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中世紀的比武大會

帝國人 | 2022-01-22 08:38:22 | 巴幣 7898 | 人氣 1510


(一、)騎馬比武

騎馬比武 (Tournament) 本身就是以模擬戰鬥的馬術運動為特色,是中世紀貴族的熱門活動,對於中世紀騎士來說,並不是天天有仗打,教會強力推行上帝的和平後,騎馬比武本身就成了騎士們保持戰鬥技巧的重要活動,中世紀的錦標賽起源於 11 世紀的法國,相傳由法國男爵佩魯里 (Geoffroi de Preully) 發明的,它最初是一種兩位騎士之間的戰鬥練習,中世紀騎士之間的比武源自於四個原因,其中一個就是剛剛提到的上帝的和平,教會利用各種方式讓皈依的日耳曼武士停止互相爭鬥,為了宣洩他們的怒火,一個有提供獎品的比武大會對於他們來說是個不錯的替代品教會在 1131、1139、1179 年都發出了不准比武的禁令,方丈伯納德 (Abbot Bernard of Clairvaux) 超級鄙視比武大會,他甚至說:

你用絲綢覆蓋馬匹,用羽毛裝飾盔甲
用那什麼破布與馬鞍畫上你的盾徽
用著金銀寶石製成的裝飾品和馬刺
然後在這一切榮耀中,你帶著可怕的憤怒沖向毀滅
無所畏懼的愚蠢行為
到底是戰士之間的比武還是女人的小打小鬧?

但由於造成傷亡跟戰爭比更低與貴族對這項運動的喜愛而無法徹底禁絕,且這種運動可以訓練十字軍的騎士,所以教會也不了了之

無論從獎品還是娛樂,比武都對貴族有著強烈吸引力

第二則是外部威脅與戰爭需求,騎馬比武最盛的時間差不多是十字軍入侵的戰爭期間後與英法百年戰爭前夕,騎士們會為了加強訓練時常比武,第三則是君王的本意,讓自己的封臣保持互相競爭的態勢無疑對君王是有利的,君王能夠擔任裁判與獎品送發人本身就可以宣示自己是主人之意,而最後一個則是騎士精神的興起,騎士精神是個複雜的話題,不過騎士精神的一個準則就是不殺害高貴的同胞,這也適用於避免殺傷的騎馬比武

在參賽者身著正式戰爭用的盔甲,騎在馬背上互相衝鋒,就像在真正的戰鬥中一樣參加這些比賽是騎士保持實戰狀態的一種方式,也是一種通過展示自己的能力來贏得尊重的方式,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競賽變得越來越有名,場面也越來越大,在整個比武大會中,劍與騎槍的競賽是最重要的,競賽也由富有的國王或領主主持,並由想要獲得經驗與威望的年輕騎士參加,如果參與的選手可以俘虜他們的對手作為囚犯,可以贏得他們的裝備和金錢,由於獲得的獎品十分豐厚,這種類型的戰鬥可能會變得非常有競爭力,再加上,這種競爭也可以用於調解糾紛,因此受傷甚至死亡並不少見

雖然低傷亡,然而受傷甚至死亡的例子繁多,比如法王亨利二世就是決鬥愛好者,但也因此而死

在 1274 年,英國愛德華一世 (Edward I) 與法國的沙隆伯爵一起比武,結果伯爵沒用槍用手試圖把愛德華拉下馬,愛德華不服氣也伸手想把他拉下去,演變成了雙方士兵與台上觀眾憤怒的交兵,在中世紀,標準的騎馬競技的規則如下:

1.只有貴族才能參加比賽
2.參賽者必須有自己的馬匹和盔甲
3.一場比賽最多可以使用3支騎槍
4.比武時只有扈從 (Squire) 可以和騎士對話
5.將對手從馬上擊落即為結束比賽
6.獲勝者可選擇拿走失敗者的盔甲或馬匹,或領取其他獎品



