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肚子痛的我遇見的那傢伙-第三章

口陽哥 | 2022-01-22 05:17:45 | 巴幣 102 | 人氣 67


第三章 《那傢伙其一 》
        「靠杯,怎麼剛好是這種爛題目!」
        日文課的練習朗誦持續進行著,我算了算叫題的順序,當輪到我時,給的題目會是道圖片題:
圖中畫著一個男孩正皺眉幻想著一個女孩,提示的單詞是[かわいい]、[彼女]。
照著題目要求造句,得到的結果會是「かわいい彼女が欲しいです。(好想要可愛的女朋友)」。
太羞恥了!若是這種話從我這種肥宅嘴裡講出來只會給人一種「哇靠看得出來你真的很想耶」的嘲諷感,屆時一定是尷尬指數滿點,更別提事實上我並不想要的呀!
        「次の問題(下一個問題)、蔡さん」
        「かわいい彼女が欲しくないです(並不想要可愛的女朋友)。」
        「哈哈哈哈!人家書上面明明就畫想要,你給人家改成不要喔。」
老師呵呵大笑地回應,仍將我我說的這句回答謄寫上白板,並細心地為大家複習否定的用法。
        「啊蔡さん,你是不喜歡可愛的嗎?還是……」
        「是不想交呀,女朋友什麼的。」
        「蛤啊?為什麼呀,你爸媽不會催你……會不會。」
        「因為我覺得年輕女生都很可怕,跟女孩子相處我都會害怕到尿在褲子上。」
我說完,幾位班上的同學笑了出來,是一群已經當媽媽輕熟女。
        這不是我第一次開「年輕女生」的玩笑,平常的日文課老師會在問答中穿插閒聊讓我們更認識彼此,在其中想辦法把這些長輩逗樂是我上課的小小樂趣。
等我話已說出口才赫然想起:不對,今天在場的同學中就有一個年輕女生。
我轉頭想看看女孩的反應,因為我十分擔心剛才的玩笑也許會冒犯到這個初次見面的傢伙。
她也正撇過頭看著我,在四目相交的瞬間她將目光收了回去。
        「看來是真的冒犯到了……」
        「她的表情是在生氣嗎?戴著口罩不太好分辨……」
        「她都轉頭來看我了,她一定很在意吧?」
        「一定給她壓力了!她或許會覺得這個環境有一個胖子很不好相處……」
        「我該怎麼讓她知道我沒有惡意?那只是習慣性說說的玩笑不是在針對她……」
        「完蛋,我會不會就這麼把一個想學日文的初心者給抹殺了?」
一齣又一齣的內心劇場輪番上演,最終在無法遏止的心裡掙扎中迎來了下課。
筆記是抄了一些,但抄寫的排版左歪右扭、內容東缺西漏,真正進到腦袋裡的可說趨近於零了。
        「老師,那能不能直接我們學費給你,然後另外找場地我們自己上課呀?」
        「不行啦,安呢(這樣)櫃檯那邊會生氣吶,大家也是要互相尊重啦。」
下課後,幾位媽媽到講桌前與老師討論著。
若這個班無法開課,我們班的學員有兩條道路可走:
一是去找週六以外的其他班級插課,但壞處是課程進度無法銜接上,且只有週六有空的學員只能被迫中斷學習。
二是瞞著學舍承辦人員偷偷開課,等於老師私下接收學生,但這會與學舍方利益衝突且有點不職業道德,通常很少老師願意這麼做。
        「啊我只能禮拜六來啊...我想在這個班就好...我想來這裡呀。」
班上年紀最大的,老師也要稱呼她「姊姊」的阿嬤小聲說著。
「姊姊」是個我非常尊敬的長者,近七旬的年紀依然抱有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與她孫子輩的人一同上課。而且絕不倚老賣老,和我們說話時親切得就像把我們當作自己的小孩一樣。
聽著「姊姊」的嘀咕,我有點於心不忍。
        「那如果剛剛那個女生也一起上課人數不就夠了嗎?」我說。
        「這個就很勉強,那個妹妹也是只想上禮拜六的沒錯,不過她...」
        「她...?」
        「她連五十音都還不太會,硬要人家接這個班的課會害人家很辛苦。」
「連五十音都還不太會」,這句話在我腦海中不斷回響。
聽完老師說的這句話,我馬上提起背包,連聲「おつかれ(辛苦了)」都沒說,很沒有禮貌地從教室跑出去了。
        不該就這樣結束的,這個班。
我一股腦的往學舍外奔走,想著自己會再也沒有理由搪塞關切我近況的親友;想著班上會為我的爛笑話捧場的媽媽們;想著因為無法再來上課而失落的「姊姊」…….
        我想著,如果連五十音都不會,那不如就由我來教吧!
這點程度的東西,有心要學的話一個晚上就能學起來了。
然後是上課進度,如果一個禮拜讀完一課...不,三天讀完一課的話就可以在下一期開課前跟上這個班的進度。
可是我有那個能力教學嗎...我所做的筆記醜到連自己都看不太懂了。
每三天...我是家裡蹲很閒無所謂,但她會有時間嗎?那女孩的年紀看起來像大學生,大學生的話應該時間很……也說不準,指不定人家課很滿或是得打工呢?
        在迫切尋找女孩的意念下,我努力回想她的樣貌。
深黑色腰帶、蕾絲荷葉邊、緞帶、厚底學院鞋,對,還有頸圈……
我幾乎是用撞的頂開學舍的大門,頂著辣紅的夕陽硬撐開雙眼,由左至右掃視了一遍。
沒有,沒有,沒有。
停車的區域沒半個人,通往大馬路的紅磚道只有一台違停的休旅車,捷運站的入口也是空無人影。
        「該不會已經騎走或下去搭捷運了吧。那個頸圈。」
找不到人。
        「靠腰,是走這麼快幹嘛。」
找不到人的話,想再多都是沒有意義的。
        「很騷的頸圈,妳走那麼快幹嘛啦!」
我死了心,放棄尋找女孩的念頭,怒吼著。
        「那個……如果你講的是我的話,我還沒走喔。」
我轉向背後,看見了女孩。原來尷尬致死是這種感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