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Fate/Ninety-Nine-Night vol.5《ACT-2(1-6)》

ノララノダ | 2022-01-21 22:45:02 | 巴幣 2 | 人氣 137




  這就是Rider能夠隻身對抗Berserker的原因。

  而他到底訂定了什麼樣的規則,現在並沒有人知道……



  Berserker將斧頭給抽離,準備再次對Rider給予比方才還要沈重的打擊。

  見Berserker將斧頭給移開,又露出如此龐大的空隙。

  Rider毫不猶豫的對著Berserker持有斧頭的雙手開了兩槍,不偏不倚的打在Berserker的手腕關節上。

  雙手腕在那瞬間受到不小的衝擊,斧頭頓時掉落地面。而當斧頭掉落在甲板上時,居然使船身在一瞬間傾斜。由此得知這斧頭比實際上看起來還要來的重。

  雖然這點傷勢對於自我復原能力很強的Berserker算不了什麼,但是只要有這點空隙就夠了。

  「下去吧。」

  Rider一口氣竄入Berserker的胸甲前,以肩膀撞擊的方式給予Berserker一定程度的衝擊。

  在船上的立足點本來就沒有很穩定,在加上Rider那突如其來的衝撞,使得Berserker在那一刹那間失去平衡。

  而Rider為了不讓Berserker有機會可以取回平衡點,他在撞擊對方時,將軍刀插入對方的右腳踝內,又同時對著左腳踝開了兩三槍。

  即使Berserker的恢復能力在強,也沒辦法在這短短的幾秒內治好。

  「抱歉啊,老子並不想跟Berserker折騰太久。你就乖乖的下去吃砲彈吧……」

  Berserker失去平衡,而Rider則是在往前用力的跨一步。

  隨後他伸出右腳來,像是在模仿某部經典的斯巴達電影般,Rider使勁力氣的踢往Berserker的身上。

  這一踹,Berserker往後頭倒去,之後就如同Rider所說的一樣,Berserker摔落至那片黑暗的森林內。

  「就說是老子請客的,給那傢伙吃一頓大餐吧!」

  即使將Berserker給踹落,Rider也沒有馬上解除戰鬥狀態。

  命令一下,所有砲台都往Berserker所跌落的地方瞄準,大量的砲彈也一口氣將該處給掃平。

  只是在砲彈連續轟炸之時,那突如其來的事情發生了。

  Rider先是感覺到身體出現一絲的違和感……但正確來說是不適感,但也是因為那不適感……

  他的觀感就因那違和與不舒適的感覺,導致他在一瞬間出現不小的破綻。

  那時一陣怪風從森林處猛烈的吹上來,而這陣風Rider非常的有印象,只是當Rider注意到時卻已經來不及了。

  「艾爾梅洛依先生,小心!」而在Rider身後的不遠處,傳來了夏洛克‧福爾戴斯的吶喊。

                   X  X

  登場說不上是震撼,可以說是再也平凡不過。

  但配上那海盜船打出的砲彈所產生的爆炸,那爆炸產生的閃光,使得那群人的登場顯的更加詭異。



  Saber非常迅速的就做出反應,她擋在衛宮士郎與遠坂凜的面前。

  手握刀柄。作勢她隨時都能拔出來攻擊般。

  而偽裝成夏洛克‧戴爾福斯的Archer,則是把少女藏到自己的身後。所幸少女的體態嬌小,所以躲在Archer的身後並沒有那麼容易被發現。

  「歡迎來到最後的舞台……沒想到角色們都照著劇情,來到這裡了。」

  先是環視所有人後,羅貝多‧羅‧貝魯滋才愉快的繼續說道:

  「這大概就是身為劇中角色的宿命吧?無法反抗所謂的劇情與觀眾需要。只不過這樣的話,也不用特地一一去將你們給抓來這裡。」

  雖然早在Lancer的烏鴉所傳達的訊息裡頭,得知這名被稱作『異端』魔術師的存在。

  只是得知歸得知。但當親眼看到本人之後,才能感覺到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不尋常與狂氣感。

  「這個人到底在說什麼啊?」

  遠坂凜面對羅貝多‧羅‧貝魯滋的瘋言瘋語,全身的雞皮疙瘩都一起站起來。但不只遠坂凜,連衛宮士郎都打從心底對於這男人產生不小的厭惡感。

  「……這個人就是幕後黑手,就是他殺了亞蓮小姐。」

  「亞蓮小姐?喔!你說那個過場重點角色嗎?的確,如果把那個人造人放到現在來,說不定故事會更有趣。只是……很可惜啊……已經死了,她已經完成她在故事中的任務,所以退場了啊。」