(二、)比武前的人員

對於騎士來說,比武最重要的夥伴就是你的馬匹,馬對於中世紀的戰鬥非常重要。 它們可以在負擔重裝騎士的同時減少疲勞的頻率,在一匹優良的戰馬上使用騎槍攻擊對手是最低標準,足夠強壯的馬匹也可以在對手用騎槍頭撞擊主人時,提供一個穩固的平台,一匹優良的騎士比武馬需要能夠攜帶騎士和他的重型盔甲而不會感到疲倦,同時可以長時間旅行,並帶著沉重的負載,除了這些,戰馬還需要在戰鬥中快速疾馳以進行打擊,因為只要速度越快,人與馬產生的衝擊力越高,敵人越容易落馬,另外在比武期間在歡呼的人群面前出現摔跤在戰鬥中或自己的名聲都是一個巨大的劣勢,而且裁判通常會依此宣布勝負。

馬匹無論在戰場或決鬥都是穩固的靠山

騎士的武器到 1300 年之前,絕大多數的比武都是用真正在戰場上使用的武器,還包括狼牙棒與戰斧,因此在早期的比武,造成的傷亡很大,早期比賽多達 10% 的參加人員會受傷死亡,在比賽期間,中世紀的醫生總是在場,1175 年,一場在神聖羅馬帝國的比武大會造成了 17 名騎士死亡,1240 年同樣在德國有 60 名騎士因為騎馬競技死亡,因此在 1300 年後比武很少使用真正的武器,取而代之的是由武器法令 (Statutum Armorum) 宣告騎士必須在比武時使用磨鈍的武器,騎槍頭要是鈍的,騎士到 1300 年後的比賽目的僅是試圖將某人從他們的馬上摔下來,為此發明了所謂的欄杆,就像一個跑道一樣讓騎士奔馳,避免雙方 ''撞車''

騎士的重要 ''夥伴'' 是侍從,這種人被稱做 "Kippers'' ,是貴族們帶去參加比賽的步行僕人,這些人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些人是你取回獎品人手,當一名選手落敗時,全副武裝的他很少會正直的交出自己的裝備,所以這些 Kippers 會拿著狼牙棒跟其他鈍器,湧上去棒打那名不守規矩的騎士,一輪暴打後他就會交出裝備了,由於比賽只能由貴族參與,所以這些 Kippers 不能上場戰鬥,只能在對面騎士落敗後衝上去打個幾棍,在晚期在場上帶著 Kippers 被認為是一種不道德不光彩的行為,尷尬的是假如對方也有帶 Kippers,那就會變成雙方械鬥的場面,差不多在 1300 年左右騎士就已經不帶 Kippers 了。(題外話,Kippers在英文也有鹹魚的意思,不知道僕人意思的,會看成騎士帶著一群鹹魚去揍人XDDD)

女士們看著心儀的騎士戰鬥就是聖杯故事的影響

另一個騎士的準備工作,是心理上的,自從法國作家克雷蒂安·德·特魯瓦 (Chrétien de Troyes) 創作出亞瑟王與聖杯的故事後,許多騎士將禮貌與騎士精神逐漸帶到競技場上,根據特魯瓦的著作,一名美麗高貴的女士會成為一個比賽的焦點,比賽中的騎士應該要為台上的女士而戰,當然女士的參與本身會讓比賽的暴力程度下降一點,這種讓騎士好好表現的行為也使參與競技麼目的從單純的拿獎品,變成了獲得女士青睞的比賽,建立起這個神奇的例子的,是一名騎士男扮女裝上陣比武,這位老兄叫烏爾里希·馮·列支敦斯登 (Ulrich von Liechtenstein),烏爾里希穿著愛神維納斯的裝扮到處比武,他認為騎士最主要的奉獻是對於愛情的,假如有領主要邀請烏爾里希參加比賽,被他擊敗的騎士必須要向周遭的女士致意,女士也會給青睞的騎士信物或戒指,這也成了一個比武傳統,女性激發男性的英勇,男性因此表現出更大的英勇行為以吸引女性的更多關注。



(三、)比賽內容

對物比賽

1.目標打擊 (Quintain Jousting)
在目標打擊比賽中,騎士將他的長矛對準一根桿子上的一個假木靶,桿子有時會設計成像風向雞一樣,被擊中時會旋轉,如果他擊中目標時不夠不准確或騎馬速度太緩慢,綁在另一頭的沙袋會擺動並擊中他,把騎士打下馬,與其說這是對騎士技巧的比賽,更切確的說是在測試馬匹的速度與靈活性,因為不夠快的話騎士無法及時擺脫沙包的打擊。


