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劫仙萬事廟: 第六十七回《矮人軍團集結!》2022/01/21

龍上哲哉 | 2022-01-22 00:48:41 | 巴幣 116 | 人氣 70


  清晨時刻,山洞外聚集了大批的士兵與祭司,妖帝與妖將也已準備就緒。
  「飛廉啊!沒想到有生之年還可以再見到你……甚好~」一頭潔白長髮與長鬚竟顯老態,頭頂一對鹿角掛滿了鈴鐺,帶著眼鏡手持木杖的老人走近道。
  「白澤師叔!沒想到您老人家……」飛廉又驚又喜恭敬道。
  「臭小子!想說什麼?今天去祭奠先帝黎,自然要大祭司出馬,你說是不是?」白澤用木杖敲了敲飛廉的腦袋道。
  「師叔說的是,沒想到師叔還沒退休……老當益壯!」飛廉苦笑道。
  「沒辦法!你不在,我原本的候選人就沒了,現在的小妖們一個比一個不爭氣,唉……」白澤搖頭嘆氣道。
  「先生……那個時辰差不多了,之後再聊吧……」一名祭司緩緩在白澤耳旁說道。
  「喔喔!都給忘了!啟程!」白澤雙手高舉向天,頓時雲霧繚繞在部隊身旁,眾人踏上腳下的雲霧,乘雲而起向帝陵前進。
  「廉叔叔!過來一下!」垣一向飛廉招手道。
  「妖帝請說!飛廉在!」飛廉恭敬低頭道。
  「等等我們就不陪你進去了,我要去祭拜一下家父家母,你如果會怕就讓鼠寶跟牛寶跟著吧!放心我身邊還有猴將軍。」垣一摀著嘴悄悄在飛廉耳邊道。
  「是左夷將軍!左夷!」吳祁從隊伍最前頭喊道。
  「臭猴子看路!當心撞山!」飛廉喊道。
  「沒事的……我也不是第一次去……」飛廉溫柔的向垣一說道。
  「我們快到了!就在前面了……」白澤揮了揮木杖擋在眾人眼前的雲霧瞬間散去,四座巨大如山的兇獸石像映入眼簾。
  「眾人聽令!鼠寶、牛寶與我同行,其餘人隨妖帝進行祭拜。」飛廉揮舞羽扇喊道。
  部隊在帝陵大門前進行整頓,白澤先生則帶領祭司們進行著祭奠所需儀式。
  「你們準備好我就要開門了!切記禮儀!」白澤叮囑眾人道。
  「是!」部隊齊聲答道。
  隨著白澤先生施法,巨大的石門漸漸打開,從中颳起狂風吹向眾人,一盞盞燈火亮起。
  「鼠寶!牛寶!我們出發吧!」飛廉喚著兩人緩緩走入帝陵。
  「是將軍!」鼠、牛二人嬌小身軀緊跟著飛廉其後。
  「猴將軍!猴將軍!我們等廉叔叔進去後拜個時辰再進去吧……」垣一向身旁的吳祁道。
  「怎麼了?幹嘛不一起進去?」吳祁一臉疑惑道。
  「先讓他們幫我們吸引那幾個臭小子,我可不想在大家面前被嚇到尿褲子。」垣一搭在吳祁耳邊悄悄道。
  「不是吧……你都多大的人了,你還怕那幾個守陵人?」吳祁一臉無語道。
  「放心吧!小垣!有我跟鵬在!」鯤語帶心機道。
  此時的鵬渾身穿戴著各式護身符,手拿著符咒與桃木劍,信心滿滿的看著妖帝。
  「就他……他比我還怕……你看他今天的行頭……」垣一鄙視道。
  「安啦!安啦!」鯤安慰道。
  偌大的帝陵之中石牆之上雕刻著歷代妖帝,飛廉三人緩緩前進先黎帝的陵寢中,陰風陣陣吹過;嬰孩哭泣之聲似有似無,女子的邪魅笑聲,令鼠寶有些害怕。
  「怎麼了鼠寶,你怎麼在抖?」飛廉一臉淡定道。
  「我鼠寶大爺怎麼可能會怕什麼鬼魂,之類的…早知道剛剛就跟鵬大哥買幾張護身符了……」鼠寶豎起耳朵時刻觀察著四周緊張道。
  「鼠寶你看!是先帝邢!好帥喔!被譽為妖族最強的戰神,一人就能將百萬雄兵擊退。你看還有先帝宗一,最帥的妖帝。還有還有……」牛寶一邊欣賞著歷代妖帝石像,興奮的喊道。
  「牛寶你都不怕嗎?是不是神經太粗沒什麼感覺,總覺得附近有人在看著我們……」鼠寶神經緊繃到極致道。
  「你們兩個快點,不等你們了喔!黎的房間就在前面了。」飛廉緩緩向前,不時回頭看向兩位小朋友。
  「來了!將軍不要丟下我……」鼠寶拉著牛寶快步跟上。
  幾人脛直來到一處石門外,門上刻印著妖帝黎的畫像,飛廉呆看著石門數息遲遲未推開門。
  「將軍怎麼了?怎麼不開門?」牛寶疑惑問道。
