弱不知何時暗地竄起勢力的亞寧姆史菲亞家,但他們又苦無對策,畢竟目前大概除了法政科以外沒有任何家族有那個能力可以和國家級的國際組織周旋。
  因為這與他們身為魔術師的根本相違背──神秘必需隱匿。
  但天體科的君主卻做到對外公開的同時也保持隱匿,這個手法他們做不到。
  不過迦勒底這個組織,終究還是因為馬利斯比利才得以建立起來的,說難聽點,只要除掉馬利斯比利.亞寧姆史菲亞……甚至是他的繼承人,迦勒底大概就會面臨群龍無首的慘況。
  但正如時鐘塔的每一位君主,不,別說君主,只要身為魔術師,身上都會準備各種魔術禮裝,一來防身,二來是為了恫嚇那些意圖暗殺他們的人。
  這點艾梅洛二世倒算是另一種意外,他因為資質低下,身上能防衛用的魔術禮裝不多,在他人眼中甚至連玩具都不如。
  但他的義妹以及這些年來所教導出來的優秀學生們,等同於他的護衛,成了另一種無法被看見的體系,使得就算他本人的禮裝如此寒酸,也不會有人輕易動他。
  而馬利斯比利跟奧爾嘉瑪麗本來就是優秀的魔術師,身為君主家系,禮裝當然本就不遜色他人。
  於是整場會議的一開始,所有炮火都集中在他身上。
  ……但只有一開始。
  雖然他已經非常努力的克制了,也嚴格命令蓋提亞在自己的影子裡待命不准出來,但最後好像還是露餡了。
  不知道是哪個君主朝自己投了探測之類的魔術還是詛咒,結果因為自己曾身為所羅門王的魔術體質的關係,反而把對方的那個禮裝給摧毀了!
  啪的一聲,他沒來得及去確認聲音來源,會議桌上就出現了四散成碎石一般的寶石碎片。
  頓時可說是除了天體科這對父女以外的與會人員,瞬間臉色大變。
  包括艾梅洛家的義兄妹。
  不過臉色最糟的,大概還是法政科跟封印指定局所隸屬的,秘儀裁示局的代表。
  直到很後來他才從所長和艾梅洛二世那邊得知,當時在會議之中,他無意之間摧毀的禮裝,是來自於時鐘塔的地下──靈墓阿爾比恩的「東西」。
  思量至此,羅馬尼很認真的慶幸自己當初轉生成人類之後,選擇當一位普通的一般人,而不是投入魔術的世界。
  在那種扭曲的環境,難怪現代的魔術師比他前生時還要扭曲。
  他整理完要赴任至迦勒底的各項文件之後,便開始打包行李。
  接下來,他要跟著馬利斯比利跟奧爾嘉瑪麗去迦勒底。
  這是全新的挑戰,也是他未曾見過的世界。
  魔術與科學共存的所在,正如科學與宗教信仰相互交錯衝撞的所在,那究竟會是什麼樣的地方呢?
  羅馬尼.阿基曼心裡既緊張又期待。
  突然,他聞到一股非常清淡又典雅的花香,自鼻頭緩緩縈繞。
  那一瞬間,他知道那個「香味」究竟是什麼了。
  這個香味他還記得,應該說他大概此生永遠也不會忘記這抹清香。
  「你是來替我送別的嗎?」
  羅馬尼如此低語,但那抹清香並沒有散去,而是如同薄紗一般,環繞在他的頸間。
  就像有個人從他的後頭環抱著他的脖頸一般。
  「你也想跟我一起去嗎?」
  他恍如聽到一聲銀鈴般可愛的笑聲,他無奈的嘆了口氣。
  「那邊的生活可能會很無聊喔?你真的不打算選擇其他的道路嗎?」
  一陣強風吹過,將他房間沒有完全闔上的窗戶吹了開來,在冬日冷冽的寒風之中,他聽見了一句細碎的耳語。

  『哪裡也不去,也是一個選擇啊!』

  這個回答令他一愣,不久他露出了真那你沒辦法的笑容。
  「如果……最後你失去了方向,不知該回到何處的話……我願意當你的燈塔。」
  他依稀還記得,在最後的最後,他是這麼跟她說的。
  「好吧!既然你這麼決定了,那麼……」
  我們便一起出發吧!
  往那仰望星辰,看顧著這顆星球的天文台。
  一同邁向希望。


  THE END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