2.環狀比賽 (Ring Jousting)
在環比武或傾斜中,騎士會嘗試用騎槍尖端刺中小環,這些環有時掛在繩子上,立在木棍上,或更極端的,拋向空中,騎士要策馬狂奔擊中環狀物,這就跟現代用槍械擊中瓶子一樣,是考驗騎士對於武器熟練度的一種比賽。


無論是目標打擊還是環狀,都是一兩個以上的騎士同時參加,誰最精準跟快速者獲勝,在 1400 年代初期,在對手之間的加了一道低隔牆,增加這道牆的原因當然是怕騎士互相干擾,或眼紅看到對方比較順利直接架槍打過去的尷尬問題,以及避免馬匹受到傷害,因為馬真的很昂貴阿,因此這種競賽,騎士們會來來回回一次又一次地擊中目標物,直到宣布誰是獲勝者


對人比賽

1.單人槍術 (Joust)
騎槍術是比武大會的最重要項目,古法語稱做 Joster,是 ''去迎接、去面對'' 的意思 ,槍術比賽會在幾天內進行一系列淘汰賽,A擊倒B於是A去跟另一組的獲勝者E決鬥如此這般,最終確定總冠軍,每個騎士將與每個對手一起決鬥三遍,這也是為何騎槍只能用三把的原因,也與早期的騎槍容易斷裂之故有關。


2.騎士混戰 (The Melee)
混戰在最早期是兩名騎士騎馬使用各種武器決鬥或更多人的混戰,這項傳統源自於早期日耳曼戰團 (Warband) ,騎士習慣以小隊的形式進行訓練與作戰,一同進攻、一同撤退,這種訓練在騎士之間被認為是至高無上的,在一次法國的中世紀訓練中,一組 15 人的騎士小隊在嚴密的訓練下,有3人喪生,1人從馬上倒下,但剩下活著的人不顧那些傷亡者,而是努力地保持陣型,小隊這種戰鬥有步行的也有騎行的,不過多以步行為主,因為馬匹相撞的傷亡太大


3.決鬥審判 (Judicial Duel)
雙方有宿怨的情況下,決鬥是一個中世紀的解決形式,決鬥審判最早可能源自於日耳曼法律,西元 502 年的勃艮第法令中認為,如果雙方拒絕對方的和解或希望洗刷自己的名譽汙點,可以用武力來證明自己的清白或榮譽,特別的是這種司法決鬥實際上不只有貴族參加,平民也可以,而女性必須由丈夫家人或雇傭勇士來為自己洗刷汙名,比如最近的電影最後的決鬥,就是騎士賈克 (Jacques le Gris) 與約翰 (Jean de Carrouges) 的決鬥,嚴格來說這並不是競賽,而是一種司法制度。




(四、)騎馬比武的技巧

除了強大的耐力與體力,技術可以讓騎士獲得優勢,為了贏得一場馬術比賽,一個人需要將他的對手從馬上摔下來,全速沖鋒是非常重要的,這樣一擊才能把對手一招弄下馬,由於騎槍的尺寸,長時間保持穩定很困難,但諾曼式的騎槍拿法比較省力,同時也在戰場上廣泛的被使用,然而將對手從馬上擊倒是極其困難的,因為騎士們被安置在一個有堅固的高馬鞍中,在偏離中心的位置打擊對手更有效,在晚期為了避免騎士亂瞄準,特別是頭部,所以會在騎士肩膀上有一個牌子,作為標準擊中目標。

保持穩定是決鬥的第一要務

假如你決鬥被敵人搶了先手,你無法躲避對手的槍擊時,防守角度就成了你不會落馬的關鍵,在騎馬決鬥中,進攻和防守是同時發生的,當對手靠近時,防守最重要的是要偏轉對手的騎槍並減少對方施予的衝擊力,身體前傾有助於保持平衡,減少摔倒的可能性。 騎士會將他們的騎槍放在他們強壯的一側,被直接擊中即使是鈍頭還是真實削尖的武器,都對自己而言是非常痛苦的,到了中世紀晚期,決鬥的騎士通常會把槍頭指向肩膀牌子的中心到外圍之間,避免讓騎槍對對手造成嚴重傷害,同時讓對方落馬。