  羅貝多‧羅‧貝魯滋對於弗羅倫斯‧亞蓮的想法,就只是一個故事中的過場角色而已。

  雖然自己在失去記憶時,曾經跟弗羅倫斯‧亞蓮有一段甜蜜的時光,但是那些回憶對於羅貝多‧羅‧貝魯滋來說,就只是故事中的一個片段而已……根本就不重要。



  他如此的說道,就有如挑釁一般。

  衛宮士郎想起那為擁有溫柔微笑的女性,心中一股名為憤怒的火焰慢慢的燃起來。

  手腕置手臂上頭的魔術迴路也同時被衛宮士郎的舉動給激發了起來,只見他的雙手開始發出黃色與紅色交錯而成的閃電。

  手中兩把最常用的黑白雙刀,慢慢的浮現在雙手的手中。

  「少年,先不要激動。對面可不只那一個人……要是衝動的話,情勢可有可能會一面倒。」

  「我知道……雖然現在我很生氣,但是我可還到失去理智啊。」



  而當所有人只注意那群從樹林走出來的不速之客時,Ruler卻注意到另一樣令人毛骨悚然的東西。

  「月亮?不對,那是……」

  高掛在夜空中的那皎潔月亮;高掛在夜空中的那詭異明月。

  天空中,出現另一不該存在的月亮。

  那是什麼?Ruler好像曉得那東西的真身。


  但卻腦中的想法卻似乎有什麼東西將他給封住。但是那點對於Ruler來說並沒有多麼的礙事,只是要解開塞在腦中的東西,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但現場的狀況實在非常的緊迫,並沒有多餘的時間給予Ruler解決。

  手持武士刀的Saber,與雙手持有黑白雙刃的衛宮士郎。

  只要有點動靜,這兩個人可能都會直接與對方展開交戰。而身為Ruler的自己,對於此次不該存在的聖杯戰爭,也有需要伸出手幫忙的義務。



  「放下手中的武器吧。」


  雖然場面的氣氛異常的火爆,就算隨時開打都不怎麼意外。但羅貝多‧羅‧貝魯滋卻一副不打算與衛宮士郎等人開戰的樣子。


  「現在這裡,並不需要太多的戰鬥場景……除了那個以外。」


  舉起手指向後頭那正在與敵方開戰的海盜船。


  「你這是什麼意思?這話是想再戰前脫逃嗎?身為幕後黑手,做事還真是俐落啊。」


  Saber一如往常的出手挑撥對方。


  「並不是……我的意思是不需要戰鬥。與『假貨』戰鬥的話,只會白白的浪費而已吧?你們還不如乖乖的回到上面去。」


  經過對方這麼一提,這時所有人才發現Ruler所發現的那顆掛在空中的月亮。


  「本人可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即使Saber就算聽的懂,也打算把對方的話當作耳邊風。只見Saber這次並不是作勢,而是將腰間的武士刀出鞘,並擺出備戰的姿態。


  「這可是聖杯戰爭。不拼個你死我活的話,那還有什麼有趣的。」


  「喔,對喔。我都忘記設定上是聖杯戰爭了,當初會選這個也只是聚集的速度會比較快啊。」


  不知道為什麼,他聽了Saber的話後,便開始自言自語了起來。


  「假貨……設定?聚集?」


  「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啊?」


  衛宮士郎與遠坂凜兩人,對於剛剛提出來的一些特殊的詞出現一絲疑問。


  但思考的時間卻沒有那麼的多。


  「還好你提醒了我……就算你們是假貨,但是這些御主用了『令咒』的話,劇情會被你們拖的更長的。」


  羅貝多‧羅‧貝魯滋舉起其中一隻手,面向衛宮士郎與遠坂凜的方向。但是這時他才看見其中一個不該存在於此的人。


  「你不是剛剛還在船上嗎?」


  他這時才發現化身成他人的Archer在場,雖說有些動搖但卻馬上將心情給調適回來:


  「算了,也罷……反正到時候也是要一起收拾的。」




  這時爆炸聲響起,從海盜船上不斷的朝著某個方向發射砲彈。


  而砲所瞄準的地方,離這裡可以說是非常的近。但是離的最近的羅貝多‧羅‧貝魯滋卻沒有想要閃躲的意願,而是臉上浮現詭異的笑容。




  『--下去吧。』



  伴隨這股聲音,一陣怪異的風吹起。那就只是個突然吹起來的怪風。那風略過Saber與Ruler,對他們來說這就單單只是個剛好吹起來的風。


  「遠坂,小心!」


  聽見衛宮士郎的叫喊身。


  隨後則是倒地聲響起。


  「士郎!」


  護住遠板凜身體的衛宮士郎,像是全身的力氣都被抽乾般……


  雙腳跪蒂,隨後倒了下去。


  「士郎……士郎……你沒事吧?趕快回答我啊……衛宮士郎!」


  遠坂凜不斷的搖晃眼前那早以失去意識之人的身軀,臉上的表情也逐漸崩掉,隨時哭出來都不感到意外。


  而當Saber發覺時早就已經來不及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對少年做了什麼!」


  Saber氣炸了。


  但羅貝多‧羅‧貝魯滋與Saber的情緒激動相反,只是伸出自己的食指來提醒對方;


  「剛剛不是有說過嗎?就算你們是假貨,但是這些御主用了『令咒』的話,劇情會被你們拖的更長的。所以我只是請這些御主睡一覺而已……」


  不過他的口氣一變,不像方才那樣像是與人開玩笑的語氣:


  「但……還需要在一次嗎?那跟這場戰爭一點都沒關係的少年,也太多管閒事了吧?」


  「你還想要在一次?你別開玩笑了,誰還能讓你在做一次啊!」


  對方的目標可見一定是Saber身後的遠坂凜,所以Saber早就已經做好攻擊的姿態。


  「給我滾開『假貨』,光是讓妳追加戲份就已經很仁慈了。不要在給這個故事添更多的麻煩了。」


  語畢。


  後頭的森林內不斷傳出震動聲。


  地面也呈現小幅度的搖晃。



  「
------!」

  那熟悉的吼叫聲,從黑暗之處傳出。


  Berserker撞倒許多小樹木,從森林內竄了出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