  「沒什麼……就是覺得,門後有些不好的東西……」飛廉躊躇著推開石門,只見一口靈石製的棺平躺在平台中央,房內擺放著黎身前所使用的一些物品,與祭拜用的靈位。
  「走吧!進去吧!」飛廉一邊走入房內觀察著裡面的一切。
  正在三人皆入房內之際,石門突然緊閉瞬間漆黑無比,鼠寶嚇的靈魂飛出了身體,口吐白沫倒在地上,牛寶則是一臉無事的看著鼠寶,四周開始傳出聲音。
  「叛徒!飛廉!我曾經這麼相信你!」
  「果然情同手足的兄弟僅此而已……」
  「拋棄同族,背棄信義的男人……」
  「奪走我的一切,納命來吧!」
  「如果這麼想要我的命,就親手來拿吧!阿黎!」飛廉不急不徐搧著風道。
  突然鬼影幢幢,四道影子飛快的在穿梭著,此時的牛寶也進入的戰鬥狀態,手持著鋤頭樣式的法器,護在飛廉身旁。
  「報告將軍!鼠寶失去戰鬥能力!請將軍下令!」牛寶一進入戰鬥就像換了個人,絲毫看不出平時憨厚呆呆的樣子。
  「先把鼠寶拉去安全的地方吧!」飛廉指示道。
  「屬下遵命!」牛寶拖著鼠寶到一旁牆上靠著,一邊警衛著四周。
  「納命來!」突然四道影子從不同方向,一同對飛廉發起進攻,在黑暗中佔據上風,四把長槍刺向飛廉各個要害!
  「開玩笑也要有限度!魑魅魍魎!」飛廉手中羽扇一搧,狂風剎那間將四人禁錮。
  四個紫髮蒙面身穿黑色斗篷、纏著繃帶,如孩童般的人吊在空中,
  「呿!還以為今天可以好好玩玩!」雙手纏著繃帶的人道。
  「就是啊!魑!就是啊!真沒意思!」雙腳纏著繃帶的人道。
  「早知道就聽魅的,你看現在多尷尬……」左眼纏著繃帶的人道。
  「魍!你看看鼠寶……那個慫樣,呵呵~~」右眼纏著蹦帶的人道。
  「原來是你們四個……還以為是刺客,害我白高興了……」牛寶看著四人收起鋤頭,臉上寫滿了失落……
  飛廉將四人放下,卻見幾人興奮的向牛寶跑去,手拉手高興的在昏迷的鼠寶旁圍圈跳著舞。
  「牛哥哥好久不見了……最近好嗎?」魅看著牛有些羞澀問道。
  「啊!?很好啊!每天就是耕耕地、種種菜!我還想說你們幾個跑哪去了,原來跑到這個地方來……」牛寶回道。
  「鼠寶還是跟以前一樣,沒用!膽小!」魎看著鼠寶嘲笑道。
  飛廉看著六個嬌小的人,想起過去被人稱為保母將軍的回憶,有些頭痛……
  「將軍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都沒人來跟我們說!我們還以為是垣一那個膽小鬼!」魑看向飛廉問道。
  「對啊對啊!垣一可是每年來都要被我們嚇一次,自從黎帝仙逝以後,我們就奉遺旨在此守陵,黎帝可是說了,將一個重要的任務交給我們四個人!」魍附和道。
  「我也是昨天才回來的,我原本還以為你們幾個已經……」飛廉假裝很傷心的啜泣著。
  「怎麼可能!我們可是妖族最強的影子部隊!才不會那麼容易死掉!」魑顯擺著自己瘦小的右臂道。
  「說正事!敘舊先擺一邊,剛剛說了,阿黎交給你們任務對吧?」飛廉不耐煩道。
  「喔對了!黎帝說過,他有很重要的東西要交給你,就在他的棺裡面,只有你才能打開,我們只是保護它落入除了將軍之外的人手上而已。」魅解釋道。
  就在眾人看向帝棺之時,鼠寶卻已經醒來正靠在棺上東敲西打的,查探是否有機關。
  鼠寶調查完畢向飛連敬禮道:「報告將軍!沒有機關!請安心打開!」
  「一聽到寶貝,這鼠寶就跟變個人似的……」魍對著鼠寶一臉鄙視道。
  「就是!就是!」矮子軍團附和道。
  「阿黎還有交代其他事情嗎?」飛廉問道。
  「應該!沒有了吧……」魎看著其他三人答道。
  「啊!對了!他有留封信在棺裡,就這些吧……」魑突然靈光一閃道。
  飛廉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舉起扇子揮向帝棺,棺蓋被風吹了起來,輕輕的落在一旁,從帝棺之中散發出濃厚的妖氣與光亮。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