(五、)比武與盛宴

要參加一個比武大會,早期只要一個國王或領主有錢,其實就可以辦比武大會,比如封建制度下的國王,在承平時期亦可使用召喚附庸的形式邀請底下的騎士舉辦比武大會切磋戰藝,而任何一個領主都可以發出邀請函,邀請鄰近的騎士參加自己的決鬥盛會,所以在國籍上比武大會沒有限制,比如一位住在洛林的貴族,他的與會騎士可能就有法蘭西、德意志、佛蘭德斯、荷蘭等地的騎士,甚至一些威名遠播的騎士,比如英國的威廉馬歇爾 (William Marshal) 就常常四處參加各地的比武

到了公元 14 世紀,比武大會已經變得更像是一場盛大的盛會和展現自己高貴血統的表演,而不是真正的戰鬥,對社交展示特別重要的是衣裝華麗的騎士們遊行,騎士們可以用他們的盛裝與人高馬大的形象給當地人留下深刻印象,然而當騎士們用騎槍互相衝鋒時,仍然存在一些危險,因為馬匹的衝擊力仍然強大,不可小覷,而隨著時代的演變場地的面積也縮小了,還有柵欄軌道避免馬匹相撞,更高的安全性意味著參賽者可以使用更輕、更華麗的盔甲、冠冕和盾牌


其實現代的馬術活動就是比武大賽的非暴力版本

不過貴族之間的競技實際上平民是不能參加的,只有高貴的貴族才可以上場比賽,但平民可以坐在觀眾席 (不是那麼近的觀眾席) 觀賞比賽,競技場邊上的包廂房間是為欣賞的平民觀眾所準備的,尤其是女性觀眾準備的,除了在場上觀看外,平民也可以自願報名參加成為 Kippers,擔任負責回收獎品的棒打人 (鹹) 員 (魚),假如騎士們不打算脫下裝備,那麼平民們就可以體驗一生一次暴打貴族的感覺了,要當好一名競技場鹹魚通常要用木棒打對方敲到不省人事,也是蠻古怪好笑的一環

隨著活動變得更加奢華,舉辦與參加的成本大幅度飆升,只有最富有的國王與貴族才能負擔得起舉辦和參與,除了經濟阻礙之外,騎士們還必須證明他們身上流著高貴血統,才能參加,因為整個賽事變成了一場貴族展示自己的華麗練習,貴族的橫幅和徽章上書畫著自己的家徽,騎士的盾牌和馬匹上的盾徽是觀眾辨識他們的重要標誌。在決鬥場的周圍有著盛大的慶典,包括各式各樣的攤販,雜耍藝人,音樂盛宴持續數日,最後當一名騎士優勝,通常由一名美麗的女士來為他頒獎,之後則是一連串的宴會




參考書目:

《Jousting and the Medieval Tournament》
《Osprey - Knights at tournament》
《Tournaments, Jousts and Duels: Formal Combats in England and France, circa 1380 – 1440》
《The Medieval Tournament: A Functional Sport of the Upper Class》
《Some Aspects of the E Some Aspects of the Evolution of the Medie olution of the Medieval Tournament Up t ournament Up to the Reign of Maximilian I: An Introduction》
〈The Medieval Tournament〉網路資源

圖片來源:
Dribbble
The Medievalist.com

創作回應

司馬盛澤
比武也是中世紀貴族的炫富手段,有血統的名馬、義大利名匠的哥德全身鎧,就連鹹魚都有自己的頭盔與皮假,看上去就很有面子
2022-01-23 14:31:27
一劍封邪兵燹
原來是要比賽啊!不錯看啊! 很棒啊!
2022-01-23 14:32:32
駱駝商旅
貴族之間手癢好鬥,打仗勞民傷財
老百姓表示比武大會德政:D
2022-01-23 18:55:54
格倫
有人要辦比武大會的話我可以幫忙當 Kippers
2022-01-24 13:55:40
Hen (DoubleHeat)
唯一對騎馬比武的印象就是冰與火之歌影集,一開始看到中間的欄杆還以為是要讓馬跳過去表演馬術用的ww
2022-01-26 18:27:0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